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一诺千金(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朝阳一点点驱散晨雾。


  阳光洒在身上并不暖, 宁青青发现远处的景象渐渐变得有一点模糊,她知道,妄境开始崩溃了。


  她的目光扫过云海。


  翻涌的云层上, 金红的朝阳光线像是有生命一样,四处蜿蜒游走,色泽变幻,深深浅浅。


  偶遇云海的间隙, 万丈光芒垂落如瀑, 漫卷蒸腾。


  目光回转, 身侧的谢无妄正凝望着她, 赤色的眸中映出两枚朝阳, 像是最炙热的火。


  她知道,这一刻属于“宁青青”, 妄境中这个用自己的生命来爱着谢无妄的宁青青。


  “我听说, 人死之前,这一生中经历的事情会像走马灯一般, 从眼前一幕幕晃过。”她喃喃道,“临死之前,不要再去回忆那些痛苦和不开心, 就当作, 时间永远停在了大木台上最开心、最欢愉的这一刻。就这样,结束吧。”


  她对妄境中的自己说。


  谢无妄清晰地听到身体深处传来破碎的声音。


  她的笑容比任何时刻更加甜美,她的神色有些恍惚,她反手扣紧了他的五指,身体一滚, 滚到了他的身上。


  柔软温暖的身躯,像一捧清泉, 纯澈、甘美。一切,与最美好的那些记忆一般无二。


  他薄唇微动,抬起手来,摁住她的背。


  他的手很大,几乎将她整个罩住。这一团比朝阳更加夺目温暖的光,再一次落入他的怀抱。


  他的手轻轻覆着她的背,却像是捧着自己的心脏,一碰就痛。


  她笑得清甜,最真挚,最纯澈的柔情蜜意,独一无二。


  他动了动唇,似乎说了几个字,却完全听不清。


  他的眼睛里彻底失去了光芒。


  这具躯壳,死去了。


  ‘阿青,等我。’


  世界,渐渐定格。


  真实与虚妄交界之时,忽然爆发出刺耳的尖啸,席卷整个天地。


  只见那漫天金红的云海之上,浮起了星星点点的墨黑污渍。


  一块又一块,像霉斑,迅速蔓延。


  不过恍神了片刻,悬在东方的朝阳就像是浸在了墨汁中一般,沉沉地透出不祥的灰红色。


  天地都变成了颜色。


  阴风呼啸,团团卷卷的风声在耳畔嘤嘤嗡嗡地交织成了怪笑。


  “等这一刻太久了!愚蠢的器灵,愚蠢的宁青青,在你们身陷妄境之时,我早已将魔纹都聚了过来,等的就是破妄还真这一刻!怎么样,是不是动弹不得,只能任我宰割?哈哈哈哈――愚蠢的废物!”


  “宁青青啊宁青青,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这种时刻居然还有心思谈情说爱?真是不死找死啊!现在可好,陷在这里啦,想跑都没机会喽!”


  “器灵儿子,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就让你化作你爹身体的一部分吧!哈哈哈哈!”


  聪明的心魔并不是那种摁死别人之前要絮叨个不停、给人反杀机会的傻子。


  它正在疯狂侵吞这个妄境世界,这么大动静反正也不可能瞒着别人,便干脆顺应本心,得意地发表胜利宣言,顺便击垮敌人的斗志。


  一块块黑斑汇聚在一起,就像丝帛被火苗燎出一处处缺口,迅速扩大的黑斑接连成更大的黑洞,世界疯狂崩毁。


  宁青青看到高耸入云的圣山山体断裂坍塌,发出“呜――嗡”的沉闷呼啸声,极缓地向着下方的深渊坠落,就像一个庞大的天体擦肩而来,预备轰然撞入地表。


  小小的玉梨苑就像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它不断倾斜,透过坚固的玉梨木栏,已能看到脚下的无尽深渊。


  宁青青依偎在谢无妄的身上,他这具身躯已经冰冷碎裂,右边肩臂、胸膛、腰和腿,就像是摔碎的陶俑一样,散碎地落在木台上。


  她已感应不到识府中的蘑菇,也再不到器灵的声音。


  还真是走不了了。


  比起她和器灵,心魔多了一份外力,那就是遍布她全身的魔纹!


  在她和器灵最无防备的时候,心魔操纵着她身上的那些魔纹,入侵了识府。


  宁青青慢吞吞地从谢无妄身上爬起来,恹恹地坐在木台上。


  暖融融的木台已被黑气入侵,变得冰冷潮湿。


  “喂,儿子,”宁青青毫不客气,“真是小看你了啊。你怎么就确定我会等到妄境结束才走呢?”


  面前的虚空之中,黑斑迅速聚合,凝成了一只细细长长的眼睛。


  “蠢东西,居然自己和自己惺惺相惜!像你这种感情至上没有脑子的东西,肯定会想送自己最后一程啊!妇人之仁,意气用事,正好方便了我,就让我来给你们送葬吧!”


  宁青青奇怪极了:“你就这么把本体跑进妄境来了,焉知我没有后手?”


  “嗤,”心魔笑道,“你能有什么后手?你有几斤几两,我还能不比你清楚?实话告诉你吧,要不是我故意压制你修为的话,你早在谢城吞噬魔尸上面的灵力时,就该晋阶化神啦!刚才我是故意放你晋阶的,目的就是困住器灵儿子,免得它发现我在做手脚!”


