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救命之恩(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此刻, 朝阳已蹦出远山。


  宁青青的视野有些发黑,她揪着板鸭崽脑袋上的毛,尽力坐直了身体。


  在虎妖之后, 陆陆续续又有数头大妖爬了上来。


  堪堪冒头的更是不计其数。


  独角妖落败,板鸭崽看起来亦是强弩之末,群妖蠢蠢欲动,不愿错失良机。


  板鸭崽把虎妖烧成焦炭, 起到了一定的震慑效果, 众妖犹豫盘桓, 围着山巅边缘游走, 一时不敢突进。


  板鸭崽呲牙吓唬它们, 顺便仰头释放自己的小威压:“欧吼――”


  它看起来实在是过于狼狈。


  腿断了一条,左脸血肉模糊, 呼吸带着沉沉血气, 一望便知内伤甚重。


  忌惮着它的火,众妖不敢直接往上扑, 推推搡搡,想推别的妖先上前送死。


  妖王之争是残酷无情的,不存在任何怜悯同情, 只存在震慑与臣服。


  “吼――吼――”


  板鸭崽凶残地咆哮。


  源自上古的血脉觉醒, 为它添上了一圈漂亮的金炽火雾,包裹着它伤痕累累的躯体,看起来就像一只草芯的绣花枕头。


  群妖并不如何惧怕,局势陷入僵持。


  就在这时,板鸭崽身后忽然传来簌簌的动静。


  宁青青心神微凛, 偏头望去。


  只见废墟之中,独角妖摇晃着身体拱来拱去, 扑腾了一会儿,终于把扎在独角上的那具焦炭鳄尸扔开,甩了甩脑袋,慢悠悠地爬了起来。


  众妖见到这位险些称王的巨妖又站了起来,不禁气焰削弱,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吼。


  只见独角妖很快便站稳了身体,它垂着两条猿般的粗壮臂膀,一步一顿,走向板鸭崽。走一步,甩一甩低垂的脑袋。


  众妖小心翼翼地后退,离开山巅范围,腾出一片大空地。


  新旧双王的卫冕之争,其余妖物是没有资格插足的。


  宁青青感觉到板鸭崽身躯紧绷。


  她也悬起了心脏。


  独角妖能够战胜那么多妖物,独领风骚,足见它的实力要远远超过众妖。


  方才独角妖只是被抽离了孢子,并未受什么致命伤害。而板鸭崽和她,却已双双精疲力竭。


  “竹……竹叶青别怕,俺会保护你!它、它再敢上前一步,看俺不活撕了它!”板鸭崽色厉内荏。


  独角妖轰隆隆走了几大步。


  宁蘑菇忧郁地叹息:“我没力气帮你了,你自己撕吧。”


  “好,看俺地!”板鸭崽绷紧了鸭膀子,严阵以待。


  走了几步,却见这巨妖并没有展露攻击之相,反倒是把头颅垂得更低,将那只独角缓缓递向板鸭崽,口中溢出低低的呜哼声。


  这是表示臣服之意。


  “嗷呜呜!”喜形于色的幼崽差点儿蹦了起来,“太好咧!”


  宁青青:“……你是上古凶兽,注意你的气势。”


  咦,这句话怎么有点耳熟的样子?


  唔,原来曾经对龙曜说过。


  一个崽子不省心,另一个崽子还是不省心。


  蘑菇嘀嘀咕咕。嘴上嫌弃,心中却是十分骄傲。


  独角妖兽的臣服,让蠢蠢欲动的群妖收回了试探的心。众妖呜呜低哼着,再无斗志。


  这是兽类的特性――打败它们的首领,便可以成为新的首领。这些大妖都曾是独角妖的手下败将,见到这巨妖臣服了,便消去了野心。


  就在板鸭崽与宁青青齐齐舒下一口气之时,忽见这独角妖抬起了一双冰冷的眼睛,瞳仁中翻滚着妖兽极少流露的怨恨与恶毒,凶狠地盯紧这一菇一鸭,而它的利角之上,则再度蓄起了一团恐怖的雷球!


  距离这么近,根本不可能躲开。


  “吼?!!”


  众妖兽哗然。


  无论多么阴险的兽,也绝不会假装臣服来偷袭。


  在兽类眼中这是最为卑劣无耻的行径,连想一想都不敢,因为那样会弄脏了自己的脑子。


  独角妖这番动作,已然成为全兽公敌!


  愤怒的妖兽们炸了毛,飞扑而上,准备撕碎这只践踏了兽的尊严和荣耀的独角妖。


  但是,无论它们撕不撕独角妖,近在咫尺的板鸭崽和宁青青都躲不过这一团雷暴了。


  在刺眼的雷光之中,宁青青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悬到了喉咙口,疯狂地擂击,“嘭!嘭!嘭!”


  板鸭崽顶着几乎灼瞎眼睛的雷团,努力张大了嘴巴,吐火!


  “扑簌。”


  纵然觉醒了先祖血脉,但它就这点小身板,还受了重伤,血液流得七七八八,实在是喷不出什么大火苗来。


  一只小火球袭向独角妖。


  宁青青:“……”


  板鸭崽:“……”


  周遭的一切仿佛变成了慢动作,生死危机之下,宁青青身上再度爆发出了顽强的意志力,她凝聚了精神,准备探出自己千疮百孔的菌丝接管板鸭崽的身躯。


  便在这时,变故陡生,只见那只摇摇欲坠的小火球迎风一晃,突然爆开!


