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并肩而战(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与板鸭崽向着山巅飞驰!


  嶙峋的白骨与残破的肢体、血肉, 铸就了这条妖兽的王者之路。


  退到了山腰之下的那些大妖们犹豫徘徊着,慢慢向着山腰伏近――在胜负未决之前投靠独角妖,帮助它对付别的竞争者, 这是很不荣耀的卑劣行为。只是此刻独角妖胜算太大,总有上赶着拍马屁的妖。


  宁青青留神着山下的动静,心跳难以抑制地加快,却逼着自己更加冷静沉稳。


  前有狼, 后有虎。


  她不敢忘记, 此刻有资格踏过山腰的妖兽, 每一只都是无限逼近道君级别的存在。


  倘若没有大封印的话, 这些妖兽将血洗整个世间, 谁也拦不住它们。就算是道法通天的谢无妄,同时对付十几只这样的巨妖已是极限, 可是这里的妖物, 根本不可计数。


  两大封印的确安稳了数万年,可是, 谁又能保证它们会永远安稳下去?


  宁青青忽然理解了谢无妄。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如今天下算得上太平,他却依旧保持着铁血强硬的姿态, 近乎冷酷地掌控权势、追逐力量。


  他的眼睛像深海一般, 令人无法看透,那是因为只有这样的双眼,才能够看清平静洋面之下的暗潮涌动。


  只有深渊才能对抗深渊。


  风花雪月只是点缀在洋面之上的粼粼波光,风暴来临时,这世间需要的是定海英雄。


  她的心神更加沉静, 气势收敛,平稳地凝视前方。


  这一仗, 必须打好!


  山巅之上,还有三只妖。山巅位置狭小,可供腾挪的余地几近于无,这将是一场厮杀惨烈的硬仗!


  独角妖能够拔得头筹,实力必定远在其他妖物之上,鳄妖与粘液怪方才已经交过手,同样不可小觑。


  而自己这一边,板鸭崽拥有接近合道九重天的血脉力量,加上自己在无数场战役中训练出来的战斗本能……胜率大概有两成!


  ‘不,不对,’她平静地微笑,‘要么胜,要么败,胜率有五成才对。’


  这么一想,信心都充足了不少。


  思忖之间,灵巧的胖子已扬起三条腿、缩着重伤的左后腿,稳稳落上山巅。


  这里,没有小型妖兽胆敢钻上来啃食尸体,脚下踏的是一层层绵软破碎的断骨、皮肉。


  爪蹄落下,吱吱地从周遭龟裂处冒出新鲜或不新鲜的血液来。


  战斗开始了。


  宁青青倾尽全力,用菌丝将板鸭崽的要害层层包裹,然后操纵它肥重的身躯穿梭向前,闪过鳄妖与粘液怪的左右夹击,直取独角妖!


  按照正常的路数,甫一接手,双方都不会使出全力,而是周旋、佯攻、试探。


  宁青青偏就不按套路出牌。


  飞掠之时,她已爆发出破釜沉舟的力量与速度。


  打的就是对方轻敌之下的猝不及防。


  独角妖森冷地凝视着来势汹汹的绒毛胖子。在远处看,它像一只站立的犀牛。到了近处,宁青青发现这个家伙其实更像一个身躯异常强壮魁梧的人族,只不过顶了个怪异丑陋的脑袋,脑袋上还生着一根刀锋般的利角。


  板鸭崽飞掠而起,火雾左右一散,张开大嘴咬向独角妖的脖颈。


  与宁青青的预料完全相同,独角妖不以为然,垂下头来,将那根寒光凛凛的独角对准了板鸭崽的腹。与此同时,它扬起了两条猿般粗壮的铁臂,准备箍住绒毛胖子的身躯,将它钳在身前,一剖为二。


  “呼嗡烘――”


  板鸭崽大嘴一张,喷出火舌。


  熊熊烈焰裹住了独角妖的脑袋。


  趁它眯起双眼之时,绒毛胖子四肢一张,像飞毯般从独角妖的左肩掠过,倒挂金钟,贴向它的背!


