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静谧时光(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放眼眺望, 匍匐的妖兽绵延至天际。


  周遭尽是残肢断体、破碎皮肉。骨堆中燃着焦烟,血腥冲鼻。


  炼狱般的骨山顶上,谢无妄的白袍一尘不染, 貌若谪仙,更显得清华俊逸。


  宁青青喝光了面汤,这才慢吞吞地睨他一眼,拖着声音道:“我已经是炼虚大蘑菇啦, 哪里还会饿。谢无妄, 你的脑子是不是留在乾元殿没带出来?”


  成功报复。


  她偏着脑袋, 弯起眼睛看他。


  她忽然发觉, 方才他连名带姓叫她‘宁青青’的模样, 与她近来直唤他‘谢无妄’的时候如出一辙。


  从前他从未用过这样的语气。


  这是跟她学的。她不记得曾听谁说过,人都会无意识地模仿自己喜欢的人, 于是那些琴瑟合鸣的夫妇渐渐便会有‘夫妻相’。


  这般想着, 她不禁有些走神。


  谢无妄垂眸一看,只见她呆呆地捧着空碗, 大战之后的疲惫让她看起来有些懒洋洋,但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比任何时候更加明亮,盛满了生机和斗志, 像燃烧的碎星。


  他走到她的身旁坐下。


  谢无妄看着瘦, 但非常占地方。


  他一坐,宁青青屁-股下面的简易小骨椅立刻就不够用了。


  他随手扶她一把,免得她被他挤下去。


  他侧眸瞥她,凉沁沁地笑:“你是不会饿,只会馋。”


  精致的唇角坏意地勾着, 未尽之意便是――‘给你留点面子,偏不要, 这下怪我咯?’


  宁蘑菇:“……”所以她为什么要自取其辱。


  不得不说,谢无妄这个家伙当真是十分讨厌啊,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更讨厌的是,她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他。


  倘若他像有些话本子里面的回头浪子那样,跪在地上扇自己耳光、甜言蜜语拍马屁、咬破手指写血书……她觉得自己一定会遁得远远的,再不想多看他一眼。


  每一个生物身上最珍贵的特质,便是它们自己独一无二的骄傲和自尊。


  谢无妄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当然这并不妨碍她生气。宁蘑菇气乎乎地转开了脸,单方面开始了冷战:“我不要再和你说话!”


  谢无妄看起来全无异议,他垂头笑笑,斯文地拂了拂衣袖,然后取过她手中的空碗,收回乾坤袋中。


  “……”蘑菇瞬间把头拧了回来,“谢无妄你也太不讲究了!”


  他的乾坤袋被她打理得多么致密整齐啊,就这么把用过的碗筷扔进去?简直是在侮辱蘑菇的审美!


  他愉快地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宁青青惊觉中计:“……”


  这一定是史上耗时最短的冷战。


  她也笑了起来。虽然身体和精神受损厉害,像是被掏空,可是心脏里面却被暖融的情绪装填得满满当当。


  “谢无妄,我打赢了这一仗,这可是拯救苍生于水火的大事啊!”她得意地扬起小脸。


  该邀功的时候,蘑菇根本不带谦虚的。


  “是啊。”他笑,“祝贺一下?”


  她的心脏猛地漏跳一拍,下意识想到了那次在草原上的“祝贺”。


  唇上仿佛被春风撩过,麻麻痒痒。


  心下陡然慌乱,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被他的气息彻底包围。


  她微微缩起了肩膀,像鸵鸟一样把脸埋进衣领。


  谢无妄镇定地收回虚虚拢在她肩旁的手,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只灵匣,递到了她的眼皮底下。


  “贺礼。”他的声线清冷懒散。


  蘑菇眨了眨眼睛,没冒头。


  他不耐烦地轻啧一声,挑开匣盖。


  只见灵匣中装盛着莹润无比的炼神玉――不是寄怀舟送来的那种寻常炼神玉,而是上回谢无妄并着烤土豆条一起送来的那种高品质膏脂。


  此物最是香甜,并且滋润灵识。


  她重重眨了下眼。


  “不要?”他将手缓缓收回。


  单纯的蘑菇立刻被钓出了壳子,追着那一匣美味,把脸探到他的面前,就像一只伸出触角的蜗牛。


  高等生物,从不掩饰自己的欲-望。


  “要!”


  谢无妄失笑,将灵匣放到她的手中。


  高大的身躯稍微俯下,呼吸拂过她的发顶,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唇仿佛触到了她的发丝,就像一片被风吹来的花瓣,停顿一瞬便离去。


  她垂着脑袋,菌丝迫不及待地扎进了炼神玉髓中。


  “瀛方洲之下有发现。”在她大快朵颐时,谢无妄不紧不慢地说起了正事,“是一处封印眼位。镇印之宝乃是一件上古奇物,正是此物将海天之域的灵力吸收殆尽,亦是它招来浮土,筑起海上之洲。此物位移时,整处洲域便随之迁徙移动。”


  宁青青一边‘咕叽咕叽’地吸收炼神玉髓,一边消化这串惊人的消息。


  所以,这就是瀛方洲灵力全无并且会在海洋中移动的原因?


