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逆风翻船(这小妞,心真大,路子真野...)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看着眼前的小个子魔皇。


  它披着一块大黑布, 从肩膀直通通地罩到了脚踝,光着足,披散的头发很乖顺地挂在耳后。这块大黑布看起来连袖子都没有, 这让宁青青不禁怀疑它藏在幕后模仿别人的时候身上是什么也没穿的,直到出来见人才随便披了块布。


  它五官精致,脸庞看起来像一个十七八岁的漂亮少年,身量比脸蛋年轻了五岁左右。


  宁青青悄悄把心里“最好看的男人排名”变更了一下名次。


  谢无妄、矮魔皇、音之溯。


  多了个魔皇插队之后, 可怜的音之溯从榜眼降至探花。


  旋即,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谢无妄不是人类而是蘑菇, 于是她又把音之溯的排名挪回了第二。


  魔皇、音之溯。


  再一想, 魔皇好像也不是人类。划掉。


  于是突然之间,音之溯莫名其妙就捡了个大便宜, 喜做状元。


  宁青青微挑着眉毛, 感慨万千地笑开――生物际遇正是如此,柳暗花明, 塞翁失马。


  极其自我的高等生物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向来是不会去理会周遭境况的。


  哪怕面前的小个子是比十三只魔尸王加起来还要更恐怖的魔皇,也无法让她打断自己金贵的思绪。


  气氛陷入奇怪的沉默……


  魔皇眨了下右眼之后, 见到宁青青对着自己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时而蹙眉,时而轻笑,表情既单纯得像个白痴,却又怎么看也看不懂。


  她好像有些遗憾,又好像十分高兴, 片刻之后,她的眼睛里闪烁起了【大愚若智】的光芒, 好像赐予了某人一份命运的馈赠?


  魔皇默默把自己生长到尺把来长的黑指甲藏回了黑布里面。


  它说待会儿回来陪她玩,是骗她的。身为魔,最喜欢的就是折磨猎物,怎么残忍怎么来,猎物濒死时的恐惧、崩溃、后悔、绝望,那是点缀在杀戮之上的美味奖励。


  原定的计划是,在宁青青以为她能够逃出生天的时候,将她的身体一部分一部分地撕扯下来,像撕碎一只破布娃娃那样。


  并且它已经为自己的暴-行找好了借口――“看不起我矮?折了你的腿你就比我更矮啦,咦嘻嘻嘻?我本来都要走了,你不该这样看我,真是遗憾啊,哈~意外不意外?后悔不后悔?”


  然而事实和想象有些出入。


  她的脸上丝毫也没有嫌弃,甚至连惊奇都没有,更不存在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意思。


  原本的杀戮理由不成立。


  它沉下了脸。身为尊贵的魔皇,它不屑于做完全不合逻辑的事情。


  于是它打算重新找个借口来杀她。


  几乎占满了整个眼睛的纯黑眼珠缓缓一转。对于魔族来说,最恐怖、最不敢想象的事情,便是背叛比自己更强大的魔。


  魔皇有了主意――它要逼她辱骂人族至尊。她若不依,它就可以用残忍的手段来伤害她、逼迫她,直到她妥协为止。一旦她妥协,它就会阴恻恻地笑着对她说,“我这一生,最厌恶的就是背叛主子的轻骨头!真遗憾啊,只要你再多坚持一下下,哪怕一息吧,我就会放过你了哦。”


  总之,她死定了!


  它把眼睛弯成两条弧线,嘴角翘成了月牙。


  宁青青看着小矮子走到了面前。它笑容满面,看起来就像戴了一张喜庆的鬼娃面具。


  她眨了眨眼睛,很平和地微垂视线看着它,轻轻嗅了嗅。


  也许人类在择偶的时候会在意身高,但蘑菇肯定不会――蘑菇杆太长了还容易折咧!


