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痛彻心扉(#谢无妄不行#...)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乾元殿前。


  广场。


  宁青青说完伤心话, 欺骗寄怀舟说龙曜有灵之后,却义无反顾地把谢无妄的法衣和龙曜,都塞给了寄怀舟。


  谢无妄:“……”


  两位绝世强者开始了属于他们的战斗。


  谢无妄手中无剑, 身边又有云水淼这个拖油瓶,虽不至于落败,但难免负伤。


  他将右手横于身前。


  他原是反手握着龙曜,用剑鞘轻而易举地击退寄怀舟的进攻, 然而此刻, 龙曜在寄怀舟手里, 自己却只能虚虚握着右手, 以肩和臂来承受那些本该落在剑鞘上的攻击。


  龙曜无刃, 是一柄古朴沧桑的重剑,一剑一剑钝钝地斩在身上, 疼极了。


  龙曜是他的本命剑, 身体的自发防御不防龙曜。


  一记记重击,堪称被至亲捅刀。


  事实上, 正是如此。他的法衣披在寄怀舟的身上,在阳光下微微泛着暗黑的流光,刺目之极。圣山顶一战, 是她最后一次为他披上战袍, 后来残墓一战、谢城一战,比起眼下更加凶险百倍,他的身上却失去了那一层带着温暖柔情的防御。


  不仅如此,此刻她还亲手将唯一能伤到他的龙曜递到了寄怀舟手中。一记一记,筋骨震裂, 痛入神魂。


  谢无妄倒是不怨她,反而觉得有些痛快!


  一击又一击, 身体寸寸破裂,剧痛连绵不绝。口中鲜血狂涌,战斗愈加酣畅。


  他的心肠是冷硬的,待人狠,待自己更狠。疼痛于他而言,什么也不是。


  眸中浮起了轻飘飘的笑意――倘若这样便能令她解恨,区区疼痛,又有何妨?


  重剑击落,倒是替他短暂驱散了笼罩在心头的阴云,让他无暇去细想那双盛满哀伤的眼睛。


  这一身伤,是痛,也是痛快。


  他倒是宁愿她鲜活地报复,也不愿她行尸走肉般凋零。


  “再来。”他淡淡开口。


  原是云淡风轻,但此刻身躯已经遭受重创,口一开,便鲜血狂涌,喘-息沉沉。


  颇有一点英雄末路的苍凉。


  寄怀舟举剑迎上,冷声道:“寄某堂堂正正与你一战,不需要你让!道君莫不是舍不得离开云水淼片刻?”


  原本的战斗中,谢无妄身边带着人却游刃有余,寄怀舟落在下风,深觉屈辱,于是含恨说出了这句话。此刻听来,却是无比嘲讽了。


  谢无妄轻笑:“是又如何。”


  反倒纵着云水淼又靠近了些。


  雪上加霜,魂魄生烟。


  真・谢无妄:“……”


  睥睨苍穹的道君,人生头一回体验到了“后悔”的滋味――他一向认为,这种情绪是世间最无用,最令人不齿的。此刻,他却真真切切地悔了。


  真是得益于这个处处是乌龙的妄境。


  瞳眸猩红的谢无妄继续迎上,与寄怀舟轰隆对撞。


  渐渐,谢无妄眸色彻底冷了下去。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断寄怀舟右臂的那一击。


  寄怀舟战至最后,舍弃了自己防御,破罐子破摔地举剑刺向他的心脏。他竖起剑鞘挡下寄怀舟的剑尖,然后扬起垂在身侧全程未动的左手,冷酷地折断寄怀舟的剑臂。


  但此刻,自己手中无鞘。本该挡住剑尖之处,空无一物。


  龙曜无视自己的防御,这一剑,将会直直贯心!


  在妄境中死了,会怎样?


