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却上心头(美好之极。...)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风声在耳旁呼啸。


  浮屠子的胖手下意识地抓着宁青青的衣领, 声音被罡风吹得七零八落:“夫人可以拿我当肉…肉、垫来着!摔、摔不坏!”


  虞玉颜震惊之下心神失守,开始在空中打转转:“兄……唔……长……”


  虞浩天并没有追击这三人,他似乎对自己的手段非常自信, 出手之后径自转身离去,不需要验收战果。


  宁青青冷静地看着这个铁塔般的身影消失,然后探出菌丝。


  细密的小菌丝像一张玉青色大网,在半空迅速铺开。


  她捞住剑、算盘以及虞玉颜, 像一张蛛网网住了几只小虫子。


  无数碧玉般的小菌丝绞缠在一起, 不断向着上方延伸, 菌丝越聚越多, 肆意生长。终于, 就像蘑菇破土而出一样,“哗啦”一声, 在头顶上方撑起了一只漂亮的玉青色大伞帽。


  它看起来极为通透润泽, 阳光穿过半透明的玉伞,在三个人的身上映下一道道流转的翡翠光泽。


  虞玉颜和浮屠子的眼睛里浮起了惊艳震撼。


  下坠之势减缓了许多, 可惜浮屠子实在是太胖重,沉沉吊在伞帽下方,继续义无反顾地坠落向那座城。


  “扔了胖子。”虞玉颜缓了过来, 冷声道, “为道君夫人牺牲,是我们做属下的本份。”


  浮屠子嗷嗷怪叫着,努力拧腰折肚,将降落伞往城外扯:“姓虞的你狼心狗肺啊!早知道你是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我就不帮你给道君送情书了!”


  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浮屠子果断在夫人面前出卖了虞玉颜。


  “扔了他!”虞玉颜凤目含煞,“再拖延就来不及了!四面城门都关着, 只要落到城外就安全了,魔尸出不来!”


  宁青青无语地看着这两个智力明显不够用的人类。


  “没听到铁塔蚯蚓说什么吗?”她恹恹地垂下眼角,“他要用我们把谢无妄骗过来,所以,这座城外面肯定有陷阱,掉到外面会死得更惨的!”


  虞玉颜抿住发白的双唇,恨声道:“丹田破碎,灵力被封锁,哪怕不受任何干扰,至少也需要七个时辰来调息修复才能稍微恢复一些实力,在此之前就是废人!这七个时辰怎么办?下面都是魔尸,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哼!”浮屠子阴阳怪气,“那还不是拜你的好哥哥所赐。”


  虞玉颜怒:“那是贼人假冒!”


  “哦……”浮屠子拉长了腔,“连自己亲哥都认不出来,你真是蠢得无药可医。”


  虞玉颜:“……”


  宁青青忧郁地耷拉下眼角和嘴角――带着这么两个咣啷响的人形拖油瓶,真是愁死菇了。


  说话间,四方城池近在眼前。


  隔着百余丈便能闻到冲天的血腥气息,定睛去望,只见墙壁、地面上到处都有斑斑血迹,血色发黑,而那些游荡在城中的“人”,个个姿势怪异,缺胳膊少腿,身上满是血渍脏污。


  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一种死气的灰黑。


  “要是没有魔尸王的话,还能稍微撑一阵子。”虞玉颜道。


  “呵呵,”浮屠子毫不留情,“就你现在这个姿势砸下去,能砸扁三只。”


  虞玉颜完全不想再和他说话。


  她知道这胖子在放屁。魔尸王实力大约相当于八、九重天的炼虚修士,因为不怕痛不怕死并且全身都是魔毒,所以即便是合道修士,在对付它们的时候也是十分头痛。


  要是她这么一摔能砸到三只,那以胖子的身材起码可以砸到九只,小小一块地皮便有十二只魔尸王,修士还活不活了?


  虞玉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居然被这死胖子带偏了思路。


  宁青青无视斗嘴的两个幼稚人类,她小心地操纵着伞帽调整方向。


  灵活的菌丝们分分合合,借着风力,她成功让这一团奇怪的东西向着魔尸较少的西南角飘落过去。


  眼见就快要抵达地面,宁青青忽然发现虞玉颜的动作有些奇怪,似乎正在从乾坤袋里往外掏东西――所有灵宝都需要注入灵力才能使用,此刻虞玉颜灵力被锁,她要拿什么?


