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一骑绝尘(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音之溯睁大了眼睛, 仰首望向高高的御阶之上。


  只见那个身着黑色重袍的男人懒懒倚着御案,垂眸望下来。那目光,似是浑不在意, 又似是傲慢睥睨。


  音之溯据理力争:“西阴神女落难,道君岂能袖手旁观?”


  “音谷主。”谢无妄拖着叹诵一般的声腔,缓缓说道,“何为西阴神女?”


  音之溯不假思索便道:“逢乱劫出世, 带领世人降危渡厄的神仙中人。”


  谢无妄了然点头:“救世的神仙。”


  音之溯道:“不错, 西阴神女关系重……”


  谢无妄竖起手掌打断了他:“既能救世, 如何不能渡己?自身难保的, 那是泥菩萨。假仙。”


  音之溯:“……”


  谢无妄扶案倾身, 道:“音谷主稍安勿躁,若是真的神仙, 必会逢凶化吉。若回不来, 那本君也懒得与一个死人计较假扮西阴神女之过。”


  音之溯:“……”


  音之溯不擅言辞,心知不对却又无从辩驳, 稀里糊涂就不自觉地顺着谢无妄的意思琢磨下去。


  历代西阴神女皆是被世间大能捧着、供着,金光闪闪地屹立在最高处指点江山,她们窥得先机, 稳居神坛。


  上一任神女玉瑶却没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因为当时平定天下的人是谢无妄。


  谢无妄身上杀戮之气太重,麾下战将也个个如同疯狗一般,一意征伐,根本不理会什么神女、什么先知预言。


  西阴神女玉瑶成了个大闲人,无所事事的她四处游历, 与音之溯邂逅生情。


  自那时起,西阴神女便已有了走下神坛之相。如今的云水淼更是糟糕, 乾元殿上当众被谢无妄落了面子,又在药师莲华境中失身于人,还曾两次被毛英俊掳走,神女名头在她身上简直败了个精光。


  再加上洞房夜那一番拙劣的颠倒黑白……


  云水淼能是真神仙?这话说出来,连音之溯都想发笑。


  *


  音之溯在乾元殿上怀疑人生的时候,他的新婚妻子云水淼正缩在一个黑暗潮湿的洞窟深处瑟瑟发抖。


  云水淼怕极了。丑陋不堪的大个子毛英俊每一次走过来,都会用金属性灵力钻刺她的经脉,手段极其残忍,感觉就像一万根针不停地在她体内穿扎,令她苦不堪言。


  上一次,他竟将绞成刺球一般的金灵力扎进她柔嫩的内脏,虽然只有一瞬,已痛得她魂魄升天――毛英俊用的是特殊手段,痛楚剧烈却不会导致昏迷,只能生生受着。


  听他话中之意,若她再不供出西阴之秘,下一次他就要直接对她的脏腑出手了。


  想到那一瞬间非人的剧痛,云水淼手指和脚趾都在抽筋,胸口骇得痉挛不止。


  她不明白,世间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人。


  她身上的神光对他全无作用,无论如何哀求,他也不为所动。


  两个时辰之前她已豁了出去,无视他的丑陋,对他说了许多肉麻的情话,还扯开衣领向他献媚,他却冷哼一声,迈着沉重的大步离开她的身边,又去了洞口。


  简直是油盐不进。


  云水淼很委屈。不是她不愿告诉毛英俊西阴的秘密,而是她真的说不出来。那段经历就像被灰色的迷雾糊住一样,想要回忆,脑海就变得一片茫然。


  她哀哀地求他给她一滴元血,这样她就能将他送入西阴,让他自己去看。可他不依。


  她把该说不该说的全都说完了,下一次招无可招。


  听着洞口传来的飒飒打斗声,她的心肝一颤一颤,就盼着那声音永不停止――此地位于魔渊之下,毛英俊必须将围过来的魔物清理干净,才能腾出些许时间来收拾她。


  ‘来个人救救我吧!是谁都行……’她再一次哀哀祈求上苍。


  若是早知道西阴神女迷不住谢无妄,还会招来毛英俊这种可怕的男人,她又何苦巴巴地上赶着受这个罪?


  “轰――”整个洞窟都在摇晃。


  巨大的黑影罩了过来,遮住远处洞口透过来的那几丝天光。


  云水淼周身一颤,更是缩成一团。


  先前有过教训,她不敢哭,不敢叫,只咬紧了自己的唇,尽力缩往洞窟最深处的角落。


  “呜――嗡――轰――”


  一阵阴冷的狂风卷着浓烈的腥味扑了过来,掀起她一蓬乱发。


  云水淼心头一跳,抬眸,只见一条由成百上千具魔尸绞结而成的巨型魔触须拍碎了洞顶,无差别地向着她藏身的地方横扫而来。


  完了!


