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青色蘑菇(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那一边, 音之溯指尖的魔液彻底凝成。


  他按捺不住,要对云水淼下手了。


  说来也好笑,他自身是个泯灭人性的魔头, 却看不上云水淼那些卑劣的谎言。


  “你是我的妻,”音之溯压着嗓子,温柔地对云水淼说,“怎么可能是炉鼎那种脏东西!不是的, 你是我干干净净的女人, 我此生最爱的女人……”


  带着魔液的大手轻轻摁向云水淼的头顶。


  云水淼听不明白话中深意, 宁青青倒是心如明镜。她知道音之溯已确定了云水淼的身份, 准备用魔蛊孢子控制她, 将她变成他要的“玉瑶”。


  像云水淼这样的心性,必定一毒一个准――都不需要心魔忽悠她, 她自己本就是个邪魔外道。


  宁青青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倘若音之溯控制了云水淼, 那么这个心性偏执的魔头就会掌握西阴的秘密……也不好说是福是祸。


  蘑菇静静等待。


  眼见那魔液就要透过云水淼凌乱汗湿的发丝,渗到她的头皮上去。


  就在这时, 红鸾帐中忽然有金芒爆发,刺目之极!


  那金芒汇成一束,直袭音之溯指尖的漆黑魔液。


  变故来得猝不及防, 音之溯骤缩的瞳仁中只余一片金光, 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


  “滋――”


  金光钻入他的指腹。


  只见音之溯手指上冒起了黑烟,他痛呼一声,身体似是被雷劈中一般,蓦地弹向床榻尾端,兜到了帐幔中, 半晌才爬了回来。


  这出意外让宁青青也吃了好大一惊。她真没想到云水淼身上这圈神光不仅有魅惑效果,还能自发防御。


  “……音郎?”云水淼坐了起来, 被褥滑落,露出一具泛着金光的娇躯。


  事发突然,这二人的神色都显出些茫然。


  宁蘑菇倒是激动地蹦了起来,看热闹不嫌事大,她就盼着这对男女斗个你死我活。


  反正不管谁死了,都是苍生之幸。


  ‘打,打,打!’菌丝在屋梁绕圈圈。


  音之溯面色惨白,定定地望着云水淼,脸上闪过复杂的神情。


  “音郎?”云水淼伏在了被褥上,疑惑地打量音之溯。


  音之溯见她并没有发难的意思,定下了神,半真半假地苦笑着解释:“我用来、试魔毒解药的魔虫,不知为何落在你的身上。我情急去抓,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攻击了。”


  云水淼望向他的手指,只见指尖破了一个漆黑的小洞,渗出带有魔息的污血来。


  “邪魔之物吗?”云水淼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脸,“神o自是不容,见到即诛。音郎,你为何要碰那种东西?”


  音之溯其实并不擅长说谎,喉结不住地滚动,眸光乱闪,身躯紧绷,指尖快要把身下的被褥抠出洞来。


  他强笑道:“这世间,哪一个医者不想治愈魔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找到解毒之法,少不得要碰那些毒物。”


  他这么一说,云水淼倒是立刻便信了。


  音之溯声名在外,天下无人不知他是医痴、药痴。


  再加上云雨之前云水淼已用身上的金光魅惑了他,曾亲耳听他说出要杀谢无妄这样的话,眼下自然是放放心心地信任他,将他当成裙下之臣,不疑有诈。


  “我知道音郎心系苍生。”云水淼伏向他的怀抱,“也不要太急切了,如今西阴有难,还是尽快拿到谢无妄的元血,方是正经。”


  音之溯自然是极力安抚:“放心,我定全力去办。你等好消息便是。”


  他不顾手指上的伤,扑住云水淼,又是一番颠鸾倒凤的抚慰。


  宁蘑菇心下暗想:‘莫非他要趁着那样那样的时候给她下毒?’


  视线一转,落到音之溯指尖的焦黑破洞上,不禁满头冒出黑气,压下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她静静思忖了一会儿,意识到这二人已陷入了某种僵局,不会再有新的消息了――云水淼一味惦记着谢无妄元血,音之溯也一时无法突破她的神光防御。


  洞房花烛夜渐渐纯粹了起来。


  再留下去没有意义。


  菌丝一荡,飞速退离。


  风驰电掣间,百里距离一晃即过,宁青青神智回笼,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团在谢无妄的胸前,与他极亲密地依偎在一处。


  她的身躯已被他的气息彻底浸透,一丝一毫力气都提不上来,双臂环着他劲瘦的腰,脸颊贴在结实的胸膛上,额头蹭开了他的衣领,眉骨触着锁骨。


  他的骨骼生得极好。险峻嶙峋,流畅漂亮。


  一抬头,便看到了沐着月色的绝世容颜。


  他展颜一笑,清清泠泠。


  察觉到她即将醒转之时,他已撤走了凶器,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如何?”他问。


  他和她靠得太近,他的声音好像不必通过耳朵,就能跑到她的心里去。


  偏生他又是在一本正经地谈正事,让她觉得自己的害羞像是欲盖弥彰。


  宁青青定了定神,慢吞吞转动着眼珠,假装若无其事地低下头,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将洞房中的所见所闻一一道来。


  从云水淼颠倒黑白,到她用神光魅惑音之溯,再到此女的目的是谢无妄元血,最后说到音之溯意欲下蛊,却被云水淼身上的神光击伤。她回忆得极仔细,不放过任何细节。


  她贴他太近,说话时,她的气息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往他微敞的领口里面钻,拂在那线条流畅结实的胸膛上。


  他倒是无知无觉的样子,她自己的脸颊却慢慢地热了起来。


  “此二人,倒是不错的突破口。”谢无妄的声音不紧不慢,“阿青又立大功。想要什么奖励?”


