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万年旧秘(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不可以!快停下!”


  宁蘑菇装模作样拽住板鸭崽的脖皮, 将它猛力向后扯。


  板鸭崽全力配合她,为难地“挣扎不休”。


  “别、别拦俺……俺、俺杀谢老狗……”


  蘑菇生无可恋:“我也拦不动啊!”


  它实在是太胖太重,向前俯冲的惯性极大, 她这只细胳膊细腿的蘑菇根本拽不住。


  倒霉的板鸭崽骑虎难下,滑翔着,落到了谢无妄百丈之内。


  它炸起了所剩不多的毛,发出威胁的低吼。


  宁蘑菇幽幽叹了一口气, 从板鸭崽的胖脖颈上跳下来, 站到它的面前, 张开双臂拦住谢无妄。


  “崽子快走!我替你挡着谢老狗!”蘑菇正气凛然。


  谢无妄:“……”


  “快走啊!别管我!”宁青青闭着眼睛大吼, “你是万妖之王, 你有你自己重要的责任,不要为了我而……”


  一只大手拍了拍她的肩。


  她收声, 睁眼一看, 只见谢无妄已似笑非笑站在她的面前。


  他抬手指了指她的身后。


  宁青青回过头,见那胖子已经逃得没了影子, 只留下一串扬起的烟尘。


  蘑菇:“……”


  她若无其事地转回头,冲着谢无妄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


  “它为什么可以离开大封印?”她微偏了脸, 一脸严肃地与他探讨学术问题。


  “你说呢?”谢无妄的手并没有离开她的肩头。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抬起修长的手指, 无意识地轻轻敲击,在她肩上荡出圈圈涟漪――不是旖-旎的那种,而是带着不祥的凶气。


  “我觉得,”蘑菇一本正经地说,“肯定是我的功劳。谢无妄, 与我立下的大功相比,一个小小的口误, 自然应该忽略不计。”


  都怪板鸭崽,老在她面前念叨谢老狗谢老狗,害她秃噜了嘴。


  他不置可否,只道:“当年灵兽堕妖,被逐入万妖坑,永不得出。”


  “嗯?”宁青青不解,“有什么不对吗?”


  话一出口,她便知道哪里不对了。


  这么多年来,竟无人深想过这件事情背后的含意。


  堕妖的灵兽被逐入万妖坑便再也出不来,这是否意味着,在灵兽堕妖之前,万妖坑地界便已经存在着大封印?


  谢无妄观她神色,便知她已经想到了这一层。


  他道:“当时指引世间修士将妖兽逐向万妖坑的,正是第一代西阴神女。”


  宁青青点头:“这个我知……”


  话至一半,忽觉毛骨悚然。


  在灵兽堕妖之前,大封印它封印着什么东西呢?西阴神女是否知道内情?


  蘑菇眨眨眼睛,给自己压了个惊,然后说道:“板鸭崽得到了血脉中传承的记忆,它说它的祖先曾与我的祖先并肩而战,我的祖先在它的血脉中留下了烙印,这才使它免受邪恶孢子之害。莫非……第一代西阴神女正是我的祖先?”


  她与西阴神女肖似的相貌仿佛是个有力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


  但是她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经过这么多事情以后,“西阴神女”这个东西让她觉得八字不合,天然地反感。


  她定了定神,着眼当下:“板鸭崽可以离开大封印,是否意味着,封印只镇压体内有邪恶孢子的妖兽?”


  “一试便知。”谢无妄扬起了负在身后的那只手。


  宁青青眼前一花,见他手中竟是抓着一只五彩斑斓的漂亮鹦鹉。


  蘑菇:“!”


  谢无妄道:“方才抓的,料你会喜欢。”


  “花里胡哨。”她嘴上嫌弃,双手却非常自觉地狂撸鹦鹉颈背那块最软绒的毛。


  眼睛眯得没了缝。


  半晌,她记起正事,探出菌丝替鹦鹉处理了孢子。


  这是一只炼虚六阶的妖。


  祛除孢子之后,鹦鹉看起来更加乖顺,连毛毛都软了许多。


  “我可以养着它吗?”她弯着眼睛问。


  “嘎!嘎嘎嘎!”鹦鹉激动地拍翅膀,“哇啦嘎!”


  蘑菇:“……算了。”


  一开口,毁所有。这可真是鸟类的通病啊!


  她幽幽睨了睨谢无妄,然后捉着鹦鹉来到大封印边上,带着它跳进去、跳出来,再跳进去、再跳出来。消灭掉孢子之后,大封印无视了这只妖兽。


  她拍拍手,放了鹦鹉。


  这下确定了,果然是邪恶孢子作祟。


  她退到了谢无妄身旁,屏住呼吸,仰首缓缓眺望这个跨越方圆九千里的巨型封印。


  阳光之下,它若有似无地反射着少许微光。


  不起眼,却渡苍生于水火。


  “我想,那一定是个非常波澜壮阔的故事。”她喃喃自语,心中激荡不已。


  “是啊。”谢无妄道,“力量,令人心向往之。”


  宁青青:“……”


  和直男聊天,实在是伤不起。


  “昨日不是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做吗?”蘑菇偏头问道。


  谢无妄颔首:“寄如雪元神重修成功,人在昆仑。”


  宁青青挑高了眉梢:“哦?!”


  谢无妄轻啧一声:“此子放言,我若踏入昆仑一步,他即刻自爆元神而亡。”


  宁青青:“……”


  “他与玉瑶做了多年夫妻,知道些内情。”谢无妄道,“阿青可有兴趣?若无兴趣,你我便携手上昆仑,观自爆烟火。”


  宁青青觑他一眼,拖着声线道:“我去与他谈。出发。”


  谢无妄却不动。


  “嗯?”她转了转眼珠,心虚地微微缩起肩膀。


  似乎,好像,大概,有笔帐,还未算清?


  “谢老狗?”果然见他微眯起眼睛,一字一顿。


  宁青青深吸一口气:“那个……”


  谢无妄轻轻一哂,带着些宠溺道:“傻子!”


  宁蘑菇:“?”


  茫然的蘑菇被谢无妄捉起来,拎上半空。


  北境距离昆仑近万里,谢无妄悠然而行,在懒洋洋的午后抵达昆仑地界。


  昆仑仙山,名不虚传。


  只见仙雾环着高耸入云的七座剑峰,钟灵俊秀宛若仙境。


  再近些,便听得一座座山峰上净是交叠的剑鸣声,汇成铮铮嘤嘤一股剑浪。仙云之上,密布着纵横交错的切割痕迹,旧痕未消,新痕又至。


  遥遥路过,就知道这里又是个剑修的老巢。


  寄怀舟早已袖手等在山门处。多日未见,这位剑仙倒是容光更甚,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


  宁青青的目光落向他腰际,果然看见雪星换上了灵力四溢的新剑鞘。


  剑修的心思,总是一眼就能看穿。


  “道君勿怪,寄如雪前辈转生不久,稚子心性,脾气任性了些……”寄怀舟苦笑着拱手上前。


  谢无妄淡笑不语。


  “烦寄掌门引我拜见前辈。”宁青青正色上前,施了个一本正经的修士礼。


  寄怀舟见谢无妄颔首,便引宁青青进入山中。


  一路无话。


  穿过层层被割得七零八落的仙雾,寄怀舟引着宁青青,到了一处雪庐前。


  甫一落足,她便听到庐中传出一个十分任性的少年音――


  “让我见谢无妄那个狗日的?呵,想都别想!”


  宁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