  魔皇身上有股异香。


  与魔尸王那种半香不臭的味道不同,魔皇的味道是很纯正的,正是那种腐烂靡败到了极致之后,过了头,负负得正否极泰来,酝酿出来的异香。一闻这信息素,脑海里就全是尸山血海。


  宁青青:“……”这个口味就有点太重。


  她礼貌地点点头。


  魔皇开口了,露出非常尖利的小虎牙:“你知道我要去杀谁吗?我杀谢无妄!你知道吗?谢无妄就是个垃圾、败类、禽兽、烂白菜!”


  它把身体前倾,骂得义愤填膺。骂毕,等她反应。


  宁青青对低等生物的智力水平感到绝望,她忧郁地告诉它一个常识:“飞禽和走兽都是动物,白菜却是植物,谢无妄怎么可能既是动物,又是植物呢?”


  魔皇:“……”完美无缺的计划仿佛正在向着悬崖策马奔腾。


  它暴躁地在原地打了一个圈。


  背对着她,凶狠地吸了两口气,把眼睛里爬出来的黑色虫藤和嘴角溢出来的蛇舌收回体内。


  然后转身,恶劣地看着她:“我说,谢无妄他不是人!你说呢?”


  宁青青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人?是他告诉你的吗?”


  魔皇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搞得烦躁不已,抬手揪住了自己的头发:“你在说什么鬼话!谢无妄不是人是什么!是什么!难不成他还能是魔?”


  它咽回了后续的暴躁嘲讽,因为它清清楚楚地看到,宁青青的眼神从惊奇变成了感叹。


  不必她开口,“魔”字一出,它就从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读到“你说对了”这四个大字。


  沉默片刻,魔皇阴沉地打了个响指。


  一只身高是他两倍,穿着斯文白袍的魔尸王从侧面推门进入厅堂,躬身上前。


  “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魔皇嚣张地指着宁青青。


  手一抬,身上整块黑布都扬了起来,像一只黑色大蝙蝠。


  魔尸王小心地回道:“吾皇,她正是陷阱中的饵,道君夫人宁青青。属下无能,刚刚才得知此事。”


  “哈?”魔皇一下歪了嘴。


  它挥退了这个文雅的尸师爷。


  它凑近了些,一双黑得乖僻的眼睛里微微闪着一点天真的光芒:“所以,谢无妄真是魔……”


  宁青青见瞒不过,便耸了耸肩膀:“你不要随便告诉那些低等生物啊。我们高等生物不喜欢张扬,只想低调一些。”


  她说的“我们”,指的是自己和谢无妄这两朵蘑菇。


  不过听在自作多情的魔皇口中,就以为包括了它。


  “喔……”魔皇黑暗的眼睛一闪一闪。


  她的语气过于骄傲,过于理所当然,刻骨的自负和睥睨,实在是颇有魔类皇族之风!


  魔皇抿着唇,扯起宁青青的衣袖,仔细看了看她手臂上的魔纹。


  “原来如此,咦嘻!”魔皇忽然就笑了,笑得没了眼睛,“难怪那些老家伙不惜求着我这个邪魔与他们合作,敢情是想骗我们魔类相残呀!我和谢无妄无论哪个死了,都能高兴死他们!”


  宁青青虽然对人族之间的勾心斗角没有任何兴趣,但是她也知道有人在背后算计谢无妄,而且已经牵连到自己。


  她问:“那些老家伙是谁?”


  魔皇压根就没有保密意识,它抬起长长的黑指甲挥了挥:“就那几个老东西,寄如雪什么的。”


  寄如雪。


  宁青青记下了。


  心中更加得意――看吧,高等生物出马就是不一样。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浮屠子和虞玉颜曾说过幕后主使厉害得很,一群修士查来查去都没查出线索。修士们束手无策的事情,在她这里却是手到擒来。


  蘑菇和人类住在一起,当真是扶贫啊。


  她有些得意,有一说一:“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叫我蘑神。”


  魔皇:“……”连它都不敢自称魔神!这小妞,心真大,路子真野,真敢想啊!


  它真是越看她越喜欢。好玩,有趣。


  它从没杀过这么有趣的家伙!