  只要抱住它,撑上那么几息时间,宁青青便能取出它体内的孢子,令它筋酥骨软。


  眼见大厚毛毯就要覆上独角妖的背,一股可怕的直觉忽然袭上宁青青的心头,本能促使她放弃了眼前绝佳的良机,略显狼狈地翻了个跟头,远远摔将出去。


  眼前划过恐怖的雷光,照亮了最暗沉的夜。


  只见一道成年人腰身那么粗的雷电从独角妖的利角上爆发,荡过它的后背,轰一声击中了足下的骨山。


  整个山巅都在摇晃,堆积成山的兽尸瞬间焦黑成炭,缕缕黑烟自骨山缝隙中弥漫开,带着皮、肉、骨烧焦的呛人熏臭。


  倘若板鸭崽在它身上倒挂金钟的话,此刻已经被烤成了一只去毛的焦鸭。


  宁青青心脏怦怦直跳。


  她的心神尽数用来操纵菌丝,没兼顾自身,方才那一跤摔得实诚,震到了未愈的内伤,肺腑隐隐作痛。


  她没有喘-息之机,因为鳄妖和粘液怪已经自左右两边包抄过来。


  只要被任意一只妖兽拖住,就只有死路一条。


  山下,蠢蠢欲动的群妖已越过山腰,陆陆续续向着山巅冲上来。


  在这样的汹涌浪潮中,上古凶兽幼崽的身躯就像一只脆弱的小舟,随时有倾覆之危。


  “上了!”宁青青向板鸭崽打了个招呼,然后凶残地挟着火雾直袭而上。


  黑烟缭绕,三只顶级妖兽与旧王幼崽战成一团。


  山巅没有腾挪的余地,兽血飞溅,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出现在每一只妖兽的身上。


  宁青青把菌丝卷成桥梁,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将那些袭向板鸭崽要害处的攻击荡开。


  菌丝寸寸断裂,虽然避开了要害,但利爪仍是一次次嵌入血肉,撕出大片的伤口。


  “俺不痛!俺不痛!”板鸭崽破着嗓子大声吼叫,“俺!不!痛!!!”


  宁青青知道它是痛极了,不得不叫。它很聪明,不想扰乱她的心,就故意喊不痛。


  轰隆隆斗了十几息之后,她终于逮到一个机会,将菌丝扎进了粘液怪的软泥中,抽离孢子。


  本就没有骨头的粘液怪瘫成了一滩,蠕动着试图爬离战场,却被仍在战斗的另外三只凶物踩成了更薄更扁的一大滩。


  宁青青分神向下一看,只见潮水般的妖兽已漫了过来,最快的,距离山巅只有数百丈了!


  对于妖兽来说,这就是几个飞扑的功夫。


  这些妖兽的实力都在合道八重天之上,一旦它们涌上来,板鸭崽立刻就会被分尸万段。


  板鸭崽已喘-息如牛。


  血液大量流失,让它的体温急遽下降,动作也难以避免地迟钝了一些。


  宁青青也不好受。为了护持板鸭崽的要害,她的菌丝大蓬大蓬地断裂,缕缕抽痛不断侵袭她的神魂。她的精神透支得厉害,内伤也开始发作起来。


  然而,紧绷的神经、沸腾的热血,足以让她和它忽视种种不适。


  再一次飞跃而起时,动作略显迟缓的板鸭崽被鳄妖一口衔住了受伤的左后腿!


  “嗷――”它凄厉惨叫着,重重扑倒在地。


  鳄妖兴奋地阖紧双颚,开始拧绞。


  “嗷吼……”板鸭崽的叫声更加凄厉。


  独角妖见状,矮下了身躯,将一簇更加耀眼的雷光蕴在角上,对准了板鸭的脑袋。


  板鸭崽下死力气挣扎。


  独角妖狞笑靠近,它呼哧喷着粗气,呲开两圈尖利凌乱的牙,只见那牙缝中净是血肉残渣。


  鳄妖疯狂地卷咬板鸭崽的后腿,咬出了恐怖的骨骼碎裂声。


  无法挣脱,无处闪躲。


  携带着毁灭之威的雷电缭绕在独角妖的角上,即将爆发。


  “劈啪”作响的火花闪耀出灿烂的死亡气息。


  “俺……俺会不会被烤得外焦里嫩,就像青城山那个烤鸭一样?”板鸭崽死到临头,想起的是千机妄境中一千倍美味的烤鸭。


  宁青青:“……”


  她飞速调集菌丝,自咬合之处漫向鳄妖。


  这一招苦肉计,她算是半推半就。局势太过危急,只能铤而走险。


  鳄妖咬住板鸭崽,她自然就可以顺着它的嘴巴把菌丝送进去。


  “滋啦――”


  在那道水桶粗的雷电直袭而来之时,菌丝成功地抽掉孢子,把它变成了一条绵软鳄。


  成了!