  不对劲。


  经历了虞浩天偷袭事件之后,身为一只聪明又谨慎的蘑菇,宁青青立刻提起了十二万分警惕。


  她装作没注意到虞玉颜的小动作,一边调整方向,一边悄悄用一蓬菌丝从她身后包抄过去,准备阻止她行凶。


  “……咦?”


  只见虞玉颜摸出了一面银镜,左右照了照,然后摸出一张红彤彤油亮亮的厚纸片,放在双唇之间抿了又抿。


  发白的嘴唇迅速恢复了艳丽色泽。


  宁青青:“……”人类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


  “要着地啦!”她提醒道。


  虽然灵力被封锁,但这二人身手还在。虞玉颜收起梳妆匣,摊开双臂,身体微蹲,准备迎接落地的冲击。


  她别别扭扭地对宁青青说了一句:“喂,要不然我背着你啊,这胖子靠不住。”


  “切,用你假好心?”浮屠子双臂一环,护住宁青青,然后把短腿缩上来,整个人蜷成了一只圆滚滚的球。


  宁青青收掉了菌丝。


  她的菌丝非常脆弱,如果用它们来承受冲击的话,肯定会断掉许多。


  “轰!”


  “咚~咚~咚~”


  虞玉颜和浮屠子同时落地了。听着声音就知道,这两边画风差距甚大。


  宁青青觉得自己摔在了一只大水球上,有点……好玩,落地之后还连弹了好几下,才缓缓稳在原地。


  浮屠子摊开四肢,放出宁青青。


  灰尘弥漫,一丈之外人畜不分。脚下的青石板砖碎得乱七八糟,虞玉颜左腿微瘸,从自己砸出的坑里爬上来。


  合道修士的肉-身是强悍的。


  “快走,动静太大,整座城的魔尸很快就会被吸引过来。”虞玉颜脸色有些臭,“你我用不了灵力,总不能指望她吧?”


  “嘿,这话可有意思了!”浮屠子把腰身叉出一圈波浪,“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方才谁救的你?谁救的你?”


  虞玉颜立马就急了:“死胖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没说她是弱鸡,你冲我发什么脾气?”


  “嚯,这不是说了么!你就是这么想的,白眼狼!”


  “你!”


  宁青青耷拉下肩膀,生无可恋地往坑外走。


  这里本有零星几只游荡的魔尸,此刻已经被砸成了几滩散开的墨花,就像被拍碎在墙上的蚊虫。


  巨大的动静吸引了四面八方的魔尸,隔着浓雾一样的灰尘,已能看到无数魔尸像赤黑脏污的潮水,从各条街道和巷子里涌过来,它们密密挨挨,望上一眼便叫人头皮发麻。


  漫卷的扬尘倒是暂时阻隔了近处的魔尸,它们睁着一双双没有眼白只有一片死寂深黑的眼睛,正在周围嗅来嗅去。


  浮屠子与虞玉颜一左一右站定在宁青青身边,一人执着剑,一人抱着大算盘。


  “只要被咬到一口,就不成了。”浮屠子悄声说,“我掐指一算,这灰尘再有十来息就要散,要完要完!”


  “少废话,缩后边儿去!”虞玉颜冷笑,“区区几只魔尸,把你吓的!”


  她扬起剑,跃出尘漫区域,一剑一个将近处四只魔尸劈翻在地。


  身形利落,英姿飒爽。


  她成功吸引到了潮水般涌来的魔尸们的注意,只闻嘶哑怪吼声伴着轰隆隆的奔跑声直袭而来,藏身在扬尘里的浮屠子不禁吊高了眉毛,怒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宁青青一听便乐了,因为她也这么嘀咕过谢无妄。


  谢无妄这么笨的蘑菇真是拉低了高等生物的平均智力水平啊!


  虞玉颜倒跳了回来。


  她穿着刑殿专属的暗红服饰,剑上沾了黑血,艳丽的眉眼凝着杀气寒霜,看起来冷酷极了。


  她利落地把头一偏:“走!”


  身影毫不停顿,像一阵香浓的风,从宁青青和浮屠子身旁刮过。


  虞玉颜边走边道:“西南方向有个谷仓,魔尸被我引-诱,此刻都在往北扑,趁着灰尘没散,我们速速杀进谷仓去。我先行,浮屠子断后!”


