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自己快活(“阿青想要孩子?”...)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我是你的孢子!”


  谢无妄:“……”


  这不是孢子, 是个傻狍子。


  他搂着怀中这个香喷喷、软乎乎的东西,一时无言。


  宁青青歪仰着头看他,见他那张精致的脸庞依旧冷白似玉, 漫天红雾和红芒都浸不透他的冰雪色泽,唯有双眸和眼尾处,淡淡地晕开一层薄红,好看极了。


  他身上的冷香比往日更要浓郁些。


  他的身体十分坚硬, 硬得像一块坚不可摧的大礁石, 倚在上面, 只觉可靠又安心。


  她低下鼻子, 在他胸前拱了拱, 嗅了嗅,然后仰起头来, 甜丝丝地冲着他笑:“所以你不会吃我对吗?”


  谢无妄眼角一跳, 喉结难耐地滚动,薄唇轻扯, 压抑着情绪淡声道:“不吃蘑菇。”


  ――吃你。


  宁青青不懂其中玄机,弯起眼睛笑得更甜,直来直去地告诉他:“那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以后我们要在一直在一起!”


  难怪她一直觉得他最好看, 也特别喜欢他身上的味道, 原来她是他的孢子啊,他们,是这世上最亲密的关系――蘑菇是喜欢与自己的族群生活在一起的。


  谢无妄神色微僵,眸光狠狠闪了两下:“好,在一起。”


  这一瞬间, 仿佛有一只蜜糖做成的磨盘轰中了胸口,滋味难言, 一时竟说不清是甜是闷。


  她那纤细绵软的胳膊已十分自觉地勾住了他的腰,身体毫无防备地紧贴着他,与从前一样,是全然信任的姿态。


  她就像一片柔嫩易折的花瓣。而他就像燃着毁灭之焰的陨石,轻易便能将她摧碾成灰。


  他抬起手来,轻轻碰了碰她的头发,小心得就像在触碰一粒朝露――分明心中的凶焰已按捺不住,想要噬咬她的唇瓣,褫夺她的呼吸,想要让她哭、让她脆弱求饶、让她零落成泥。但他知道不行,那样会吓跑她。


  莲雾继续渗透他的伤处,撩拨他那向来冷硬理性的神智,怀中的她一无所觉,仍在勾魂拱火。


  她踮起脚来,用自己的脸颊贴他的下巴。


  “上次误会你了。”宁青青有一说一,“我不知道你也是蘑菇,还以为你要把我吃掉,所以才说讨厌你。我现在不讨厌你了,你不要生气。”


  她见过别的小蘑菇撒娇拱进大蘑菇的怀里,大蘑菇用帽子罩住自己的小蘑菇,十分亲昵。


  自己亲身一试,感觉果然好极了。


  谢无妄微眯着猩红暗沉的双眸,尽量不去理会那一阵阵拂过喉结的甜香气息:“不生气,我怎会与你计较。”


  她忽然奇怪地蹭了下,目光渐渐往下。


  “你的菌杆……”


  好可怕的样子。


  谢无妄轻嘶一声,抓着她小小软软的肩膀,将她推离了自己的身体。


  幸好,华贵的黑袍宽大厚重,遮掩住一切不为人知。


  “先离开这里。”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镇定淡漠。


  他探过一只大手,将她的小手攥在了掌心。


  重伤与带毒的莲雾,似乎破开了他少许心防,自负的笑容打从心底漫上来,他微勾起唇角,心道:这般合心的小人儿,怕是傻子才会舍得放手罢。


  他微阖长眸,狂暴烈焰自身侧涌起,不消多时,便会强硬霸道地将这一方秘境彻底焚毁。


  秘境封闭又如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规则荡然无存。


  他此刻有一点点急切,想要带她回家,回到他和她的家。


  提到蘑菇他便全明白了。


  她在入魔之际认知错乱,把她自己当成了蘑菇。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会好好照顾她,待她恢复记忆,自然会知道他的好。


  理顺了心中的念头之后,他便将所有微小波动的情绪尽数覆平,眸色变得冰冷,神情倒是恢复了往日的漫不经心。


  烈焰呼啸,即将毁天灭地。


  她摇了摇他的手:“不要。”


  烈焰凝滞一瞬,他垂眸看她:“嗯?”


