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纨绔子弟(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在一间漂亮的大雪庐外停下了脚步。


  她转身, 郑重地向昆仑掌门寄怀舟施了个礼。


  “寄掌门,此前我身染魔毒,心智错乱, 说了许多无礼的话,有损寄掌门清誉,实在抱歉。若是寄掌门在任何场合需要澄清此事,我必全力配合。”


  她的态度极为认真, 声音清冷微沉。


  她很少像这样装出成熟的样子来说话, 只是“撩拨”寄怀舟的那件事, 实在不能嘻嘻哈哈地糊弄过去。她是一只有责任心的蘑菇, 犯了错便会认错。


  “啊……”剑仙立刻显得一点手足无措的模样, “这个,不是什么大事, 寄某理解, 并未放在心上。道君夫人只是魔毒受害者而已,不必为此烦扰。”


  宁青青微笑着将手收回袖中:“我与谢无妄已经和离, 寄掌门可以称呼我为宁道友。”


  剑仙怔得更狠,剑一般薄削锋锐的双唇微微分开:“啊……这样吗。”


  他避嫌地向后退了半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眼前这个女子, 实在是非常可怕, 太容易被她骗得神智全失。


  抬头一看,却见宁青青眸光清正,笑容疏朗。


  寄怀舟又是一怔。


  看着她的模样,他立刻觉得自己想多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宁道友看起来委实风光霁月, 如此磊落大方的女子,与“骗子”这二字, 根本不沾半点边。


  从前她只是被魔毒影响而已,人家原本就是清风明月般的女子。


  寄怀舟舒了一口气,心头无比释然。


  他难得地开起了玩笑,抚着胸口道:“幸好今日与宁道友说开了,否则将来听到宁道友与道君和离的消息,寄某少不得要自作多情一番。”


  他并不擅长说这样的话,态度不算自然,说完,薄面皮上立刻显出些窘态,生怕言辞不当,引发什么误会。


  “未必能听到消息。”宁青青眨了眨眼睛,俏皮地说道,“他希望复合,我会考虑。倘若当真复合,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再宣布和离的事情。”


  寄怀舟装模作样地叹息:“啊,这下寄某是彻底没戏了。”


  一人一菇弯起眼睛笑开。


  “宁道友,请吧。”寄怀舟引宁青青进入寄如雪居住的雪庐。


  昆仑并无积雪。


  这些晶莹蓬松的白雪是从别处搬来的,用结界固定在圆顶的石庐外。


  随便春风如何吹拂,它们也不会融化分毫。


  ‘寄如雪……’宁青青默默念了念这个名字,心中觉得这位元神转生的道君还挺讲究。


  进入雪庐,满目净是浮光掠影。


  只见地面铺着重叠千层的密鲛纱,焕彩轻移,珠光微荡,令人不忍踏足。


  墙壁是至为通透的灵玉,外头的雪光与天光映在玉面上,好似在玉质中流动的云絮一般,美景天成,任意一处绝无重样。


  一张雪玉案,雕满精致繁复的雪花纹,纹间还流淌着碧水,真真叫做春水破冬雪。


  而那个出言不逊的少年,身着团花锦簇的灵丝大紫袍,歪歪斜斜倚坐在雪玉案后方,左右两旁各服侍着一位酥雪半敞的艳丽女子,正执着夜光杯,喂他葡萄美酒吃。


  宁青青:“……”此情此景,当真是与想象之中截然不同!


  少年吊起眼角来看人。


  十五六岁的模样,唇红齿白,任谁见了都得赞一声俊俏。只是满身尽是风流颓唐气,伏在那里就好像一条没骨头的蛇。


  寄怀舟叹息着,躬身作揖:“寄前辈。宁道友到了。”


  少年扬起一只雪白的手,赶苍蝇一般挥了几下:“去,去去!”


  道了三个“去”,那便是赶寄怀舟和两名艳丽女子走。


  寄怀舟夹紧眉心,带着两位衣裳不整的女子离去。


  宁蘑菇目送三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然后回过头,忧郁地望向寄如雪。


  只见这少年咧开了鲜红的唇,笑容更是比方才颓废了十倍不止,活脱脱像个沉迷酒色的纨绔子弟。


  他拍着桌招手:“坐过来,愣什么愣。”


  蘑菇叹气:“寄如雪,你还记得沧澜界中的侧夫人吗?”