  “哇喔。”宁青青双眼一亮。


  这一瞬间的虞玉颜,身上好像会发光。


  聪明又飒爽,还香!


  三个人迅速穿过扬尘区域,从西南方向悄悄潜逃出来,只见潮水般的魔尸果然尸叠着尸,直往尘区北边扑去。


  不过前方的道路也不太平。


  距离谷仓还有百来丈距离,这一路上大大小小魔尸有近百只。


  三个人一现身,魔尸们立刻冲了过来。


  这些东西嗜杀嗜血,没有意识。


  腥风扑面,灰黑丑陋的肢体狰狞可怖,一串串黑污的腐血黏稠地拖在身后,此情此景当真是炼狱来到了人间。


  “杀!”虞玉颜举剑迎上。


  身后的扬尘要不了几息时间就会消散,回头一望,只见尘中魔影幢幢,仿佛席天卷地的海啸已至身后,就要兜头砸下。


  浮屠子挥舞着巨大的算盘,把侧后方袭来的魔尸一只接一只砸倒在地。


  冲出二十余丈后,三个人便像是陷在了泥沼之中,前行速度越来越慢。


  虞玉颜和浮屠子都被虞浩天击伤,无法动用灵力再加上体力剧烈消耗,喘气声渐渐便重得如同水牛。


  好几次,虞玉颜险些被飞扑过来的魔尸咬到腿脚。


  身后,扬尘渐落。


  那一群铺天盖地的魔尸只要涌上来,这三个人便只剩死路一条。


  “嘿!”满头大汗的浮屠子忍不住张口奚落,“假扮虞浩天这人,倒也不必扮得这么惟妙惟肖哇,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都要学了去么!就这情形,我们仨怎么可能撑得到道君救援?”


  反正要死了,刺虞氏一句是一句。


  虞玉颜百忙之中回头剜他一眼:“他是想要用我们来拖累宁青青,谁又能想得到元婴大圆满的修士能有这么……”


  一个“废”字憋回了喉咙口。


  因为虞玉颜看到,宁青青正弯着眼睛和唇角,用一种非常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倘若换个人、换个场景,虞玉颜定会觉得眼前这人发自内心地喜欢自己,诚意足得让人不好意思拒绝。


  “你真漂亮,真厉害!我很喜欢你啊!”宁青青由衷地赞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波光晃动,像是落进了明亮的星辰。


  虞玉颜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急急转开了头,砍魔尸的动作更加利落了几分。


  怎……怎么回事啊这个女人!受不了,完全受不了!


  虞玉颜的耳朵根悄悄泛起了一点红色。


  不,不对,被她虚情假意地夸两句,自己脸红个屁啊!也不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敌人的意图其实很明显,就是想要把他们三人拖在这里,以他们作饵,设计谢无妄。


  “但愿道君不要来。”虞玉颜的声音黯淡下去,“倘若拖累道君,那当真是万死难赎。”


  浮屠子眸色也暗了暗。


  事情一桩接一桩,显然都是冲着道君而来。


  就算西域那五家联手也不该有这么大能耐,这一次的幕后黑手,着实是隐藏得极深、手段极高明啊。


  他有些走不动了。


  “虞玉颜,”浮屠子呼哧喘着粗气,“老子这一身膘,够它们啃上半天的,你给我好好护着夫人走,否则我每天每夜都来找你玩!”


  虞玉颜笑了:“胖子啊胖子,这当口卖什么好,虚伪不虚伪啊你?分明是在劫难逃,你倒说得跟舍生取义似的。”


  嘴上揭着老底,手中的剑倒是毫不含糊,一剑斩掉了咬住浮屠子后衣摆的那只魔尸。


  末路豪情冲淡了心头的憋屈,两个虎落平阳的合道大能继续抱起本命仙器,冲着涌上来的魔尸一通打砸。


  身后尘雾散尽,不计其数的魔尸如潮水一般奔涌而来!


  刺耳的嘶嚎声中,虞玉颜与浮屠子的喘声重得就像在拉风箱一般,唇角有鲜血沁了出来,更激得身边的魔尸狂暴不已。


  情势愈加危急!