  “大莲花在哭。”她很认真地眨了眨眼睛,“我试试能不能帮它。”


  她推开他的手,奔向那朵即将合拢花瓣的巨莲。


  “阿青。”谢无妄眸中有焰,声线略哑。


  她没回头,扬起右边胳膊挥了挥。


  像一根柔软的藤蔓,离开了她攀附许久的磐石。


  谢无妄轻轻拂袖,收去了暴虐的焰。


  他跟在宁青青身后,看着她蹦蹦跳跳奔到巨莲旁边,从右手食指上探出一缕青玉般的灵力菌丝,末端触到莲瓣之后,灵力丝线上溢出数不清的细小灵力触须,迅速向着整朵巨莲蔓延攀爬。


  就像……霉菌由点及面,如白霜般覆满一只果子。


  覆着在巨莲表面和脉络之中的红色莲雾,渐渐被她的小菌丝吸收。


  手法利落干脆。


  谢无妄隐隐能看出自己的烙印――最初,是他手把手教她控灵,当时只是信手为之,没想到她用了三百年的时间,将这一门技巧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他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打理灵宝的手段连他也看不懂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追逐的是绝对力量,要的是强大的杀伤力和毁灭威能,不可能去追求精致技巧。


  他的道,是一往无前的道。


  此刻,看着被她彻底控住的巨莲,谢无妄不禁微微眯了眯眼睛。


  寻常人通常有一个误区:低估亲近的人,高估陌生的人。


  谢无妄阅人无数,自然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他只看一眼,便知道宁青青在这三百年间聚沙成塔,磨炼出了一条最适合她自己的晋阶之路,超凡脱俗,成就难以估量。


  “真会给我惊喜啊。”他低低笑叹。


  药师莲华境在摇晃,地动山摇。


  周遭的红雾丝丝缕缕掠向巨莲,像水蛭一般缠上去,阴风呼啸,那些无面的树脸发出了尖利的‘呜呜’声,层层叠叠的阴风和哀嚎直袭宁青青,想要干扰她的动作。


  谢无妄回眸瞥了一眼。


  唇角笑容温柔,却有种说不出的冷煞。


  长袖微动,冷白如玉的手轻轻一翻――


  恐怖至极的威压荡过四野,无影无形,像有厉风透体而过,又像是冲击波将一切摧毁殆尽。


  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极其静谧的一瞬之后,所有藤蔓都蔫蔫地垂搭下来,风停声歇,连山体都不再晃动。


  宁青青全力施为,将红色莲雾尽数吸收。


  她渐渐便发现了玄机。


  这些红色莲雾中,蕴藏了诡异的毒素。它可以放大心中的情绪,勾起原始的进食和繁衍冲动,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着中-毒者,将心中的情绪如实地宣泄出来。


  “哇哦!”


  宁青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为什么谢无妄一问,自己就傻乎乎地告诉他自己是蘑菇了。


  也难怪音朝凤这么容易就供认了犯罪事实。


  毒雾迅速被吸收,巨莲渐渐恢复了青碧的颜色。


  它的质地像丝又像玉,莲脉之中流光丝丝缕缕地来回输送,十分赏心悦目。


  莲瓣缓缓向四周展开,清香的莲子气息与纯澈的清心莲雾一起袅袅飘向四下。


  宁青青收回菌丝,小心翼翼地伸出指尖,戳了戳面前巨大的莲瓣。


  “哗――哗――”它冲着她轻轻摆动。


  四周幻象渐渐崩溃,只余一朵碧莲静静悬在池中。


  谢无妄靠近宁青青,正要揽过她小巧的肩膀,便听到她在一本正经地对这朵药莲说话。


  “我帮了你的大忙,你很喜欢我对不对?”


  “嘿嘿,我也喜欢你呀!你又香又漂亮!是我见过最美的莲花!”


  “嗯……不用你夸我都知道,我也是最漂亮的蘑菇!”


  谢无妄垂眸淡笑,手指蜷回,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的身影。


  她喜欢和动、植物说话,不止,她还会对着石头、灵宝絮叨,甚至向玉梨苑倾诉心事。


  思绪蓦地一滞,他下意识地再一次想起了她萧瑟的背影――她离开的时候,会不会对那座院子说什么?


  会说什么呢?