  她回忆起浮屠子当初提过的上古传说。


  传说中,那片海洋曾经被滔天黑浪霸占,任何生命都无法在海中生存。直到上古神o用通天手段搬来了定海神山镇住海眼,大海终于恢复了平静,万物自然生长繁衍,成就今日欣欣向荣的景象。


  原来,传说不仅仅是传说。


  若是海底存在着封印眼位,那岂不就是传说中的“海眼”吗?


  这么说来,那件镇印之宝,便是真真正正的、出自上古神o的神物?!能够吸尽万里内的灵力,还能引来浮土填海造陆……这是何等骇人的力量?


  而且……这数万年来,那些被它吸收的灵力,又去了哪里?


  越是深想,越是不寒而栗。


  谢无妄不疾不徐,继续说道:“无法接近,内中景象不明。”


  连他都无法接近!


  宁青青轻轻吸了一口气。


  她仿佛看到深海之下有一片巨大的阴影正在漫出水面。


  不过数日之间,这个世界似乎已不再是她熟知的那个安稳太平的世界。


  能够好端端地活着,当真是奇迹啊!


  她眸光微-颤,怔怔地望向谢无妄。


  他却依旧是那副万事无所谓的样子,眉目疏懒,笑容淡漠。


  黑眸一动,他将视线投向山下。


  只见骨山之下,一道圆胖的身躯腾空而起,像一张厚重的大毯子,‘呼呼’向着山巅飞来。


  谢无妄看了下天色,道:“明日此时,我在北临州封印外等你。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做。”


  说罢,他起身便要先行离去。


  宁青青追着他站了起来,下意识牵住了他的袖口。


  “嗯?”他垂眸,似笑非笑看着她。


  宁青青倒不是要留他,只是她原以为谢无妄会径直把她带走,没想到他竟放放心心让她在这里多留一日。


  一时意外,身体快过了脑子。


  板鸭崽已飞过山腰。


  “……没事,你快走吧。”她懊恼地松开他的袖口,偷偷在袖中狠掐这只不听话的手。


  拉他干什么啊?!气死个菇。


  谢无妄低低地闷笑,上前,松松将这只懊丧的蘑菇揽到身前,俯身,在她额心印上一个轻若鸿毛的吻。


  多进一步,免她尴尬。


  宁青青抬眸看他时,他已微笑着闪逝在风中。


  他的温度浅浅残留在额心,她镇定自若地转个身,望向飞扑而来的板鸭崽。


  妖兽的自愈能力是相当惊人的,接受了各族的血脉供奉之后,板鸭崽身上的伤已经开始结痂,就连那条受损严重的左后腿都可以时不时沾沾地了。


  “竹叶青!俺是真正的妖王咧!”它拱着大脑袋,把耳朵尖拱进她的掌心。


  若是平时,她已忍不住下手撸它耳朵上的绒毛了。


  此刻却不同。虽然它的伤已开始痊愈,但毛毛不是说长就能长的,板鸭崽的身上已经再无一块好毛了。


  秃掉的毛绒绒谁都嫌弃。


  蘑菇高贵冷艳地撇着嘴:“抓紧时间,我尽量替你多医治几只崽子,明日午时之前,你要将我送到北临州,我还有要事去办。”


  板鸭崽委屈巴巴地低下脑袋:“……好咧。”


  刚才明明好好的,竹叶青咋说变脸就变脸?


  敏锐的妖兽发现,她看它的眼神里,已经没爱了。


  忧郁的秃鸭载着宁青青掠到骨山下,威风八面地落在群妖面前。


  它昂首阔步靠近,面前的大妖立刻老老实实伏趴在地,俯首帖耳,乖觉得不行。


  板鸭崽似乎没有意识到宁青青只要碰着这些妖兽就可以治疗它们。


  在宁青青错愕的目光中,这只秃鸭异常矫健地一蹦,骑到了大妖的背上。


  宁青青:“……”


  这样也好,省得她提心吊胆,担心抽离孢子的时候突然被哪个妖兽咬上一口。


  解决一只巨妖之后,板鸭崽以它为跳板,落向下一只妖兽。


  很快,就连不懂兽语的宁青青也感觉到群妖正在飞快地传递着消息――


  “妖王要把俺们全都骑一遍!”


  “被妖王骑一下,真是好舒服,浑身都舒坦咧!”


  “只有俺一只兽在担心妖王大大的身体吗?俺觉得它好像不大行的样子。”


  宁青青:“……”板鸭崽风评被害。


  算了,随便吧。


  眼前这些都是屹立在金字塔顶端的巨妖,它们体内的邪恶孢子里蕴积了极其庞大的力量。


  吞噬这些孢子之后,宁青青的修为突飞猛进,经脉中的灵力小溪变成了半河,这意味着她的修为已提升到了炼虚中阶。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她一边忙活,一边与板鸭崽交流。


  “你说我们的先祖曾经并肩作战,这是怎么一回事?”