  宁青青一直沉默地观察着周遭的一切。地形、魔尸、浮屠子和虞玉颜。


  眼看着身后追来的魔尸大潮即将与前方的尸流合二为一,她依旧不为所动。


  “完了。”虞玉颜抵住剑,奋力推开了一只咬过来的魔尸。


  更多的魔尸围上来,她已来不及将其斩杀,只能凭借蛮力暂时推开。


  包围圈越来越小……


  越来越小……


  就像人被巨蟒紧紧绞住,每呼一口气,胸腔腾出的那一点空间立刻就会被它挤压占据,直到最后,再吸不进任何空气。


  眼前的形势与之没有任何分别。


  虞玉颜与浮屠子横着灵宝,堪堪抵住魔尸的扑咬。


  魔尸就要彻底合围,礁石上的小小蝼蚁,即将被汹涌的海潮吞没。


  二人面露绝望,连踢带踹,拖得一息是一息。


  渐渐便顾头不顾尾,一只身材矮小的魔尸歪头咬向虞玉颜的手腕,另一只断腿的魔尸飞扑向浮屠子侧臀。


  二人虽然有所察觉,但此刻已经顾不上了。


  眼见便要丧生尸口。


  宁青青神色一定,终于有了动作。


  菌丝悄悄探出,蚯蚓波动注入魔躯!


  只见这两只即将功成的魔尸妖妖娆娆拧了个身,连嘴巴都歪成了波浪。


  菌丝蜿蜒游走,正前方的魔尸毫无抵抗之力,一只接一只倒在地上,像蚯蚓一样拱来拱去。


  压力骤减!


  气喘吁吁的浮屠子红着眼眶及时拍上了马屁:“夫人威武!”


  虞玉颜将脖子梗到一旁,嘴硬道:“早干嘛去了!”


  宁青青倒是坦诚直言:“我得防着你们两个,万一还藏着虞浩天那样的坏人呢?等到你们真不行了我再出手,这样会比较稳妥一些。”


  虞玉颜转回头来,深深看了她一眼。


  天真单纯却又不蠢的家伙,还真是有些……不那么讨厌啊。


  ――仅是不讨厌而已。


  歪倒的魔尸绊住了后头涌上来的同伴,就像海潮撞上堤坝,倒卷回一层细碎的浪花。


  三个人得到了短暂的喘-息空间。


  趁着这片刻间歇,虞玉颜以剑开道,成功闯到了谷仓门前。


  街道上的房屋都装有大扇大扇的木窗,起不到防御作用,只有谷仓不同,眼前这扇门便是唯一的出入口。


  抬手狠狠一推,没能推得开。


  “里面反锁了。”虞玉颜沉声道。


  十余丈外,铺天盖地的魔尸越堆越高,扑撞到前方的先锋军摇摇晃晃爬起来,冲向这三个鲜美的猎物。


  摔在一起的魔尸也陆续翻身起来,再有七八息功夫便会涌到近前。


  “撞!”她侧身让开。


  浮屠子后退几步,挥着两条短胖的胳膊,挥起巨大的算盘,轰隆隆冲向门栓。


  宁青青其实不太喜欢谷仓,任何一粒孢子,都不会选择狭窄逼仄的地方扎根。


  她继续打量着周遭。


  “砰!”厚实的谷仓木门被撞开。


  里头居然藏满了人。


  借着照进去的天光,宁青青三人看清了一双又一双纯黑的眼睛。


  谷仓之中,全是魔尸!


  “吼――”


  魔祸发生之时,许多人的想法和虞玉颜一致,躲进了谷仓。谁知混进了一个感染魔毒的人,在一片深沉的黑暗之中,藏身谷仓的人全军覆没。


  想也知道那是何等腥风血雨、凄惨绝望。


  魔尸嚎叫着从窄门挤出来,浮屠子扯着嗓,吼得撕心裂肺:“跑啊――”


  三个人奔向西南,谷仓中的魔尸与街道上的大潮汇聚,跟在身后飞扑追袭。


  宁青青抬手指向城池西南角的t望木台:“去那里!”


  虞玉颜下意识蹙眉:“城楼至木台的铁板桥可以并行七八只魔尸,拦不住的!一旦被冲破,便再无路可退!”


  从木台摔下,那便当真是掉进尸山尸海去了!


  宁青青道:“你们两个不是需要七个时辰休息吗?我来守。”


  “这样的话,岂不是……”虞玉颜美艳的狐狸眼中浮起了浓浓的迟疑。


  岂不是,把命交到这个自己向来看不起的娇弱女子手里了?