  脑海中忽然便浮起了她伤心的声音。


  ‘离开家,我一定不习惯。没了我,你会习惯吗?’


  他非常了解她,念头一起,他便清晰地感觉到,这是她会说的话,而且有极大的可能,这便是她当时说过的话。


  心脏像是被针尖刺了一下,他微蹙长眉,抬手覆向她的肩,准备打断她和药莲说话,也阻止自己继续深想。


  指尖刚触到她的衣裳,便听到她一本正经地对药莲说:“既然我们相互喜欢,那便来试试繁殖吧!”


  谢无妄:“???”


  只见这朵极不长眼的青碧巨莲愉快地摇晃着莲瓣,哪怕不懂植物语的谢无妄,也能看出它的意思――


  乐意之至。


  看着宁青青张开双臂扑向莲瓣,谢无妄身体快过了脑子,一把拎住她的后脖领,将她揪了回来。


  宁青青:“???”


  “你要做什么?”他的声音隐有一丝不稳。


  下意识地把人拎回来之后,他忽然意识到,就算真让她扑上去,她也做不了什么。


  宁青青不解地看着他:“繁……”


  硬硬的手指摁住了她的唇。


  虽然知道她做不了什么,但意识到她想做什么,他仍是有些气息不稳。


  气笑了。


  “不可以。”他咬牙切齿。


  她的黑眸中清晰地浮起了两个问号。


  谢无妄闭了闭眼睛。


  他知道她此刻认知错乱,无法正常地向她解释,于是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道:“你已经有道侣了,不可以朝三暮四。”


  “哦……”宁青青茫然地点点头。


  她偏着头,认真思索。


  谢无妄长眸垂下:“阿青想要孩子?”


  “嗯!”她不假思索地弯起了眼睛。


  同为蘑菇,他自然明白喷孢子的快乐。


  谢无妄的眸色彻底掩进了阴影之中。


  从前,她随口向他抱怨过,她说他总是在外面忙正事,她自己在家中十分无聊,若是有个孩子陪伴便好了。


  他只笑着抚她的头发,不置可否。


  他是不会要孩子的。他不会让自己留下这样的破绽和软肋。


  况且,修真之人性命悠长,等到小儿羽翼丰满、进无可进之时,自然会将目光投向他身-下的至尊之位。人性,总是如此。


  外敌尚且杀之不尽,又何必自找麻烦?


  她看不懂他的心思,以为他默认了提议,娇俏的面庞又羞又喜,那一日,她比往常主动百倍,像一条入骨吸髓的藤蔓一般,缠得他眸色深过一遭又一遭。


  他很愉悦,又深知永远不可能满足她的要求,出于补偿,他将自己的涅骨融在蘑菇中,送给了她。


  在那之后,他行事更加小心。


  那些灼热的情愫在离体之际,必会被他用极焰焚毁,绝不留下后患。


  她并不知道。


  修真之人本就子嗣不易,她从未怀疑过。


  此刻,看着她单纯清澈、充满了向往的眼睛,他不禁恍惚了片刻。


  他又一次想起了那一日他带人回来,她眼睛里陡然熄灭的光。


  那束回光返照一般的光芒,短暂地灼入他的眼眸,如昙花一现,在那之后,再也没有重新点燃过。


  倘若此刻拒绝她……


  一向强硬不可撼动的理念,略微动摇分毫。


  他迟疑一瞬,低低地道:“……再说吧。”


  于他而言,这已是可怕的让步。


  她却有些不高兴,委屈得眼角都垂了下去,扁着嘴道:“你自己快活过了,就不管我!我不管,我就要试试大莲花!”


  她没有繁殖过,那便是幼崽。身为幼崽就要有幼崽的样子,就要任性,就要为所欲为!