  有那么一个瞬间,谢无妄下意识地怀疑这是一个局,一个处心积虑针对自己设计的绝杀之局。


  倘若当真如此,那么宁青青,便是这个局中最重要的一环。


  魂魄冷了一瞬,然后他告诉自己――她不是故意。


  ‘阿青,你最好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时间所剩不多,谢无妄眸中一道接一道迸裂血丝。


  等到血染赤瞳,便像常人入魔一般,他将用降临夺舍的方式拿到这具躯壳的控制权。


  “嘭――嘭――”


  一记记沉重剑击摧毁他的筋骨,受制造妄境的器灵能力所缚,这具身躯并没有他本身的实力,而更像是一具提线木偶。这具木偶,寸寸破碎。


  换作常人,此刻心智大约已是崩溃癫狂。


  谢无妄却是死般地寂静,就像真实的魂魄已然离开了这具空壳。


  瞳仁上,有条不紊地一缕一缕炸出血丝,极规律,有种冰冷无情的森严秩序感。


  赤色攀爬,覆满五分之四。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龙曜轻嗡,直指心房!


  骤缩的瞳仁之中,血线平稳蔓延。


  时间流速仿佛忽然变慢,世界画面变成了一帧帧顿格。


  精致冷漠的黑眸上,血火蜿蜒,即将吞没这一整片沦陷的黑色大地,而一柄古朴黑剑却来势更疾,仿若行星撞向大地。


  大地满是熔岩,只剩最后一小处黑色孤岛。


  赤色熔岩掀起滔天巨浪,想要主宰这个世界,然而却迟了一步――在他掌控身躯的同时,剑尖已,没入胸怀!


  谢无妄怔怔垂眸。


  就这样了?


  眼见即将刺入他的心室要害,本命仙剑龙曜,却忽然一寸一寸碎成了齑粉。


  与此同时,谢无妄扬起左手,断了寄怀舟的肩臂。


  “龙……曜。”


  它彻底粉碎,消失在风中。


  谢无妄不知道,是这柄已有灵性的剑在妄境中仍记得护主,还是宁青青在剑上做了手脚――龙曜,本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与它极为亲密,远远胜过那什么……狗屁雪星。


  是灵剑为护主自戕,还是她对曾经的好友下了狠手?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左右,皆是刺心之痛。


  双眸被赤色彻底覆盖,谢无妄站在空旷的殿前广场上,唇角缓缓勾起了笑。


  他与断了臂的寄怀舟擦身而过,一步一步,走向殿后玉梨苑。


  *


  谢无妄归来时,宁青青正坐在窗下愣神。


  心魔:“儿……子,你老实告诉爹,是不是你……做了手脚?为何她在广场哭诉伤感,虚弱的却是老子?”


  器灵:“垂死病中惊坐起,家祭无忘告乃翁。儿子你看,我们边上多了个什么怪物?”


  心魔:“嘶……识府中怎么会长蘑菇?儿子你发霉了?”


  器灵:“蠢崽,是她化神了!倒霉倒霉,着实倒霉!怎么会早不化神晚不化神,偏偏这个时候化神,这不是坑爹么!”


  心魔:“一起上!吃掉它!”


  宁青青看着一黑一白两团光雾落到她识府中新生出来的小蘑菇上面,吭哧吭哧地啃了起来。


  在竹林时,她便感觉到一粒坚强的孢子落入识府,扎根下去。


  没想到它真的长成了一只蘑菇!


  她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探出细得看不见的菌丝,悄悄扎进了这两团看起来很像蝌蚪的光团尾巴里面。


  循环吃。


  她顾着识府里面的食客大作战,自然顾不上控制这具身体,只能让它自己循着记忆动。


  于是谢无妄回到玉梨苑时,看到的就是与记忆中一般无二的宁青青。


  她看起来哀伤极了,容颜绝美破碎,任谁看见都要不禁心软。


  他凝视着她,赤红瞳仁中,目光复杂微闪。


  “夫人,”他盯着她,“我的夫人,将我的法衣与灵剑给了别的男人,置我于何地啊?”


  这是记忆中没有的片段,她只用那双盛满了哀伤的眼睛望着他,花瓣般的唇微微颤抖着。


  这个时候的她,还没有凋零下去,颜色有一点点发白,像是被雨打过的梨花。


  还能救得回。


  他失神了片刻,到了该说话的时候,身躯自动张了口。


  “呵。”他低低冷笑出声,“需要在意旁人?”


