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孤独终老(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唉……”


  寄如雪叹了一口极其沧桑的气。


  “音之溯倒当真是个奇人, 那么大一个神女摆在他面前,他竟然满心只惦记着他的医道药道,气走了玉瑶。当初觉得便宜了我, 如今方知塞翁失马,祸福难料啊!罢辽,往事如云烟,今朝有酒只需醉!”


  颓废少年摇摇晃晃站起来, 拎起那只夜光大壶, 咕咚咕咚灌了满腹美酒。


  “宁青青, 你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来来来, 陪我大醉一场,我便不用再多花钱请回方才的小姐姐了。”


  榨光了寄如雪身上的情报, 无情的蘑菇果断过河拆桥:“我要走了。走之前告诉你一个秘密。”


  “嗯?”寄如雪抬起一双醉眼。


  “方才陪你喝酒的‘漂亮姐姐’, 其实是两个男剑修,胸口塞的是馒头――你定是给了‘她们’不少陪酒钱?”


  寄如雪手中的夜光壶掉到了鲛纱毯上。


  喝下去的酒, 忽然就不香了。


  宁青青弯起眼睛,偷笑拱手告辞。


  她是如何发现的?


  因为昆仑掌门寄怀舟望向这两位‘小姐姐’时,若有所思, 跃跃欲试。


  那是想要跟风赚钱的眼神。


  “等下!”寄如雪蹦起来, 双手叉腰,得意道,“我也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宁青青兴致缺缺。


  这种少年意气的报复,一只成熟的蘑菇根本不会当真。


  她作势要走。


  “宁青青!”寄如雪呲牙,“你, 就是谢无妄的劫!总有一天,你会抽他道骨, 和他彻底反目!可怜见的,你哪里斗得过他?谢无妄那个黑心货啊……他定要骗你放放心心去拿他的一切,小丫头,自己当心了,姓谢的可不是什么好人啊,为保他自己,必定会将你引上死路。”


  蘑菇垂下眼角:“不可能。”


  寄如雪老神在在地环抱起胳膊:“年轻人,哪个都不信命。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无论信不信,没人能逃过既定的命数。”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说到最后,原地站定便打起了小小的酒呼噜。


  *


  雪庐外守着一位眉目清秀的道童,引宁青青离开昆仑。


  踏出剑峰,宁青青一眼便望见谢无妄站在悬崖边。


  他身量高,如今瘦了些,更显修长挺拔。


  谢无妄拥有年轻俊美的容颜,但他身上的气势却绝不年轻,而是一个男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模样。


  她看着他,眼前忽然出现了幻觉。


  他的脚下便是万劫不复的死地,他淡笑着,缓缓前倾,带着一身孤寂堕向深渊。


  宁青青心中一惊,下意识飞掠过去,攥住了他的手腕。


  幻象消失,她发现他好端端地站在云海边上,正惊奇地微挑着眉,垂眸看她。


  “阿青?”


  她惊魂未定,怔怔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种感觉,与她那日在梦见听见他嘶哑着嗓子唤她名字,让她不要死的时候,像极了。


  清晰而强烈。像是预示着她和他的结局。


  一只大手覆上她的额头。


  他身上的温度不复从前的炽烫,掌心温凉干燥,腕骨坚硬,有些嶙峋。


  “谢无妄,”她平静地呢喃,“我忽然在想,那样的力量,哪里是人力可以匹敌?”


  大封印、瀛方洲之眼、上古神o……与这样的力量相比,她就像一只站在天穹之下的小蚂蚁。


  就连谢无妄也变凉了。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抽不出时间好好调息疗伤。


  他轻笑出声:“怕什么。”


  他的手拂过她耳侧的发,落向她的身后,将她的身躯拢到了怀中,虚虚揽住。


  “天塌下来,有我。”


  结实的胸膛在她面前轻轻震动,发出极沉稳,极好听的声音。


  “我认为你应当停下来歇一歇。”她认真地抬眸看他。


  这个男人当真是生得完美无暇,自下而上这么糟糕的角度,线条仍然漂亮冷硬,全无瑕疵。


  “用不着。”他道,“我无事。”


  “哦……”


  她垂下脑袋。


  “你在想什么?”他忽然问,“是不是以为我故意折腾自己来诱骗你?”


