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蘑菇掉马(繁殖?)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连雪娇看着碧绿小池中的涟漪消失, 轻轻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两名隐卫身影浮出,对视一眼, 双双跃向池中。


  只见波纹一阵摇晃,二人像是踏在坚韧又柔软的胶体之上,并没有落入池水中,而是被脚下的“水体”轻轻弹了起来, 落在池边。


  池水仍旧碧绿通透, 泛着清波。


  二人面面相觑, 其中一名隐卫蹲下-身, 用手去探。


  手掌落在水面, 轻轻一压,“水”便弹力十足地往下凹陷, 水面始终不破, 手掌分毫未湿。


  一池碧水,变成了软冻胶质。


  “药师莲华境有人数限制, 进不去了。”隐卫神色微凛,“上报道君与右前使。”


  这二人,便是隐卫中实力最强的京与罗。唯有他们两个, 能够紧随连雪娇穿过一重重结界, 不被任何人察觉――这般出神入化的潜踪能力乃是经年累月苦练而成,为了身法和遁技舍弃了很大一部分修为,算是偏门而非正道。


  罗取出传音镜,急急送出消息。


  接到消息,守在谷外的浮屠子把一对绿豆眼瞪成了斗鸡眼, 捏着胖手,目光沉沉地发了会儿愣, 然后缓声下令:“不得轻举妄动,万不可惊动连雪娇。”


  药师莲华境并非危机、战斗型的秘境,宁青青在秘境中要面对的只有音氏父子。


  天下丹药有九成出自药王谷,天圣宫自然时刻留意着谷主音之溯。就经年情报来看,此人痴于医道,至情至性,是个明辨是非之人,绝不会包庇音朝凤作恶。


  连雪娇却是一个溺爱孩子的慈母,她这一生只围着丈夫与儿子转,与音之溯仅有过几次龃龉,都是因为音朝凤幼时犯了小错,她纵容包庇,拦着不让音之溯惩罚儿子而发生口角。


  所以,查音朝凤、拿音朝凤,最大的阻力当是连雪娇,若是惊动了她,恐怕她会做出极不理智的事情来。万一她为了保音朝凤,来个破釜沉舟,封了秘境不让那三人出来,事情才叫麻烦。


  唯今之计,只能静心等待。


  “夫人聪明机灵,身怀蚯蚓神功,对付区区一个音朝凤肯定不在话下!”浮屠子原地蹦起来,落地时,顺势扭了两下,把肚子甩成大波浪。


  心宽体胖。


  *


  药王谷中。


  “夫人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些?”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担忧地望着连雪娇,“谷主向来便是那个性子,就算是从前与那个西阴神女在一起,不也是终日神不守舍,只惦记着他的药道吗?夫人何必耿耿于怀?今日将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送入谷中圣地,谷主怕是要生气的。”


  “阿嬷,你不懂。”连雪娇的眼眶立刻泛起了红色,“音之溯他没忘,他炼药时,一定要站在曾经和玉瑶肩并肩的位置,上次我偷偷挪了挪他的药炉,结果你也知道,他险些就把自己都烧了。还有,他为什么总爱守着西南谷那一片碧苦藤,不就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玉瑶是在那个地方吗?”


  “阿嬷,他还在等她回来!”


  连雪娇痛苦地闭上双眼。


  老妪不解:“可是道君谢无妄横空出世,平定八荒魔祸,还了天下一个朗朗乾坤,人世安定太平,西阴神女便会应劫陨落――谷主他是知道的呀,玉瑶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连雪娇凄惶惨笑:“他知道她不会回来,可他还是在等。这就是爱呀。”


  老妪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没事,没事的,”连雪娇摇摇头,拿起帕子点掉了眼底的泪,“这一次便是老天在帮我。算算时间他们父子就快出来了,我只能当机立断将那个女子送进去,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个竹姓女子痴恋凤儿,受莲雾影响必会情-动难耐,与他在秘境中成就好事。音之溯性子痴狂,看着心心念念的‘玉瑶’从天而降,却与自己的孩子两情相悦,必定大受打击……也该是时候勘破情障了!”