  她可不曾忘记,那位侧夫人挟持她的时候,动作有多么干脆利落――尤其是一刀扎进她锁骨下面时。


  而此刻……


  “悖奔娜缪┧臂一张,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雪玉案上,“别提了,我就是被下了降头,降头明白吗?就是那种……”


  他张牙舞爪,挥动着两只华丽的袖子胡乱地比划了一番。


  “那种!就是那种!”


  紫衫狂舞。


  宁青青:“……”恐怕智力正常的生物都看不懂。


  寄如雪忧郁地叹了一口气,年轻鲜嫩的面皮上挤出三道抬头纹,生无可恋地盯着她:“啧啧啧,一想到我居然抱着具臭烘烘的尸体过了几百年,呜呼!只有漂亮姐姐才能抚慰我饱受摧残的心灵。”


  宁青青:“……”


  她蹭过去,坐到寄如雪对面。


  低头一看,只见这雪玉桌上布置着结界用以隔绝冷热,冰凉沁爽的美酒仍冒着寒气,而那些刀工精细犹如观赏品的热食则像刚刚出锅一般。


  “吃!陪我一起吃。”寄如雪大方地挥手。


  宁青青暗想,此行是要从他口中挖出内幕,自然该与他拉拢关系才对。


  她毫不客气地从雪玉案的侧屉中取出一副新碗筷与杯盏,很有主人作派地给自己斟酒、夹菜。


  蹭吃的时候最要注重气势。


  只要自己理直气壮、气壮山河,那么旁人绝不会感觉哪里不对,并且很可能上前拍马屁。


  没吃几口,宁青青便意兴阑珊地放下了玉筷。


  这些菜肴中看不中吃,与谢无妄的手艺相比,火候差得太远了些,甚至连他随手买来的阳春面都不如。


  “不好吃?”寄如雪软绵绵地问。


  “我来寻你,是有要事。”宁青青正襟危坐,“事关天下安危,自然食不知味。”


  “噗嗤!”寄如雪笑着指了指她,“有趣有趣,你是个妙人。方才夹菜倒酒的时候就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吃了两口分明嫌弃,倒是讲起了大道理。”


  宁蘑菇:“……”


  她垮着脸问他:“听你话中之意,将玉瑶尸身带在身边,并非出自你的本心?”


  提到这个,寄如雪鲜嫩的面皮上立刻涌起忿忿之色。


  “从一开始就不对劲。怎么看她怎么美,她说什么我都不过脑子就信,见天摇着尾巴围着她转……这些都算了!她死了以后,我居然从魔域那边――哦,如今已经没有魔域,被谢无妄给踩平了。总之,我当时从魔域那边弄了些恶心的黑虫子,塞了她一肚子,就为了保那具尸身不坏,与它朝夕相伴,噫!好恶心。”


  寄如雪拍着桌子跳了起来:“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宁青青无情道:“是你干的事儿。”


  再补一刀:“大家都知道。”


  寄如雪:“……”


  他把一张小俏脸皱成了红红白白的一团,抱着脑袋跌到层层鲛纱毯上,像个真正的少年一样打起了滚。


  “我不想活啦!”


  宁青青道:“这么说来,谢无妄焚毁魔尸,倒是帮了你一个大忙。那你方才还骂他?”


  寄如雪一骨碌爬起来,忧伤地抿了抿红润的嘴唇,半晌,幽幽吐出几个字:“见不得他那嚣张样。”


  想起那日在沧澜界,他狠狠捏住了谢无妄的心脏,对方非但不怕,反倒冷着一双阴沁沁的黑眼睛,失望地说出“如此,便予你一线生机”的模样,寄如雪就恨得咬牙切齿,只想在地上疯狂打滚。


  太气人了!怎么可以这么气人!


  竖子,何其猖狂!