  她惊恐得失了声。


  眼见这条极其恐怖又诡异的巨触就要将她拍碎在洞壁上,忽见白炽的光芒闪过,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重重一撞,将巨触撞向一旁。他一个箭步掠到她的身边,像拎小鸡崽一样攥着她的胳膊将她拎起来,夹在肋下。


  他咧唇一笑:“这样都没大喊大叫,挺乖嘛。”


  在魔物的尖啸声中,这个声音听起来特别有男子汉的魅力。云水淼芳心一颤,偷偷抬眼瞄他,只见他的肩上咬着一只黑鼠般的魔物,他也没来得及处理。那张丑陋的脸上,表情依旧凶神恶煞一般,但不知为什么,此刻看起来竟是顺眼了许多。


  她的脑海中不住地回荡着他方才的声音。


  挺乖嘛……挺乖嘛……


  他拎着她,掠向魔渊之外。


  身后坠满了大大小小的魔物,遮天蔽日,像是一场黑色的沙尘暴。


  他凶狠得要命,将近身的魔物斩杀殆尽,一路拼杀到了魔渊的封印边上时,她的身上竟是连指甲盖大小的伤都不曾受过。


  是他在拼命保护着她。


  他其实只是想知道西阴的秘密而已,并不是真的要为难她。要怪,只怪她说不出那个秘密,无法让他满意。


  到了封印边上,这个冷酷至极的男人一边反手荡开身后追咬的魔物,一边冷着声音问她:“去了外面,想不想逃跑?”


  他浑身是伤,杀气凛然。


  云水淼毫不犹豫地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遇到人,求不求助?”他又问。


  她继续摇头。


  “很好。”他咧唇一笑,“敢跑,敢开口,你会悔不当初。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为难你。”


  说罢,他拎着她掠出了封印。


  她忍不住弱弱地开口:“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吧。”


  “不必。”毛英俊冷冷拒绝,“说,如何把你身上这玩意弄掉,闻着恶心。”


  云水淼先是一惊,意识到他说的是神光之后,心头居然诡异地浮起一丝安慰――不是嫌弃她就好。


  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望向这个男人的眼神已不全然是惊慌恐惧,而是多了些奇怪的、唯唯诺诺的情愫。


  她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男人。和这个丑陋的男人相比,音之溯寡淡得就像一张透明的纸,只配在风花雪月的时候拿来消遣消遣。


  云水淼望向毛英俊,老实地告诉他:“东海侯曾告诉我,神光必须省着用,至多让十个人对我顶礼膜拜,然后就会消耗殆尽。”


  “用过几次?”


  云水淼声音更小:“三……三次。”


  谢无妄、音之溯、毛英俊。


  可惜谢无妄和毛英俊都没有受到影响,也就迷住了一个最没用的音之溯。


  这么想着,云水淼对音之溯的感情从浅淡的男女之情转成了满腔怨怼。他有什么用?早知今日,甘愿当初就没被他救过!


  幸好她并不知道就连她最看不上的音之溯也没有被迷惑心智,否则才真是吐血三升。


  “东海侯在何处?”毛英俊沉着脸问。


  云水淼惭愧地低下了头:“不知道,他有吩咐了才会找我。从前偶尔得知,他常去瀛方洲那一带,别的,妾身当真不知。”


  “妾身”二字娇娇软软,不经意地带上了媚意。


  只可惜毛英俊完全不解风情,他皱着眉,一掌拍晕了她。


  云水淼感觉后脑像是被铁砧砸了,两眼一黑,人事不知。


  *


  “瀛方洲。”


  收到毛英俊的消息之后,谢无妄再一次成功敲开了玉梨苑的门,斜倚在窗榻上,闲闲地与宁青青说话。


  “再有半月,浮屠子那边该有动静了。”他望向她,“我会走一趟远海。此行有些难测的风险,届时你便留在宫中罢,替我顾着些各方消息。”


  宁青青点了头,然后奇怪地问道:“我以为你放弃瀛方洲那件海底神物了。不是连你都无法接近吗?”


