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她不在意(短小的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那一瞬间, 谢无妄眼前浮起的是宁青青的样子。


  隐卫将她唾骂音朝凤的话语一一报来时,谢无妄的心海平静无波,唇角始终挂着淡笑, 一个接一个,将眼前这些决意与他作对的修士灭杀殆尽,一丝一毫也未受影响。


  直到听到“她不在意”。


  他想起那一天,把她从青城山接回来, 他告诉她, 他并没有碰过那个住在东厢的女子, 她却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说, 她不在意了。


  进而想起,她离开那天分明风和日丽, 她的背影却像是一只失了巢, 又被风雨淋湿羽毛的小鸟。


  那个会冲着他痴笑的女子再没有回来。


  他因此而失神了一瞬,在最不该失神的时候。


  极小的失误, 让他被白淮准的遗物击中,流了一滴血。


  这是他本不该犯的错。


  这里不仅是上古道君白淮准留下的秘藏,还是他的墓。


  所有大能的墓, 都不会是死墓。修为到了这样的地步, 多多少少已能感知天命。


  倘若无法破碎虚空飞升成神,那么必定会在临死之前故意留下机缘,等待有缘之人发掘秘藏,结下善缘――当然这是骗人的,真实的心思是, 将自己能够留下的精华尽量保存下来,等待转生的自己机缘巧合之下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白淮准的墓。


  此刻, 因为一个微小的失误,谢无妄与这座墓、以及保存在墓中的残念,结下了最恶的恶缘。


  周遭的一切看起来并无任何变化,但一股缥缈无定,无法捕捉的杀机,却已渐渐成型。


  谢无妄低低地笑了起来。


  “白淮准。”他一字一顿,把道君前辈的名字念得如同咏叹一般。


  “来战。”


  *


  宁青青望着前方清雾氤氲的山谷,忍不住惊叹出声。


  “喜欢这里!”


  清凉滋润的药香从谷地溢出来,整个谷地密布灵植,连入口处的门楼都是纯木制成,上面攀着细密整齐的藤蔓,结出一朵朵黄颜色的小花,味道提神醒脑。


  谷地内处处阴凉,极为适合蘑菇生长。


  在宁青青的要求下,隐卫们匿去了踪迹,浮屠子也没再跟着她。


  如今还欠缺着关键证据,倘若直接以天圣宫的名义上门拿人的话,恐怕连雪娇那个溺爱孩子的母亲会不分青红皂红袒护音朝凤。药王谷声望太高,强硬与他们对上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不宜打草惊蛇。


  宁青青打算先找出音朝凤,然后见机行事。


  她自称竹叶青,用青城剑派弟子的身份顺顺利利就进入了药王谷――谷主音之溯与宁天玺是故交,见到青城剑派的弟子上门,药王谷的引路弟子表现得十分热情友善。


  一路进入谷中,宁青青留神着周遭,发现药王谷无论男女弟子,个个脸色都恬静淡然,像一朵朵与世无争的蘑菇。


  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地方竟会养出一个玩弄女子感情、利用魔蛊害人的坏蛋。


  “药师莲华境十年一开,月前便正好是开境的日子。谷主进入境中,到了归期却未见出来,夫人有些忧心,便唤少谷主回来,进入境中协助谷主。”这位弟子偏头看了宁青青一眼,脸颊微红,渐渐连耳朵也染上一层薄红,“竹道友若无急事,不妨留在药王谷住上几日,少谷主便该出来了。”


  原来音朝凤返回药王谷是因为正事,并非心虚逃跑。宁青青暗自沉吟。


  引路弟子犹豫着,羞赧地笑道:“其实我也略通医术,竹道友若等不急,可将症状说与我听,说不定我也能尽一分绵薄之力。”


  他尽量表现得十分镇定,不想在这个长得过分好看的女子面前露出没见识的样子。


  宁青青正在绞思脑汁地思忖人类该如何礼貌地拒绝别人的好意,忽见灵植丛中迤然走出一个身段纤细、面容清秀婉约的白衣女子。


  “夫人。”引路弟子将手放在身前行了个礼,对白衣女子说道,“这位是青城剑派竹道友,来寻少谷主。”


  “找凤儿吗?”白衣女子便是谷主夫人连雪娇,她的声音有些柔弱,眸光软软一转,望向宁青青,“凤儿他在……”


  看清宁青青的模样,连雪娇的笑容凝在了脸上,瞳仁微震,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只一瞬,她便重新不大自然地笑了起来:“竹道友?”


