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饮鸩止渴(他知道,自己正在饮鸩止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爱着谢无妄的宁青青, 已经死了……


  她的神色天真无邪,用最温暖的声音,说出最冷酷的话。


  谢无妄只觉五脏六腑被一只冰冷的手狠狠攥紧, 呼吸不稳,骤然吐出一口带着血腥味的短促气息。


  他忽然想起那一日,她弯着眉眼,问他――“你要如何才肯放过我?除非我死?”


  那样的笑容, 心如死灰。


  一个他不愿深想的念头浮了起来:倘若那时他当真放过她, 她是不是会想通, 会解脱?在魔毒发作时, 她是不是会有抵抗之力?


  “阿青……”瞳仁不自觉地震颤, 他很用力,定定看着怀中的人, “心魔已除, 你不会死。”


  她美极了。一双清澈的眼睛弯成了明亮的月牙,莹白的肤色泛着润泽美好的微光, 唇色如春晓之花。


  视线往下,瘦削锁骨上,再不见那些灰黑蜿蜒的魔纹。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来, 轻轻将她的衣裳挑下肩膀, 眸光沉沉落了过去。


  她依旧瘦得吓人,恢复了白皙色泽的肌肤紧贴着玉骨,娇小的身躯就像透明的一般,呼吸的时候全身都在轻轻地颤动,像朵一碰就碎的琉璃花。


  一道魔纹都没有了, 身体消瘦脆弱,和记忆中两个人最后一次亲密时, 一般无二。


  那一次,她阖着双眸,神色柔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那时她的心的确是死了,她的眼睛里没有了光,眼神空洞麻木,连疼痛也像是装在空空的木头腔子里面一样。


  他弄疼了她,她的眼角便缓缓沁出生理泪水来,依旧没什么表情,像个碰一下动一下的空心偶人。


  他太了解她的身体,他用了些手段,轻易让她失控欢愉。


  在他餍足离开之时,昏睡的她可爱又可怜,脸颊晕着薄红,唇瓣微肿似是娇嗔,美好脆弱的身体瘫在云丝衾中,像一捧酥雪、一滩花泥,令人忍不住想要捧在手心仔细怜惜。


  他自负地给她留下了几个字,他以为那样便是哄好了她,以为能将近日种种一笔揭过。


  谁知,那不是哄好,而是推她坠入深渊。


  就在那日,她带着一身魔纹跌下床榻,可怜地挣扎,求助无门。


  那个深爱着谢无妄的宁青青,就这么……死了。孤独绝望地死了。孤零零一个人,死在了被结界封锁的玉梨苑中。


  那时他在做什么呢?他坐在乾元殿,等她主动软下身段,给他传音。


  前尘往事随着呼吸深入肺腑,如冰冷的锋刃,一下一下刺肺扎心。


  她当真仁慈,没有让他在妄境中看见最后那一出诛心的悲剧,而是带着他重温美好旧梦,躺在大木台上等待妄境结束。


  给了他一个虚假美好的结局。


  个中遗憾,更是销-魂-蚀-骨。


  “阿青。”他将她柔软的小手置于掌心,一根一根,扣紧她的手指。


  若论伤势,此刻这一身伤倒是比妄境中那具身躯的伤势要严重得多。封印凶兽、圣山巅对决、残墓一战再到怒乾坤之阵,几无喘-息的空间,只凭借绝世修为与冷硬意志在撑。


  这一战弊大于利,明知不是踩这个陷阱的好时机,但他还是来了、战了。


  事实上,这次前往谢城的中途,他曾冷静地想过,倘若他到时,宁青青已经没了,会如何。


  当时他的心绪很平静。


  他想,若她没了,他便再无任何破绽。


  他就是这样冷心冷性一个人。


  事情未发生之时,他也没有料到,自己竟然会为了她冒险进入妄境,还把自己折腾得这般凄苦,当真是不可思议。


  事到如今,再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承认――


  “阿青,我心中有你。”


  她的小手被他攥在掌心,他唇畔的笑容风华绝代,他低下高傲的头颅,垂眸凝视着她,眸光炽烈。


  他想要死死拥紧她,想要吻她花瓣般的唇,更想让她好好重新说一遍,他究竟行是不行。


  “回来,我再不让你伤心,你我再不分离。”他沉声诱哄,“我们回家。”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


  拍脸已经拍不醒这个入戏太深的家伙了。


  她用温暖柔软的掌心轻轻蹭了蹭他的掌心,笑吟吟地对他说:“妄境已经结束啦,快点醒来,别再难过了。我知道你想要好好安慰她,想要替她弥补遗憾,对不对?”


