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妖王争霸(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越过大冰川之后, 宁青青心中涌起的熟悉感觉愈加强烈。


  那些久远的、经历极漫长休眠之后深深埋藏在记忆最底下的画面,点滴浮现了出来。


  万妖坑,就是她真正的诞生之处。


  她和她的孢子同伴在这里被难以名状的恐怖敌人追杀。


  她是所有孢子里面最健康最强壮也最漂亮的那一只, 她飞得最快,最有可能活下去,于是她的同伴纷纷舍弃了自己的生命,替她扛下了许多致命伤害, 帮助她逃脱追杀。


  她真的是蘑菇, 一只来自万妖坑的蘑菇。


  宁青青微微伏低了身躯, 将自己紧抿的唇线藏进了板鸭崽的绒毛中, 只露出一双坚毅的眼睛, 直视前方。


  所以……当初的敌人,会在万妖坑的深处吗?


  她有一点紧张, 也有一点激动, 头皮麻得厉害,后脊上蹿动着一道道细碎的酥麻雷电。


  她无法回忆起敌人的模样。在她的感知中, 敌人庞大得就像是整个世界,他们无处不在,平原、高山、河流……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安全, 大地会翻卷, 高山会张开巨口,火山和冰川之中更是藏满了邪恶森冷的杀机。


  活下去,成了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


  她记得在离开万妖坑之前,最后一只孢子同伴为了掩护她逃走,故意吸引住遮天蔽日的敌人, 直直俯冲向下。


  她能想起它的模样――身躯拖成椭圆,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勇敢的孢子撞在了一片荒地上, 敌人也轰砸了下去,瞬间将荒地腐蚀成灰黑的泥沼,散发出满溢着死亡气息的毒瘴。


  同伴的牺牲为她换来了宝贵的逃生机会,她冲出了万妖坑。


  摆脱追兵之后,她依旧不敢停歇,一直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直到确定安全了,才扎根青城山下,开始了漫长的休眠。


  她究竟睡了多久?


  不知道。


  为什么她会长成了一只人形菇?


  也不知道。


  万妖坑的地质变动有如沧海桑田,恐怕已经是数万年的事情。


  所以……她是一只陈年古董老蘑菇吗?


  宁青青忧郁地望了望天。


  忽然觉得谢无妄变嫩了是怎么回事?


  她叹息着,回过了神。


  “骨山还有多远?”蘑菇问。


  板鸭崽用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只见它缩起了四条圆肥的腿,蜷在腹下,由飞翔姿态转为俯冲,一个猛子扎下灰浊的云层。


  宁青青看见前方有一片海。


  涌动的大潮绵延至视野尽头,一扇扇卷曲翻腾的巨浪横冲直撞,胡乱地涌向一座高耸入云的奇异山峰。


  海?万妖坑里,何时有了海?她错愕地睁大双眼。


  定睛细看,原来那不是真的海,而是无穷无尽的妖兽大潮。所有的妖兽都像浪花一样在地面翻腾奔涌,令它们趋之若鹜的那座山,便是象征着妖王荣誉的骨山。


  板鸭崽周身涌起了焰雾,越靠近那座骨山,它身上的气势便越加凶戾。


  兽的本能让它进入了战斗状态。


  “轰隆――”