  老妪叹了口气:“此女生得的确与西阴神女极为相像,夫人就不担心是她转生?”


  连雪娇摇头:“世间面容相似之人多了,三百年前嫁入天圣宫的那一位不也是生得像她吗?听闻淮阴山的章天宝还寻到一位更像的呢。我知道她们都不是,因为西阴神女,唯有大乱才会出世的,如今天下太平,哪来的乱?”


  老妪点了点头,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睛里浮起淡淡的忧愁。


  “老啦,容易敏感。心中总是不安哪!老身也不指望别的了,就想亲眼看看少谷主娶妻生子。”


  连雪娇温柔地抚上老妪的肩:“阿嬷又说傻话了,还要劳累阿嬷帮我带重孙呢。凤儿也该是时候收心成家了,我会为这个女子作主,将她娶进门来,做我们药王谷的少谷主夫人。”


  她望向药师莲华境的方向。


  让一个长得像玉瑶的女子做儿媳,便是一剂最苦也最有效的药,专医……音之溯的情疾!


  *


  被寄予了无数期望的宁青青,正在小心打量四周。


  连雪娇说得没有错,秘境中的景象正是药王谷。


  只不过……


  空气中氤氲的莲香清雾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大红色,放眼望去,整个谷地就像是笼罩在毒雾瘴气之中。


  从树木和木楼上面垂下来的那些藤蔓也不复碧玉色泽,一缕缕都染上了红芒,点缀在藤蔓间的小花朵与大果实,看起来都像是一张张没有五官的脸,大小不一,随风轻轻摇晃时,仿佛还会窃窃私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宁青青小心地嗅了嗅泛红的空气。


  还是莲香,不过其中夹了一缕说不清的靡靡气息。


  信息素?


  她陡然来了精神。


  这里不是关着一朵大药莲吗?莲和蘑菇,似乎、好像,也还不赖?


  她弯起眼睛,勇敢地向前方走去。


  到了木质门楼下方,只见左侧有一根长长的藤蔓,像是荡秋千那般,很突兀地朝着她荡了过来,险些打在她的脸上。


  宁青青灵巧地一弯身体向后避开,抬手一捞,正好抓住结在藤蔓正中的一枚圆溜溜的果实。


  止住它的势头之后,她便想随手扔开它。


  忽然感觉掌心有些痒痒。


  宁青青把视线从远处收回来,稍微分出两分心思,草草打量了一下手中的果实。


  只见这枚光溜溜的果实上面,正在缓缓隆出模糊的五官,分不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还未彻底成型,这张“脸”便露出了阴恻恻的神色,看起来又凶又邪,诡异无边。空气中的窃窃私语声更清晰了些,好似凝成一股绳。


  “嘻嘻嘻嘻……死死死死……”


  果实上的五官更加突出,扭曲而狰狞,一双无神的眼睛死死瞪着宁青青,呲开了嘴,隐隐露出尖利的牙。


  “死啊死啊死啊死啊……”


  宁青青挠头:“呃……”


  她非常明白,也非常理解,知道这个东西是想要吓唬她。


  只不过……


  换位思考一下,若是一个人走到这样一个地方,发现手中的果实上面冒出一朵蘑菇,冲着自己菇言菇语。


  哪里吓得到人嘛?


  同理,出现死人脸,自然也吓不到蘑菇。


  宁青青随手捏了捏手中这张脸。


  鬼脸:“……”能不能给一个恐怖的凶物一点足够的尊重?