  宁青青弯起眼睛:“没得选择啦!你们只能信我。”


  虞玉颜把脸转到一边。


  浮屠子倒是立刻拍起了马屁:“在属下心里,夫人和道君都是一样可靠的存在!”


  虞玉颜:“……”这胖子身上最肥厚之处,恐怕就是脸皮了吧?


  二人一菇匆匆杀上了城墙。


  城墙上的魔尸都穿着铠甲,他们原是守城的将士,惨被魔毒感染。


  铁架桥有三丈长。


  浮屠子踏上铁皮桥,蹬蹬一跑,桥体颤得人心惶惶。


  “你给我轻点!”虞玉颜回眸怒斥。


  她的身体都被弹起来一尺高。


  浮屠子难得心虚了一回,把双手蜷在胳肢窝下,踮着脚,蹭蹭跑向t望木台,扶着半人高的铁皮围栏一跳,跳了进去。


  “夫人?!”二人趴在围栏上,探出上半身。


  宁青青并没有过桥,她守在桥头,背着身挥了挥手:“七个时辰,计时开始!”


  浮屠子双眉挑到了太阳穴-外:“不是,来这边,我们仨一起守啊?”


  虞玉颜抿了抿唇,咽下满口血腥,沉着道:“别废话了,速速恢复!”


  至少……在道君落入这个陷阱之时,这里的三个人千万不要成为累赘啊。


  她定定望了宁青青一眼。


  “我记住你了。”


  一句示好的话,叫她说得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二人盘膝坐下。


  透过细细的窄缝,隐约能看到那道纤细柔弱的身影端立桥头,像一根……柔韧不屈的嫩竹。


  虞玉颜唇瓣微动,重重阖上了眼。


  宁青青是有一点紧张的。


  西南角动静太大,这会儿整座城中的魔尸都向着这边涌来。


  她可不想被这种又脏又腥的东西咬上几口。


  很快,跑得最快的魔尸便到了面前。


  有胖子险些毁桥的前车之鉴,宁青青不敢把太多魔尸放到铁桥上。


  她留出三尺距离,在魔尸接近时,挨个渡入蚯蚓波动,然后抬起脚来,顺势把这些软哝哝的家伙踢到城墙下面去。


  很快就累得直喘气。


  她体力不行。这么下去,肯定坚持不到七个时辰,铁桥上就会被魔尸挤满。


  思忖片刻之后,忽然有灵光闪过。


  她想起,自己曾经无意中触到过谢无妄的菌杆。


  虽然隔着衣裳,却也能清晰感觉到它很可怕――打在身上的感觉十分强壮有力,韧性十足。


  宁青青微笑着点点头。她是一只非常擅长学习的蘑菇!


  她分出一部分菌丝,在铁桥边上凝出一只合拢了伞帽的蘑菇。


  它灵巧地弯曲着强健的菌杆,弹力十足,像拍苍蝇蚊虫那样,将变得绵软扭曲的魔尸一只只拍下城墙。


  “噼里啪啦!”


  落到十余丈高的城墙之下,魔尸一只接一只摔得稀烂,层层叠叠,吸引了一群不明所以的同伴围在周遭。


  很快,宁青青发现这些魔尸中,有许多是修士。


  他们体内仍有灵力,只不过那些灵力变得破碎混乱,狂暴不堪。菌丝在灌注蚯蚓波动的同时,顺势就吸走了这些失去主人的灵力,尽数化为菌丝的养分。


  宁青青:“……”


  怎么回事?原以为是一场艰难卓绝的战役,没想到非但不用花费什么力气,反倒收获颇丰。


  她的菌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强壮。


  搞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觉就像占了虞玉颜和浮屠子好大便宜似的。


  夜色渐渐降临,一轮巨大而明亮的圆月悬在侧边的天幕上,银白的光晕挥洒在这座城池中,粉饰了那些难看的血污,魔尸不再面目可憎,摇摇晃晃前来送死的样子反倒显得有那么一点蠢得可爱。


  宁青青悄悄打了个呵欠。


  她忽然发现自己很傻――为什么要站着呢?


  她盘膝坐到了干干净净的铁桥上,半晌,连坐着都嫌累,干脆身体一歪,侧身躺下,懒洋洋地挑着食指,云淡风轻地对付这连绵不绝的魔尸大军。


  隔着三丈铁桥,调息至一个小阶段的虞玉颜缓缓睁开眼睛,下意识地透过铁围栏的窄小缝隙望向宁青青。


  虞玉颜心头蓦地一跳!


