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阴谋诡计(你是来杀我的对吧?...)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怔怔抬起眼睛。


  眨了眨眼。


  一身大红华袍的界主生得十分俊秀, 他色厉内荏地瞪着她,眼眶被一身赤袍映得隐隐发红。


  正是青城剑派的敌对势力煌云宗的少宗主,黄小泉。


  煌云三狗之黄小狗。


  宁青青的眼珠缓缓转过一圈。有句话真叫她说对了, 无巧不成书。


  没想到沧澜界的新界主当真是位故人,只不过他不是寄如雪,而是月前死于魔祸的煌云小狗。


  如今宁青青已经查清了煌云宗命案的来龙去脉。


  凶手是药王谷少谷主音朝凤,此人心性阴暗扭曲, 骗身骗心, 残害无数女子, 又在事情败露之时用魔蛊除掉知情人。


  煌云宗宗主一家正是受害者。


  黄小泉的胞妹黄小云痴恋音朝凤, 为他堕胎伤身。事发之际, 宗主黄威惨中魔毒,在魔蛊控制之下残忍至极地虐杀了妻儿, 其中一名受害者想要用血写下音朝凤的名字, 可惜刚写完“音”与“十”就被拖走,合在一处恰好是个“章”, 误导了旁人,以为凶手是章天宝。


  再后来,黄小云自缢身亡。


  青城剑派大师兄席君儒目击了黄小云自尽之前与音朝凤的会面, 对音朝凤起了疑心, 禁止同门师妹武霞绮再与音朝凤亲近,随即,席君儒也染上了魔蛊。


  宁青青正是追着这条线索追查到了音朝凤,音朝凤亲口承认罪行,临死反扑之时被谢无妄一把极火焚成了飞灰。


  就此结案。


  没想到惨遭入魔父亲虐杀的黄小泉命不该绝, 残魂消散之前飘进了沧澜界,恰好得了老界主青眼, 继承了界主之位。


  此刻忽遇故人,宁青青不禁有一点思绪纷乱。


  她的记忆中有不少片段,都是自己变着花样把黄小狗以及他的狗腿们气到跳脚的情景。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界主黄小泉再一次凶狠地吊起了眼睛:“你!不准自作多情,我、我喜欢的是西阴神女,找替身也是找、找西阴神女的替身,不是找你的替身,听明白了没有!我才不会喜欢你这个阴险歹毒的竹叶青!”


  宁青青慢吞吞地看了他一圈。


  她懒洋洋地开口:“哦。”


  他恨恨地盯着她,不知想起了什么,慢慢从脖子红到了耳朵。


  这个兔子头,当真是阴魂不散的噩梦。他一次次试图找个女人,结果每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总会想起竹叶青戴着个兔头掀了他的被褥,恰好窗外飞来一只夜壶的样子……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真是奇耻大辱,仇深似海!


  他叉着腰命令她:“给我扔了这个兔子头!”


  “我没手。”宁青青十分无辜。


  黄小泉这才反应过来她攀在山壁上。


  他伸了伸手,又缩回去搓了两下,然后万分嫌弃地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拎进了那间玉梨木小阁楼。


  刚一落地,他就收回了手,好像她是块烫手的烙铁。


  宁青青软软站稳,活动着酸麻的四肢,抬眸望向黄小泉。


  他暴躁无比,原地转了两个圈。


  回过身时,俊秀的脸笑得又阴又邪:“竹叶青,你想好怎么死了吗?我可以成全你。”


  对上了一张颓丧的兔脸。


  黄小泉气急败坏,暴跳如雷,一把薅掉她的兔子面罩,狠狠摔在地上。


  她垂着眼角,看猴一样看着他。


  “你新娶的小老婆,掉下去啦!”宁青青说。


  “哎呀!”黄小泉原地蹦了起来,“我把她给忘了。”


  刚说起那个替身小娇妻,便看到两名穿着仙纱的美貌侍女迈着小碎步来到阁楼外,垂头禀告:“界主,侧夫人被贼人掳走啦!贼人身手实在了得,抓着侧夫人的后脖领,就像拎只草扎的山鸡似的,三两下就从殿外翻走了,侍卫们连一片衣角都摸不着!”