  他抿唇不语,用目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她说道:“你真好。不过不用遗憾,她已经什么都不需要了。她喜欢那个院子,喜欢躺在大木台上晒太阳,那都是因为她喜欢他啊。若是喜欢他变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那么她待在院子里、躺在木台上,只会让她更加疼痛难过,明白吗?”


  他的眸光重重一晃,仿佛心头的巨浪拍上眼眸。


  “谢无妄,”她的声音清清甜甜,“自从他把一个女子带回去,住在那里,玉梨苑就已经不是她的家了,我们永远无法带她回家,因为她已经没有家了啊。伤害无可挽回,那样结束,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结局。她的故事已经结束了!醒来,别难过啦!”


  字字句句,像是钝刀子割在谢无妄心口,疼痛如阴雨般绵密,无休无止。


  她,笑得那么甜,眸中一丝阴霾也没有。


  这团柔软的光芒,曾在无数个日夜温暖着他那颗冷硬杀伐的心。


  他不会放手。他怎么可能放手。他为什么要放手?


  双臂一点一点绞紧,像无声的藤蔓,将她死死团在自己的胸口。


  宁青青被他搂得很不舒服。他的身体过于坚硬结实,还烫,就像一块烧红的大烙铁,袍子上染了许多血,有些板硬――他杀人不见血,这些血都是他自己的。


  这么抱着她,就像把她嵌进他的血肉中去一般。就算他不嫌疼,她也十分难受。


  “阿青,是我伤你。”攥住她肩膀的大手微微-颤抖。


  看在他那么好看的份上,她给足了最大的耐心,认认真真地安抚他:“我们已经离开妄境了,你没有伤害我,你很好,你和妄境中那个谢无妄不一样。你尽管放心,我永远也不会像她那样傻乎乎地把真心捧出来让别人践踏的,谁也伤不了我。”


  然而谢无妄并不领情,他依旧用那种略有些偏执的目光盯着她,他眸色暗沉,嗓音沙哑,似是钝痛难耐:“阿青,我心中从未有过别人,我也没有碰过别人。玉梨苑是你的家,别不要它。”


  ……别不要我。


  他将她拥得更紧。


  “我说,”宁青青忧郁地垂下眼角,“谢无妄和宁青青的故事,已经结束啦!”


  他哑声笑:“阿青,没有结束,你和我,永远不会结束。”


  宁青青:“……谢无妄你还好吧?哪有这么傻的蘑菇啊!”


  她瞪着这个脑袋不清醒的家伙。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脑袋有问题的家伙待在一起久了,说不定会被传染。


  见她露出明晃晃的抗拒神色,深谙谈判之道的谢无妄狠狠定了定神,一咬舌尖,压下心头翻涌的暗潮。


  不能急于一时。


  他有大把的时间,陪着她哄着她,弥补曾经的伤害。


  操之过急,会吓跑她。


  他深吸一口气,迅速压下所有情绪。


  他缓下声,平静地诱骗单纯的蘑菇:“我的意思是,这世上,会说话的蘑菇只有你和我,所以,你只有待在我身边才安全。”


  宁青青转了转眼珠:“……哦?!”


  她带着一点点狐疑,小心地观察他。


  他看起来似乎已经摆脱妄境的影响恢复正常了,他的目光又变得像平日那样慵懒淡漠,他轻轻把她从怀里推出去,扶她站稳。


  忽然离开粘了许久的怀抱,半边身子有一点空,也有一点凉。她无辜地看着他。


  “你不是我的孢子。”他轻笑,一字一顿,“我没有孩子。”


  及时撇清关系。


  她恍然:“对哦!你……”


  她及时憋回了‘不行’二字。


  他这么坦率,这么真诚,宁青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她向来都很善良、很懂礼貌,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件事上老是揭谢无妄的短……


  以后不要再说他不行了。


  自己心中清楚就行。


  她弯起眼睛冲他笑:“嗯!谢谢你帮我解决了心魔!”


