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食髓知味(二更合一)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没有什么情不情深, 我只把他当作一个好人。”


  宁青青话一出口,就看到那灰袍老僧把一对绿豆眼给笑没了。


  他抬起一只指甲比手指还长的瘦黑手,捂在嘴上, 整个身子笑得往后跌,腿都快翘上了榻桌。


  谢无妄脸色越沉,他越是笑得直不起腰。


  半晌,他摆着手, 停了下来。


  身体猛地向前一倾, 鼠目中精光乍射, 阴恻恻地对宁青青说道:“小谢媳妇, 你这就错啦!谢无妄, 他才不是什么好人。”


  “哦。”宁青青无所谓地低下头。


  人类的弯弯道道对于蘑菇来说毫无意义,她现在只想吃掉寄怀舟送她的养料, 尽快养好身体。


  谢无妄面无表情地逐客:“魔蛊我自会处理, 不送。”


  灰袍老僧撇着嘴爬起来,一边往外走, 一边嘀嘀咕咕:“别怪我没提醒你哈,最近我去了两处好地方,那什么上古石碑啊, 先祖遗言啊, 都在指向同一个事儿――道君只能有一个。毁了一处,又有另一处,这事,后面的推手不简单,我估摸着是防不住。你自己有所准备, 需要棺材的话,江都渭城长安街白寡妇家棺材铺报我的名字能打八折。”


  倘若有外人在场, 听到这样的话,定会惊得魂魄飞天,浑身冷汗。


  道君只有一个,和道君只能有一个,这是两码事。


  “道君只能有一个”,单这一句话,便足以掀起颠覆仙域的血雨腥风!


  修真的世界永远以实力为尊,超绝的修为就意味着无边的权势。


  不知多少大能修为卡在合道大圆满,始终无法突破道君级。如果找到强有力的证据,能够证明旁人无法晋阶的原因,是因为大道规则限制了世间只能有一位道君的话,那么,当今道君谢无妄立刻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所有的野心家都会联手,甘愿铤而走险,也要先把他拉下马来。


  就连天圣宫中的合道大修士,恐怕也难免心思浮动。


  这样一件大事从灰袍老僧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天气不好被子要发霉’一样平平无奇,他甚至还有闲心给相好的棺材铺拉拉生意。


  闻言,谢无妄只轻轻一哂。


  方才因为宁青青的事而略微有几分阴沉的神色,倒是彻底化开――只有闲着无聊时,才会多费些心思去琢磨那些儿女情长。有正事,便会把它们逐出脑海。


  他早已习惯了站在最高的礁石上,以一己之力,扛住一次次迎面席卷而来的风暴海啸。他的心肠是冷的,是硬的,他的目光,永远向前。


  而她的柔情蜜意,不过是风暴间歇里能够暖身的一团小小光芒,有,是锦上添花,无,也无甚大不了。


  他待她,已是仁至义尽。


  如今大乱将至,等到解决了她身上的魔毒之后,倘若她还是无法恢复记忆,那便缘尽于此。


  胸中隐隐浮起一抹几不可察的涩意,他轻笑出声,眸一抬,彻底将其抹除。


  这一次,正好借机将这仙域清洗一遍,太久太久没死人了,倒是有些不习惯。


  既然有人过腻了太平日子,那便用一场杀戮盛宴让这天下人知晓,这不是大道的规则,而是……他谢无妄的规则。


  道君只能有一个?那便永远只有一个吧。


  谢无妄起身离开了庭院。


  广袖微动,背影孤绝狂傲。


  *


  宁青青捧着灵匣,回到桂花树下。


  如今她已经不是很渴望把身体埋回泥土里面了,而且身上的袍子又大又重,原本的小坑装不下她,如果要埋,还得挖个大坑。


  她歪着脑袋思忖了一会儿,把灵匣埋进土里,然后搬了长廊上的软木躺椅过来,悠然把自己躺成一条。


  眼睛望着映在桂花后面的大月亮,右手垂到地面,探出菌丝钻进土壤。


  她在想夜宴上的事情。


  穿蓝衣的云水淼和穿黑衣的虞浩天都对她有恶意。


  云水淼用的是奇奇怪怪的言语攻击,兴许对于人类来说精神攻击比较有效,但对于蘑菇来说,那样的攻击什么也不是。


  而挥鞭子的虞浩天,却用的是物理攻击,会把人打得趴在地上――蘑菇当然也害怕被踩扁啊。


  他会伤害她,她丝毫也不怀疑。


  这一次运气好,有好人谢无妄帮助她拦下了鞭子,但是下一次呢?