  “那这样,”魔皇说,“我先按兵不动,等到他们和谢无妄拼个两败俱伤时,我再杀出去灭了他们!哼哼,那些老东西以为我不知道他们暗摸摸做了什么手脚!他们设了个灭魔阵,想等我给了谢无妄致命一击之后,开启大阵再灭了我,哈~他们想不到的是,我早已在地下挖了个魔池,一旦启阵,阵眼就会被魔息污染,反倒变成一个诛仙阵!他们,一个都别想跑!”


  这个本来就是它的计划。


  只杀谢无妄怎么会够?人类既然与虎谋皮,那必然要承担被虎反噬的后果。


  它,本就要把这些主动送上来的仙门中人一网打尽。


  此刻既然看上了谢无妄的夫人,那更是要把陷阱里面厮杀的双方全部干掉!


  它愉快地呲起了尖牙,笑得乖戾邪性。


  极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像是地动,又像是滚雷。


  脚下的大地隐隐震颤,震感奇异,像是空中的冲击波轰击在地上,荡出圈圈涟漪。


  “打起来了。”魔皇歪着身子,眯起眼睛,“听――有人的身体被撕碎了,啊,真是悦耳动听的声音!嘶,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吸干他们的血了。你,留在这里。”


  宁青青觉得自己不是很安全。


  她眨了眨眼,问:“你有没有那种很厉害的令牌?能保住我在魔尸里面七进七出的那种?”


  魔皇仰高了脑袋,发出了不屑的嗤声:“我不需要什么令牌。”


  宁青青随口道:“没有吗?没有就算了,没关系的。我就是觉得认识了魔皇很有面子。”


  魔皇睁了睁眼。


  心里有一点暗爽是怎么回事?


  它歪着脑袋犹豫了一会儿,慢吞吞地从黑布下面探出一只手来。


  只见它左手的小指十分奇特,非金非玉,雾霾灰的颜色,却因为材质而显得贵重高级。


  它“啪”一声掰下这截指骨递给她。


  “喏,拿着这个出去试试,上面有我的魔息!”它把下颌扬得很高,“这是我身上最硬的地方!”


  “唔……”宁青青接过指骨,和魔皇一起离开了这间失陷的城主府。


  西边的天空电闪雷鸣,火光熊熊。


  天雷勾动地火也不过如此。


  宁青青见识过谢无妄的火,远远看上一眼,她就知道果然是谢无妄来了。


  那火,红得像血。


  ‘连浮屠子和虞玉颜都知道这是陷阱啊,他还往里跳。哪有这么笨的蘑菇!’


  她忧虑地叹了一口气。


  此刻天空已隐隐泛白,城池西南方向传来了打斗摔砸的声音,幸好城外的动静太大,城中的小战斗并没有惊动魔皇。


  宁青青握住手中的魔皇骨,向着西南面飞奔而去。


  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凭自己一个菇的力量根本不可能阻止谢无妄那边的战斗,此刻能做的便是尽快与浮屠子、虞玉颜会合,与他们分享自己新鲜到手的情报,然后借助他们的蛮力一起行动。


  借力,向来是聪明才智的一部分。


  街道上堵满了魔尸。


  宁青青一露面,它们立刻嚎叫着扑了过来。


  “……”


  说不紧张是假的。


  哪只蘑菇也不希望自己被吃,尤其食客还是这种狰狞恐怖的家伙。


  如果一定要选的话,两害相权取其轻,宁青青更愿意被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家伙有风度地、有条不紊地吃掉。


  牡丹花下死嘛。


  宁青青心脏“怦怦”跳,眯缝着眼睛,举起了手中的魔皇骨!


  “砰砰砰砰!”