  仿佛有阳光照进一片阴郁潮湿的心底,谢无妄周身泛起暖暖的懒意,下意识地勾唇:“小事。”


  恍惚的瞬间,他不禁自欺欺人地以为回到了从前。她的笑容那么甜,她心无芥蒂,全然地信任着他。


  周身一轻,遍身伤痛仿佛不复存在。


  他知道,自己这是在饮鸩止渴。


  没有关系,他有信心,将这砒-霜一点点化作蜜糖。


  “走吧。”他偏了偏头,语气自若。


  广袖一拂,结界散去。


  排山倒海的声浪迎面扑撞而来,掀得宁青青倒退了半步。满目都是猩红,刺鼻的血腥味浓得像是空气中爬满了铁锈一般,吸一口气,细细碎碎的铁血颗粒割过气道,黏腻腻、毛刺刺。


  耳旁一阵嘤嗡,她定了定神,看清眼前景象,不禁微微张开了口,震撼难言。


  谢城内外,都是战场。从地面到半空,处处是混战的景象。


  身后高耸的城墙倾塌了大半,面前的平原已变成血湖,数不尽的魔尸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却被固若金汤的堤坝牢牢阻在百丈之外。


  阻住魔尸的,是天圣宫的门人。


  半空的战斗更加激烈,高阶修士的法术杀伤力极强,大片大片灵力炫光在各处爆开,龙吟虎啸,视野一片纷乱,双耳很快就被震到麻木。


  “道君!夫人!二位平安归来真是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呀!”守在结界外的浮屠子看到二人出来,顿时把胖脸笑成了一只元宝。


  虞玉颜凤目一亮,唇角在勾起之前急急被她压平,拱手、冷声:“属下冒死直谏――道君背负天下安危,千金贵体,万万不该以身陟险,天下共主,当以苍生为重!”


  谢无妄面色如常,淡淡应下。


  他长眸一转,问:“杀殿殿主何在。”


  呼吸间,一名宁青青从来没有见过的修士瞬移而来,垂首禀道:“金崎见过道君。禀道君,此次参与反叛的宗门世家,共计一十三家,眼下已破釜沉舟,尽数倾巢而出。属下依令部署完毕,随时可以围剿,请道君示下。”


  他身着玄袍,领上纹有金色云边,看制式正是一殿之主。


  此人生着一张异常阴鸷的脸,细长的眉眼斜斜飞入鬓中,鼻梁高而窄,唇极薄极平,唇色是病态的青灰,脸上全是纵横交错的黑色蜈蚣疤。他没有手指,五指指骨之处是一整排深深嵌入掌骨的寒刃,刃长过膝,此刻这十道锋刃上全是血,有黑色的魔尸之血,也有鲜红的人血。


  杀殿殿主金崎。一身杀气死气,不似活人,看一眼便觉遍体生寒。


  像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出现在宫宴上的,否则谁都没有胃口吃菜饮酒了。


  谢无妄语声温凉:“一个不留。”


  “得令。”金崎阴阴一笑,倒掠而去。


  僵持的局势很快便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


  魔尸潮与半空的叛逆修士迅速被收割。


  谢无妄示意宁青青跟着他往前走。他经过之处,鏖战的天圣宫门人非常自觉地腾出道路,杀戮疆场如同分海一般避向左右,让出了一条干干净净的通道。


  他偏头,黑眸和冷白的容颜印上了杀场血色,平静,却煞得触目惊心。


  腥风血雨,断臂残肢,死亡无处不在,入目所及处处是血,有敌人的血,也有己方的血。纵然已经掌握全局,但这般规模的战争,哪怕是以碾压之势取胜的一方,伤亡亦会十分惊人。


  左前方便有一个天圣宫的门人被魔尸咬住肩膀,为了不染魔毒,他的同伴一刀劈去了他小半边身体,透过漏风的躯壳,甚至能够清晰地看见蠕动的内脏。在这样的战场上,根本没有包扎疗伤的机会,他只能拖着残躯继续拼杀,至死方休。


  残酷,冷血。


  谢无妄温声问宁青青:“受得了么?”