  美貌侍女非常机智地把侧夫人贬作草鸡,能踩一脚是一脚。杏核眼上,长长的睫毛扑扇扑扇,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在这沧澜界,界主便是绝对的神o,虽然无数人处心积虑算计着界主的性命,但是从来也无人胆敢这么公然在太岁头上动土,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掳走侧夫人哟!


  界主要是一怒之下把贼人连着侧夫人都杀掉,那可再好不过了。


  宁青青听到谢无妄已经把那个女子带走,心中什么情绪也没有,只是觉得运气还不错――她与界主是旧识,正好可以帮着谢无妄周旋一二,让他顺利做他自己的事情。


  黄小泉令侍女退下,然后憋着笑望向宁青青:“你把人弄走的?竹叶青,你这是见不得我娶亲啊?你以为弄走那个替身我就会娶你呀?哼,今日的我,你已高攀不起!你肯定想不到我现在有多厉害,我给你说,你的好日子已经过到头啦!从今天起,你的小命攥在我的手里,明白不明白?”


  宁青青:“……”


  黄小泉看起来高兴极了,肩膀微微左右摇晃,眼睛里一闪一闪地迸出黑亮的光芒,发自内心地愉悦着。


  宁青青感觉不太对劲。


  满打满算,距离他家中出事也就一个月。


  这么快就摆脱悲伤了吗?


  她抿抿唇,没说话。


  黄小泉把两道大红色的宽袖甩出了利落的飒声,双手负在身后,微微躬下了身来,弯起眼睛盯着她:“喂,竹叶青,小爷大人有大量,给你个机会求饶――来,说两句好听的来哄哄小爷我!”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


  “你真的是黄小狗?”她狐疑地问,“你证明一下。”


  “噗哧!”黄小泉捂住嘴笑出了声,“竹叶青你没病吧!还来这套,你就是不愿意承认小爷现在牛逼上天的事实。”


  他转了个圈,伸出一根手指,虚虚点着她。


  “好,就让你死个心服口服。小爷家中四口人,你竹叶青是个孤儿。小爷的煌云宗实力远远碾压你青城剑派,家父化神大圆满,你师父宁天玺却是个剑骨全毁的废材。小爷带人上门挑战,你们吓得闭门不出,就你这条竹叶青动不动就跑到我家里捣乱,你,你就是个蛇!”


  他顿了顿,睫毛软软向下一趴,眼睛里的愉悦掩去了大半。


  “要不是……你跑得快,麻雀飞上枝头,飞进了天圣宫去,小爷早就、早就剁了你的蛇尾巴!哼,知道你嫁人后过得不好,小爷可开心了,每天都要喝酒庆祝,逢年过节还要多放几串炮仗!怎么,谢无妄终于把你给甩了?哈哈哈!我真是做梦要笑醒!现在知道了吧,门不当户不对的婚事,不会有好结果的!”


  他说着说着又高兴了起来。


  “我已经让人去接我爹娘和小妹,还有我煌云宗的弟兄们,让大伙都来沧澜界。喂,竹叶青,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帮你把宁老蛇他们也接进来如何?从此吃香喝辣,跟着小爷过好日子!”


  宁青青心头微震。


  原来黄小泉忘记了生前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他已经没有了父母,也没有了妹妹,也忘记了他自己惨死在父亲的剑下。他以为自己遇到了大机缘,还在幻想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看着他这么开心的样子,宁青青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实情。


  她也不知道,是让一个人沉浸在虚假的美梦中更好,还是清醒过来面对现实更好。


  她轻轻眨了下眼睛,试探着说道:“黄小狗你是不是个傻子?你真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取你狗命,夺走你这界主之位吗?还派人去煌云宗接人,你就不怕被人拿住软肋威胁你?”


