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先斩后奏(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歪歪斜斜地御着剑, 来到辟邪洞外。


  趁着镇殿的修士还未赶来,她抬手激发了洞上的封印,祭出谢无妄的元血, 渡入她自己设下的那个精致的火环扣中。


  一丝一丝,环扣抽丝剥茧一般层层脱开,露出整齐致密的灵力线,排布如菌丝。


  在她还不zwnj;知道自己是蘑菇的时候, 便已不zwnj;知不觉地展现出许多蘑菇的天性。


  火环扣解开, 焰浪如潮水, 退向洞壁深处。


  宁青青背着光, 像天神下凡一样站在洞口, 朝着趴在地上发愣的板鸭崽招了招手。


  “来。”


  绒毛胖子半伏在地上,软着四肢, 难以置信地蹭到了她的身边。


  它的脑袋比她的身体还大。


  板鸭崽并不zwnj;会说人话, 只能与她神念交流。宁青青高傲冷漠地睨着它,一抬手, 见它怂怂地勾下脑袋,小心翼翼地翻起眼睛来偷瞥她。


  看这情形,她便知道自己暂时压制住了它。


  她揪住它颈侧的毛毛, 翻身骑到了它的大胖脖颈上。


  好软好顺好滑的绒毛!


  宁蘑菇面无表情, 右手揪着一把软毛,左手抓住它的尖耳朵,与它神念交流。


  “出发,我会指引你,将属于你的荣耀夺回来。”蘑菇高贵冷艳地道。


  “欧呜呜呜――”板鸭崽激动得热泪盈眶, 仰头大吼,咆哮震荡如闷雷滚过半座山体, 激得落石不断。


  上古凶兽一声吼,整座圣山抖三抖。


  宁青青:“……”干啥啥不行,拉仇恨第一名。


  一道又zwnj;一道强大的气zwnj;机立刻从山前锁了过来。


  她一巴掌拍在它巨大的脑壳上。


  蠢崽还不zwnj;快跑?!


  神念平静递出,维持高冷的蘑神形象:“走,现在不是和人族修士动手的好时机。”


  “嗷呜呜!”


  浓雾腾起,重获自由的板鸭崽飞身扑向高空。


  只见它张开四肢,身体就像一张厚重的绒毛大飞毯,载着她瞬间掠过这世间最繁华的圣山地带。


  从高空瞬间往下飞速降落,浑身的血液仿佛全都飘浮了起来,罡风的咆哮响稳耳际,短暂的滑翔之后,它把身躯拔了起来,画过一条巨大的、笨重的弧。


  板鸭崽拔足狂飞,身后远远追着数位顶级大能。


  乱风扑面,拍得脸颊生疼。


  宁蘑菇有一点点心虚,也有一点点莫名的快乐,感觉就像年少时偷偷翘了宁老蛇的修真理论课,在山里撒欢。


  “快快快!”她毫无废材应有的自觉,很不zwnj;要脸地催促板鸭崽,“你没吃饱吗?飞这么慢。要被追上啦!”


  狂风掀起了板鸭崽脑壳上的毛,又zwnj;密又zwnj;软。


  宁青青俯身把脸蹭了进去。


  有股幼崽特有的奶香。


  “欧嘘……欧嘘!”快乐的板鸭崽撅着大嘴巴,在半空留下一串串嘲讽敌人的声音,“欧嘘嘘嘘!”


  宁青青:“……”算了,随便吧。反正不管是欧欧还是嘤嘤,都无法阻止身后的追击。


  板鸭崽扑腾着粗胖的四肢,看似笨拙地拧着它的大胖腰,一次次避开身后袭来的束缚法术。


  它甩不掉尾巴,对方也绕不zwnj;到前头堵截。


  就这么你追我赶地飞出一段之后,宁青青忽然感觉周身一轻,压力荡然无存。


  “咦?”她迟疑地回头,发现追兵已经没了影子。


  她怔了片刻,心zwnj;头突地一跳。


  天圣宫的人不可能追一半放弃,能够让他们齐齐收兵的,只有一个人。


  她抿抿唇,磨磨蹭蹭地从乾坤袋里面取出传音镜,果然,见那镜心zwnj;一闪一闪,像是催命的咒符一般。


  宁蘑菇硬着头皮,用菌丝点了点镜心zwnj;。


  谢无妄清冷的声音懒洋洋地飘出来:“先斩后奏?阿青,出息了。”


  是他让圣山的人撤了回去。


  宁青青冷静片刻,清了清嗓子,将妖兽正在举行荣耀之战,准备决出新妖王,然后冲击大封印的事情四平八稳地简单说了一遍。无需她讲述后果,谢无妄自会知道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此事耽搁不zwnj;得,反正你也赶不回来,”她有一点心虚,“我本就打算一边走,一边向你交待,这样不是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吗?”