  他垂眸看她。


  她抬头,秀挺的鼻尖轻轻蹭过他冷硬漂亮的下颌,一触之间,似是感染了他的温度。


  她望向他的眼睛,只见幽黑的眸中缀着月色,像一潭坠进去就爬不出来的深水。


  隔着两重衣裳,她清晰地感觉到他和她的心跳交织在一起,像是树枝上一对彼此应和的鸟儿。


  恰好,他与她正是身处一只无比舒适的大鸟巢中。


  夜色好,风好,月好,气氛更好。


  他揽在她后背的手缓缓上移,即将制住她的后脖颈与脑勺,叫她无路可逃。


  她的唇轻轻地颤动。


  终于,她吐出了柔软好听的气音。


  “想要一个祝贺的亲吻。”她补充道,“草原上那个。”


  发乎情,止乎礼的那一种。


  此刻,谢无妄已偏垂下头来,微阖的长眸中流淌着暗沉的、攻击性十足的光。她若是再说慢一瞬,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恐怕就全不由她了。


  听清她的诉求,他低低地笑了笑。


  “好。”


  薄唇覆上,极克制,极君子。


  在她牙关处,一触即收。


  她阖上了眼帘,心尖在颤抖,唇上的触感温存体贴,熨到了心里去。


  她感觉到他并无失落不满,反倒十分愉悦。


  他适时退开,分寸把握得极好。


  宁青青轻轻舒了一口气。


  “阿青,”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笑意,“这是你第一次向我索吻。”


  宁青青:“……”


  趁着他得意地笑开时,她手脚并用,从他怀中逃了出去,爬起来,靠坐在鸟巢一侧。


  巢穴的环边也做得极为精致,她倚坐在那里,一仰头,脑袋正好搭在弧线圆润的巢边,脖子舒服极了,整只蘑菇松懒得想要瘫成一堆菌丝,散在这只大窝中。


  她懒声道:“是你引得他们鹬蚌相争,我可不敢冒领道君的功劳。”


  谢无妄笑道:“说几句话而已,谁都可以,能听壁角的却只有你一个,不必妄自菲薄。”


  宁青青:“……”这句话怎么一点儿也不像在夸她?


  摆脱了亲密危机之后,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腿上传来奇怪的僵痛,伸手一碰,感觉像是被剑鞘般的东西硌伤了。


  揉了片刻也不见好转,她不禁十分纳闷。巢穴中处处舒适松软,哪有什么硌人的物件呢?


  她一边茫然捶腿,一边闲闲地与谢无妄说话。


  “方才看见音之溯向云水淼下毒,我忽然想起从前。谢无妄,当初你怎么会想着把涅骨放在蘑菇里面送我?”


  他懒散倚在另一侧,啧道:“说清楚些。是要问涅骨,还是蘑菇?”


  “都问!”


  他讨嫌地半眯着眼睛:“给你涅骨,那是因为先见之明。蘑菇啊……”


  他露出些回忆的模样。


  黑眸望着夜空,眸中缓缓淌过了星与月。


  “迎亲那日,宁天玺醉了酒,嚎啕大哭,”他垂眸,勾了勾唇,“他说当初捡到你的时候,你身边有两朵青蘑菇,于是给你取名宁青青。”


  宁青青睁大了眼睛:“……”


  这么随便的吗?那要是她身边爬着两只虫、两只鸡、两条狗怎么办?


  他道:“后来想送你个好养的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青蘑菇。”


  她慢慢点头:“哦……”


  那么漂亮的蘑菇,他定是用心去找过。


  如今想来,那只蘑菇和他的灵宝们那么亲近,其实是因为他的涅骨――亏她从前还觉得蘑菇与灵宝们在一起,像是她和孩子和他的孩子亲密依偎。


  ……其实她就是纯给别人养娃了!


  这般想着,心中不禁百感交集。


  “谢无妄,”如今的蘑菇是胆大包天菇,她百无禁忌地问,“给我涅骨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想,等我取你道骨那一日,你就心狠手辣地把我杀掉。杀一次还不够解气,等我涅了,再将我绑回去慢慢折磨?”


  “啧。”谢无妄挑高了眉梢,赞道,“懂我。”


  他凑近了些,压着嗓子,低低地笑。


  “绑到床榻上,慢慢折磨。”


  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