  “俺也说不清,就是感觉,感觉你懂吧?你的祖先,进入俺祖先的身体……”


  宁青青惊恐无比:“不可能!我的祖先绝不会荤素不忌!”


  板鸭崽:“……在俺祖先的身体里留下了烙印,所以俺这一族,不会像崽崽们一样染病。别的俺也说不清。”


  “哦。”宁青青淡定地捋了捋头发,“原来如此。”


  “竹叶青,啥叫荤素不忌?”板鸭崽天真地问。


  宁青青:“……”


  她果断岔开了话题:“这么多崽子,我自己一只蘑菇是永远治不完的。我走之后,你要看好它们,不要惹祸,我会尽快想出解决的办法。”


  “放心!”板鸭崽大拍胸脯,“俺会好好盯着,哪个崽子敢动封印,俺就咬死它!”


  “啧,”宁青青挑眉,“虎毒不食子。”


  “俺为啥要自甘堕落去做虎?!”


  宁青青:“……”好有道理。


  一日一夜很快过去。


  宁青青替板鸭崽清理出了无数战将。


  板鸭崽本就拥有万兽之王的血脉,又是凭借自身实力拼杀出来的新鲜妖王,众兽莫敢不服。祛除了孢子之后,妖兽们更是将它奉为神o。


  在一众妖将的襄助下,短期内守好大封印应该不成问题。


  宁青青放心地舒了一口气,让板鸭崽载着她,飞向北临州方向。


  “竹叶青,你啥时候再回来看俺?”秃毛崽问。


  蘑菇思忖着天下大事,随口回道:“等你毛长好了。”


  秃鸭:“?!”


  “竹叶青!”幡然醒悟的崽子放声咆哮,“你根本不爱俺!你只爱俺的毛!”


  宁青青:“……”


  突然心虚。


  她镇定自若地捋了捋它的秃脑壳,压低了身体,神秘兮兮地递出神念。


  “板鸭崽你听着,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非常重要……”


  天真的崽子瞬间忘记了继续追究方才的事:“昂?啥?啥啥?”


  “这万妖坑里,很可能藏着一个非常可怕的万年老怪。你自己千万当心,在不引起任何注意的前提下,替我四处悄悄探查一二,如果有发现,一定要憋在心里,等我回来告诉我。”


  “嗷!”板鸭崽肥肉一抖,“俺明白咧!”


  宁青青举目眺望。


  万里大地,奔跑着四散着妖兽。


  实在不像有什么万年老怪物的样子。


  她轻轻叹了口气:“但愿吧……”


  *


  秃毛大飞毯掠过荒芜之地,眼见那透明的倒碗大封印已在眼前。


  “嗷呜?”板鸭崽一身残毛忽然全部竖了起来。


  宁青青顺着它的视线一望,只见封印之外,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翩然玉立。


  谢无妄单手负于身后,站在那里等着她。


  仇敌相见,分外眼红。


  只见板鸭崽炸开了满身火雾,冲着这个狗贼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咆哮!


  宁青青一阵牙疼:“……崽啊,别激动,你打不过他!而且有大封印拦着,你也出不去。”


  板鸭崽恍若未闻,俯冲速度更是加快了十倍不止!


  它凶残地嘶吼着,飞扑向谢无妄,要多凶残有多凶残。


  蘑菇:“……”


  她已能想象到板鸭崽撞在封印上,愤怒之下疯狂冲击猛扑,将身上仅剩不多的毛毛全部折腾掉的模样。


  “俺才不管啥狗屁封印!”板鸭怒啸,“俺杀谢无妄!啥封印也休想拦俺!俺今日必杀谢狗!”


  疾速前行,带出一串音爆。


  距离闪动着微光的大封印越来越近,宁青青牙疼地后仰,心脏高悬,准备迎接撞击。


  近了,更近了。


  板鸭崽肌肉紧绷,蓄足了力量。宁青青毫不怀疑,撞上封印之后,它会不管不顾把自己冲个头破血流。


  “呼――嗡――”


  俯冲,继续俯冲!


  速度加快!


  “刷!”


  宁青青高悬的心脏微微一荡。


  “……嗯?”


  只见秃毛板鸭毫无阻碍地穿过封印,离开了被大封印笼罩的万妖坑。


  “……昂?”它的前肢茫然地在半空刨了两下。


  谢无妄微微仰头,好整以暇地望过来,唇角漫不经心地勾了勾。


  板鸭崽又在空中刨了两下。


  俯冲的力量彻底消失,只靠着那一股子惯性在半空滑翔,划出一道无力的抛物线。


  眼见距离谢无妄越来越近,它拧过一张胖脸,朝着宁青青眨了下眼睛,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宁蘑菇:“……”


  这一幕,叫她想起了那种牵着绳的时候凶到不行,飞扑猛薅意欲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一撒绳,却立刻怂到不行的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