  还搞得像是自己欠他一条命似的。


  转生成功之后,这个巨大的阴影就一直罩在寄如雪的头上,让他有种……自己是谢无妄儿子的错觉。


  寄如雪悲愤地抬起眼睛,恰好看见宁青青正用老母亲一般的眼神注视着自己。


  寄如雪:“……”


  宁青青问:“这么说来,你与谢无妄其实并无仇怨。”


  “现在有了!”寄如雪咬牙切齿,“他杀我一遭!”


  他兀自扑腾了一会儿,终于没了力气,软绵绵地伏回雪玉案上,恹恹道:“谢无妄是人凰族余孽的事,是玉瑶告诉我的。她说谢无妄那一族必要为祸苍生,我便信了。”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死后方觉大梦一场,诸般行事,实在是荒诞离奇!图什么啊?剑也不要,美人也不要,美酒佳肴金屋玉殿通通不要,背着具黑尸像老鼠一般东躲西藏算计谢无妄……我图什么啊?我告诉你宁青青,转生归来,我,寄如雪,只想享受人生!”


  宁青青:“……倒也不必矫枉过正。”


  “我偏要。”


  “好吧。”她垂下眼角,“那你将玉瑶身上的异常之处告诉我,然后继续享受你的人生。”


  “她啊……”寄如雪眯起了眼睛,手中缓缓转动一只夜光杯,“我第一次见她,就被迷住了。她一靠近我,我的心跳就不听使唤,满心满眼都是她,很激动,很狂热。颠倒众生,不外如是。啧,我那时总想着,得亏音之溯那个药呆子不解风情,才便宜了我,捡着个女神仙!”


  宁青青礼貌地抿住了唇,耐心先听他说。


  脑子里转了个念头――玉瑶轻易迷惑寄如雪心智,当是那带着神光的面具的功劳。


  “没几年,谢无妄平定天下,玉瑶便该应劫而死,但她并没有死。”寄如雪道。


  宁青青不禁挑高了眉梢:“哦?”


  寄如雪回忆着旧事,缓缓道来:“天下将定之前,她便让我带着她退隐到了万妖坑。在那里,她果然避过了应劫之日的爆体而亡。只可惜万妖坑处处凶险,我纵然全力以赴,也只撑过三个月便身受重伤,无力再护她周全。一次战斗中,她被独角妖电死了。再后来,我便带着她的尸身离开了万妖坑。”


  宁青青也没想到竟然能听到这样一件秘事,她正襟危坐,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住寄如雪。


  玉瑶在万妖坑避过死劫,却又死在了独角妖的雷电之下?


  独角妖?


  “所以,”她问,“正是在那一战中,须弥芥子掉到了独角妖的尿中?”


  寄如雪面色惊恐:“你如何得知?”


  破案了。难怪那器灵说……咳咳!


  宁青青轻咳一声,继续说正事:“你后来杀了那只独角妖替玉瑶报仇吗?”


  寄如雪摇头:“并未。那时我伤势太重,否则她也不会死。独角妖跑了,后来我养好伤,再入万妖坑杀过许多独角妖,却始终没有再遇到那一只。”


  宁青青心中转了转念头――不知道那只眼神怨毒、不顾兽类荣耀的独角妖,会不会正好就是杀死玉瑶的这一只?这两件事,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联?


  “等等,”她蓦地想起一件事,“这么说来,玉瑶死前根本没有机会去药王谷见音之溯。”


  寄如雪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我怎么可能让她去见老情人?我与她在一起之后,一刻也不曾分开过。”


  宁青青暗自沉吟。


  这么说来,大莲花给她的那段莲语便不是从前的事情。


  不是玉瑶吗?


  那只能是云水淼了。


  音之溯许下那个“世间风波不停、劫数不尽”的承诺,是数日之前的事情。


  他好不容易等到的,是云水淼这个“西阴神女”,他要将她长长久久地留在自己的身边。


  “还有一事,”寄如雪道,“玉瑶一次醉酒时曾提到,她和她之前的历任西阴神女,都是出自瀛方洲。”


  宁青青心头一跳。


  瀛方洲,又是瀛方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