  他摆了摆手:“不怕。我请的人是严天正,就是那个以凡人之身修习浩然正气,脱凡入道的大儒修。他在沧澜界中给妖魔鬼怪讲大道讲了几百年,老界主正是受他感化,决心脱离尘世追寻大道,这才将衣钵传了我。严天正一定会将我的人好好接来,我信得过他!”


  他这么笃定的模样,让宁青青下意识就想到了寄如雪。


  这个严天正,会不会就是寄如雪呢?如果是他的话,那他岂不是已经离开了沧澜界?


  她微微蹙眉,心中暗暗记下。


  黄小泉偷偷打量着她,见她面露愁容,不禁轻轻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子,不情不愿地开口:“那个……看在你长得也、也像西阴神女的份上,就……就算娶你做我的界主夫人,也不是不行。喂,竹叶青,我不嫌弃你嫁过人!”


  壮着胆子说完这一句,他立刻就想跑。


  还顺嘴找了个借口:“我先去救我的侧夫人!你,你自己在这里等着!”


  宁青青赶紧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


  黄小泉扭过半张脸来看她,秀白的耳垂渐渐染上了红晕:“干、干嘛?”


  “我问你。”宁青青把他扯到矮案前坐下,“如果一个人忘记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你觉得别人是告诉他实情比较好,还是瞒着他比较好?”


  她拿不定主意,干脆便问他。


  黄小泉狐疑地盯了她一会儿,“啪”地拍了下腿,恍然大悟。


  “哦――”他慢慢笑成了一朵喇叭花,眼睛里亮起了黑漆漆的光芒,“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人,什么事?我说呢,又是爬山又是翻-墙,还把那死兔头都翻出来了,这不就是当初那个竹叶青吗。喂,你是不是不记得你遇人不淑的事儿啦?你失忆啦?”


  宁青青耷拉着眼角:“我说别人。不是说我自己。”


  “好好好――”黄小泉拖长了腔调,“说别人,说别人。那我们就说别人啊,发生过不好的事,那当然得让她知道啊,让她知道自己睁眼瞎,识人不清,被坏人给骗了!还要让她知道,坏人都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事情,这叫吃一堑,长一智!怎么能让人蒙在鼓里呢,那不是害人么!”


  “你觉得应该说出实情对吧?”宁青青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他,“万一他接受不了呢?”


  “有什么接受不了的!”新上任的界主大人豪情万丈,“你不看看,在你面前的是谁。我给你说,往事啊,就让它随风而去,从今往后只有好日子,知道吗?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来来来,说吧,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只管问我!快点快点!”


  宁青青见他这么笃定,便试探着说:“没遇上老界主之前,你是个鬼,对吧?”


  “对啊。”黄小泉毫不在意,“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死了,可能这个就是命定的机缘,要是没死,我也不会摸到这沧澜界来,还捡到这么一身绝世的力量,就像做梦似的。嘿,不过竹叶青,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明白吗?这就该我的。反正如今我已拥有了超绝的力量,你只管放心,以后你竹叶青只有我能欺负,别人休想动你一根寒毛!”


  宁青青眨了下眼睛。


  “所以你就放放心心跟着我吧!”黄小泉得意地弯起眉毛,“谢无妄要是胆敢进我这沧澜界,我叫他有来无回!在我的地盘,我就是天王老子。咳,咳,你问,你问,你想问什么只管问,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让你不用有什么顾忌。”


  他笑眯眯地看着她,一副天塌下来也能扛得住的自信模样。


  宁青青下定了决心:“那我就说啦!”