  宁青青小小地惊了一下,没想到他竟是直接就把寄如雪的挑拨之语给说了出来。


  她错愕地看他,见他咬着牙,危险地眯着眼笑。


  一只大手环到她的后颈处,连头发带着细脖颈一起捏住。


  他凑近了些。


  高大的身躯俯下,唇角微勾,一双黑眸幽又沉,带着些坏意,叫她心惊肉跳。


  她紧张地睁大了双眼,脑中晃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比如他忽然阴森地冷笑,说‘终于被你发现了啊’这样的话。


  他的气息将她彻底罩住,盯了她半晌,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退开。


  “苦肉计乃是下下策。”他道,“阿青,我要的,是你心甘情愿的爱慕,而非同情。”


  宁青青:“……?”


  她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和他说的,并不是同一码事。


  他懒散地笑着,带她踏上云端。


  “说吧,打听到了什么,吓成这样。”


  宁青青为自己辩解:“不是的。寄如雪说的那些并不可怕。”


  “不怕?”他轻笑着瞥她一眼,“骨头要被你捏断了。”


  “……啊?”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攥着他的手腕,攥得死紧。


  方才的幻象,是真的惊着了蘑菇。


  传说中,西阴神女精通预言之术。


  蘑菇忧郁地垂下了眼角。


  “我不喜欢西阴神女。”她很不高兴地说。


  “嗯,”谢无妄道,“我亦不喜。”


  “我肯定不是什么西阴神女的后人。”


  谢无妄笑:“阿青怎会是那种装神弄鬼的玩意。”


  她似是放下了些心,慢吞吞地将自己在寄如雪那里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包括最后寄如雪的挑拨之词。


  不管她信是不信,总之,在背后说人坏话,就该有被苦主知晓的觉悟。


  谢无妄听着,只是笑。


  她幽幽睨他:“谢无妄,你怎么看?”


  他虚着眼眸,微勾着唇角,从侧面看去,精致好看得不行。


  他道:“我确实不是好人。但这辈子,我只求你这一个,若是把你害了,岂不是要孤独终老?”


  她胸腔中那颗不争气的小心脏重重扑腾了两下。


  最受不了的,便是谢无妄用这般清冷平静沉稳的语气,一本正经地说四平八稳的情话。


  “说正事!”蘑菇转开泛红的脸颊,声音有一点凶。


  她自认为绝对没有一丝一毫娇嗔。


  “正事啊。”谢无妄道,“昨日我杀死的独角妖,体内确有功德之力。”


  云水淼身份败露那日,谢无妄曾告诉过宁青青,所谓的“神光”是一种奇异的功德信仰力量,可以蛊惑人心。


  寄如雪正是着了此物的道。


  “所以那只独角妖正是当初杀死玉瑶的那一只。”宁青青点点头,“杀了玉瑶之后,玉瑶身上的功德之力跑到了它的身上。说起来,独角妖那股阴邪怨毒的恶意,我曾经见过的。”


  “嗯?”


  “我找回情感那一日,你不是杀了一只雕妖吗?血淋淋的妖丹递到我手上。”她斜睨他,见他极为自然地转开了脸。


  她抿着唇角偷偷笑了笑,继续说道:“当时我便在那粒孢子中感受到了那样的恶意。”


  “我记得,”谢无妄道,“你说那样的恶意来自本体。”


  一人一菇对视。


  “所以西阴神女是孢子?”谢无妄时至今日,说到‘孢子’的时候语气仍是怪怪的。


  宁青青耸耸肩:“也许?说不定正是从前追杀过我的坏蘑菇。”


  他缓缓眯起长眸,望向远处:“独角妖的恶意可以说是针对你,但是那只雕妖……”


  他摇下了头:“我的气息护着你,相隔甚远,它不可能感应到你的存在。”


  宁青青沉吟:“雕妖似是冲着牧神而来。”


  她眨了眨眼睛。


  “走吧,”谢无妄懒散淡笑,“该带你近距离感受一下来自云水淼的恶意了。”


  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