  宁青青笑着眨了眨眼:“谷主夫人,我叫竹叶青,着急要见少谷主!”


  连雪娇怔忡地看着她,半晌,温温柔柔地笑叹:“这么着急啊,莫非我们凤儿,也学会讨姑娘家喜欢了?”


  语气带着几分惊喜的试探。


  宁青青最擅长说实话,她不假思索地道:“何止是喜欢,都喜欢得要命了!谷主夫人,我很着急,能不能让我去那个药师莲华境找他?”


  她答得这么爽快,倒叫连雪娇狠狠噎了下,拿起一块白帕子掩着唇,笑着呛咳了几声。


  再抬眸看宁青青时,眼神便又复杂了一些。


  半晌,连雪娇咬了咬唇,像是下定了决心:“阿溯与凤儿都在境中……安全倒是无虞,只是阿溯醉心药道,性子有些古怪,倘若你先见到的人是他,定要及时告诉他你与凤儿的关系。”


  连雪娇答应得这么爽快,倒是让那个引路弟子张大了嘴巴,露出诧异的神色。


  整个药王谷上方氤氲的清雾,便是来自药师莲华境中的那朵药莲,只要好生温养着这朵药莲,它便能百倍反哺周遭,让整个谷地的药材生长得又快又好。


  每过十年,秘境就会开启,药师进入境中以自身灵力温养它,同时采走极具清心宁神效用的莲子。秘境的重要不言而喻,从来都是谷主音之溯亲自入境,近些年他有心培养音朝凤,偶尔也会带他一起进去。


  除了谷主与少谷主之外,谷中再无第三人进入过莲华境中。


  为何夫人竟这般轻易便答应让一个外人踏足圣地?


  而且,虽然药莲的莲子极具清心宁神效用,但是药莲本身的莲雾却会无限地放大心中的情绪和欲-望。谷主与少谷主都是清心寡欲之人,所以能够安然在秘境中出入,旁人就……


  弟子嘴唇翕动,有心提醒,却见平素最为温软随和的谷主夫人定定看了自己一眼,目光坚决,不容置喙。


  “竹道友,”连雪娇领着宁青青向谷地深处走去,“秘境中,一切景物都是由我夫君音之溯的执念幻化而成,他醉心药道,常年累月待在谷中,是以进去之后,你看到的景象十有八、九与外头一般无二。你只要顺着这条路往里走,便能找到莲池,他们父子二人会在莲池采莲。”


  宁青青默默记下。


  连雪娇软声问:“你见过阿溯吗?”


  “没有。”


  连雪娇清秀的面庞浮起一抹红晕:“阿溯生得比凤儿还要更好看些,到了秘境里你无需拘着,当阿溯的面也没关系,想说什么尽管与凤儿说便是了。”


  宁青青是一朵诚实的蘑菇,不好答的问题,干脆就闭住了嘴巴。


  穿过一层层清澈的药雾结界之后,一方琉璃般碧绿通透的小池出现在眼前。


  连雪娇抬手指了指:“那便是药师莲华境。”


  周遭垂满了绿玉一般的藤蔓,微微晃动的绿帘后面必定潜进了隐卫。


  宁青青比较赶时间,也不懂得人类的虚伪应酬,于是笑着冲连雪娇挥挥手,拎起裙摆跳进了池中。


  看着涟漪消失,连雪娇清丽的脸上浮起一丝缥缈的笑容。


  “阿溯,这真是天意啊,你既忘不掉那个女人,便让凤儿与这个长得像她的女子……帮你从梦中醒来吧!”


  她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