  谢无妄:“……”


  他实在忍无可忍,揽着她掠入莲中,采下三枚泛着青光的莲子,离开了药师莲华境。


  *


  踏上实地时,谢无妄唇角那一丝狞笑几乎压抑不住。


  池子恢复了碧绿的颜色,淡淡的清气从池水中氤氲出来,缓缓飘向四周。


  密室之外传来了吵嚷的声音,乱哄哄的,有哭有叫。


  此刻不乱才怪了。


  道君连破药王谷十八重结界,直闯药师莲华境,将谷主和魔化的少谷主扔了出来,想也知道外头该如何天翻地覆。


  宁青青此刻很不高兴,因为谢无妄不许她尝试大莲花的信息素。


  闷闷走出密室,便看到连雪娇将狼狈不堪的音朝凤护在了身后,左右围满了药王谷的弟子,个个皆用不赞同的眼神盯着茕茕孑立的音之溯。


  音之溯身旁一个人都没有,他眼尾通红,又急又气,面对嘤嘤嗡嗡的众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用微微颤抖的手指指着音朝凤。


  音朝凤已不复秘境中魔化的模样,他的身躯孱弱无依,清秀的面庞略显稚嫩,神色坚毅,眸底却隐隐有泪光晃动。轮椅毁在了药师莲华境中,他的双腿垂在地上,像两条断掉的藤蔓,更显可怜。


  “母亲,别怪父亲。”音朝凤的声音温润斯文,带着化不去的苦涩,“父亲只是把道君夫人错认成了旁人,受莲雾的影响,有些神智不清罢了,待他冷静下来便会清醒了。父亲怎么会杀我呢?”


  连雪娇急怒交加,高亢的哭腔破了音:“凤儿别怕!娘就算拼上这条命,也绝不会让他伤你一根头发!音之溯!要杀要剐你冲着我来!不就是玉瑶走了,你迁怒于我么,你杀了我便是,为什么连自己的亲生孩儿都不放过!”


  众人议论纷纷,都偏向连雪娇母子,将音之溯死死拦下。


  药师莲华境中发生的事情外头并不知晓。音之溯性子痴狂不问世事,这些年来谷中事务都是连雪娇在打理,少谷主音朝凤从旁协助,尽职尽责,早已得到众人认可。


  再加上争执之间爆出了那桩陈年旧秘,众人都知道了,音之溯惦记着旧情人,让夫人连雪娇受了许多委屈,她隐忍多年,却始终换不回丈夫的心。


  而今日,只因在秘境中看到一个长相与旧情人相似的女子,音之溯便癫狂地想要手刃亲儿,与那女子双宿双栖。


  正义感爆棚的药王谷长老弟子们,都自发地站在了连雪娇母子身边,愤怒而鄙夷地拦住音之溯。


  人品低劣之辈,医术再高明,那又如何?


  音之溯百口莫辩,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憋得双耳通红,手脚颤抖。


  “咦,你这个坏人还敢狡辩!”宁青青看着这一幕,着实是惊奇不已,“难道你以为我已经死掉了吗?”


  音朝凤俊秀的脸上丝毫慌乱也没有,只浮起了浅浅的苦笑:“道君夫人有所不知,因为药莲狂暴,是以秘境之中幻境重重,所见的一切,皆作不得数。难道你不曾听见么,我父亲叫你玉瑶――你是玉瑶么?”


  “我当然不是玉瑶。”宁青青摇摇头,“可是你已经招认了自己的罪行,还变成了一个怪物。”


  “那是幻象。”音朝凤丝毫不怵,“道君夫人既然出来了,应当看到了秘境中幻象破灭,那都是假的。请不要被我父亲误导,他生性痴狂,只是一时偏执了。”


  宁青青睁大了眼睛:“你好生狡猾!”


  音朝凤只一味苦笑:“事实如此罢了。”


  音之溯怒极:“我今日定杀了你这个逆子!逆子!”


  他想要扑杀上前,却被无数谷中弟子搂腰的搂腰,摁胳膊的摁胳膊,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连雪娇放声嚎哭:“我的命好苦哇……”


  场面着实是一团乱麻。


  宁青青偏头看了看谢无妄,见他唇畔浮着浅淡的笑,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


  此刻没有什么证据,他若说话,便有袒护宁青青,以势压人的嫌疑。


  宁青青一件一件掏出乾坤袋中的证据:“且不说旁的,你欺骗女子感情这一样,总没得抵赖!”


  音朝凤苦笑:“煌云宗的黄小云,性情孤僻执拗,对我一见钟情。我见她动不动寻死觅活,心中也是害怕,为了稳住她情绪,便好言相劝,送了她一件不值钱的小饰物。后来她求而不得,醉酒之后与下人私通,怀上了身孕想要赖我,我恼怒不过,斥了她几句,谁知她竟想不开……道君夫人若一定认为是我的错,我也无话可说。”


  “至于武霞绮。”音朝凤眨了下眼睛,“我并未许过她什么,不是么?”