  怔忡之间,自问自答。


  话语一出口,心底涌起的冰冷竟是比一身伤痛更加刺骨。


  当初他便是这么对她的。


  倘若,此刻是她这般冷冷看着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没有亲身经历,又怎会感同身受?


  脑海里传出极轻的嗡鸣,他沉沉一喘,想要上前拥住她,却后知后觉地发现躯体绵软破碎,只余左臂完好。


  一口口鲜血喷涌而出,他知道这不仅是妄境中这具身躯的伤,还有他身上那些真实的、严重百倍的伤势,它们一齐发作了。


  他可以无视疼痛,但却无法阻止身体的痉挛抽搐,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和精神都在疯狂流逝。


  他沉沉喘-息着,跟在她的身后,低低地迭声唤她。


  “阿青,醒醒,这是妄境。”


  “我就在你身旁,没有离开你,不会离开你。”


  她置之不理。


  “好一个……竹叶青啊。”


  明明是她坑了他,此刻她却摆着这般无辜的脸,哀伤地谴责他这个坏人。


  他的唇无力地擦过她的脸颊。


  她没有理他,依着记忆里的轨迹,她游魂一般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哀伤的小脸一点一点绝望下去。


  他把她关在院子里,足足半月。


  他挡在她身前,她只会麻木地继续向前走,他若不让开,她会把自己弄伤。


  他的喘声越来越重,吐到最后已吐不出什么血来,胸喉之间只余一片苦涩。神魂离体太久,真身的伤势迟迟得不到料理,已愈加恶化,时不时便令他一阵恍惚。


  眼睛刺痛得厉害,他一次次沙哑地唤她,却怎么也唤不醒。


  眼睁睁看着她一点一点憔悴凋零。


  终于,她缓缓爬上床榻,陷入沉睡。


  梦中有他。苍白的小脸上渐渐浮起了清浅甜蜜的笑容,带着几分青涩。


  他不禁轻轻挑眉,倚到她的身边,用完好的左臂将她揽护进怀中。


  短短几日,她便把自己折腾得瘦骨嶙峋,不过她的身体仍是软的、暖的。她和他不一样,他是硬到了骨血里面,她却拥有一身软玉般的骨,像是最清澈的泉水,又像是最润泽的暖玉。


  小小一团,乖顺地偎在胸口,好似什么灵丹妙药,顷刻便让他忘却了一身伤痛,只觉又暖又懒。


  沉声一叹,长眸缓缓阖紧。


  明知不该,但这一刻,太值得贪恋珍惜。


  谢无妄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迷糊间感觉到身侧有些陌生的异动,他的气息迅速转冷,下意识地将手搭向腰间的剑柄。


  ――探了个空。


  心底一沉,他记起龙曜已经没了。


  屏息,睁眼。


  刺目的阳光险些叫他沁出生理泪水。


  “妾身的一切,但凭道君作主。”身后飘来一个甜腻的声音。


  谢无妄下意识地眉心一跳,脊背蹿上寒流。


  偏头一看,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抹刺目的红。额心有红梅的女子,双手轻轻交叠在身前,肩端得极平,微微向后压,下颌微含,神色柔顺。


  不是云水淼啊……


  谢无妄心头先是一松,再又一紧。


  赤色的瞳仁骤然收缩,微震的视线转向身前。


  只见距离院门最近的廊椅上,苍白脆弱的女子拎着裙摆急急迎了上来,一双眼角微垂的漂亮大眼睛里蕴着委屈,却是情难自禁地弯成了小小月牙,闪烁着期待的光。


  她以为,他带了青城山的人回来。


  谢无妄齿间发冷,胸口仿佛坠了千钧寒石,坠得血液也冻结成冰。


  这是她身上最后一束光。


  那个时候他不以为然,他知道她很好哄,只要他不碰别的女人,她总会乖乖地收起爪牙,依偎到他的身边。


  他深谙谈判之道,太早亮出底线的人,总会一败涂地。


  就像她。易于掌控的她。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失去她。


  此刻,他已来不及阻止。


  他眼睁睁看着她望向他的身后,然后那两簇漂亮的小火苗在她的眼睛里熄灭、破碎。


  一寸一寸,心死成灰。


  一切在他的眼前放慢,他敏锐地觉知了她的每一缕情绪变化,那些痛像是交错的线刃,丝丝缕缕切割到了他的身上。


  他已经知道,这次黯然出走,会要了她的命。


  “阿青……”


