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解契离籍(明天才变蘑菇!今天没有变...)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茫然地望着死去的蘑菇。


  她的蘑菇,她养了三百年的蘑菇,死了。


  她从未想过它会死。它有翡翠般的色泽,健壮得有些贱兮兮的,舒展着帽子的时候,一副要与天地比命长的欠揍德性。


  怎么会死了呢?


  她动了动唇,抬起手,颤颤地指着那里。


  谢无妄扬袖,将她的手压到床榻上,漫不经心地半阖起狭长的双眸,替她诊脉。


  他什么都会。


  半晌,他取调元丹喂她服下,大手摁住她后心,渡入浑厚灵力化去了丹丸。


  温暖润泽的药力浸到四肢百骸,周身每一处都泛起了懒洋洋的舒适。


  但她胸腔正中的冰冷刺痛,却丝毫没有缓解。


  “我的蘑菇。”她问,“它怎么死啦?”


  每一个字,仿佛都是凝着心底的血,慢慢吐出来的。


  谢无妄垂眸,将她的手放到云丝衾下面,无所谓地道:“死便死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过去了,夫人,不要向后看。”


  眸中有暗光浅浅淌过,他的视线和手指一道落在她的脸颊上。


  轻轻一划。


  “死便死了?”她一字一顿地重复。


  “这是你任性的代价。”他温柔地将她的碎发拨到了耳后,“下次冲动行事之前,多斟酌,三思后行。”


  宁青青张开了口,怔怔地望着他。


  她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就像断了根的浮萍,晃晃悠悠。


  他凉薄地勾了勾唇,长眸微阖,淡声笑道:“不,不对。不会再给你乱跑的机会。”


  她的唇瓣失控地颤抖起来:“你故意的对不对?你纵容章天宝夺了青城山,就是要让我无家可归,是不是?”


  战栗蔓延到周身,她心灰意冷,陡然发现自己好像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失去。她什么都没有了。


  “不是。”谢无妄面沉如水,“扶持淮阴山拿下江都,为的是掣肘昆仑。”


  若是从前,他是不会与她说这些事的。


  江都再往北,便是昆仑地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淮阴山将势力扩展到昆仑眼皮子下,两方大势力自是要有一番明争暗斗。


  “哦,为了大计啊。”她有些失神地望着他,“人命可以罔顾……”


  真心也可以随便践踏。


  “夫人。”他淡声道,“你对章天宝有偏见,思绪狭隘了。断簪我已着人在查,不过你不必抱有期待,煌云宗宗主走火入魔杀人是事实,与章天宝无关。”


  “好。”宁青青点头,不欲再与他争辩,只问,“你替师父重塑剑骨时,为的就是挟恩图报,拿走青城山?”


  谢无妄并不否认:“是。”


  她轻轻点点头。这一刻,心中竟没有丝毫失望,只是觉得‘原来如此’、‘这就对了’。


  视线缓缓一转,落到那只空空的玉盆上。


  它是他送她的唯一一件礼物,因着它,每月圆之夜他都必定会回来,这么多年,她已将太多温情和羁绊牵系在了这朵蘑菇上面。


  它死了。


  “为什么养死它,是为了惩罚我吗?给我个教训让我记忆深刻?”心头空了一个大洞,透着刺骨寒风。


  谢无妄看着她,目光幽暗莫测:“不是。”


  “那好好的蘑菇怎么会死?”她愣怔片刻,忽然醍醐灌顶,“那个女人害死了它,对吗?”


  因为他带回来的女人弄死了她的蘑菇,所以他心虚了,觉着对不住她,这才把人送走?


  他微垂长眸,语气再淡了些:“我说过,这是你任性的代价,与旁人无关。”


  宁青青看着这张令她魂牵梦萦的脸,忽然感觉无比陌生。


  从前,她相信他人品贵重。


  可是他偏袒章天宝,同样偏袒那个章天宝送来的女子。


  这样的谢无妄,让她感到陌生。


  她低低讽笑,轻声道:“我想看看它。”


  谢无妄起身,华袍沉沉坠地,一步步走到窗下取来蘑菇,递到她的手上。


  宁青青凝视着那滩灰黑的余烬,胸口传来阵阵灼痛,好像自己的心脏被人放在烈日下暴晒,它发出凄厉却无声的尖啸,但没有人救它,它在绝望之中一点点枯萎,最终死去。


  “看着像是晒死的。”她平静地开口,“不过我证据不足,就像血字、断簪,你可以不认。只是,这个院子旁人进不来,这些日子,只住着你和她。”


  她轻轻打了个寒颤。


  她是他的道侣啊,为什么要平心静气地诉说他与别的女人独处的事情,并且毫无追责之意。


  心脏空得更厉害了,风灌进去,由内而外将她变成一具干枯的空壳子。


  她微微含起胸,缓解那股没着没落的痛楚,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他。


  谢无妄的目光丝毫不认同,但他没有说话。


  今日,他对她似乎多了几分耐心。


  “若我不走,它便不会死。我会看着它。”她苦涩地笑了笑。


  “不错。”谢无妄凉声道,“不走,便不会死。”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温存得令人头皮发麻:“下次还敢么?”