  她生活在人类的地盘上,以后肯定还会遇到许许多多对她有恶意的人,而且,有的人还会吃菇!


  她不可能指望每一次都有人保护她。比如现在,谢无妄一声不吭就走了,世界这么大,说不定他永远不会再经过这个角落。


  万一现在来了坏人呢?她怎么办?


  危机笼罩着她,她知道自己必须快快发育,因为连自己的菇命都保不住的话,还谈什么繁殖的事情?


  她一边琢磨,一边慢吞吞地吸收了寄怀舟送来的炼神玉。


  这一回,她没有用这些养料来滋养身体,也没有继续发育原本那一根菌丝,而是从它的末梢抽离出无数细得几乎看不见的小菌丝。


  这些小菌丝像细密的绒毛一样,钻进土壤,往四面八方迅速蔓延铺展。


  小菌丝吸收能力很微弱,但它们又多又密,可以毫不费力地在土壤之间的微小缝隙中穿梭探测。


  很快,就触到了底。


  玉梨苑建在乾元殿后方的峭壁上,院中的土壤是特意运来种值那棵桂花树的灵壤,底下便是坚硬的黑岩山体。


  触到岩壁之后,小菌丝如细密的潮水一般顺着岩体铺展,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又一处细微的岩缝,它们像浪花一样涌动着、翻腾着,铺进岩缝,继续深入黑黢黢的山体。


  岩层中同样蕴藏着养分。这里倒是没有了水,养分尝起来有金、土和火元素的味道,脆脆的,不过比较稀疏,汲取起来也较为吃力,如果菌丝是嘴巴的话,那都嘬成一只只小喇叭了。


  宁青青操纵万千小菌丝,一边慢吞吞地吸收着丝丝缕缕细小微弱的养分,一边漫无目的地探索着庞大的山体。


  很快,她就感应到东面百丈之外有东西。滚烫的、庞大的。


  每一只蘑菇都具有十足的探险精神。


  宁青青精神一振,抿紧唇瓣,微蹙着眉,聚精会神地操纵着一片绵密的小菌丝向百丈外的岩体攀爬过去。


  在黑暗中钻探许久,她习惯性地将最多的心神倾注在了视觉上。


  于是,当先锋菌丝忽然钻出岩壁,看到迎面扑来的灼热烈焰时,宁青青差一点儿就被闪瞎了眼。


  “呜……哇喔。”


  耀眼的火浪带来的眩晕感逐渐消褪,她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只顶天立地的、透明火焰制成的巨型囚笼。


  她怔怔地将一根又一根小菌丝探过去,缓缓凝聚起来,结成一只半透明的玉青色蘑菇脑袋。


  ……还是无法确认这个笼子的大小。


  她凝神使劲,汇聚更多菌丝,尽力让那只蘑菇变得与自己的本体大小相当,出于习惯,蘑菇上凝出了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左右转动。


  这么一看,便很容易计算了。眼前这只火焰牢笼,上下左右前后六面笼壁差不多都是十丈大小……


  等等!


  上下左右前后?


  蘑菇大脑袋呆呆地歪向一边,好像,似乎,大概,也许,哪里有一点不对吧?!


  ‘呀!’


  陡然反应过来时,她的蘑菇帽差一点儿惊得倒翻了起来――


  她钻进笼子里面了!