  早已干涸的胸腔陡然涌起一口血。


  他下意识上前搀她,却被她狠狠挥开。


  她很虚弱,脸上浮起了破碎的笑容,凄美得动魄惊心。


  他沉沉喘着,眼前阵阵发黑。


  神魂,离体太久了。


  “阿青,别走。”


  忽明忽暗的视野中,她的身影如游魂一般,飘进东厢。


  半晌,她笑着问他:“不如住正屋如何?”


  这是她的家。


  这是她的家……


  她要把她的家,让给别人。她,不要他了。


  一片赤色模糊了视野,他的耳畔像是有凶兽在哧哧喘气。


  她的身影就像就一个小小水印,缓缓氤氲开。


  他怎么会放她走?他不该放她走。


  这一走,她再没有回来啊……


  此刻若是留不下她,越往后,妄境的境况只会越来越坏。


  不能让她走。


  他会告诉她,这个院子永远是她的家,永远只有她一个女主人。


  眸中浮起暗焰,如陷泥沼的身躯一步一步,极沉、极缓,踏向那间有她的,温暖的屋。


  她在饮茶,一杯接一杯。


  茶水从口中进去,从眼睛里流出来。


  他摁下周身烧灼割裂的剧痛,缓步走到她的身边,抬起完好的左手,落上她瘦削的肩。


  “阿青,”他吐出破碎气音,“看清楚,这是妄境,你在做什么?”


  “喝茶啊。”她冲着笑,美丽的小脸就像一只失去灵魂的木偶。


  脆弱绝美的面容在他模糊的视野中轻轻晃动,她仍旧与记忆中一般无二。


  他闭了闭眼:“别难过,别乱想,醒来,我再不会伤你。”


  “我什么也没想。”她冲他露出笑容,“真没。”


  他定定看着她。


  她没有魂魄。无论是记忆中的此刻,还是眼下。


  他的气息一点一滴消失。


  这样下去,毫无意义。


  他记得,记忆中今日,她这副失了魂的样子令他烦躁,于是他强行将她的心神唤了回来,然后把一支支冷箭扎进了她的心窝,最终,让她像只失了巢、淋了雨的小动物,蜷缩着身体离去。


  而眼下……他只有一个选择。


  灭杀她这具虚假的身躯,强行吞噬器灵,将她的神魂带回去!


  他需要积蓄一些力量。


  谢无妄的眸色渐渐转冷,长眸微阖,神魂封闭感知,陷入沉眠。


  “阿青,最后伤你一次。”


  *


  一番拆东墙补西墙的斗智斗勇之后,宁青青识府中的蘑菇、器灵和心魔,达到了一种非常微妙诡异的平衡状态。


  蘑菇顶上长出了两只芽,一黑一白,三者都是非常纯粹的敌对关系以及……父子关系。


  忧郁的宁青青入乡随俗,既然没能拆散它们这个家,也就只能无奈地加入了这个家。


  蘑菇:“虽然我是你们两个的父亲,但是恕我直言,你们这样的低等生物是没有资格做蘑菇的,到了外面,别说是我儿子。”


  器灵:“……”


  心魔:“……”这玩意咋这么上道呢?


  安抚好两个不孝子之后,宁青青耷拉着眼角,接过身体控制权,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已经发展到哪一步了。


  如今,谁也没有能力主导或是停止这个妄境,只能任其自生自灭。


  热。


  还未睁眼,她便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热浪,好像置身于熔岩之中。


  熟悉的气息无孔不入,她感觉到疼痛,一时之间,竟无法分清是身痛还是心痛。


  这一次回到这具躯体中,感受又与上回大不相同。


  她清楚地记得,在紫竹林时胸腔中那颗疼痛的心脏是完好的,到了谢无妄与寄怀舟决战圣山巅的时候,心间已经出现了道道难以修复的裂痕,再到今日,这具身躯中的心脏已经化成了灰。


  它在一片死灰之中停止了挣扎。


  它还跳动着,但它已经死掉了。


  宁青青心神微震,她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床榻旁边的玉梨木台。


  一只玉盆,盆中趴着一只死掉的蘑菇。


  她轻轻吸气,瞳仁颤动,五脏紧缩。


  这……这是什么惊悚场景?!