  在她亮出这截断骨的瞬间,尸潮仿佛撞上了一堵无形无影的墙,一只只魔尸噼里啪啦地摔在原地,势头最猛的竟然当场拧断了自己的脖子。


  恐惧继续向四周蔓延。


  就像有风刮过麦田,一茬茬麦浪整整齐齐地倒伏下去。


  整条街道上的魔尸眨眼间全趴在了地上,远处的尸群也未能幸免,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视野里再没有第二个直立行走的东西。


  她放出菌丝,凝出一只结实的大菌杆,将挡住她去路的魔尸一一拍飞。


  穿过三条街之后,宁青青发现前方的魔尸分布明显有些不对。


  脑海中念头刚刚一闪,只见左侧三楼实木酒肆忽然轰隆倒塌,向着自己兜头砸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惊愕,便见这座扭曲坍塌的木楼上方,跃出一个非常奇怪的东西。它,下半部□□姿非常窈窕,上半部分却是一个巨大的圆滚滚的球形。


  “给我去睡!”凌厉的女声伴着一道凶残的剑气兜头罩下。


  看着这个遮住了朝阳的东西,宁青青微微露出一丝茫然。


  “住手啊啊啊!这是夫人!虞玉颜你要谋逆吗!”熟悉的怪叫声响彻耳际。


  “嘶哈――”


  剑气猛地拐了个弯,像割麦一样荡平了半边街道的魔尸。


  “轰!”


  怪物落在了宁青青身前。


  她眨了眨眼。


  原来,是虞玉颜背着浮屠子。她扒了浮屠子那件巨大的紫色外袍,拆成一条条布带,就像用襁褓背着婴儿一样,把这个庞然巨物背在背上。


  好似扛着一座山。


  宁青青敬佩地看着这个被生活的重担压垮了脊梁的女子。


  虞玉颜微弓着背,脸色十分难看,她把脸拧到一边,冷声说道:“我先去找过你了,找不到才回去救胖子。你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永远不会再追求道君,你不用怀疑我居心叵测。你居然没死,倒是比我想象中厉害一点――也就一点。”


  宁青青听不懂那些九曲十八弯的心思,不过被人夸奖她还是很高兴的。


  她一挥魔皇骨,魔尸更是OO如退潮一般避向远处。


  “嘿嘿,”她弯起眼睛,神采飞扬,“我比你想象中厉害多啦!看到这些魔尸没有?我让它们跪,没一只敢站着!”


  虞玉颜明显呼吸一滞,耳根诡异地开始发红。


  ――这……这女人怎么回事啊?竟然该死的有魅力!


  浮屠子就直接多了:“夫人神威盖世!我早就知道夫人必定安然无恙,在我执意坚持之下,好说歹说,虞玉颜才勉强同意前往城主府接驾,这个女人坏得很!哦――还有,这个埋伏也是虞玉颜设的!要不是我及时提醒她的话,她都伤害到夫人了!”


  虞玉颜气得凤目竖立:“放屁!不是你说魔尸全跪了前面肯定有魔尸王的吗!再说,要不是为了救你这个废物,老娘早就在城主府七进七出了好吗!”


  “呵,”浮屠子悠然道,“还不是因为你破不掉城外的结界才回来找我?要是能走,你早就远走高飞了好吗?你们兄妹俩,无利不起早,市侩!”


  “那我有没有救你啊!你说!老娘就该看着魔尸啃了你这一身肥膘,肥肉啪啪啪,正好给你自己鼓掌喝彩来着!”


  宁青青头疼地垂下了眼角。


  谢无妄的人,可真不靠谱啊。


  她叹了口气,幽幽道:“别吵啦,再吵,可以准备给谢无妄收尸啦。听我说。”


  那两个尖叫鸭子一样的家伙立刻就噤了声。


  宁青青努力提了一口气,但声线依旧懒洋洋的:“一个名叫寄如雪的人,和魔皇联手设下了这个陷阱,外面有灭魔阵、诛仙阵,反正大概就是大家同归于尽的意思。”


  高等生物,一针见血。


  不管谁设计谁,谁反设计了谁,总之在这个局里的人,谁也讨不到好处。


  虞玉颜和浮屠子的表情变得无比精彩。


  “寄如雪?魔皇?!”


  就连马屁精浮屠子的脸上也充满了质疑:“夫人你怕不是做了个噩梦?魔皇要是从魔渊出来,那不得天下大乱啊?寄如雪,那是归墟千年的老前辈,早就不在人世啦!”