  他把冷白的下颌扬得更高了些:“谢某从不知道‘放弃’二字如何写。”


  骄傲的模样讨嫌得很。


  不等她撇嘴,他笑着靠近她,解释道:“我令他们设下了千罗绞杀阵,一层层剥掉封印阵眼外面的混沌乱流,方才收到消息,已能看出阵眼中的神物是戟。”


  “拿到它,你岂不是天下无敌?”她睨着他。


  谢无妄失笑:“难道我如今就不是?”


  宁青青:“……”


  论脸皮,倒当真是天下无敌。


  “阿青。”他起身,迤迤走到她的身边,很自然地坐下,揽住她的肩膀。


  “嗯?”她慢吞吞地转头看他。


  他环视这间梨香氤氲的卧房。


  “庭院是我盖的。”


  宁青青不解地看着他:“我知道啊。”


  “走廊、木台、窗榻……”他缓缓扫过,“哪里都结实。”


  宁青青略怔之后,脸颊呼呼地浮起了燥热。


  上回在木巢中,她用舍不得弄坏木巢为借口,拒绝与他亲近,所以他说庭院结实……


  她慢慢地转动着眼珠,想要假装听不懂。


  可是他那幽黑的目光便这么灼灼地盯着她,划过她发烫的面庞时,唇角勾起了若有似无的笑意。


  想装傻都不行。


  谢无妄这个人向来这样,攻击性十足,稍不留神被他逮到破绽,便会一击致命。


  他的大手慢慢收紧,将她的身躯一寸一寸揽向他。


  薄唇落到她的发顶,辗转温存。


  他极有耐心,用他身上的温度和气息一点点浸染她。


  “阿青,”他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试一试,你若不适,随时叫停。”


  他偏下头来,几乎衔到了她的耳朵。


  “我不会捉住你的手。”


  这句说得低沉缱-绻,想到话中深意,更是要命。


  真不要,就在他身上画圈。


  她的心脏跳得更快,想不出推拒的理由。


  他的大手覆了过来,轻轻落在她的手背上。


  她低头看去,见他的肤色白到透明,青筋比从前显眼得多,五指显得更加修长,竹般的指骨和指节坚硬漂亮。


  这是一双极能煽风点火的手。


  她曾深刻领教过它的要命之处。


  周遭的空气仿佛不太够用,她喘声渐急,分明只是轻轻覆着手,胸口竟已开始泛起隐痛。


  谢无妄今日可没打算无功而返。


  五指一紧,他将她拉进怀中,垂头重重啄了下她的唇。


  “不说话便是默许。”嗓音带着浓浓笑意。


  她睁了睁眼,张口欲辩,却被他伺机吻了下来,吻得极深。


  趁着她失神之时,他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床榻。


  她抬手触着他结实的胸膛,指尖轻轻地颤抖,于毫厘之间游移徘徊,像是在画一些凌乱的、没有下定决心的圈。


  他将她放进了云丝衾中,垂头又吻了下来。


  极其精湛的吻技,令她战栗不已。


  他对她了若指掌,知道如何令她彻底沉沦。


  她的身体中像是绷着一根弦,牵引着指尖,不停地震颤。


  她紧张地等待他的进一步动作。


  半晌,他缓缓退开。


  她更加紧张,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等了少时,等来一声极温存的轻笑。


  她偷偷睁眼,见他斜斜倚坐在床榻边上,一双幽黑狭长的眼睛里闪烁着愉悦的笑意。


  宁青青:“……嗯?”


  “不难受了?”他勾起嘴角,笑得极好看也极坏。


  一根修长如玉的手指懒懒扬起来,点了点她的唇。


  “看来阿青已经适应与我接吻。”他笃定地笑。


  宁青青:“!”


  她被这句直白的话砸得晕头转向。


  心口后知后觉地泛起一丝丝麻酥的暖流,倒是当真一点也不难受。


  “不是因为适应,”她嘀嘀咕咕地辩道,“是你使诈。”


  “使什么诈?”他微挑着眉,脸皮厚如城砖。


  她刚要开口,忽然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倘若她说方才她以为他要做别的,那他岂不是会接一句“既然你有这样的要求,那就如你所愿”?


  她才不上当。


  她抿住唇,用无声谴责的目光看着他。


  他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头发。


  他一本正经、若有所思地道:“两害相权取其轻,有了更怕的,便不抗拒亲吻了。”


  宁青青:“……”


  她为什么要躺在床榻上听他说这么羞耻的话题?


  他轻啧一声:“可惜再找不到别的什么事,能比那一件更要命、更销魂。”


  宁青青:“……”


  她确定,论脸皮厚度,谢无妄绝对一骑绝尘,将第二名甩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