  传音镜中飘出了谢无妄凉凉的轻笑。


  笑罢,他道:“我信你,自己千万保重。”


  这么好说话,倒是让宁青青怔忡了好一会儿。


  这种zwnj;感觉……很奇妙,让她的心zwnj;脏一丝一丝地涌出暖流来,像是欣喜,又zwnj;像是感动。


  她从来不曾想到,自己和谢无妄之间,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信任和默契。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她非常非常厉害了吧?


  她定定zwnj;神,把脸蹭在了板鸭崽的耳根后面。


  脸颊和耳朵隐隐发热,心zwnj;情轻飘飘地愉悦着。


  她很快乐。


  快乐地狂蹭板鸭崽的毛。耳根至后颈这一块,绒毛特别软,弧线特别讨喜。脸拱上去,它会不zwnj;自觉地把双耳趴向脑后,莫名让人心zwnj;头酥暖,有种zwnj;天伦之乐般的愉悦感。


  “骨山的战斗怎么样了?”她拱着毛堆,拎起它的耳朵问道。


  板鸭崽委屈地传来神念:“瓦拉玛开始之后,就没有崽崽再回应我的呼唤了。”


  宁青青忧郁地遥望极北方向。


  一旦决出新的妖王,一切便无可挽回。


  如今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便是,妖兽并没有复杂的思考能力,也不zwnj;会权衡利弊,只凭血脉中遗留下来的本能行事。即便被孢子控制,也只是激发出它们本能的杀戳嗜血欲-望,而不zwnj;会像人类那样被魔蛊彻底掌控心智。


  只要板鸭崽夺回妖王之位,便可以暂时控制住局势。


  “都有哪些厉害的家伙?”宁青青问。


  “那可多咧!”板鸭骄傲地昂起了巨大的脑壳,“四大首领,八大统御,各族的族王……那可都是杠杠强!一个赛一个厉害咧!”


  “你还得意上了?”宁青青生无可恋地揪它的毛,“它们都是你的对手,你要打败它们――全部!”


  “昂?!”板鸭扑扇的前肢瞬间无力,在空中干刨,“俺咋可能打得过全部?”


  蘑菇慢慢立直了身子,神态睥睨:“所以你得靠我啊。”


  “哎,哎!竹叶青,俺啥都听你的!”很没节操的妖王立刻转回一张巨大的谄媚笑脸。


  *


  夕阳将沉之时,凶兽载着宁青青,飞到了万妖坑外。


  大封印就像一只透明的碗,倒扣在方圆九千多里的大地上。封印的薄弱处,似一道道蛛丝般的细网悬于虚空之中,它会自愈,也会被撞出新的裂缝。


  正是有这两个大封印的存在,万妖坑与魔渊中的妖魔才无法大规模地侵入世间。也不zwnj;知数万年前,究竟是何等大能设下了这两处惊世大屏障。


  宁青青犹在感慨,板鸭崽已载着她一头扎进了封印中。


  进入万妖坑,宁青青立刻感觉到了一种zwnj;极为诡异的不zwnj;适感。


  放眼望去,视野中只有黄、灰、黑三色。地面累累枯骨,腐土之中处处被染得毒黑,低洼的地方密布着毒瘴,妖兽的腥膻味道直冲半空,几乎见不zwnj;着活的植物。


  但这些都不是那股不适感的来源。


  宁青青蹙紧了双眉。


  在这里,她感觉不zwnj;到什么生机。


  这是一种zwnj;非常微妙的感受,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再往前掠出一段,越过荒地,眼前出现了连绵的火山,有新有旧,有死有活。


  漫天密布着硫磺酸云,山壑之间流淌着黑红的熔岩。


  环视着周遭景象,宁青青的后背上渐渐爬满了寒流。


  她难以置信地回首望向后方的大荒地。


  “板鸭崽,”她声线微紧,“回头,原路返回,飞一段。”


  绒毛怪着急地扑腾着短腿:“来不及了咧!俺的感应越来越微弱,肯定有哪一只坏崽已经把住山顶地盘咧!再不zwnj;快点阻止,它就要做妖王咧!”


  “飞一下。”宁青青冷酷无情。


  板鸭崽委屈巴巴地返身扑腾了一程。


  越过火焰山,飞过荒芜的沼泽……宁青青心zwnj;头涌动着难以言说的情愫。


  虽然地貌有了变化,但是在她凝望前方的时候,体内涌动的直觉告诉她――就是这里。


  她曾和无数孢子同伴一起,飞越这些死亡地带,闯出一条生命-之路。


  心zwnj;脏在胸腔中高高悬起,跳得时快时慢。


  她几乎忘记了呼吸。


  片刻之后,她拍了拍绒毛怪的大脑袋:“可以了,继续前进。快,速度。”


  板鸭崽:“……”


  越过火焰山,再掠过一片片荒芜之地,前方出现了刻在蘑菇记忆深处的冰川轮廓。


  孢子的前行速度远远比不zwnj;上妖兽。


  它们体形微小,如浮尘一般。这一段路,它们是用生命过去的。


  这是……她的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