  念头刚刚闪过,便看到笼中飘散的薄雾迅速凝聚成了一团阴冷的黑色浓雾,浮在自己面前。这一幕,说不出的诡异阴森,就连蘑菇也能察觉到不对劲。


  宁青青:“……”好可怕。


  巨大的蘑菇帽弯了弯杆杆,向后方腾地一跳,与这一团浓雾拉开些距离。


  浓雾中,浮出一只硕大的眼睛。


  冰冷的红色巨眼,正中晕着一团黑,像是瞳仁。


  它在缓缓聚焦,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宁青青瞪圆了蘑菇脑袋上面的一对大眼睛,发出无声的尖叫:‘啊啊啊这是什么怪物!’


  而这只血色的大眼睛,也缓缓对上了焦距。


  “吼嗷嗷嗷嗷――”


  红色的巨眼正中,黑色瞳仁缩成了薄薄一条细线,它看起来比宁青青还惊恐,整团浓雾缩在了眼睛后面,眼睛瞪得更大,瞳仁却收得更紧。


  随着它这一声震天动地的大吼,整个山体都隐隐摇晃起来。


  两个怪物,各自把对方吓了好大一跳。


  但下一刻,这只包裹在浓雾中的凶兽便回复了凶戾本性,赤红巨眼往浓雾中一缩,整团黑雾如巨浪一般,兜头撞砸了下来!


  到了蘑菇上方时,浓雾之中凝出一张血盆大口,两列锋利獠牙寒光冽冽,腥味扑面而来,它要咬死她!


  宁青青想要拆掉这只蘑菇,化为小菌丝逃命,但情急之下,丝丝缕缕菌丝却是绞缠在了一起,她拽了又拽,绝望地发现它们根本撕不开。


  在这电光火石的危急时刻,她的脑袋里居然诡异地闪过了一句至理名言――一根头发丝容易折断,一把头发丝就结实了。


  大蘑菇一时拆不开,她只能缩起杆杆,弹跳着,在牢笼里面蹦Q。


  那血盆大口甩着两列利齿,紧紧在身后追咬,尖牙咣嗤咣嗤撞击在一起,好几次都险些咬中了她。


  大青菇:“呜……”


  这个怪物身体是雾,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横冲直撞没有任何阻碍,高速前行的过程中,也能一个急刹回旋,从另一边堵她的路。


  蘑菇很快就被逼到了牢笼一角。


  黑雾之中,巨口越张越大,恐怖的灼热腥气呼呼扑过来,身后浓雾一甩,兜头咬下!


  菌丝不是本体,被吃掉也不会伤及性命,但是每一缕菌丝上面都具备五感,自然会痛。人类常说十指连心,蘑菇的菌丝,便如人类的手足一般,要是一口被咬断了成千上万条胳膊,恐怕任何一个人类都无法承受。


  宁青青瑟瑟发抖,一双蘑菇眼皱成了两道弯曲的线线。


  ‘我也不让你好过……’


  她缩着五脏六腑,狠狠探出一缕主体菌丝,将蚯蚓的触感送进了怪物嘴里。


  蘑菇伞收缩起来,贴到了杆上。


  簌……簌。


  一根锋利无比的獠牙刮中了她的蘑菇帽,就这么擦着她,一路从帽尖,刮到了帽檐。


  这种感觉,比被直接咬了一口还要更加令菇恐惧,她的后脖子一阵阵发凉,腮边爬满了细小的电流。


  就像……被利齿啃到了骨头一样。


  忽然,獠牙画了一道柔软的波浪线。


  这张大嘴茫然地左右甩了两下,拖在嘴巴后面的黑色浓雾,妖妖娆娆地扭了个“S”型。


  宁青青:“!”


  抓紧时间,迅速拆蘑菇!


  她从杆杆脚开始拆,抽丝剥茧一样,将一缕缕小菌丝拆离这只青色大蘑菇。


  “嗖嗖嗖嗖――”


  黑雾怪在半空拧了两下,然后噗一下落到地面,整个雾体隆起、放平、隆起、放平……像蚯蚓一样扭扭拱拱地四下游动。


  宁青青:“噗哈哈哈!”