  语气疑问,眸光却是十分笃定――他笃定她已撑不住了。


  这就是他的世界,他一直将她护在羽翼之下,不愿让她接触到的那个世界。


  她不懂得外面究竟有多么残酷。在她的世界里,与煌云宗那玩闹一般的“打打杀杀”就已经是最激烈的冲突。


  他准备扬起宽袖,将她护在怀里,带回那个安全温暖的家。


  只见她果然已经垂下了小小的脑袋,肩膀和胳膊轻轻地晃动,像是在颤抖。


  “阿青。”他的声线不自觉地变得更加怜惜温柔,他环过手臂,揽向她的肩头,“不用怕,有我。”


  她动作一顿,瘦削的双肩摊开,抬起头来。


  “找到了――看我的!”她扬起了掌中之物。


  清澈的眼睛里闪动着明亮的光芒,她微微抿着唇,小脸有一点发白,神色却是十分坚韧。


  她拿在手中的,是一根灰黑色的指骨,非金非玉,材质非凡。


  魔皇的指骨。


  她方才便是在乱糟糟的乾坤袋中一通扒拉,找这个玩意。


  蘑菇这种生物……咳,有个很特别的习性。她自己的菌丝倒是一定会打理得致密均匀,丝丝分明,像顺滑的流水。她一眼看得见的那些地方,也必定都要收拾得整整齐齐,但是,但凡看不见的角落,就会被她塞满各种不太用得上的物什。


  比如地面的落叶总会被她埋到菌丝不探的那些角落,比如乾坤袋这种外表看不出混乱的地方,早已被她扔满了各种有的没的。


  当然,谁也不能说她是一只邋遢的蘑菇,因为她的外表非常干净整洁,头发一丝都不乱。就像菌伞下面的褶皱,总是丝丝分明的。


  所以她找指骨就稍微花费了那么一点点时间。她并不是在颤抖,而是在翻箱倒柜。


  魔皇指骨一出,魔物立刻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威压,方圆百丈之内,魔尸和魔尸王再顾不上修士的刀剑,一只接一只跪倒在地上引颈待戮。噤若寒蝉,声息全无。


  宁青青得意地冲谢无妄挑了挑眉,探出菌丝卷住指骨,像放风筝一样,延展着菌丝,将它远远抛甩了出去。


  “呼――呼――”


  一道道扇面在战场上铺展开,魔指过境之处,犹如狂风吹过麦田,麦浪一茬茬倒下。


  魔尸尽数僵化,再无人族伤亡。


  谢无妄默默收回了揽向她肩膀的手。


  她看起来,并不需要安慰。


  她弯起眼睛对他说:“小娃儿便是这么捉蜻蜓的。他们捉一只雌蜻蜓,用丝线捆着它,甩着它在半空绕圈儿,很快就会有雄蜻蜓被吸引过来,伏在雌蜻蜓的身上与它紧紧粘在一起,被捉住翅膀都舍不得分开。就这么一只接一只,很快就能捉到很多很多雄蜻蜓,炒成一大盘菜。”


  谢无妄默默抬头看了看她被甩成大圆圈的魔皇指骨,又看了看底下密密麻麻倒伏的魔尸,眼角不禁狠狠一跳。


  她已跑出了几丈,身姿轻盈,笑容灿烂。在这血腥战场上,她的周身仿佛散发着清澈暖融的光。


  她,哪里会是一个怨妇呢?


  ‘她本不会死,是他不放过她,一天一天把她养死了。’


  天真娇俏的声音回荡在耳畔,难以言说的躁郁闷痛绞住他的胸腔。


  谢无妄沉沉吐一口气,一寸一寸,凝神看她。


  这便他当初决意娶回家中的那个明媚美好的女子,她回来了。


  因为忘记了他,所以死而复生。倘若他放手,她是不是就会这样,永远活在阳光里面?