  它四肢着地,焰雾矮矮一爆,将周遭拥挤的兽潮猛力荡开。


  虽然妖兽已开始角逐新的妖王,但到了近处,板鸭崽的血脉压制仍然有效。只见周遭的妖兽不自觉地纷纷垂低了头颅,压下肩部,后肢微蹲,摆出退避的姿态。


  宁青青把眼一扫,嘴角不禁狠狠抽了好几下。


  周遭诸妖,强大的如同小山一般,弱小的也堪比小牛犊,密密挨挨数之不尽。妖叠着妖,腥膻味道直冲天灵盖,真真像是掉进了几十年不曾清理过的马厩中。


  若是把她这只蘑菇独自扔在这里,恐怕撑不过三息,就会被撕成满地碎菌丝。


  心慌的蘑菇只能拼命撸着绒毛兽脑袋上面的毛毛来压惊。


  “吼……”板鸭崽身躯隐隐颤动,战斗本能令它兽血沸腾,激动不已。


  它撒开了四条滚肥的腿,与兽潮一道,向着骨山开始奔跑。地面如同一面被无数鼓槌不停地擂击的牛皮巨鼓,轰隆隆地震颤不休。


  世间最凶残的妖兽都聚在这里,却没有一只在飞。


  虽然合道之上的大妖兽可以腾云驾雾,但是在这场王者之争中,所有意图染指妖王之位的妖兽,都必须顺着骨山山脚一路厮杀上去。


  此刻屹立在最高处的,赫然是一只周身环着雷光的独角兽,它通身伤痕密布,血流得像瀑布一般,它的口中叼着一条巨大的蛇妖,蛇妖已死,绵软地拖曳在它的巨口两旁,像一条晃悠悠的麻绳。


  板鸭崽向着骨山疾驰。


  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快成一道残影,来不及躲闪向两侧的妖兽被它冲撞得四面开花。


  逼近骨山,浓浓的血腥味道盖过了妖兽身上的腥臭。


  宁青青被那浓郁的血气熏得眯起了双眼,到了山脚时,眼睛似是已经糊上了一层血雾,粘得人心头发腻欲呕。


  原来这骨山不是山。


  是妖兽们的尸骨堆积了起来,形成山包。


  无数小妖兽没有资格参与上层角逐,便仗着体型小,穿进尸堆中啃食那些尸体,将它们啃成了嶙峋白骨。


  这,便是骨山。


  斗争之残忍惨烈,自不必说。


  此刻虽然独角妖兽隐有稳居山巅之势,但厮杀仍未停止。无数大妖前赴后继涌向山巅,相互撕咬,如同生死大敌。


  板鸭崽毛茸圆胖的身子高高跃了起来,扬起左边前爪,一脚踏上乱骨堆!


  宣战!


  新鲜有力的竞争者加入,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骨山下层的妖兽转过一双双赤红的眼睛,向着板鸭崽扑杀而来。


  在这座密布着血腥杀伐之气的尸骨山上,源自上古的王族血脉已经无法对众妖产生压制效果。


  能够踏得上骨山的妖兽实力都在合道以上,放眼望去,这样的大妖根本数之不尽,这些妖物一旦脱困,每一只都能在人族领域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若是倾巢而出……


  宁青青抬头望着这座几乎看不到顶的骨山,浑身血液仿佛都冻结在了腔子里。


  她的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地伏低了身子,把自己整个埋在了毛丛中。


  幸好,还有机会挽救!


  天下苍生命悬一线的紧张感,大大冲淡了周遭群妖给她带来的恐惧。


  她定下心神,探出菌丝,覆住板鸭崽周身各处要害。


  打仗,她熟。


  她与孢子的战役虽然不占地方,但规模之大,同时用兵数量之多,战局之复杂,则是远远超过了世间寻常的战争。


  一心多用看顾一只板鸭崽,自是不在话下。


  菌丝五感皆俱,她既能看,也能听风辨位,还可以精准预判敌人的动向。


  她冷静地指挥着绒毛怪,一次次完美地闪避众兽扑咬,如同周身长眼。


  板鸭崽继承了王族血脉,天生便是合道高阶的大妖怪,只见凶残的胖子左右腾挪,速度远远超过这些袭来的妖兽,轻易就能避开它们的撕咬,将它们踹下山去。


  势如破竹,直取山腰!