  她扬起拇指,摁扁了它的鼻子,然后面无表情地把藤蔓扔了回去。


  四周寂静了一瞬。


  没走多远,遇到一株挡路的树。


  宁青青记得这株老树,往树左边的小路走,便是大片的药圃和一间间木制丹室,她就是在那里遇到连雪娇的。


  她扶着树皮,眯起眼睛,将后面的路线过了过脑。


  便在这时,手掌下的树皮上悄无声息地浮起一张扁平的脸,它不动声色,趁宁青青不备,缓缓把嘴巴越张越大,上下渐渐浮起两列尖锐锋利、参差不齐的牙。两列尖牙从树中凸了出来,上下包抄,对准了她纤细的手腕。


  木制的舌头激动得隐隐颤抖,这只手已落在了它的口中,下一瞬间,它就会合上巨口,将她的手从腕部咬断。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列尖牙猛然合拢的时候,宁青青非常顺手地抓着那根木舌头,将它从树嘴里扯了出来。


  “喀――嚓。”


  树脸咬断了自己半截舌头,整张脸都歪了。


  宁青青耷拉着眼角,不咸不淡地瞥了它一眼:“偷袭包抄,你还不行。多向菌菇学学。”


  霉菌最擅长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悄悄爬向自己的猎物,等到猎物回过神时,战场早已经完全沦陷,彻底落入霉菌之手了。


  宁青青随手将半截木舌扎进了树脸的脑门,给它嵌了一只新鲜的角角。


  再往前走,便没有不长眼的藤蔓或其他植物继续凑上来了。


  她故意左边晃晃,右边蹭蹭,只见藤蔓们OO地避离她,动作自然极了,就像是被风吹走了一样。


  宁青青:“……”这些个欺软怕硬的东西怎么有点可爱。


  搞得她都不好意思再吓它们了。


  略嫌瘦弱的娇俏女子,便这么迤迤然走进了谷地深处。


  渐渐接近药王谷的核心谷地。


  在真实的药王谷中,这里开始密布一层层药雾结界,倘若有人硬闯,便会触发惊动整个谷地的警戒。


  秘境中倒是没有结界,那些本是水帘和药雾的地方空空荡荡,显得破败凋零。


  她加快了脚步,绕过几株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


  只要再穿过最后一处山腹甬道,便能看见那间藏有碧绿小池的密室。


  她从山间踏出,眼前豁然开朗!


  “哇喔……”


  宁青青愣愣地把自己呆成了一朵傻菇。


  她喜欢一切外观好看的东西,而面前这一幕,堪称震撼。


  比上次玉梨苑结界破碎时散落的万千星辰还要更加美丽壮观!


  只见一朵巨大的莲,盛开在视野之中。


  每一片莲瓣长度都超过了十丈,要不是她此刻身处的地势较高的话,根本无法看清它的全貌。


  这朵巨莲如梦似幻,像是用琉璃或者美玉精心雕琢而成,一丝丝莲脉极其精致生动,流淌着鲜活的生机。


  巨莲上变换着光影,赤色与青色在整朵莲花上流转游走,晕开了交织的光雾,美不胜收。


  这朵巨莲,正在缓缓合拢莲瓣。


  玉质流光,美而不妖。


  “玉、玉瑶?!”一道飘忽的嗓音传来,落入耳中。


  宁青青微微一个激灵,腮边浮起了细细的麻意。


  这个声音,像极了莲。


  她循声望了过去,便见一朵青莲,稍微收拢着花苞,立在巨莲的左侧。


  恍惚片刻,她凝神细看。


  原是一个人。


  一个穿青衫的人,周身环绕着袅袅清气,视线望过去,仿佛回到了外面那个真实的药王谷,莲香清正,驱妄除魅。


  他竖着一只手掌,放在巨莲上,掌心荡开一圈圈青色光晕。


  宁青青心念一动,望向巨莲右侧。


  与青衫莲客相对的另一面,一个眉目清俊的年轻男人坐在轮椅上,将一缕缕红芒渡入巨莲之中,他的长相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病弱的模样十分讨人怜惜。