  那道笔直柔软的身躯已经倒在了铁桥上,俨然是耗尽了所有。


  但是!虽然她已经倒下,却还在顽强地坚持战斗,尽力为自己和浮屠子拖延时间!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两句旧诗自虞玉颜心头浮起,到得眼窝处,化作热泪滚滚而下。


  她忍不住想要起身去救宁青青,但是一想到对方的付出和牺牲是为了什么,虞玉颜立刻心酸地按捺住了自己冲动的念头。


  ‘夫人,请再稍微坚持一会儿……一定活着等我!’


  ‘我……我不讨厌你了!’


  一股激荡的力量席卷虞玉颜的胸怀,是信念,是感动,她身上的气息开始翻腾涌动,被封锁的灵力震颤不休,疯狂冲击桎梏!


  这一刻,热泪冲头的虞玉颜,忽然意识到从前的自己究竟有多么狭隘。


  谁说修为低微便是弱者?看看眼前这位,纵然已经不支倒下,却依然坚持战斗,这才是真正顶天立地的英雄啊!


  宁青青并不知道虞玉颜脑补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她懒洋洋打个呵欠,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躺平。


  就在这时,城墙上下的魔尸忽然有了异动。


  攻击之势骤然变缓,宁青青诧异地抬眸张望,只见城墙上下的魔尸纷纷顿在原地,将歪歪斜斜的头颅狠狠低垂至胸口,左右退开,让出一条通道来。


  通道尽头并未出现什么东西,但却有一股阴沉幽森的诡异气氛,逐渐笼罩城墙上下。


  起雾了。


  灰黑色的薄雾蒸腾氤氲,带着魔尸特有的腥味,但是味道极浅极淡,淡得几乎让人产生错觉,以为是夜来香那种似香似臭的味道。


  魔尸城,寂静无声。


  一具具魔尸如僵死一般,将头颅垂得更低。


  宁青青心脏‘怦’地一跳,脑海中下意识地浮起了虞玉颜与浮屠子提到过的东西――魔尸王。


  *


  谢无妄置身火海。


  上古凶兽的冲击比以往任何一次更加激烈百倍,不过封印并未被彻底破坏。


  有一个异常精致的小火环,堪堪维系住了整个碎裂得如同蛛丝网一般的封印主体。


  若无这最后一丝稻草,凶兽早已破印而出。


  谢无妄身上燃着极焰,火光之下,苍白俊美的脸上显出几分冷戾。


  广袖挥动间,狂火毫不留情地砸着破碎封印轰砸在那团雾兽身上。


  “轰――轰――轰――”


  杀意已按捺不住。


  终究还是摁下了,谢无妄冷笑着,卷回一扇一扇海啸巨墙一般的焰浪,将它们一一封印回洞窟之中!


  凄厉不甘的惨嚎声震荡着传遍了整座圣山,赤红血眸中阴森地淌下了黑色的雾泪。


  “铛――”封印,再次落锁。


  世人皆以为这头凶兽连道君也无法击杀,只能封印。


  其实不然。


  此兽乃是万妖之王,源自上古的血脉天然压制世间一切妖兽。


  只有将其牢牢控制在手上,万妖林中的妖兽才会安安分分蛰伏在那片荒芜恶劣的泥沼。


  它若死了,妖兽便再无忌惮,定会倾巢而出,令这世间生灵涂炭。


  他其实根本不会在乎什么苍生,只不过,他向来厌恶失控,他习惯用极致森严的秩序,让一切牢牢掌握在自己的绝对操纵之下。


  冷沉的眸光动了动,再一次落向那个精致小巧的火环。


  它在他的意料之外,它立了大功。


  这是……她的手笔。


  上次她为了加固封印而受伤,便是为了完成这一处火环扣吧。


  谁说她无用呢?她在控灵方面的造诣,无人能及。


  冷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那个扣环。


  火焰中仿佛浮出了她的脸,温柔美丽,一双眼睛笑得天真甜蜜。她用那双小手找到了这个恐怖封印的破绽,那双小手,在他出行之前曾软软地扣着他的手指,拉着他躺在大木台上晒太阳。


  她其实……美好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