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自作多情(入V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结界破碎。


  宁青青被清脆刺耳的巨响震醒。


  她吓了好大一跳, 生长到尺把来长的菌丝‘嗖’一下收回了指尖,刚准备把脑袋往土里缩一缩,便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一下一下接近。


  又慢又重地擂击着地面, 却瞬间就到了面前。


  她还没回过神,脸蛋忽地被一双大手给捧住了。


  这双手上温度高得出奇,指尖微微有一点颤,力道十分可怕, 像是要采蘑菇。


  她赶紧睁开眼睛。


  撞入一双燃烧着恐怖暗焰的黑眸。


  这个正在采蘑菇的男人, 神色平静却有种说不出的狰狞, 身上聚满凶煞的杀气, 凝成实质, 阴得快要滴水了。


  采个蘑菇需要这么大阵仗吗?


  宁青青震惊地眨了眨眼睛,正要瑟瑟发抖以示尊敬, 忽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生得漂亮极了, 就算以高等生物最挑剔的眼光来看,他的长相仍然毫无瑕疵, 而且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就像是看惯了一般,颇为顺眼。


  她是一只爱美的蘑菇, 发现好看的东西, 忍不住便多看两眼。


  不过她的视线立刻被他身后巨大的烟花吸引住了――


  只见院子上方的天空整个都在破碎,化成万千细细小小的琉璃碎屑,折射出无数灿烂晃眼的光芒。星星点点的光雨正在缓缓洒落向四周,像一场炫丽温柔的流星雨。


  蘑菇匮乏的言语实在难以形容这一幕究竟有多么好看。


  “哇喔。”她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发出真诚的惊叹声。


  谢无妄的目光逐渐茫然:“?”


  方才, 他以为她被斩首,惊怒之下, 忘了释放神念来探。


  此刻忽然见她睁眼,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道君,也不禁微微一怔,脑海空白了片刻。


  他盯着她,一时忘了言语。


  只见她那双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中映着璀璨的破碎结界光芒,神色单纯而好奇。


  一幅早已忘却多年的画面忽然清晰地浮入他的脑海。


  他第一次看见她时,她蹲在树梢,把一枚枚小炸火点燃,扔到专心修炼的煌云宗修士面前,惊得他们鸡飞狗跳。


  她干着坏事,笑得却比任何人都要天真灿烂。


  当时他忽然便生起了一个念头,想看看这个坏东西哭起来是什么模样。


  像他这样走到世间巅峰的人是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既然起心动念,便会顺意而为。于是在她翻-墙逃跑时,他故意接住了她,轻而易举地俘获了她的心。


  后来他如愿让她哭了一次又一次。有时是愉悦的哭,有时是难过的哭。当然,她的愉悦悉数来自他的宠幸,而她的难过,尽是源于庸人自扰。


  再后来,她渐渐变成了温顺柔和的模样,融为他生活的小小一部分。


  他倒是许多年不曾见过她流露出这副天真烂漫的神情了。


  此刻的她,与曾经那张稍嫌稚嫩的脸全然重合,令他恍惚片刻。


  他微微挑眉,迅速缓过了神。


  心头后知后觉地泛过一阵热潮,奇异的酥麻感细细碎碎地荡至周身,像是极致的危机解除之后,那一股子懒洋洋的劲。


  她没事。


  原来她是把她自己埋到了土里,只留个脑袋。


  回过神之后,他蓦地发现,此刻自己竟是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捧住她脸蛋,手指隐隐有些发颤。


  眯起长眸,心下狠狠一沉。


  她在算计他,而他,中招了。


  想起方才看见床榻下方那些挣扎痕迹时,他心底那股透不过气的憋闷,再想起以为她被人斩首那一瞬间,他周身涌动的惊怒狂暴,再看看此刻,劫后余生般的庆幸喜悦充斥着他的胸腔……呵。


  他,竟被她算计了情绪。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道君不禁气得冷笑连连。


  很好。长本事了。


  宁青青被笑声惊动,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的脑袋还落在一个很好看的人类手里。


  她赶紧屏住呼吸,凝神戒备。


  “算计我。”他松开了她的脸蛋,蹲在她身前,微歪着脸,凉凉地道,“让我心疼?”


  宁青青偷偷转了下眼珠,暗自琢磨。


  这个人不采蘑菇了?


  他说疼?


  难道他认为她是毒蘑菇?毒蘑菇好哇,谁也不敢乱碰。


  “嗯。”她认真地眨了眨眼睛,顺水推舟道,“你说得很对。”


  他眯起双眼,手掌撑在膝盖上,垂头笑起来,笑得身体前后微晃。


  气的。


  “承认得倒是爽快。”他凉薄地勾起唇角,“可惜我最讨厌自作聪明。十天过去了,宁青青,不是要和离么,怎不找我?我都已等得不耐烦了。”


  他一让再让,青城山还她,应下一生一世一双人,她倒好,得寸进尺地用这般手段试探他。


  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宁青青:“……”


  低等生物又在说些她听不懂的话。


  算了,只要不招惹她就行。地方这么大,她也占不完。他爱蹲这里便蹲这里,爱说话便说话,只要别在附近随地大小便……唔!如果他一定要这么做,她其实也管不了。


  她幽幽叹口气,转动眼珠望着天。


  “起来洗干净,遂你愿,带你解契离籍。”谢无妄冷笑,“真当非你不可了?”


