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厚颜无耻(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毕竟那只乾坤袋空间不大, 快装满了。”


  谢无妄这人,说话从来都是这个样子,恐怕他自己也不清楚哪句话中藏着几分真心。


  不过宁青青倒是相信, 他留下那些死者的元血,最重要的目的确实是提醒他自己不要滥杀。


  他太强了,在这世间,能约束他的只有他自己。


  至于什么乾坤袋装得下装不下, 那肯定不是主要原因, 毕竟空间和时间一样, 挤一挤总是有的。再说, 一只乾坤袋满了, 还可以放别的乾坤袋。


  宁青青就这么云里雾里地想着,飘忽的目光在谢无妄的脸上晃来晃去。


  自从她出事以来, 这个男人便不断地在她面前展现出不为人知的一面又一面, 她傻乎乎地跟着他一层层抽丝剥茧,等到回过神时, 心神早已和他缠裹到了一起,再难分开。


  他也看着她。


  唇角没有带笑,但那双黑眸中的笑意却和她从前雕的那只小木人一模一样。


  她觉得她似乎可以再雕一个他。


  正要开口, 忽然听到西面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


  宁青青循声望去, 只见药王谷方向爆出漫天扬尘,遥遥看见一道异常魁梧的黑色身影在半空与红袍人对轰一掌,耀起炫目至极的灵力光芒,银白与凝绿轰撞、爆散,将空中的浮云映得乳绿乳绿。


  是金灵力与木灵力强者相斗。


  狂妄的大笑声响彻半空。


  宁青青听得有几分耳熟, 不禁狐疑地望向谢无妄。


  只见他微蹙着漂亮的长眉,遥望那道黑影, 神色颇有些不满:“招摇。”


  再一瞬,见那黑衣人借着掌风往南面倒掠数十里,手中拎着一个红彤彤的物什,急急往极南遁去。


  在他身后,红袍身影率着无数修士御剑直追,漫天都是‘嗖嗖’剑影,遥遥能到一阵阵乱哄哄的声音。


  隐约可辨出一些字句――“救谷主夫人”,“是那狂贼”,“追上他”。


  联系前后一想,宁青青便知道这个黑袍人是谁了。


  毛英俊。


  她愕然望向谢无妄。


  “那是毛英俊?手里抓着云水淼?”她问。


  谢无妄颔首。


  宁青青不禁笑出了声。


  先前音之溯用魔蛊控制毛英俊,将云水淼劫出天圣宫送到他的面前,助他演那一出英雄救美。如今,毛英俊又奉谢无妄之令,从药王谷劫走了云水淼,不知带到何处去。


  宁青青觉得音之溯一定会气炸了肺。


  她弯着眼睛:“谢无妄你也太坏了,竟然让毛英俊劫人。”


  “一事不烦二主。”他淡声笑道。


  “你何时安排了这件事情?”她好奇不已。


  “在你听壁角时。”谢无妄微挑着眉,“不然你以为我那时在做什么?”


  “啊……”宁青青恍然抚了抚自己的腿,“难怪把我都硌痛了。”


  谢无妄的黑眸中浮过一霎心虚,他若无其事地瞄她一眼,声音平静:“你说什么?”


  “原来是传音镜啊!我说什么硬东西落到了巢里,硌到我了。”单纯的蘑菇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


  谢无妄:“……嗯,就是它。”


  他不再多话,微眯长眸留心着战局。


  毛英俊曾是战殿殿主,实力自然远胜音之溯等人,不过几个回合功夫,便遁得彻底没了影子。


  谢无妄目送毛英俊离开,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将大木巢收进乾坤袋。


  他探出长臂揽住宁青青,悄无声息地离开谷地,返回天圣宫。


  *


  回到玉梨苑,谢无妄把大木巢放在了木台的屋檐下。


  木台与木巢都是出自一人之手,看上去十分圆融和谐。


  他把宁青青抱进去,像摆弄一个生活无法自理的娃娃那样,将她的脑袋扶起来,倚靠在木巢边缘,然后取一席云丝衾盖在她的身上。


  蘑菇:“……”


  被倒饬得舒服,不想动。


  将她安置好之后,谢无妄无情地取出一只装满了大妖丹的乾坤袋,拍进她的手中。


  “三日之内处理完。”


  说罢,衣袍带着风,扬长而去,只留给她一个风流飘逸的背影。


  工具菇:“……?”


  望着木台外面漂亮的云海,宁青青茫然了好一会儿。眼睛眨了又眨,直到看着云彩散了一回,她才后知后觉地想明白,谢无妄为何要黑心地压榨她这只蘑菇。


  ――他要尽快让她提升修为至合道,然后她就不能再拒绝他的繁殖要求了。


  这可真是……


  蘑菇想生气,奈何身下的大木巢实在舒适,身上的云丝衾也过于暖软,将她腐蚀得浑身绵软,生不起反抗的心思。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摸出妖丹,干活。


  处理孢子是一件非常无聊的事情,宁青青很机械地一枚一枚摸过去,体内的灵力一滴一滴多起来。


  妖王争霸之后,她吸收了妖兽中的佼佼们身上的邪恶孢子,已将修为提升到了炼虚后期。


  体内的经脉十分充盈,只是识府一直没什么动静――从炼虚到合道,至为关键的一步就是元神与身躯圆融相交,达到身神合一的境界。


  不过那是炼虚大圆满之后的事情,此刻的她,距离炼虚大圆满还隔着几大包妖丹的距离。


  这一段距离旁人帮不了她,只能靠着山一般的孢子妖丹硬堆过去。


  如今彻底习惯了取孢子的疼痛,更显得枯燥、无聊。


  到了第三日清晨,宁青青终于处理完满满一袋妖丹,她恹恹地垂着眼角爬出松软舒适的大木巢,拎着乾坤袋,前往乾元殿。


  如今她是一只很有自知之明的蘑菇。


  她知道,谢无妄乐得见她顺着后殿摸进去找他。


  于是她半梦半醒地踢踏着鞋子,穿过白玉山道,进入后殿,然后挥着两只细胳膊,将后殿与前殿之间的厚重幔帐一一挑开,钻了出去。


  穿过幔帐,只见谢无妄高大挺拔的身躯已立在面前。


  她左右望了望,偌大的乾元殿中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来得正是时候。不对,看他表情不耐,应该已经等了她一会儿。