  宁青青被他的无耻惊呆了。


  音朝凤又抛一记杀手锏:“在秘境之中,父亲将你错认成了旧情人玉瑶,你已为人妇,却不否认,也不拒绝他的深情……这又是什么道理?”


  宁青青错愕:“我们忙着揭穿你、对付你!”


  音朝凤随和地笑了笑:“所以我说,你们被幻象所迷啊!”


  众人交头接耳,连连称是。


  一名白须白发的老者第一个站了出来:“道君、道君夫人,老朽万死,说句公道话。既然道君夫人与我们谷主不可能有什么私情,那么,所谓少谷主入魔一事,同样亦只是境中幻象,当不得真!”


  “是啊是啊。”


  众人齐齐道是。


  嘤嘤嗡嗡的声音,像极了秘境中的魔物私语。


  宁青青气愤地叉住自己的小腰:“你敢对着死者黄小云的遗物发誓吗!发誓你没害过她的爹娘兄长!”


  音朝凤笑得斯文:“有何不敢?”


  宁青青捏着断簪上前。


  将断簪递到音朝凤那只苍白削瘦的手里时,菌丝探出,向他指尖刺入两分醉花蜂、八分毒莲雾。


  “你不是说,你想要药莲吗?”宁青青若无其事地随口问道。


  音朝凤的思绪尽数放在了煌云宗的事情上,听她这么问,不禁茫然了片刻。


  莲香直袭脑海。


  他下意识便开口道:“是!”


  旋即反应了过来:“药莲本就是我们药王谷的东西!”


  他的神色出现了明显的挣扎。


  宁青青撇了撇嘴:“我与音之溯才不会让你得逞!你看看,周围是不是已经没有红雾啦?我们成功净化了莲花哦!”


  “什么?”音朝凤茫然地抬眸望了一下头顶上方,见到清雾氤氲,不禁狠狠一怔。


  “你以为区区银针就能伤得到你父亲吗?”宁青青嚣张地冲着他的耳朵大喊。


  音朝凤下意识便回道:“如何不能?那是魔域特制的……”


  他急急住口,却已太迟。


  音之溯默不作声脱下了衣裳,露出数枚深陷骨肉之中的魔针。


  宁青青得意地弯起了眼睛,抱起拳,学着人类的模样,对周遭众人摆出骄傲且谦虚的神态:“大伙看到啦,真相大白,真相大白!”


  “不――不可能!你这个坏女人,你害我儿!你害我儿!”连雪娇声嘶力竭,赤红着眼睛扑上来。


  无需隐卫动手,药王谷便有执法长老挡下了连雪娇。


  “夫人勿要冲动,此事疑点重重,还需细细查来!”


  宁青青的余光扫到了谢无妄,见他目光灼灼,紧盯着她。


  她偷偷撇了撇嘴。


  他棒打鸳鸯拆散她和大莲花的事,她还牢牢记着仇呢!


  音朝凤那边犹是一片混乱,便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清越剑鸣。


  只见一道道清光急速掠来,数位仙气飘飘的白袍剑仙顷刻便到了眼前。


  为首之人,正是昆仑掌门寄怀舟。


  “道君!”寄怀舟一声暴喝,正气凛然,“道君残杀楼兰楼、西波道、剑鹜宗、方氏、白氏合道修士共计二十一人,低阶门人不可计数,又闯药王谷重地,毁去药王谷根基秘境,是否该给天下一个交待!”


  场间登时一片寂静。


  药王谷众人不自觉地倒退数步,生怕被卷进这滔天的灾祸之中。


  谢无妄凉凉轻笑:“来得倒是快。”


  意料之中。与白淮准残念、遗墓一战,他必是伤筋动骨,如此良机倘若错失,那倒要低看寄怀舟身后的势力一眼。


  寄怀舟仙剑在手,战意澎湃。


  一触即发!


  宁青青愣怔片刻,被那股兜头袭来的剑香熏了一熏,忽然醍醐灌顶!


  她!明白了!谢无妄的苦心!


  难怪他阻止她去找那朵大莲花,因为她已经有了寄怀舟呀。


  宁青青热泪盈眶,拎起裙摆便奔了过去。


  “道侣,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