  精致的唇角一阵接一阵浮起温柔浅笑。


  若是浮屠子在这里,立刻便会知道这位是动了真气,而且气得不轻。


  她碰了他的逆鳞,最可恨的是,他还疼了。


  “宁青青。”见她没什么反应,他低低一嗤,很认真地教她,“你以为我为什么纵着你?你知道你与旁人相比,优势在何处?不过就是习惯与真心。习惯没什么,只要花些时日都能养得成。我看重的,是你的真心。若无真心,你与旁人还有何不同,又拿什么留我?”


  宁青青垂下视线,望着面前的土壤,摆出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


  她算是彻底看明白了,低等生物都喜欢自顾自地说一堆又一堆的废话,眼前这个人虽然长了一张漂亮的脸,但只要他开口说话,便和前一阵子在她耳边唠叨个没完的家伙没有任何区别。


  真是白瞎了那么好看的外观啊!


  低等生物就是低等生物,再好看都没有用。


  一个一个话多,还傻,让她完全没有丝毫交流的欲-望。


  她就盼着他赶紧走开。


  有东西蹲在旁边,她都不敢进食,就怕他忽然动手拔她,弄断了她最珍贵的菌丝。


  谢无妄见她低着头不吵不闹,神色不由稍稍缓了些。


  “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他冷着声,“反思清楚,再来与我说。”


  他拂袖离去。


  见他终于走了,宁青青愉快地舒了一口气。


  还好,低等生物都只会无能狂怒,动口不动手。


  这个地方安全又舒适,虽然偶尔聒噪了点,也还能凑合。


  她慢吞吞地晃了晃脑袋。


  *


  谢无妄坐在窗榻下。


  地上的散土和玉盆碎片扎眼得很,像是在不断提醒他,方才胸腔闷痛的感觉有多么可笑。


  手旁放着一只灵匣,灵匣中装着浮屠子从东淮秘境取来的炼神玉。


  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匣壁,他微眯着眼,似在走神。


  暖红色的炼神玉从玉胎中取出来,存放不了太久便会开始衰败,效力大减,得尽快给她用了。若非如此,他早已拂袖离去,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慢慢作。


  坐了许久,他终于漫不经心地将眼风飘向院中。


  其实不必看也知道,她一定已经从土里爬出来,抱着膝盖靠在桂花树下,摆出一副柔弱无依的模样,哭得梨花带雨,用楚楚可怜的、无声谴责的眼神哀哀地望着自己的方向。


  三百年了,她的身体和脾性,早已被他摸透。只要没有别的女人威胁到她的地位,她就绝不可能离开他。她舍不得。


  因着她的过度僭越,他盛怒之下说出了方才那一番话。


  也该给她个教训,让她知道动不动就拿分手来威胁他,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既说了解契离籍,便不会像她那般轻易反悔。她既然贪心不足,不满足于道侣的身份,那他将它收回便是了。叫她知晓,凡事当三思而后行。


  他凉薄地笑了笑,视线落向桂花树。


  一怔。


  她依旧埋在那里,并没有出来。


  谢无妄:“?”


  他缓缓垂眸,叩击灵匣的手指顿住。


  半晌,微眯着长眸再度将视线投向她。


  从这个角度望去,那张如花如玉的白皙小脸安静地垂在青丝之下,弧线柔美动人。


  她生得极好,流水一般的美感由内而外漫出来,干净清澈,总也看不腻。


  没哭?


  脑海中不禁晃过她方才天真稚纯的模样。


  如今气性消了些,细细想来,她的神情倒也不太像是处心积虑的试探。她睁眼看他时,眸中绽出来的光芒是单纯愉悦的,映着漫天结界碎片,漂亮得就像纯透的星空,就连他也受到几分感染,忆起了往事。


  也许她没想那么多,只是与他玩闹,只不过这个玩笑实在不合时宜,而且并不有趣。


  他习惯了面对种种心思算计,遇事向来下意识地将人心想到最恶。若非如此,他也走不到今日。


  若她只是在笨拙地讨好他……


  他误会了她,还说了些狠话,定是让她伤透了心。


  他轻轻扯了下唇角,嗤道:“自讨苦吃。”


  大半天一动也不动,想是真伤着了。


  就像那日他带人回来,她也没哭,而是傻乎乎地走来走去,像个游魂一般。


  这般想着,再看她,无端看出了几分凄楚可怜。


  垂眸沉吟片刻,他懒散起身,顺着长廊踱到桂花树下。


  他盯着那个颇有些可爱的小脑袋,眸光从冷漠到平静,再泛起些无奈。


  反手一震,荡开泥土,径直将她从土里捉了出来。


  “没看到我留给你的信……”


  话音未落,他看到了。


  他的信,皱巴巴地穿在她的身上,糊满了黑色土壤。


  还有她那满身魔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