  他接过她手中的乾坤袋,换一只新的给她,然后探手揽住她的腰,带着她登上殿阶,坐进銮座,将她圈在身前。


  宁青青把眼一扫,看到他的御案上堆满了大堆小堆的公文,说是书山也不为过。


  他轻蹭着她的侧鬓,告诉她:“毛英俊用魔物试了云水淼。”


  宁青青双眼一亮:“结果如何?”


  谢无妄淡笑:“魔物不近她身。阿青见过磁石么?就像磁石同极相近时一般,靠近云水淼,魔物会自发避离。便是强行摁上去,双方亦会滑开,井水不犯河水。”


  “哦?”宁青青思忖片刻,“所以,洞房那日她身上的神光防御,针对的是邪恶孢子。”


  音之溯的蛊毒是用子母魔蛊与邪恶孢子融合而成,既然神光打的不是魔物,那便只能是孢子了。


  两道细眉毛皱到了一块儿。


  “我本觉着,‘西阴神女’和邪恶孢子是一伙的。”她的语气颇有些失望。


  谢无妄笑着,抬手抚平了她的眉心。


  “这么点小事也值得愁眉苦脸?”他若有似无地用下巴蹭着她的头发,“你只管专心提升修为便是,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她偏头看他。


  冷玉般的眼底已隐隐能看出些乌青了。


  他道:“这些‘西阴神女’,身上被设下某种限制,无法泄露任何与西阴相关的秘密。其实我早已料到。”


  宁青青:“……等等,难道毛英俊已经对云水淼用过刑?”


  她处理一袋孢子的功夫,就快要跟不上外面的世界了。


  “对。”他微笑颔首,道,“刑殿虞殿主暗中协助。就连云水淼曾经引诱寄怀舟看她洗澡的事情都问出来了,关于西阴,却始终不能吐露半个字。”


  宁青青:“……”她差点儿都忘了,那位艳光四射的虞玉颜其实是一朵极度擅长刑讯逼供霸王花。


  谢无妄行事,可真真是雷霆手段啊。


  等等,云水淼招了什么来着?寄怀舟看她洗澡?谢无妄这是不动声色在给寄怀舟上眼药吧?


  她转开了头,偷偷抿着唇笑。


  笑罢,正色道:“那你打算如何处理云水淼?”


  谢无妄目无波澜:“除掉神光,扔给音之溯。”


  宁青青默默一琢磨,心中直呼内行。


  音之溯一旦控制了云水淼,便可以不经她的口,直接窥探她心中的秘密。


  云水淼无法招供,音之溯却可以。


  谢无妄可真是只阴险狡诈的老狐狸啊。


  正说着音之溯,忽有侍卫来报,说是药王谷谷主音之溯有急事求见道君。


  找上门来了?真是背后说人说不得。


  宁青青与谢无妄对视一眼。


  “丢了媳妇的苦主来了。”她扮了个鬼脸,“你自己应付他吧!”


  撒谎这种事情,蘑菇最不擅长。


  她倒是想看看,这件事谢无妄打算如何与音之溯虚以委蛇――既然还要利用音之溯来破解西阴之谜,那便暂时动他不得。


  她从谢无妄怀中蹦下来,踮着脚,三步并作两步跃下了御阶,轻盈地转了转身,藏进前殿与后殿之间的重重幔帐中。


  片刻之后,前殿传来了脚步声。


  “见过道君。”正是音之溯的声音。


  他心中急切,施礼之后便急急步入正题:“大前日,狂贼毛英俊闯进谷中,掳走我的妻子!我追至魔渊,却见此獠跳了下去,再无所踪!还请道君给音某一个说法!”


  半晌,谢无妄虚伪带笑的声音响起,颇有几分无奈的样子:“音谷主,毛英俊上回因为掳走西阴神女、杀害药王谷无辜弟子,两罪并罚,已被我天圣宫除名,罚下魔渊。”


  音之溯的声音拔高了几度:“他前日再次掳走我妻!道君不该给我一个交待么!”


  “嗯?”谢无妄鼻音沉懒,似是带着睡意,“毛英俊不就是因为此事被罚下魔渊么。”


  音之溯按捺着火气:“可是,他从魔渊逃出来了,又将我妻子掳去。”


  “音谷主不是说他进了魔渊?”谢无妄心不在焉。


  “对!”


  御案之上那个男人动了动广袖,发出O声,听着像是抬起手,懒懒支颐。


  他道:“毛英俊已被我天圣宫除名。本君定的刑罚是将其罚入魔渊,既然他身在魔渊,那就随他去吧。”


  音之溯:“???”


  幔帐中的宁青青差点儿笑出了声。


  “音谷主还有别的事么?本君近日着实是忙到焦头烂额。”谢无妄平静地逐客。


  “可他掳走了西阴神女!”音之溯压着怒火。


  谢无妄缓缓发出一个疑问的声音:“嗯?”


  顿了片刻,谢无妄叹息道:“此獠颇有实力,从我天圣宫中也能将神女掳走,更遑论音谷主你的药王谷。音谷主无需自责,错不在你。”


  音之溯:“?????”


  谢无妄,到底是个什么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