  这道圆胖的闪电如入无兽之境,横冲直撞,锐不可当。两旁扑杀而来的妖兽被它轻易避过,看着它们在身后撞作一堆,绒毛怪不禁得意地嘬着大嘴,发出“欧嘘欧嘘”的嘲讽声。


  这一路冲杀极为畅快,绒毛怪穿梭奔腾时,风声飒飒,将那血污浑浊的空气也驱散了不少。宁青青只觉乘风破浪一般,心中不禁也燃起了激荡豪情。


  时不时有妖兽被板鸭崽踩在足下,她便会趁机探出菌丝,抽掉它体内的邪恶孢子。


  她抽取孢子的速度不大跟得上板鸭崽的奔跑速度,每次它跑出老远,菌丝才堪堪解决了孢子,从极远处‘嗖嗖嗖’地收回。


  吞噬这些孢子之后,她的体力与精神都得到了滋养补足,以战养战,循环不息。


  隐隐约约间,她仿佛听见那些被抽掉孢子的妖兽们发出了很不一般的吼声。只是每次解决掉孢子时,板鸭崽都已经奔出了很远,听不大真切。


  *


  山脚至山腰的战斗都较为顺遂,但在抵达山腰之后,战斗渐渐便开始艰难起来。


  能够杀到这里的妖兽,修为已臻合道中高段,两两相撞,便如巨大的精铁陨石撞上了山丘一般,轰隆震荡不绝于耳。


  板鸭崽毕竟是一只还未成年就被谢无妄抓去关禁闭的肥宅,虽然血脉厉害,天生便有合道八、九重天的实力,但要论战斗经验和技巧,那是大大不足――也就是能碾压那些实力远远弱于它的妖兽。


  “竹叶青,俺不行咧!俺好痛!俺不行咧!”


  忙乱之下,肥鸭屡屡出错,无法再跟随宁青青的指令行动,破绽一露,身上立刻挨了好几下,流出带着高温的熔岩血液来。


  左腿侧边被抓了三道入骨的爪痕,皮开肉绽,毛都秃了。


  板鸭崽心神大乱,更是频频犯错。


  宁青青仰头望向山巅,只见那只合道九重天的独角大妖仍然屹立不倒,在它的身侧,已有其他大妖兽显露出臣服之态。再这么下去,它将彻底站稳脚跟得到更多拥趸,到那时,就算板鸭崽能够冲过山腰杀到山顶,也要面对这只“新王”与它麾下妖将们的联合围剿。


  那就再无希望了!


  板鸭崽显然也能感觉到胜局在往敌人那边倒去,它更是大大乱了方寸,显出些颓丧的死气。


  蘑菇冷静地说:“那就死在这里吧。回头谢无妄知道了这件事,他肯定笑得直不起腰来――看看,把你关在辟邪洞,那是救你的命!放你出来,立刻变成了一条死狗。”


  “不!俺不服!”凶兽立刻炸了毛,“俺不要死!俺杀谢无妄!”


  “想杀谢无妄,那就拿出气势来!做妖王!”


  “吼――”


  炸毛的凶兽身上溢出了更多焰雾,焰浪熊熊,将扑上前来的妖兽一一逼退,稳下了阵脚来。


  成功鼓舞了士气的宁蘑菇心虚地把传音镜塞到了乾坤袋的角落里。


  她也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更加精准地预判妖兽们的行动,给了板鸭崽更多的准备时间。


  精神力损耗得厉害,她的脑袋里很快又泛起了空洞寒凉的刺痛感。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


  虽然宁青青可以夜视,但在夜间她必须消耗更多的心神来观测混乱的战局。


  渐渐便显了疲态。


  “那个……竹叶青,”板鸭崽百忙之中传来神念,“俺发现,只要俺骑过这些崽,你就会变得精神百倍。你这癖好,挺那啥咧!”


  宁青青:“?”


  它扭捏地说:“俺也不是不能为你牺牲一下子,咳,说吧,想看俺骑谁?!”


  宁青青:“……”


  好好一个抽孢子的事情,怎么到它嘴里就变成这样了。


  


  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