  这两个人在对抗,但是青衫莲客似乎根本不知情。


  显然,青衫莲客便是药王谷谷主音之溯,坐轮椅的正是宁青青要找的坏人――音朝凤。


  “玉瑶,你终于回来了!”音之溯眉眼之间浮起了极浅的笑意。


  在他失神的瞬间,巨莲之上红芒暴涨,连带着周遭的莲雾也染上了淡淡的腥气。


  宁青青是一朵聪明的蘑菇,她一路走来,便已将事情琢磨了个七七八八。


  连雪娇对她说的那些话,意图实在是十分明显,她希望宁青青可以当着音之溯的面与音朝凤繁殖,这样一来,音之溯就会不再惦记着西阴神女,而是专心与连雪娇繁殖。


  连雪娇没有想到音朝凤是一个坏人,而且非常坏。她也没有料到,宁青青是来对付坏人的。


  宁青青心神一定,顺着山道跑下去,来到音之溯面前。


  这个男人外观极好,除了中看不中用的谢无妄之外,眼前这个便是她见过的男子之中最好看的。他的身上有股清淡的莲香,而且他整个人看起来也像一朵雄莲,十分赏心悦目。他的气质很淡,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抓着他,把他的神智给唤回来。


  只可惜,他已经繁殖过了,不适合她。


  宁青青遗憾地眨了眨眼睛,问他:“你知道音朝凤是个坏人吗?”


  音之溯微微一怔。


  他的眼睛不是黑色,而是琥珀琉璃一般的浅棕色,转动起来的时候,好像有一汪很值钱的水盛在那里。


  “你说什么?”一开口,莲香更加浓郁。


  宁青青坚定地拒绝了他的信息素,问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音之溯似乎有些没弄明白此刻是什么情况,不过他的眼睛告诉宁青青,只要看着她,他便十分满足、死而无憾。


  他平静地回答:“药莲不知何为变得狂暴,需用灵力压制、安抚它,待它回复正常,便可以采摘莲子,然后离开。时间已不多了,若是莲瓣合拢,秘境便会永远关闭,再出不去。我与……凤儿,正在尽力而为。”


  提到“凤儿”,他这张隽雅漂亮的脸上,清清楚楚地浮起一抹痛苦之色。他终于等来了玉瑶,可是那个和他像了七八分的孩子,却是明晃晃的、他背叛她的证据。


  “狂暴,是说这些红色吗?”宁青青的蘑菇思绪向来非常直接。


  “对。”音之溯那色泽略淡的双唇微微抿紧,“玉瑶,我实没想到此生还有机会再看见你,更没想到,竟是让你看到了我这般狼狈的样子……等等,方才你说什么?凤儿他,怎么了?”


  宁青青悄悄叹了一口气。


  这一下她是彻底确定了,人类这个种族,智力水平确实都不太行。


  “他是坏人。”宁青青耷拉着眼角,“你想把这朵大莲花变成青色对吧?可是你对面的音朝凤,正在给它染上红色呢。”


  “不可能。”音之溯眉眼之间立刻显出抗拒,“玉瑶,别胡说。凤儿是个好孩子,你有怨只冲着我来,莫要迁怒他。”


  宁青青:“……”听不太懂但是更确定了音之溯是个傻子。


  她转了转眼珠,跑向场地边上,摘了一大堆带着“脸”的藤,吭哧吭哧地拖向音朝凤。


  音朝凤早已发现了宁青青的到来,他用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她。


  聪明的蘑菇可不会轻易接近一个坏人。


  宁青青站得远远的,将一张张“脸”抛到了音朝凤的膝盖上。


  以毒攻毒。


  音朝凤最初不以为然,渐渐地,面孔就开始扭曲。


  那些脸都在咬他,他只能腾出一只手来对付它们,渐渐便左支右绌。


  “说,你是不是欺骗了黄小云和武霞绮的感情?别想抵赖,我手上有证据!”宁青青十分梗直地开始审讯。


  音朝凤目光阴鸷,向药莲灌注红芒的右手开始颤抖。


  宁青青扯着藤蔓,将那些即将咬到他不可言说之处的“脸”扯远了些:“说!”


