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昔日的她(好哄。)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面无表情地看着虞浩天, 眸光微微转寒。


  虞浩天汗如雨下,额角绽出一道道可怕的青筋,见到谢无妄不愉, 心中更是惊跳不止。


  奈何身躯那股软哝哝、绵拱拱的劲儿就是卸不下去。


  他当然不是故意的!只是他也控制不了他自己!


  虞浩天急急张口解释,吐出个破碎音节:“我~”


  刚说出一个字,便听到整座大殿齐齐倒嘶出声。震撼之下,许多人忘乎所以, 抽搐着眉眼和唇角, 开始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


  就连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谢无妄, 脸上亦是明晃晃地显出了冷怒。


  谢无妄生得极其精致, 平日总是挂着浅淡的假笑, 就像是一幅画或者一朵冰雕的花,极美极假, 此刻薄唇微微扯开, 冷白的牙尖轻轻一磨,戾色-逼人。


  “虞浩天!你怕不是失心疯了!”有人扯着嗓子怒叫出声。


  “即便道君如何风光霁月魅力无边, 也不至于这样啊。”有声音低低嘟哝。


  “虞殿主!你怎能如此……伤风败俗!辱及道君!我、我真是耻于与你这等污人为伍!”落井下石的这一位,是盯了刑殿殿主之位很久的一位司刑官。


  老好人浮屠子倒是掂着胖手打起了圆场:“像是吃坏了东西,上回胖子我误食了南疆的毒蘑菇, 便是觉着整个人有些紊乱。虞殿主素日稳重, 本意绝非如此。”


  虞浩天一个激灵,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妖妖娆娆道出的四个字连在一起是个什么鬼德性!


  道~君~(一种植物)~我~


  ???!!!


  方才他还只觉又惊又急,一心想要解释,此刻当真是五雷轰顶, 恨不得干脆原地暴毙。


  这下压根不敢再看谢无妄那张攻击性十足的俊美脸庞,脑海中‘嘤嗡’有声, 双眼翻白,几欲昏厥。


  “虞殿主。”


  谢无妄的声音比平日低沉了少许,一字一顿,带上些威压焰气,兜头罩下。


  虞浩天一动也不敢动。


  恐怖的九炎极火之息荡过全身,生死只在谢无妄一念之间。


  虞浩天把硕大的脑袋垂得更低,别说反抗了,他只恨不得谢无妄当真一把火烧了他,最好把他烧成灰,把关于他的一切记忆都从旁人的脑袋里面烧出去!


  刑殿副殿主虞玉颜疾疾赶到了虞浩天身侧,满目焦急忧心,重重伏跪在虞浩天身旁,也不敢替他求情,只闷头重重叩首,一下一下叩出沉闷的“嘭嘭”声。


  满殿仙君神色各异。天圣宫十七殿,牵一发而动全身,恶寒之余,权力上层的大修士们不禁心思浮动,开始思虑长远。


  此刻,始作俑者宁青青倒是丝毫也顾不上旁人。


  她吓了好大一跳,内脏都缩成了一小团。


  只因听到了一句性命攸关的话――毒蘑菇!


  那个穿紫色衣裳的胖子,说他曾吃过毒蘑菇!


  他吃蘑菇!连毒的都吃!


  好可怕。


  千万、千万不能叫那胖子发现她是一只人形菇!他肚子那么大,只吃手臂肯定是不够的,他会把她整只都吃掉!


  宁青青抱着自己瑟瑟发抖,小心翼翼地挪远了些,缩到灯柱的阴影中。


  那一边,谢无妄用九炎极火扫过虞浩天周身,并没有发现中-毒或是中招的迹象,他的土属性灵力在体内自行扭动抽搐,除了让身体表现出令人恶寒的异状之外,并没有其他坏的影响――无伤,也不损战力。


  此刻,那股诡异的波动之势已趋于平缓,就像往池中扔了个石子,涟漪圈圈荡开之后,水面恢复平静无波。


  极炎缓缓收回,谢无妄沉吟不语。


  虞浩天也缓了过来,发现身上的异状已然平复,心中既是羞愤欲死,又是感激涕零。


  他猛然伏下,重重叩首:“多谢道君!”


  谢无妄不计较,却也不想再理会他,一眼也不愿看。


  广袖中扬起一只冷白的手,轻轻挥了下。


  虞玉颜赶紧搀着兄长的壮臂助他起身,告罪之后双双离席。


  谢无妄淡声吩咐:“往后,宫中不得再食菌菇。”


  这便是饶过了虞浩天的无心犯上。


  “遵命。”


  纷乱平息,众仙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饮酒谈笑,谢无妄温存回眸,望向身后的宁青青。


  目光中隐隐藏着审视。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指向她,他也想不出她是如何做到的,但直觉告诉他,这件事绝对与她有关。


  这个坏东西,最是擅长捉弄人。


  ……从前,最是擅长捉弄人。


  他的眸光微微一晃,心中浮起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从何时开始,她不再狡黠,不再使坏?


