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他不行的(谢无妄:“!”...)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只当没听到“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这句话。


  他沉默着取来了水,小心地喂给她喝。


  宁青青试着饮下些水,却发现它们很快就身体里面渗了出来, 流淌到身下的床榻上。


  果然这样进食是不行的。蘑菇就要有蘑菇的样子。


  她转了转眼珠,从他手中接过杯子,放到身后,悄悄探出菌丝吸走了杯中的水。她将水分送往被烙伤的地方, 很快, 火辣辣的灼痛便消失了。


  她本能地懂得如何修补缺损。


  “你怎知沾不得火?”他微垂着长眸, 眸色晦暗不明。


  宁青青很想翻个白眼。


  低等生物果然没有丝毫常识。


  一朵!干枯的!蘑菇!能碰火吗?能吗?


  她这副悄悄鄙视的表情被他不动声色收在了眼底。


  身为一朵很懂礼貌的蘑菇, 她并没有嘲笑他, 而是很认真地向他解释:“只要是干的东西,就很容易着火, 明白了吗?”


  谢无妄:“……明白。”


  他的手放在床榻边上, 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叩击床沿。


  他看似没在看她,其实神念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体。


  他看着她偷偷用灵力吸走了杯中的水, 用来治疗灼伤。这个方法他再熟悉不过了,她替他打理灵宝的时候,便是这样精准无比地操纵五行灵力来查缺补漏。


  他熟悉她每一个微小的动作和表情。


  他可以确定, 眼前的这个就是他的妻子, 而不是入魔的魔物。


  只是……她好像不记得他了。


  是伤心过头,以致暂时忘却了某些不愉快的事情罢?


  她见他半天不动,忍不住犹豫着问:“我可以回家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口中轻轻软软地说出一个‘家’字,他的心竟是诡异地悬起少许。


  他想起她一次又一次哀求着, 想要回青城山的样子。


  “回哪?”本就低沉的声音微微发哑。


  她抬手指了指桂花树下。


  他手指微微一动,轻笑着吐了口气:“去吧。”


  他看着她挪到桂花树下, 把自己埋回了那个坑里。她的眼里完全没有了他。


  他静静望着她,眸光微闪,喉结缓缓滚了一圈又一圈。


  他仿佛想了很多,又仿佛什么也没有想。


  是他把她逼成了这样吗?自然不是,他待她三百年如一日,没有哪里对她不住。等到治好她身上的魔毒,倘若她还是这般想不开,那便……算了。


  他会给她安排好今后的路,绝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但,她也不会再与自己有任何交集。本来,他与她也不该有什么交集。如今这样,已经过了。


  今日这件事就是个明晃晃的警示。


  他垂下眼睫,掩下了渐深的眸色。


  *


  宁青青没去关注谢无妄。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离开了庭院。


  刚种下不久,她就在身边不远处的泥土里面发现了一些好东西。暖红的颜色,像玉又像云,菌丝探进去,立刻便有暖融融的饱足感传回身体。


  是非常非常珍贵的养料!


  她大快朵颐,很快就把这一团奇珍之物吃了个精光。养分实在是非常充足,菌丝从一尺左右,激增到了一丈有余。


  她开始用多余的养分来治疗自己枯萎的身体。


  肌肤稍微饱满了些,但那些黑色的魔纹却并没有消失,仍旧盘踞在那里。她倒也不着急,反正这种事情急也没用,就当自己是一只花蘑菇,丝毫也不影响心情。


  说起来,自从那个漂亮却不中用的男人出现之后,她就再没听到过自称心魔的家伙说话了。


  这一日,空中飘着薄薄的、水汽充足的云层,太阳光透过纱般的云,懒洋洋地洒下来,再透过层层桂叶,零星斑驳地散在湿润的黑土层上。


  看着十分舒服。


  宁青青忍不住想要晒晒太阳。健康的蘑菇,偶尔也是可以见光的。


  她把身体从土里钻了出来,躺在树影下面,只把右手食指轻轻放到土壤中,让菌丝继续摄食。


  谢无妄踏进庭院时,看到的便是美人春睡的景象。


  她侧身躺在树下,身上零星落了些阳光和桂瓣,还沾着些细细碎碎的黑泥,像一个土里面长出来的花妖。


  她依旧很瘦,本就纤细的身体更是不堪一折,这般卧在那里,道不尽的风情与可怜。


  近了一看,发现她身上的魔纹并没有消退,与恢复了苍白的肌肤交错在一起,更觉触目惊心。


  他缓缓在她面前蹲下,眸光微闪,居高临下地凝视她的睡颜。


  今日,昆仑七祖与掌门寄怀舟一齐来到圣山请罪,寄怀舟提及宁青青,说想当面向道君夫人赔个不是。


  若是从前,谢无妄必定就替她推了,但今日不知为什么,他只犹豫了片刻,便决定遂了寄怀舟的愿,带上宁青青出席夜宴。


  他甚至没有留在乾元殿继续与昆仑众人虚与委蛇,而是让浮屠子、白云子等人招待着,自己甩手回到了玉梨苑。


  见她睡得香甜,他不禁放缓了呼吸,连眸光也软和了下来。


  她睡得无忧无虑,仿佛什么心事也没有。


  “宁青青,”他低沉絮语,“你若忘却前尘,倒也不失为一个契机,你我也算是无怨无恨,好聚好……”