  既然他这么坚决,那她实在没理由继续瞒着。


  “说。”黄小泉轻飘飘地挑了下眉。


  “你的家人……他们,来不了沧澜界了。”宁青青担忧地看着他。


  她已能预见到黄小泉知道真相后的样子。他一定会像一株被雨打蔫的小草一样,一点一点蜷缩起来。


  她伸出一只手,隔着他身上火红的喜袍,摁住他的小臂准备给他一点关怀安慰。


  “你忘记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她温和地说道,“你父亲入了魔,杀了你们母子……”


  黄小泉反手攥住了她的手背,疾疾打断了她:“竹叶青!我知道你嫁给谢无妄之后过得一点儿都不好!你在世人眼中,根本没有任何存在感,谁都知道他随时可以抛弃你,谁都敢大大咧咧往他身边塞女人,你这道侣和侍妾没什么两样!”


  宁青青怔怔地望着他。


  黄小泉冷笑:“我猜都不用猜,谢无妄肯定找了别人,不要你了!要不是被他抛弃,你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不要自欺欺人了宁青青,他不要你了!醒醒吧你!”


  她微微启唇,脑海一片空白――他在说什么?


  黄小泉额角一道接一道迸出青筋,双眸渐渐泛红,死死盯住她。


  她茫然与他对视,一时忘记了自己本来打算和他说的事情。


  气氛正在僵持之时,忽见黄小泉掌心有微光一闪。


  他勾唇笑了笑,眉尾一挑,得意地道:“严天正,严大儒,严先生传来消息啦!他定是替我把人接回来了。竹叶青,你马上就能看到我爹娘啦,哼哼,看到他们,你可别吓到尿裤子哦!不要怕,你老实一点,我会护着你的。”


  宁青青定神望向他。


  他的父母亲人已经没了,哪还能接得过来?此刻传来的只可能是噩耗。


  她抿住唇,目露同情。


  只见黄小泉抬手一抹,眼前忽然浮起了一幕画面。


  栩栩如生,纤毫毕现,正是沧澜界入口处的景象,由远及近,迅速铺开。


  黄小泉嘿地一笑:“竹叶青,惊奇不惊奇啊?你想不到的多了去了,我乃一界之主,这沧澜界内外,我想看哪里便看哪里。”


  定睛一瞧,只见一道青色身影深陷杀阵之中,正被天圣宫布置在沧澜界外的重兵围剿。


  黄小泉长吸一口凉气,手一抹,距离拉近。


  一张正直严肃的脸出现在面前。


  此人浑身浴血,目光颇有些涣散。


  “严先生?”黄小泉瞳仁紧缩,喉咙中低低地憋出一声轻唤,“怎么回事?”


  “界主!”画面中的严天正聚了聚眸光,厉声吼道,“道君谢无妄杀害了你的父母亲人,夺你宗门!此刻他与宁青青已进入沧澜界,想要斩草除根,对你不利!界主千万当――呃!”


  一柄重剑自严天正身后穿心而出。


  严天正的眸光渐暗,尸首跌落在地。


  杀阵复位,有风拂过,卷起了尘埃。


  黄小泉怔怔地张着口,极慢极慢地转过视线,眨了下眼睛,歪着头问宁青青:“你刚才说什么?我父亲怎么了?你说,谁,来不了沧澜界了?”


  宁青青的心脏沉沉一坠。


  方才黄小泉提及这个“大儒”严天正时,她便有种不太好的感觉,怀疑严天正会不会就是寄如雪。


  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不过片刻功夫,严天正就这样死在了面前,并且临死之前把污水泼在了谢无妄的身上。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令人措手不及,一时竟不知是许多事情凑巧撞在了一处,还是有人处心积虑地设下了这么一个局。一个针对她和谢无妄的局。


  “他真的死了?”宁青青指着依旧清晰的画面,“这个有可能作假么?”