  目光一顿。


  她竟不在他身后。


  “嗯?”谢无妄微眯起长眸一扫,发现那道纤细柔弱的身影缩在灯柱后面,背对着他,两只小手环抱在胳膊上。


  只一个背影,便是道不尽的萧瑟可怜。


  ……误会她了?


  脑海中忽然晃过一幅画面。


  他再一次想起了她在殿前与虞浩天对峙的事情。


  那日等他处理完公事,回到玉梨苑已是夜色时分。


  原本忆起这段往事,他只会记得她激起了自己的兴致,夜间将她狠狠欺负了一通又一通,直到她哭着求饶。


  但此刻看到她藏在灯柱下的身影,却是蓦地想起了另外一幕旧景。


  他那日回到院中,第一眼看到她时,她正是倚着东厢外面的廊柱靠坐在那里,小小的身体整个藏在长柱的影子下面。


  玉梨木的暖光照亮了她的轮廓,但她看起来似乎还是有些冷,两只细白的小手环抱着胳膊,缩成柔软一小团。他捉住她的肩膀将她掰转过来,看到她的眼底闪过两点微小的泪光。


  有一瞬间,她脸上的神色是茫然的、犹豫的、思虑重重的,但他当时并没有在意,只是随口问她一句,“怎么了?”


  她看清是他,小脸立刻便鲜活了起来,明亮的眼睛里涌出清凉的甜蜜,一对小梨涡把娇嫩的红唇牵出了极好看的弧度。


  一声“夫君”,甜丝丝地缠进心坎。


  仿佛看到他,便能将所有烦恼瞬间抛到九霄云外。


  这份发自内心的愉悦感染了他,他无心再理会那些已经消逝的小情绪,将她往肩上一扛,掠入正屋压进床榻,开始纵情欢愉。


  他从未想过,在他回来之前,她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想些什么?


  他原是不会关心这种无关紧要的小问题的,只不过眼下这一刻宛如旧日重现,提起了他几分好奇探究的心思――如他这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一旦起心动念就不会轻易罢手,他想知道的事,便一定要知道。


  她在想什么?他很想知道。


  想知道从前,也想知道当下。


  呼吸微沉,刚踏前一步,却见她的小脸悄悄从灯柱后面探了出来。


  谢无妄转动这诸多念头,说来繁久,其实只用去了短短一瞬,此刻,众仙君“遵命”的“命”字,尾音才将将落下。


  宁青青是听到谢无妄说“不得食菌菇”,这才壮着胆子冒头的。


  他看着她,发现她的眸光隐隐有一点紧张,美丽小巧的唇瓣轻轻抿着,本就雪白的小脸更白了些,她转动着眼珠左右看看,视线落到他的身上时,神色明显放松了一些。


  这一份本能流露出的依赖信任,极大地取悦了他。


  他迎上前,站在她面前,眸光沉沉落在她的小脸上。喉结暗暗一滚,他等待着她再一次送上酿在眸中的蜜,等待她的笑容像花朵一般绽放。


  旧日与当下重叠,他的心头隐隐浮起的期待亦是双重的。


  高大挺拔的身躯罩在她的身前,他微微俯身,俊朗好看得独一无二。


  他没发现,自己的唇角亦是难得地浮起了极浅淡一丝笑容――不是平日挂出来的那种。


  他看着她。


  宁青青见他接近,压低了声音,真诚地感慨:“他们都是坏人!”


  诚实菇,有一说一。


  那些人有的要坑她,有的要打她,还有的……会吃菇!而眼前这个,虽然雄风不振(?),但还是算得上一个好人。毕竟,他不让别人打她,还不许他们吃蘑菇。


  谢无妄一怔:“?”


  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她的脸上并没有欣喜甜蜜,而是一本正经地……向他告状?


  他眯了眯长眸,缓缓扫过殿下一众仙君。


  神色便冷了些。


  在今日之前,他从来也没有想到竟有人胆敢当着自己的面伤害她。虞浩天对她的不屑和恶意,在他握住刑鞭的时候便感受得真真切切。只不过虞浩天自己突然出了那么个恶寒的状况,让他未及细想。


  此刻细细一思忖,便觉不对。从前她是不是就受过什么委屈?那一日……若真的无事,她为什么会瑟缩在长廊的阴影下,神色茫然、犹豫、思虑重重,眸底带着泪光?


  难道那个时候虞浩天就曾欺过她?


  还有云水淼。他记得不久之前,宁青青告过一状,说是云水淼在她面前搬弄是非。当时他不以为然,因为女人之间勾心斗角的龃龉他实不放在心上,但今日,云水淼在殿上激着她说出了‘道君不行’这种话,其用心险恶可见一斑。


  谢无妄眸光更冷,心中难抑杀意。


  他垂下头,望进她那双清澈的眼睛,声线低沉温柔:“那些坏人,我都会罚。”


  她抬起头来,微微弯起了眼睛,用一种十分可爱的口吻夸奖这个低等生物:“你是一个好人。”


  她的语气异常真诚,就像一个人摸着狗子的脑袋,夸它是一只好狗。


  谢无妄的心尖好像被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揪了一把。


  他的小东西,还是那么好哄。她其实只是想讨一点公道和怜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