  她动了动唇:“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没有了。”


  蘑菇已是最后的牵绊。


  她的眼睛非常好看,眼尾微微下垂一些,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这一刻,孩子般的眼眸中,浮起了回光返照一样的哀芒。


  她笑了笑,看了看手中死去的蘑菇,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他随手送了她这么一朵蘑菇。答应她养蘑菇,他便风雨无阻地养了三百年,说他在意这朵蘑菇吗?真不至于。不过是无伤大雅的小事,信手为之,哄着她开心罢了。


  她也一样。他随意将她娶回来,放在这里好生养着,她是他的所有物,说他在意她吗?他也许有那么一点在意,但,也就这样了。


  她和蘑菇有什么区别吗?有,蘑菇没心没肺,不会痴心妄想。他希望她变成一朵安分守己的蘑菇。


  然而这么乖的蘑菇,还是死了。


  煌云宗的人命、蘑菇的菇命,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她又能好到哪里去?


  “在你心中,我不过是个物件。”她随口喃喃。


  谢无妄蹙眉,抚她脸蛋的动作微微一滞:“浮屠子对你说了什么?”


  ——用玉梨木养了三百年的小东西,都腌入味了,弃掉可惜,没什么情不情深。


  他下意识地想到了自己昨日说过的话。


  宁青青听他提起浮屠子,不禁自嘲地勾了勾唇。浮屠子是个好说客,黄连里面挑着蜜糖来劝她,可惜谢无妄实在是连表面功夫都不愿做,当头一棒又一棒,打得她头晕目眩、措手不及。


  看着她惨白的小脸,摇摇欲坠的纤弱身姿,他沉声一叹,将她拥到身前。


  薄唇带着灼热的气息落到她的脸颊上,温存一吻,然后落到耳畔,温声安抚:“在这玉梨苑待久了,我的身上亦是时刻缠着股梨香,岂不是入了味?别多心,只是说你香,喜欢你,舍不下你。”


  宁青青怔怔望向他,她有些茫然,不知道他这般放低了身段是在向她解释什么?他以为浮屠子告诉了她什么?


  在四目相对的瞬间,她忽然便明白了——他对浮屠子说了什么样的话,她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她明白的瞬间,他亦明白自己想岔了,浮屠子怎么可能对她说这个?


  她头一次在他的黑眸中捕捉到一丝清晰的懊恼。


  她看着他。


  眼前这个男人,她用全部身心爱了三百多年,这是唯一一次,她在极其微妙细节之处,拿到了他的破绽。


  可笑的是,这一点微不足道的上风和优势,缘于他对她的轻慢不屑。


  她竟一丝一毫也不难过。


  心被他凌迟成灰,信念被他碾成屑末,她还会在乎脸面尊严么。


  她冲着他,慢慢扬起了唇角。


  “谢无妄。”她弯着眉眼,问他,“你要如何才肯放过我?除非我死?”


  他脸上的浅笑一点一点消失,就像撕下一张戴了很久、融入面皮的假面具一样。


  “或者,你要一直囚着我。一直囚着。”她仍然在笑,“没关系,便一直囚着,没关系的。我不生气了,不生气了。在哪里都一样,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无所谓。”


  捏在她肩膀上的大手渐渐收紧。


  他的眼神冷得骇人:“宁青青。别闹了。”


  她忽然发现,她完全不怕他。


  原来所有的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归根结底都是害怕失去。


  她已经不怕了。不怕,是因为她对他,再无半分期待。


  她扬起脸,冲着他笑:“没关系的。”


  这一瞬,梦魇中师父的脸、谢无妄的脸、自己的脸好像重叠在一处。


  她的神色平和释然。


  他的呼吸滞了一瞬,眸中淌过暗芒。


  “我没有碰别人。”他缓声解释。


  她怔了下:“我不在乎了。”


  两根手指钳住她的下巴,迫她抬头。


  她望进了那双将她溺死过无数次的黑眸。


  也许,在她与浮屠子行那九日路的时候,她还怀揣过那么一两分期待,盼着他追来,告诉她这句话。但此刻真的没有期待了,一丝一毫也没有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心沉了一瞬。


  他将她柔软的身躯揽到身前。


  “口是心非。”下巴轻轻抵着她的发顶,他放低了声音,笑着安抚,“今后再不会有旁人踏足你的院子。”


  她不在的日子,庭院中的味道令人不适。


  玉梨木养着她,她也滋养着周遭。没有她,很不习惯,连空气都变得令人厌烦。


  她被他揽在身前,她的身体温柔地倚在他坚硬的胸膛上,声音也细细软软:“三百多年了,谢无妄,我尽力做一个好妻子,虽然没什么功劳,但也没犯过什么大错。能给的我都给了,能做的我都做了,我没有哪里对不住你,也不欠你,不是吗?你告诉我,如何才肯放过我,与我解契离籍?”


  他的手指正要抚上她的头发,闻言微微一僵,然后极缓地动了动。


  他盯着她,深海般的黑眸中隐有暗潮卷动。


  她并没有在闹脾气,又小又软,柔柔蜷在他的怀里,呼吸很轻,轻得好像已经离开了这里,去到某个缥缈的世界。


  半晌,他轻哑地笑道:“都许久未做夫妻,谈何离籍。”


  “做夫妻……”她缓声重复着,怔怔抬眸看他,“一定要那样么?只要那样,便与我和离?”


  他凝视她片刻,凉薄地勾了勾唇,眸中浮起些许恶劣:“对。”


  她已经许久没有让他碰过了。此时此刻,她也不可能有那兴致。


  何况她身上有伤。


  养伤的时日,他好生哄着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