  忽见她蓦地睁开了眼睛,长长倒吸一口凉气,手忙脚乱地从地上扑起来。


  他下意识地张开双臂,将她接了个满怀。


  温香软玉入怀的霎那,说到一半的话不禁转了个弯:“……好好来过。”


  他缓缓低头看着她,小小软软一团,贴在身前,暖得不像话。


  宁青青瞳仁剧震,魂飞天外,根本没留意自己搂了个什么东西。


  方才,她的菌丝,碰到了一只蚯蚓!


  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她就会非常非常顺手地把它给……吸收掉。


  幸好她反应够快,非常及时地抽离了菌丝,但是,菌丝已经非常忠实地记录下了蚯蚓的……手感。


  说手感还轻了,菌丝几乎是五感俱全,更糟糕的是,那个软哝哝的感觉已经刻入骨髓,深深记录在了她的神识里,甚至菌丝的波动里。


  宁青青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为一只蘑菇为什么会害怕蚯蚓,那一瞬间,真是把她的魂都吓飞了,她几乎能看到自己的魂儿在脑袋上方刷一下张开,撑成了一朵向上翻卷的伞帽。


  她的手指脚指都在抽搐发抖,双手无意识地胡乱抓挠,一下一下,挠在了谢无妄结实挺拔的后背上。


  “嘶……”他险些没绷住。


  这一幕,实在是太容易唤醒某些美妙的记忆。


  他闭了闭眼,冷下脸来,将她从身上扒拉开,微微挑起一丝唇角,凉声问:“想起来了?”


  宁青青神不守舍,茫然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看着他那张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视线却仿佛穿过他,望到了别处。


  他冷眼瞥了她一会儿,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一句“好聚好散”,便将她吓成这样?


  他低低笑了下,道:“去灵池洗一下,换身衣裳,赴夜宴。”


  见她仍然懵懂着,他干脆将她抱起来,送进了池子里。


  落水的瞬间,宁青青小小地吓了一跳,旋即,她发现泡在池子里的感觉非常熟悉,而且十分舒适。


  她是一只随遇而安的蘑菇,很快就把自己泡得飘飘欲仙。


  连蚯蚓带来的阴影都忘了个七七八八。


  可惜谢无妄很快就把她从灵池里面捞了出来。


  他给她套上了一身厚重的衣裳,藏好魔纹,扶着她的肩膀登上白玉山道,踏进乾元殿。


  浑黑的大殿,站在殿中抬头望去,殿顶遥远得就像是黑暗的深空一般。左右各有十余根黑石巨柱,刻着古朴沧桑的巨大图案。


  殿中点满了明灯,但那些黑色的筑石却像是会吸收光芒一样,明与暗异常分明,在那些看不见的阴影中,仿佛有一张张噬魂的巨口在伺机而动。


  有灯光的地方,都坐着人。


  一张张厚重华贵的案桌上,各自摆满了精致的食物与剔透的美酒,不过此刻谁也没去动那些东西,而是齐齐起身,俯首,恭敬道:“见过道君,见过道君夫人。”


  乍然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类,宁青青有一点点虚。


  “无事,谁也不必理会。”他微侧过小半幅俊脸,用只有她一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宁青青点了下头。


  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带她到这里来,但是被蚯蚓吓着的她,也很愿意四处走动一下,好忘记那个阴影。


  他坐上首,让她坐在他的身旁。


  一群人嘤嘤嗡嗡地说着她听不懂的话,她趁人不备,悄悄将指尖触在那些珍馐之上,每样偷偷吃掉一些。


  过了片刻,气氛更加酣热,许多人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谢无妄也随和地笑着,与几个白须老头饮酒去了。


  宁青青适才便发现,一个身穿浅蓝色纱衣的女子盯着自己。


  在谢无妄离开之后,这个蓝衣女子很快便拧着腰肢凑上前来。


  “妾身都已许久未见着夫人了,道君倒是日日都能见着。”她的声音柔得掐出水,“妾身从前便说过,绝不敢有非份之想,只要能够伴在道君身边,便心满意足,如今终是得偿所愿。夫人您也该大度些,妾身这纯阴之体最是适合道君,阴阳双修对道君大有裨益。您要真心为道君好,就不该拦着!”


  浮屠子已急忙赶了过来,低低喝止:“云水淼!”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


  眼见已有不少人的被线被吸引过来,她颇有些不解,抬手遥遥指向谢无妄,问云水淼:“你是想和他繁殖?”


  众人狠狠一噎,还未回过神,便听着宁青青又心平气和地说了一句――


  “可是,他不行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