  他动了动嘴唇,声音极低地道:“是又如何,你很快便会死在这里。”


  宁青青把更多的“脸”抛到他的身上。


  “你还做过什么坏事,说!”


  音朝凤冷笑:“我弄死的女人多了去了,你是要我一个一个说给你听?玩腻了,留着就是麻烦,还可能被旁的男人染指,不如死了干净!”


  宁青青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这样的想法太可怕了!这会危害整个种族的繁衍,你明白吗!”


  音朝凤俊秀的眉眼狠狠抽搐了两下。


  他心中大约也想过事情败露时旁人会如何唾骂他,但他决计没有想到如此清奇的角度。


  幸好宁青青转了话题:“那么,煌云宗宗主一家,还有青城剑派的大师兄中了魔毒,也是你害的,对吗?”


  她非常自觉地把那些藤脸拉远了一点。


  音朝凤低低地笑起来,用气声道:“是啊。那又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啊?嗯?道、君、夫、人。”


  他的唇角浮起了浅淡的嘲讽之色。


  宁青青的修为远不及他,在他承认自己罪行来拖延时间的时候,巨莲上的红芒已用碾压之势盖过了青色光晕。


  整个秘境,处处泛着暴-虐的红光。


  “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宁青青面无表情,“不过……”


  音之溯从莲瓣后面走出来。藤蔓上的嘴咬住了音之溯的袍摆,宁青青牵着藤蔓,将音之溯拽了过来。


  音朝凤肆无忌惮的供词,全被自己的父亲听到了。


  “凤儿……”


  音之溯仍是一副略有些走神的模样,不过身手倒是利落之极,一个“凤”字还未落下,他已掠到近前,一掌劈中音朝凤的胸口,将他掀下了轮椅。


  “爹!爹!”少年眉眼间浮起一缕慌乱,“不是的!我没有!我只是故意气这个女人!”


  音之溯只用一双无神的眼睛盯住他的手掌。


  少年细瘦白皙的手掌上,仍有红芒在不断闪烁,藏也藏不住。


  “我不会教子,连雪娇也不会。”音之溯苦涩地笑了笑,“这是我和她的报应。离开秘境之后,我会好生清算此事。”


  他的周身泛开清气,渡入巨莲。


  此刻,整个秘境中已密布红雾,纵然音之溯全力施为,也就勉强令巨莲缓缓绽开。


  摔在地上的音朝凤冷冷看着自己的父亲,唇角渐渐浮起狞笑。


  “虎毒不食子啊父亲!你为了一个贱女人冷落我娘,不待见我,不肯传我绝学。今日,还偏信这么一个女人,而不信我?就因为她长得像你心心念念的玉瑶?好哇,你不仁,便休怪我不义!”


  手腕一翻,数枚泛着红芒的长针出现在掌心。


  “这药莲,我要定了!”


  一排银针激-射向音之溯的后心。


  音之溯全力维持巨莲盛开,根本无力抵抗,只见一枚枚泛着红光的长针毫不留情地刺入他的后背,令他颤抖不止。


  “不要管我!”音之溯闷哼出声,偏头冲宁青青道,“采莲子,离去!”


  “谁也别想走了,乖乖留在这里做我的养料吧。”少年双眸变得赤红,张口一吸,周遭红雾像涌入漩涡中心一般,被他大肆吸入口中。


  纤细瘦弱的身材急遽膨胀,几个呼吸之间,上半副身躯便壮硕得如同猩猿一般。


  双臂在地上重重一擂,身躯腾空而起,轰然扑向站在巨莲旁边的宁青青。


  宁青青紧紧抿住双唇,指尖探出菌丝,倾尽全力,将蚯蚓波动和醉花蜂波动交织在一起,尽数汇在了菌丝的尖端,对准了音朝凤变形的身躯一侧。


  成败,在此一举!