  黄小泉的瞳仁继续收缩,眼眶中白多黑少。


  “呵。我说了,沧澜界内外,我想看哪里便看哪里。”他扯唇笑了笑,伸手一拨,只见画面迅速变化,一幕一幕,皆是沧澜界内的景象,草木分明,近在眼前。


  “眼见为实,”他目光微散,“竹叶青,你,方才要说什么?来,说,一口气说完它。啊?特意跑到这里来,是要找我说什么啊?”


  宁青青心中迅速转动着念头。


  聪明的蘑菇知道,此刻局势十分不妙。


  “黄小狗,你先冷静。”


  “我很冷静啊。”黄小泉的眼珠缩小了许多,像两颗黑沉沉的小珠子,坠在眼白下方,他反手攥住她的手腕,声音打着颤,“我就是让你,把方才没说完的话说出来。”


  他这般说着,却完全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你说什么来着?我爹入魔,杀了我和我娘?哈,哈哈哈!竹叶青啊竹叶青,你蒙谁呢?”他的声音越放越大。


  宁青青抿了抿唇:“你刚才故意打断我说话,其实是因为你自己也有感觉的,对吗?你心中知道家中出了事,但是不愿意承认对吗?”


  他赤红着眼睛:“骗子!你这个骗子!竹叶青,我把你当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就是来杀我的,对不对?谢无妄杀了我全家,如今知道我还未死绝,便追到了沧澜界来?而你,你就是帮他来杀我的,对不对!”


  “不是。”宁青青摇头,“看到你之前,我和谢无妄都不知道界主是你。”


  黄小泉微笑:“你猜我信不信?啊?一个一个,真把我当傻子啦?哈,哈哈!虽然我成为界主只有短短几日,但是不要忘记,我可以随心所欲地看这界中的每一处啊,那些议论声,说我傻,说我走了狗-屎运,说要用美人计来算计我,我都听在心中的,明白吗?”


  “我没有。”宁青青看着他,“谢无妄不是凶手,我们也没有要算计你。”


  黄小泉笑得比哭还难看:“我只问你一句,我爹娘,我妹妹,真的死啦?”


  “凶手是音朝凤。”宁青青碰了碰他抖得不成形状的手,“他害了你们之后,也对青城剑派下手了。你先冷静下来,严天正很可疑,我细细与你说。”


  他缓缓抬起一双猩红的眼睛:“听你狡辩?你是要告诉我,严大儒用自己的命来污蔑你和谢无妄?竹叶青,别把人看得太傻。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不如干干脆脆地认输。”


  宁青青一阵头疼:“你被骗啦,我这里有许多证据的,你不能只听别人一面之词啊。谢无妄没有杀害煌云宗的人。”


  黄小泉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所以,方才抢走我侧夫人的,正是道君谢无妄吗?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不必再说,既然来了,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吧。虽然一切与我想象中稍有不同,不过,结果似乎没什么区别呢。你等着,我先去杀了谢无妄,然后……”


  一双疯狂猩红的眼睛从头到脚扫过她的身体。


  “竹叶青,我不喜欢什么西阴神女,我想娶的人,就是你。等着,我杀了谢无妄,然后娶你为妻。”


  红袖一荡,只见浮在黄小泉面前的画面急转,定在了沧澜界入口处。两株玉质的樱树焕发着微光,金翡翠台阶熠熠生辉。


  黄小泉低低地笑起来,颤抖的双手缓缓握紧。


  只见那台阶倒卷而起,左右山峦亦如丝帛一般卷曲,将沧澜界的进出口封堵得严严实实。


  这便是界主的实力。身在界主殿,却能够操纵入口处的山峦!


  “谢无妄若是还在界中,”黄小泉俊秀的脸庞上浮起了一个假到极致的笑容,“那他,就别想走了。在这里,我才是真正的主宰。”


  封住沧澜界出入口之后,他抬起手来,白皙细长的手指摁住宁青青肩头。


  怪异的震荡拂过她的周身,宁青青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丝毫也无法动弹的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