  谢无妄笑起来,笑得身体前后晃动,笑裂了脸上和身上的伤。


  正失着神,忽有一名隐卫首领匆匆来报。


  “报――道君神机妙算。设于阵外的水幕结界成功捕捉到了传音镜灵力波动源头――与那些个叛贼传音之人,藏身于南面沧澜界。请道君示下。”


  谢无妄单身赴陷阱之时,已令人在百里之外布下结界,为的就是等寄如雪与阵中之人联络。如今顺藤摸瓜,便摸到了寄如雪藏身的位置。


  “好。”谢无妄敛去眸色,唇角浮起了淡笑,“封住沧澜界,本君亲自取他性命。”


  “是。”


  宁青青正愉快地放着她的指骨风筝,肩上忽然沉沉落下一只手。


  “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谢无妄轻描淡写地说。


  “那这里怎么办?”


  他眉目不动:“无事,小小叛逆和魔物,我的人自会处理。”


  宁青青思忖片刻,收回菌丝,掂了掂手中的魔皇指骨,然后将它抛给虞玉颜。


  “这里交给你和浮屠子啦!”


  二人一菇身陷魔尸城时,曾经同生共死、并肩作战过,她信过得他们。


  接到这么个惊天动地的玩意,虞玉颜连捧好几下才捧稳,吓得急急补了个妆。


  *


  谢无妄并没有着急瞬移,而是与宁青青漫步在尸山血海之中。


  “阿青,”他淡声开口,“你知道寄如雪为何不捉了你来威胁我?”


  周遭惨嚎声声,时不时半空还有双方修士同归于尽,炸成一朵朵大烟花。


  确实是谈这种事情的好时机啊。


  宁青青老实地摇了摇头。她倒是觉得谢无妄对她挺好的,毕竟在妄境中,他可是活活陪她死过一回,来助她除去心魔。


  拿住她来威胁他,听起来像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当时那个假扮虞浩天的家伙的确可以轻易把她抓走,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谢无妄告诉她:“因为站在这个位置,首要的原则和底线便是――绝不受任何威胁。”


  让她受困于魔尸城,他会救。若她落在寄如雪手中,那便不同。


  宁青青偏头看了他一眼,心中隐隐有一点怪异的感觉。


  她不记得自己在哪里听过一句话,一旦把底线告诉别人,那便意味着谈判要一败涂地。


  他垂眸看她,淡淡地笑:“不懂没关系。君子丑话说在前,倘若有一日,有人用你的性命来威胁我,那么杀你的人,必定是我。”


  从前他自是不会和她说这样的话,但这一回,他想要试着将自己的世界一点一滴摊开给她看。


  一个真实残酷的世界。


  宁青青悄悄撇了撇嘴,垂着眼角,拖长了声音:“明――白――啦!你是想要告诉我,万一有人抓住你来威胁我的话,让我不要管你的死活,对不对?好,我记住啦!”


  谢无妄:“……”真是那个不吃亏的竹叶青啊。


  他笑了笑,不动声色揽住她的肩,大步踱向前。


  “你已查清了青城山、煌云宗入魔一案,现在知道我没有偏袒章天宝了?”他轻啧一声,“这么点小事,竟不信我。”


  宁青青知道他说的是妄境中的事情。


  她偏着脑袋想了想:“因为妄境中的宁青青太过伤心,所以想事情钻了牛角尖。其实若是再给她些时间,她就会发现不对的。”


  他抚了下她的脑袋。


  他说:“倘若知道阿青这么聪明,开始便该将证据交给你,由你去查。”


  谦虚的蘑菇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也就是一般般聪明。”


  “嗯,”他顺势接过话头,漫不经心,“聪明的阿青应当会相信,我对云水淼之流,并无任何兴趣。彼时,四海渐生异心,有意联手脱离圣宫掌控。海上风云诡谲,真乱起来,有些麻烦。恰好东海侯送上门来,想用一个炉鼎换南海的落霞岛,我自是允他。至于这个炉鼎本身,呵,哪怕是个浮屠子,我也同样笑纳。阿青你想想,为了一个与浮屠子没分别的东西与我闹成那般,值是不值?”