  她是一只非常单纯的蘑菇,若是换成人类的话,差不多就是个十来岁的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这样一个单纯的小菇菇,一睁眼,便看到距离自己极近的地方躺着一具同类的尸体……


  凶!案!现!场!


  宁青青骇得不浅,刚想大喘气,就发现自己被压得喘不过气。


  她缓缓转动视线,望向自己身上。


  只见……谢无妄压着她。


  她略微回忆了一下心魔和器灵的话,便知道此刻身处哪一个情境――谢无妄带了个女人回来,令她心灰意冷,发生了一系列不愉快的龃龉。今日,二人说好了,最后做一次夫妻,然后便解契和离,他放她走。


  这段感情,终于走到了尽头。


  俊美的脸庞压低了些,温存地吻了吻她的鼻尖,然后亲吻她的脸颊。


  冷香气息侵蚀着她,声音模糊暧-昧。


  “……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反悔。”


  他没穿衣裳,她也没穿。


  她听到自己的胸腔中传出‘怦怦’的乱跳声,他的信息素极其诱惑,他似乎伤得不轻,右半边躯体整个是凹陷的,原本结实漂亮的右边肩膀的手臂已经无法撑住身躯,所以沉沉地压着她。


  她身上也有伤,被他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的身体像是流干了血,精致的薄唇毫无血色,高挺的鼻尖触着她的鼻尖,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眸中郁积着深沉暗涌,像会吞噬神魂的深渊。


  她盯着他,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


  他偏头,熟稔地突破了她的牙关,将所有的话语吞入腹中。


  她感受着此刻这具身体的心情。


  麻木涩然,连带着身躯也紧绷蜷缩。


  半晌,他稍微撑起身体,离她远了些,眯着眼觑她脸色,片刻之后,忽地轻笑出声。


  他抚了抚她的头发,声音低沉缱绻:“安心,夫君干净得很。”


  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愣神之时,身体已喃喃地自行开口:“谢无妄,都要和离了,说句假话来哄我啊。”


  宁青青知道这具身体想听什么。


  她耗尽了所有的心血的情意,爱着这个男人。


  到了最后,她什么也不要了,只想听一句假话,来圆满毕生痴念。


  也算是,有始有终。


  “倒是记仇。”他慢条斯理地说着话,那厢却是借着她的一丝软化,干脆利落地……


  本该攻城掠地,然而,半边身躯已经骨骼碎裂,身躯油尽灯枯。


  妄境中的躯体受器灵和心魔的能力制约,并无谢无妄的真实实力,若不是他意志力过于坚定的话,伤成这般,早该瘫在地上碎成一个瓷娃娃。


  宁青青紧张地盯着他。


  直觉和本能告诉她,现在应该发生些什么。


  便在这时,谢无妄那双暗沉的眼眸中,缓缓有精芒凝聚了起来。


  他于沉睡中清醒,神魂冰冷漠然,准备出手灭杀她这具妄境中的身躯,捏碎器灵,然后带她的神魂回家。


  绝杀之念让他的眸光冷得动魄惊心,但视线落在她身上的霎那,他却陡然屏住了呼吸。


  怎么会……是这一幕?


  娇小柔弱的身躯很乖顺地躺在云丝衾中,花瓣般的双唇微微翕动,清澈的眼眸中并无死气,只是有些愕然。


  她的神情无辜可怜,就这么凝望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眸中映出他的模样。


  谢无妄瞳仁震颤,虽然明知此刻不是应该怜香惜玉的时刻,心头却是涌起了浓浓的不舍。


  杀欲,迅速转成了另外一种欲-望。


  眸光微闪,他瞬间泯灭了情丝。


  不是时候。


  他抬起了完好的左手,温柔至极地抚上她纤细白皙的颈项。


  正要动手,只见她唇瓣一分,真诚感慨――


  “谢无妄,你是真的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