  宁青青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只趴在蚂蚁背上的大象:“所以你什么都查不到啊!”


  虞玉颜倒是秉承‘凡是敌人支持的自己就要反对’的原则,她冷笑一声:“夫人说得没错!正因为浮屠子你固步自封,这才辜负道君的信任,多年一事无成连屁都没查到一个!”


  浮屠子:“……”


  眼看这两个冤家又要吵起来,宁青青忧郁地把脑袋垂到了胸口:“我说,有两伙人正在联手对付谢无妄。”


  “就是!”浮屠子双眼一吊,“虞玉颜你还瞎耽误什么功夫!你居心叵测!”


  不等虞玉颜反驳,他理直气壮、义正辞严地喷出口沫:“脚长在你身上,你要走,我能拦得住?还不走?!”


  虞玉颜:“……”


  被人背在身上的有恃无恐?


  两个吵嘴归吵嘴,倒是很快就来到了西面的城门下。


  厚重的城门虚掩着,看上去一推就能开,但只要接近它,虚空中便会浮出封印来,将人挡回原地。


  宁青青试着触碰城门结界,连续几次都被弹回了原地,忽然之间,心跳顿漏一拍,心底莫名涌上了一阵极其酸涩难耐的滋味。


  就像……在最心酸、伤感、痛苦、失望的时候,被人囚在某地。想要冲破桎梏,却又无能为力,身体仿佛陷在泥沼里面,没有前路,只有无尽的绝望。


  她怔怔站在那里,听着浮屠子絮絮叨叨:“结界我最是擅长,虞玉颜你就别在那里鼠目寸光心胸狭隘了,赶紧的,帮胖爷我疏通了经脉,只要胖爷能动动灵力,破这小小结界简直易如反掌!”


  虞玉颜嘴上骂骂咧咧,动作倒是利落得很,她反手把巨婴浮屠子扔在地上,手掌抵住他后心,助他破除体内的灵力封印。


  外头轰鸣阵阵,宁青青隐约听到了魔皇放肆的笑声。


  她把视线聚拢到自己脚下,微抿着唇,静静地思索。


  为什么会有那么难过的情绪呢?


  一瞬间,她设想了无数种可能――落到无法生存的焦土、美好的家园被水火毁灭、看中的雄性喜欢其他雌性、所有的生物都嫌弃自己丑……


  她一定不会开心。


  但也不至于那么难过。


  最坏的结果,不就是无法生存吗?只要还活着,那就没有什么大不了。


  其他的,真不重要。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就是最漂亮最聪明的蘑菇。


  沾沾自喜的宁青青弯起了眼睛和唇角。


  遥远的记忆深处,隐约飘来了年轻的声音――


  ――竹叶青,你难看死了,讨厌死了!


  ――嗤,那你别冲着我流口水啊……哎呀!你还真擦嘴巴啦?露馅了小狗!你露馅儿啦!


  不错,只要自己自信骄傲,那么尴尬的,永远只能是别人!


  她的思绪回到了当下。


  等等,结界?灵力凝成的东西,说不定能找到破绽。


  她没伸手去碰城门,而是探出了菌丝。


  “叮。”


  菌丝触到那一层流光溢彩的灵力墙。


  细小的菌丝如潮水一般漫开,一顿之后,它们像是饿了八百年的饿死鬼一样,开始疯狂攫取结界中的灵力。


  宁青青:“……”不是,她发誓,她真的没想过这玩意能吃啊?


  搞得好像她很馋似的,什么都要啃一口。


  等到虞玉颜和浮屠子满身大汗气喘吁吁地从地上爬起来时,宁青青已经用她细白的双手,把城门拉开了一道尺把来宽的缝。


  浮屠子:“……”


  虞玉颜:“……”


  他们,好像,已经不怎么觉得惊奇了。


  城门之外,仿佛另一个世界。


  天地,正与火海为敌。


  燃烧着血火的谢无妄,遍身是伤,脸色惨白如纸,俨然已到了穷途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