  还没拆完的蘑菇脑袋愉快地在地上打了个滚,两只眼睛狡黠地弯了起来。


  黑雾怪看起来快要气死了:“吼呕呕呕~~”


  它拱向她,她轻而易举就逃到了另一边,冲着它摇头晃脑,眨巴着一边眼睛大肆挑衅。


  黑雾怪愤怒地原地扑腾,奈何整个雾体软绵绵,一动就在拱。


  宁青青蹦Q着在火焰牢笼里蹿来蹿去,发现这个像蚯蚓一样扭动的黑雾怪,果然再也追不上她。


  ‘看不惯我,干不掉我。’她得意极了。


  “吼嗷呕~~”黑雾扭曲打滚。


  看着敌人无能狂怒,宁青青忽然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


  遥远的记忆深处,隐隐约约飘来了一群人的怒吼:“竹叶青!该死的竹叶青!”


  竹叶青?


  她歪了歪脑袋,一双蘑菇眼滴溜转了两圈,看了看自己透明的青玉一般的帽子。


  竹叶青……唔,挺好听,挺适合她。


  黑雾怪又一次锲而不舍地拱了过来,宁青青好整以暇,学着它的样子一拱一拱地躲到了另一边。


  差点儿没把它气得厥了过去。


  她已经拆得差不多了,只剩一个蘑菇顶,下面拖着无数细若游丝的菌线。


  像一只透明水母。


  黑雾怪扑腾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摆脱了控制,愤怒无比地把整个身躯都化成巨口,兜头一口薅下来!


  宁青青早有准备,她‘哗啦’一下散成了万千细碎的菌丝,准备离开这个奇怪的牢笼,让黑雾怪自己留在这里生气。


  就在这时,菌丝的动作忽然一滞……


  本体那一边出了意外状况!


  她的身体像是被什么重物压住了,动作节奏全然被打乱。


  宁青青心神大乱,顾头顾不上尾,几缕来不及抽离牢笼的菌丝被黑雾怪从雾中探出来的利爪踩在了地上。


  忙乱之间,她急匆匆地收缩菌丝,“铮铮”绷断了好几缕,疼得她眼冒泪花。


  心神复位,她睁开泪眼模糊的双眸,看到一张俊美得像假人一样的脸,悬在距离自己极近的地方。


  是谢无妄,他压住了她,整个身体的重量都这么压下来。


  他的身体很烫,呼吸落到脸上,目光深沉莫测,和方才那只可怕的凶兽没有任何区别!


  因为他,害她断了好几缕菌丝,痛得身体直抽抽。


  宁青青生气了,扁着嘴,抬起手来拍他的肩。


  他的身体坚硬极了,就像一块推不开的大石头。她抬膝踢他,也被他轻易制住。


  两根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掐得她动弹不得,还有一点痛。


  她愤怒的、泪汪汪的模样,让他一时分辨不清,她是不是已经恢复了往昔的记忆。


  这副可怜又可爱的神色,落入他的眼眸,让那副冷硬的心肠稍微软化了少许。


  他蹙了蹙眉,薄唇微动:“阿青?”


  “我生气!”蘑菇不会骂人,她不能说断了菌丝的事情,便如实地表达了自己的心情,“讨厌你!我要讨厌你了!”


  谢无妄微怔。方才见她躺在大木椅上的模样与往日一般无二,他一时恍惚,便倾身覆了上来,身体快过了脑子。


  习惯真是害人不浅。


  她生气?她讨厌他?无所谓。


  他垂眸,凉薄地笑了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若有必要,我可以不是人。”