  幸好音朝凤扑的是她,而不是音之溯,否则她根本救援不及。


  *


  同一时间,身携暗焰的挺拔身影掠过药王谷重重结界,一层层药雾在他身后灰飞烟灭,当结界发出警示之时,这个可怕的入侵者已站在了那一方秘境小池的旁边。


  此刻,小池已不复碧绿色泽,而是翻涌着不祥的红色,如一池血水。


  隐卫京与罗从阴影中浮出,单膝跪在他身侧。


  “君上!”


  发现秘境异变之时,隐卫已将实情报给了谢无妄,倒没想到他竟来得这般快!


  跟了谢无妄多年的两个隐卫,也为他此刻身上的气息感到心惊。


  罗壮着胆子抬眼瞥了一下,发现谢无妄的脸色白得异常,身上若有似无地环绕着血火之息。


  这是……伤到根基元火了?


  只见黑袖中扬出一只冷白的手,手上环着焰。


  下一瞬,这只手干脆利落地探入池中!


  水面与焰息相触,恐怖焰浪即刻燃遍池面。


  *


  宁青青瞳仁紧缩,眼前的一切变得极其缓慢,音朝凤膨胀扭曲的身影落下来、落下来……


  她心不跳,气不喘,扬起右手食指,对准了他的软肋。


  如果运气好的话,她可以趁着音朝凤扭动醉酒的霎那,从他胳膊底下滚出去!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巨莲旁边的音之溯忽然闭了闭目,合身扑过来,用身躯挡在宁青青面前。


  他弯起双眸,脸上的痴笑着实令人动容。


  他为了她,打算牺牲自己。


  宁青青怔怔动了动唇,还未作出反应,秘境上方忽然被烈焰覆满,一只恐怖至极的火焰巨手撕破天空探了进来,一把将音之溯和音朝凤双双抓住,拖上天去。


  宁青青:“……”


  电光火石之间,她居然留意到这只覆满火焰的手非常漂亮。皮肤很白,手指很长,像玉雕的一般。


  再下一瞬,黑色身影从天而降,落在她的身前,长臂一把揽住她的腰。


  她撞在了坚硬结实的胸膛上,鼻尖撞得好一阵闷痛。


  更糟的是,她倾尽全力为怪物音朝凤准备的双重波动,一击落空,反噬回了自己的身上。


  又醉、又软。


  身躯一摇,她在谢无妄身上拱过一圈。


  巨莲在崩溃,红色莲雾游向谢无妄,他随意挥了挥袖,却仍有丝丝缕缕毒雾钻入他的袖中。


  他的脸色白得异常,眸中却是泛起了一丝猩红。


  “阿青,”他揽死了怀中的柔弱身躯,“别怕,我在。”


  她又醉又软,晕乎乎地拱了拱他的胸膛。


  谢无妄身躯微僵,犹豫着,哑声道:“我们,好好在一起。”


  宁青青脑子已经不转了,下意识便道:“不行啊,你的信息素无法繁殖。不是试过了吗?”


  谢无妄彻底僵住。


  半晌,他缓缓转动泛红的眼珠,盯住了她。瞳仁收缩微颤,声音却是温存至极,低沉诱哄:“告诉我,你是……谁?”


  又醉又晕的蘑菇口无遮拦:“蘑菇啊。最漂亮的青玉蘑菇。”


  谢无妄:“……”


  又半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过情绪和声音:“好,我知道了。”


  唇畔浮起了怪异的笑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那你知道,是我用元火把你养大的么?”他的声音更加温柔。


  “啊?”


  宁青青绵软软、晕乎乎地抬头看他。那张漂亮至极的脸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好闻的气息罩下来,和红色莲雾混在一起,让她更是有些找不着北。


  “所以,我是你的……”她唇瓣微动,喃喃出声。


  谢无妄不动声色,眸底隐隐浮起一抹兴味和期待。


  宁青青忽地笑开:“我是你的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