  这一爆,威力竟是超乎想象。


  “轰――”


  只见狂火如龙,翻腾肆虐,眨眼之间荡出百丈之遥。


  恐怖的冲击波正正轰中独角妖,那具壮硕无比的身躯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毫无反抗之力,被火焰巨浪携裹着、冲撞着,直直坠下了骨山底。落地之前,已烧成了一团蜷缩的黑炭。


  一脸茫然的板鸭崽:“……俺,俺咋使出谢无妄的招来了?俺好像还闻到了谢无妄的臭火味?!”


  宁青青:“啊……一定是你的错觉。”


  她抿了抿唇,余光瞄过周遭呆滞的群妖,心中不禁十分紧张。连板鸭崽都能认出谢无妄的火,她更是不会认错。


  “真的是!”板鸭崽撇着巨大的嘴角,“化成灰俺也认得!”


  蘑菇狡辩:“怎么可能是谢无妄,不可能,呵呵呵。”


  “呜呜呜!”板鸭崽嚎啕大哭,“俺使的就是谢无妄的招!俺,俺变成了俺最讨厌的模样!”


  宁青青:“……”这个解释她是服气的。


  她假惺惺地安慰:“想开点啊崽。”


  这一次,群妖彻底低下了头。


  它们都曾是独角妖的手下败将,眼见这独角妖不惜诈降来偷袭,却被板鸭崽轻易掀下了山去,不禁心服口服,再生不起反叛之心。


  它们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直直退下了山脚,伏在广袤的大地上,向着新鲜出炉的妖王发出“呜呜”的归顺声。


  海浪一般,连绵不绝。


  “竹叶青,”板鸭崽扭捏道,“这是俺和你共同的荣耀,你与俺一同下山,接受各族血脉供奉!”


  “自己去,别拖着我。”宁青青懒洋洋地抱起胳膊,“你该不会怂了,不敢独自面对它们?”


  “俺才不怂!”板鸭崽瞪圆了眼。


  “去吧。”宁青青轻轻推了下它的大脖颈。


  板鸭崽一步三回头,耷拉下一半的眼皮底下藏着温柔的泪光。


  它到达骨山底时,众妖已安安分分依着族类排列得整整……也不算整齐,只是凌乱地拥在本族的大妖后面,一直绵延到天边。


  板鸭崽扬起高傲的头颅,一一接受众妖朝拜。


  *


  骨山之上,只剩下宁青青纤细的身影。


  “谢无妄……”她拖长了声音,“出来。”


  没人出来。


  蘑菇眯着眼睛,仔细打量半空的厚云层。


  看了半天一无所获,恹恹收回目光时,心中忽然微微一动,本能地转过身去。


  只见几丈外的骨架上,懒懒半倚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白袍人。


  谢无妄骨相极好,单看一个轮廓,便让人心中微跳。


  宁青青经历了几日几夜的激烈战斗,无数次游走在生死之间,此刻乍然放松下来,带着一身虚弱疲累,不禁想要放纵一回,依偎进某个坚实滚烫的怀抱中。


  她踢踏着脚下的焦骨蹭过去,垂着眼角,目光停在他的喉结处:“不怕妖兽们撕了你?”


  谢无妄是什么人?对于众妖来说,他就是恶魔头子,是必杀的天字第一号狗贼。只身闯到人家妖王争霸的骨山,可把他能的。


  他只笑了笑。


  她慢慢抬起视线,攀过隆起的喉结,划过线条冷硬漂亮的下颌,在那薄长精致的唇上停留片刻,掠过俊挺的鼻,落向暗星般的眼眸。


  依旧是那双静若深海的眼睛,但此时此刻的她,却能直直望进他的眼底。


  她把声线拖得更长:“谢无妄,救命之恩要我如何报答啊?太难的可不行。”


  “救命之恩?”他缓缓将这四个字放在冷白的齿间噙了一会儿,淡声道,“谈不上。”


  “嗯?”


  他推开身下的骨架,走到她的面前。


  “面临死亡威胁时,你与上古凶兽会再度合作,逼出全部潜能来击杀此妖,至多重伤罢了。”谢无妄无所谓地道,“你们已经赢得了妖王之争的胜利,小小的意外,由我来扫清即可。”


  “哦……”蘑菇微笑,“那便好。”


  “想要你以身相许,自会让你心甘情愿。”他挑着眉,笑得很坏很好看,“没沦落到挟恩图报的地步。”


  她的耳朵泛起了热意:“谁说那个了。”


  谢无妄道:“的确不是说那个的时候。过来。”


  宁青青:“?”


  他随手截出几段断骨,搭成一把简易的椅子,令她坐下。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碗面,连同一双竹筷,交到她的手中。


  宁青青茫然地低头一看,只见爽细的面煮得韧糯滑爽,热气熏着细葱的鲜香味,扑入鼻端。


  “路上买的。”他说,“怕你打累了会饿。”


  宁青青身躯微微一震。面汤太热,瞬间熏得她双眼模糊,连鼻子都酸了。


  她正想道句谢,却见谢无妄已在焦黑的地上画了个草图:“你边吃,边听我说。方才的打斗有几处……”


  宁青青:“……”手中的面忽然就不香了。


  他的语气逐渐嫌弃:“……我只看了一会儿,便数出这么多失误,宁青青,从前教你的,都被你扔回娘胎去了?”


  宁青青:QAQ


  


  读未-修改内容请到: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