  宁青青略有一点点吃力地在脑海中想象浮屠子披着薄纱拧着胖腰在殿上跳舞的模样,眼睛缓缓一眨。


  他继续轻笑着说道:“你以为我留着那个东西,是想要在极火暴-动,道体不稳时与之双修,真是看轻我了。”


  他站定,扳着她的肩,将她转向他。


  宁青青抬头一看,小小地受了一惊――只见他脸上的伤口中,隐隐约约能看到流动的蓝白光焰。


  “看,”绚烂的焰光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座正在破碎的琉璃雕像,俊美到令人窒息,他微笑,“此刻我便道体不稳,你且看我如何对付。”


  他狂妄地轻笑着,揽住她,一步踏入风中。


  半个时辰之后,他将她带到一座雪山下。


  雪下冰窟蜿蜒曲折,谢无妄一路开山向下,宁青青发现左右冰壁越来越坚硬,有些地方一缕一缕地泛着幽莹的蓝色。


  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呼吸带出恐怖的焰气,好像随时有可能炸成一只大火球。


  再往下,宁青青发现了不少栩栩如生的冰雕,动植物都有,冰蓝晶莹,十分漂亮。


  “别碰。”谢无妄声音沙哑,“这不是水冰,而是液息。触到液息之物,自身亦会被冻成液息。”


  宁青青惊叹:“所以这些是真正的动植物吗?”


  “嗯。”


  她见过冻在冰中的东西,却从没见过被彻底变成了冰雕的东西。


  这些液息,恐怕比寻常的冰霜更加严酷千百倍。


  被冷白熔岩谢无妄搂在怀里,宁青青本来没觉得冷,但看着这些冰雕,她不禁把头发丝都蜷缩了起来。好奇害死菇,她可不会到处乱碰。


  在液息冰层中穿梭了大约两刻钟,总算是抵达了目的地。


  一个深蓝色的池子,还未靠近,宁青青便感觉到了恐怖的严寒。


  这是一个液息池。


  他用结界护住她,然后走向池中。


  高瘦挺拔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寥落,踏下恐怖的液息池之前,他微侧了下脸,低低地道:“阿青,从前没告诉你我如何稳固道体,是不想你心疼。如今你已不会心疼了罢。”


  不待她作出反应,他已轻笑着掠入池中。


  那一瞬,犹如天崩地裂。平静的液息池轰然炸开,水火不容,暴虐至极的极热与极寒疯狂轰撞,幽蓝的寒、蓝白的炽湮灭纠缠,每一处伤口都钻进了液息,沸腾翻涌的池中,分不清哪些是液息,哪些是他的元火。


  动魄惊心。极美,极艳,极残酷。


  宁青青睁大了眼睛,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他用这样的方式压制极炎,与自残无异。


  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异色,溅落的冰与焰时分时合,偶尔露出那张俊美至极、温和冷漠的脸。


  他看上去没什么表情,但额角疯狂起伏的青筋以及失控颤抖的皮肤,却清晰地告诉她,此刻他有多痛。


  就算宁青青不知道双修是什么感觉,她也可以猜到,那一定比他此刻在做的事情舒适千百倍。


  她的心脏轻轻揪了起来,有一点难过,却不知道为什么难过。


  终于,沸腾的液息池渐渐平静下来,颜色从深蓝变成浅蓝,最后褪去了蓝色,变成一小方清澈的、微微冒着一点热气的普通温池。


  谢无妄身上的焰息也消失了,他体质超绝,道体稳定下来之后,伤口迅速愈合。


  他的脸色白得恐怖,宁青青一眼便能看出来,这是他生命中最虚弱的时刻。


  一向冷漠虚伪的谢无妄,脸上的笑容竟是不经意地流露出那么一丝凄凉。


  “我没事,只是,”他缓缓垂眸,低沉絮语,“偌大个池子,有些孤独。”


  宁青青十分同情。


  最脆弱的时候,一定很想和自己的同伴紧紧依偎。


  他的衣袍早已破碎,热气氤氲的池面上,宽阔的肩膀和结实的胸膛非常漂亮。


  非常孤独。


  宁青青是最善良的蘑菇,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抿抿唇,眸中闪过坚定的光。


  她探出菌丝,迅速凝出一只惯用的、合拢菌帽的大蘑菇,扔进了谢无妄的怀中。


  谢无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