  “哇喔。”宁青青感慨,“你可真是老谋深算啊!好生了得!”


  黑云翻腾,圣山彻底倾塌,大大小小的落石滚入山崖,山巅的乾元殿四分五裂,先一步呼啸着砸下深渊。


  玉梨苑结界破碎,宁青青的身体和谢无妄的破碎尸体开始滑着大木台东侧滑落。


  “不必再说废话了,拖延时间也没用!”心魔嘻嘻地笑,“念在父女一场的情份上,说吧,有什么遗愿?要是你爹我心情好,兴许会帮你完成哟。”


  宁青青耷拉下眼角:“你不是也被关在妄境里面了么?在妄境彻底崩溃之前,要是有人对你动手的话,你也没地方跑啊!”


  黑斑漫卷,凝成了一张顶天立地的巨嘴。


  巨嘴一张,发出令整个崩塌山体都在震颤的声音:“哈哈哈哈――就凭你?去死吧!”


  铺天盖地的黑潮兜头卷起,砸向玉梨苑。


  那些细细碎碎的霉斑就像过境蚁群一样,所经之处,一切都被吞噬腐蚀。


  眼见,宁青青便要葬身心魔之腹!


  只见谢无妄的尸身上燃起了火。


  蓝白色的隐焰,幽幽流淌,如水一般,破碎的尸身变成了一根燃着的烛。


  卷上大木台的那些阴暗潮湿的霉斑立刻像是接近了熔岩的冰块一样,迅速融化回缩。


  心魔的尾音憋进了腔子里面,细细的呼啸在半空回旋,就像是抽了一口凉气。


  “傻儿子。”宁青青弯起了眼睛,“要不是谢无妄来了,你以为我会待到此刻吗?你不动手也就罢了,既然自投罗网,那就不要怪我大义灭亲啦。”


  “不可能――”心魔愕然怪叫,“他的身躯已经死了,他怎么可能还在!留在这具躯壳里面,岂不是要活活死上一回吗!身躯都死了,他怎么可能还在!”


  无论它觉得可能不可能,事实上,谢无妄的确还在。


  燃烧的躯壳站了起来,挺拔修长的身躯就像一支烛,破碎的躯体就像拖曳在身后的烛泪,说不清是烈还是美,总之动魄惊心。


  破碎的广袖中,扬出一只冷白的手。


  缥缈修长的五指,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威能。


  “死。”


  最简单的一个字,仿若世界规则。


  纯焰如水,淌向天地之间。


  黑斑全无半分抵抗之力,一触之下,即刻灰飞烟灭。


  层层叠叠的黑云就像撞上海岸的巨浪一般,疯狂向后退去。


  “啊啊啊啊啊――不――我不信――你怎么还敢信任谢无妄!我不信――”


  宁青青毫无形象地盘坐在大木台上,弯起眼睛笑:“这有什么信不信的?你不懂,高等生物只要作出承诺,那就一定会做到。他答应陪我到最后,那就一定会到最后。”


  漫天狂焰忽然一滞,旋即,掀起了滔天的焰浪。整个天地,蓦地一震,如同心跳。


  大片大片黑斑被炽焰吞噬,恢复朗朗乾坤。


  “蠢货!”心魔的声音迅速衰弱下去,“废物!没用的东西!有本事你别靠你男人啊!”


  宁青青:“……”


  低等生物,真是智力堪忧。


  反正现在没她什么事,只要等死……等心魔死就行,于是她仰起小脸,认认真真地教它:“任何一个生物来到世上,都不可能单打独斗,要借着风飞翔,要从大地中汲取中养分,要饮天降的雨水,更要与自己的同伴生活在一起。遇到危难的时候,大家一致对外,这才是一个族群生存繁荣之道啊!”


  小蘑菇在大蘑菇的帽子底下躲风避雨再正常不过了,高等生物,大腿抱得理直气壮。


  肆虐的狂焰不疾不徐地继续追杀心魔,它就像烈日下的一枚小冰块,迅速缩小、融化。


  烈焰遍布整个世界,既狂浪,又稳重,很诡异地维持着某种一丝不苟的形象。


  心魔的惨叫声越来越弱。


  在最后一刻,它听见宁青青用愉快的声音说道:“不过你说错了最重要的一样――谢无妄不是我男人,我是他的孢子呀!”


  妄境破灭,心魔消散。


  宁青青保持着弯弯眼的表情。


  一睁眼,便对上了谢无妄狭长幽深的黑眸。


  他的身体状况看起来并不比妄境中好多少,他浑身是伤,脸上也有,伤口流干了血,像个被摔裂的白瓷盘,更显诡谲俊美。


  他盯着她,好像要用眼睛把她吃掉。


  黑眸中翻涌着暗潮,狂悲狂喜。


  薄唇动了动,他疾疾偏头,用衣袖擦去唇角的血渍,再若无其事地转回。


  “阿青,”他温柔地笑道,“带你回家,躺木台,晒太阳。”


  四目相接。


  她抬起一只小手,触到他的脸颊。


  谢无妄屏息,心跳微滞。


  “啪啪!”她毫不客气地快速拍了他两下,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醒醒啊!爱着谢无妄的那个宁青青,已经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