  宁青青精神一振,迅速凝聚全部心神,灵巧地操纵板鸭的身躯。


  只见绒毛板鸭原地表演了一个肥鸭蹬腿,将这条绵软鳄兜脸踹向独角妖!


  “扑刺――”


  “滋嗤――”


  绵软鳄挡住了雷电,瞬间被烧成一大坨鳄状焦炭。它去势不减,被利角扎穿,糊在了独角妖的脸上。


  独角妖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出,两条粗壮的上臂无意识地乱挥了两下。


  就在这时,第一只虎妖扑上山巅,直袭而来!


  板鸭崽一掠而起,避过扑来的虎妖,短胖腿一张,把自己展成一张大毛毯,当胸搂住了独角妖!


  独角妖的角上串着那只鳄炭,正要甩开,却被绒毛怪兜脸糊了上来。


  隔着鳄炭,独角妖咬不着板鸭崽,一时也无法再蓄第二次雷电。


  于是独角妖扬起猿一般强壮的双臂,呼啸着,重重击向紧贴在它身前的板鸭崽。利爪凛凛,它要拍碎板鸭崽的身躯,将它的皮肉撕开,捏碎它的内脏!


  宁青青急急将菌丝探入独角妖的身躯,直取妖丹。


  剩下的菌丝聚成了一团团大棉花,挡住独角妖袭向板鸭崽内脏的利爪。


  独角妖的视线被炭鳄挡住,抓住柔软的菌丝团,便以为捏住了板鸭崽的内脏,当即双爪合并,将它扯成片片碎屑。


  “噗……”宁青青口中喷出了鲜血。


  “竹叶青!让它打俺!让它打俺!”板鸭崽急得失声尖叫,“俺撑得住!”


  它自己其实也是内伤不断。毕竟只是一只幼崽,震碎皮肉的爪击已对它造成了恐怖的伤害。


  抽取孢子,需要四五息。


  四……


  独角妖比任何一只妖兽更加顽强。其他的妖兽,抽到一半便已身躯绵软,但独角妖被抽取孢子之时,攻击却是更加凌厉。


  身后,虎妖已飞扑而来,巨口张大,獠牙直指板鸭崽身后的宁青青。


  眼见不可一世的独角妖要落败,更多伺机捡漏的妖物也扑杀上来。


  山巅仿若孤岛,即将被海啸吞没。


  三……


  又一团菌丝被扯成万千断絮。


  宁青青咬紧牙关,将这些残破的菌丝尽数聚拢,迎接独角妖的下一击。


  “竹叶青!”板鸭崽彻底破了嗓。


  它的妖丹被宁青青控制,它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着急。


  “别吵。”蘑菇沉稳地吩咐,“要是我死了,记好你的使命――看好这些崽子,不许它们冲破大封印!只要你活着一日,你就必须做到!”


  “呜嗷!呜嗷嗷嗷!”可怜的幼崽失声痛哭。


  尖叫挣扎之中,它的体内仿佛有更多滚烫的热血被激发,团在心脏之中涌动不休。


  一颗鲜红的心脏渐渐转成了橙炽,随着剧烈的心跳,熔岩般的血脉瞬息之间迸射到四肢百骸!


  一些古老的、奇异的东西自血脉之中觉醒。


  二……


  宁青青后背一片冰冷。


  虎妖掀起的腥风已经扑在了她的身上,再有那么一瞬,它的獠牙便会刺入她柔软的身体,将她咬成两段!


  可是此刻她不能退、不能停。


  成败在此一举。


  菌丝飞旋,替板鸭崽再挡下一次致命的爪击。探入独角妖妖丹中的菌丝们冲锋、再冲锋!


  虎妖如泰山摧顶,直扑而下。


  一!


  孢子抽离!


  独角妖的双臂软软垂到了两旁。


  宁青青精疲力竭,双眼发黑。菌丝失去了弹性,软绵绵地收回。


  “吼――”虎妖已至。


  就在锋利獠牙即将刺穿宁青青的身躯时,只见板鸭崽的身上爆发出橙亮的光焰,它猛然回首,喷出一簇熔岩炽火!


  “嗷嗷嗷……”


  虎妖被火焰包围,倒滚到了一旁。


  “竹叶青!”板鸭崽带着哭腔咆哮,“俺们的祖先,曾经一起战斗过!就像俺和你!”


  宁青青昏沉的脑袋被震得嗡嗡直响。


  


  读未-修改内容请到: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