  他微眯起幽黑的长眸,不带感情地注视着她。


  宁青青呆滞地眨了眨眼睛。


  他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人,那是什么?”她好奇地问。


  总不能也是蘑菇吧。她觉得谢无妄不像是一个会说谎的人,他既然说他可以不是人,那他就一定可以不是人。她疑惑得真情实感,两只眼睛里面就像冒出了两个明晃晃的问号。


  谢无妄被她问得顿了一顿,眼角轻轻一跳。


  她这副求知欲十足的好奇模样,实在是可爱至极。


  半晌,他叹息着轻笑出声,偏头垂下,去衔她那对娇嫩的、鲜花一般的唇瓣。


  宁青青猝不及防被他吻个正着。他丝毫停顿也无,立刻细细地噬咬起来。


  她睁大了眼睛,惊得心脏停跳。


  原来,他真的不是好人,他也会吃蘑菇。


  这种感觉十分可怕。谢无妄他有非常好闻的气息,他灵巧地开始吃她时,一些酥酥麻麻的麻痹毒-素便顺着他的唇舌,侵袭她的身体,让她懒洋洋地不想动,使不出力气来。


  她知道的,很多掠食者都拥有这样的技能,譬如蜘蛛便是,只要向猎物的身体里面注入毒-液,猎物就会被彻底定住,毫无挣扎地被它一口一口吃掉!


  太可怕了!


  宁青青吓得魂不附体。


  “想不起来么?”辗转间,他低沉诱哄,“可是你的身体记得我呢。回来,我们像从前那样好。”


  宁青青并不是一只坐以待毙的蘑菇。


  她悄悄抬起了右手,手指攥住他的衣裳,爬爬爬。


  他没有将灵力外放,她得找到他的皮肤,才下得了手。


  纤细柔软的手指顺着手臂攀爬,一步一步越过线条流畅结实的臂膀,攀过宽阔的肩,落向领口上方的后脖颈。


  谢无妄低低闷笑,吻得更凶,像是要将她吞吃入腹。


  方才,他同时得到了两个消息。


  在西域第一大势力楼兰城北境,发现了上古道君白淮准留下的秘藏。楼兰城大方地邀请了两大世家、三大宗门一起进入秘藏探宝,而开启秘藏,众人进入境中的时间,正是昆仑七祖与寄怀舟上圣山请罪之时。


  这件事与色僧带来的消息正好相互印证。谢无妄不难想象,曾经的道君必定会在秘藏中留下“道君只得一人”的消息,一旦这个消息同时被数大势力发现,那谁的纸也包不住这团火。


  另一个消息,便是青城山果然出事了。


  平心而论,哪怕青城剑派这个小宗门全宗覆灭,与那件事相比,仍是毫无分量。


  他当全力以覆解决那件事情,不给敌人先手之机――纵然他不介意迎接全天下袭来的风霜,但也绝不会坐看敌人做好万全准备。


  与这件事相比,青城山不值一提。


  可是,这么一个不算选择的选择,他却迟疑了一瞬。


  他向来是个冷心冷性一往无前的人。


  这一瞬迟疑,已令他心脏微沉,不悦至极。


  于是他回到了玉梨苑。


  在山道上时,他已决心了断了这件事情。风暴将至,他没有时间也没有心力去照顾她的懵懂心智,也抽不出空陪她寻回记忆。可以想见的是,哪怕找回了记忆,她也会疏远他、逃避他,闹着要和离。既然如此,倒不如就这么结束,省却后续诸多麻烦。


  可惜计划不及变化快。


  踏入院中,见着她躺在那张大木椅上美人春睡的模样,他竟一时恍惚,错以为曾经的她回来了。


  身体先于脑子一步,作出了亲密举动,收也收不回来。


  这一吻,又是食髓知味。他毕竟只碰过这么一个女子,并且向来碰得很开心,很愉悦。他熟悉她的身体,喜爱她的味道。


  此刻,感觉到她身体发软,小手不自觉地开始抚触他,他不禁呼吸微沉,动作温存了些,心中计算着再往青城山多加派些人手,定要好生护着她。


  其他的事……便再说罢!


  就在这一刻,宁青青的手指终于碰到了他的后颈。


  她双目一凝,渡出菌丝,悄悄扎向他的皮肤!


  谢无妄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


  九炎极火自发涌动,要将她那一缕灵力细丝焚成飞烬。


  他再次迟疑了一瞬,收回了暴虐的烈焰。


  罢了,就算她倾尽全力,也无法给自己造成伤害,又何必损她修为?


  在谢无妄的刻意放水之下,宁青青触到了他。


  她双眼一亮,毫不犹豫地给他注入了她的独门秘药。


  谢无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