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他的私藏(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遁回玉梨苑。


  她坐在桂树下默默调息了小半日, 将zwnj;方才从白云子身上得到的力量彻底吸收转化为己物,然后探出蕴染了谢无妄元血的菌丝,潜入辟邪洞。


  “……嗯?”


  赤红灼亮的火焰封印之中, 并没有板鸭崽的踪影。


  上、下、左、右,举目只见一整片红灼。


  它跑了?什么zwnj;时候的事?封印好好的啊?


  蘑菇怔怔竖起了菌丝尖,缓缓凝出一只歪着脖子满头雾水的疑惑菇。


  等等。


  有气机锁住了她。


  如今的蘑菇经历了千百次大规模的生死战役,早已炼出了惊人的敏锐直觉。


  她不动声色, 弯下蘑菇杆, 轻轻一弹――


  “怼。”


  就在她蹦到洞穴另一侧时, 一股火浪兜头砸下, 轰隆一声撞在了她原本身处的位置。


  ‘啧啧啧!’


  宁蘑菇拧过两只圆溜溜的蘑菇眼, 望向动静传来的地方。


  只见板鸭崽化成了一团火雾,烈焰正中悬了一只冰冷的红色巨眼, 正中立着一道薄薄的黑色竖瞳。


  火雾一荡, 它带着恐怖的高温向她飞扑而zwnj;来,途经之处, 空气被蒸腾殆尽,形成了一道焰迹真空。


  她准备后撤,发现这只无情的板鸭用火封住了她的退路, 穿过封印的那一段菌丝已被火雾包围, 正在‘滋滋’地灼烧。


  这畜生是真正存了必杀之心!


  它不可能不知道潜入辟邪洞找它的这只蘑菇正是它的朋友竹叶青,但它仍然向她痛下杀手。


  蘑菇悲愤地瞪圆了一双刻意凝出来的小眼睛。


  ‘板鸭崽你太让俺伤心咧!’蘑菇抖着一身菌丝,发出了无声咆哮。


  猝不及防之下,这段蕴着谢无妄元血的菌丝必定要完蛋。


  宁青青失望之余,迅速镇定了心神。


  趁着菌丝一时未被烧断, 她疾疾调取了十成十的醉花蜂,并着蚯蚓波动, 尽数聚在了蘑菇头中。


  “吼――”


  火浪席卷整个封印。


  蘑菇被狂火吞噬。


  “嘶……”断裂的菌丝弹回宁青青识府,烧灼剧痛一并传来,害她摔在了桂树下连翻了两个倒跟头。


  “好你个板鸭崽……”宁青青爬坐起来,凶狠地竖起眼睛瞪向东面。


  她居然翻船了。


  这个家伙在她面前装傻充楞,原来是骗她放松警惕,好谋夺谢无妄的元血!


  满识府黑烟的蘑菇气得叉腰大笑起来。


  有了谢无妄的元血,这个家伙就可以冲破火焰封印。


  幸好她的菌丝在临死之前送了它足量的的醉花蜂,大约可以麻痹它一刻钟的时间。


  宁青青悲愤地抿紧了唇瓣,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黑土,忍着满脑袋灼痛和zwnj;焦烟,急急前往圣山顶去寻谢无妄。


  要挨训了……


  蘑菇勇敢地挺直了自己的小身板。


  她知道在这个风雨飘摇的节骨眼上给谢无妄添麻烦很不应该,于是在山道上把自己痛骂了一顿――


  “叫你疏忽大意!叫你把一只上古凶兽当鸭子玩!叫你莽头莽脑就往里面冲!叫你瞎惹事!叫你把自己当根蒜!叫你闯了祸自己解决不了还要麻烦别人!”


  话音落时,正好踏入乾元殿后殿。


  她捏捏手指,下定了决心――见到谢无妄时,自己先zwnj;这般骂自己一通,然后他就无词可骂了。


  真诚悔过zwnj;,下次还敢。


  板鸭崽与她的理想息息相关,不会因为一次挫折就放弃。


  宁蘑菇给自己打了打气,微微缩着脖子穿过了厚重的帘幔。


  ……谢无妄不在。


  乾元殿闭着门,一个瘦长的人影歪歪地斜坐在御案一角,正愁眉苦脸地埋头处理一堆小山般的公文。


  正是刚从魔蛊手中救回来的白云子。


  “左前使?”宁青青拎着裙摆跑上殿阶,“谢无妄呢?”


  白云子见着她,眼泪哗啦就下来了:“夫人能不能替属下求个情,还把我关回禁殿去吧!属下罪过太多,实在不该被放出来哇!”


  宁青青看了眼他手边两枝用秃的笔,再看看那堆超过zwnj;他身高的文书,心中着实理解他的痛苦。


  “他去哪啦?”她问。


  “君上有急事离开,属下不敢瞎打听。”白云子道,“说是给我三日时间处理这些……”


  他苦兮兮地抬起一根颤抖的手指,戳了戳身旁书山。


  “三日才回吗?”宁青青暗道不妙。


  没了谢无妄的元血,她便无法进入辟邪洞。等到她的醉花蜂效果退散,那只熏鸭就要借着谢无妄的元血冲撞封印了。


  焦急的蘑菇掐住了自己的手指。


  大事不妙。


  她缓缓吸了两气,压下心头涌起的一团乱麻。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自乱阵脚。


  她定了定神,视线缓缓顺着御案绕过zwnj;一圈。


  定在了左侧方的暗格处。


  这是他放置重要印玺的地方。


  这里……会留有他的元血吗?


  似乎没有可能――谁没事会留些血在木屉里面啊。


  虽是这般想着,她还是蹭了过zwnj;去,将zwnj;手伸向暗木格。谢无妄说过,乾元殿她可以随便进,他的东西她也可以随意动。


  “夫人莫碰!”白云子急道,“碰不得!那有道君本命封印,会伤……”


  宁青青嘴角一抽:“不早说。”


  她的手已经落了上去。封印并没有伤她,木屉反倒顺势弹了出来,像是迫不及待要敞给她看一般。


  “嘿嘿,是属下多事了。”白云子委琐一笑,缩回了手,继续在文海中忙活。


  宁青青低头望去――


  木格里的东西放置得十分整齐,大大小小的印章依次排列在一旁,最顺手之处,却是躺着那只小木雕。


  木雕下面压着两封亲笔书,只看材质色泽,宁青青便猜到一封是他写的婚书,另一封是她写的和zwnj;离书。


  她的心尖微微一悸,也说不清是何感受。


  她触了触那只小木雕。


  谢无妄这个人,色泽太过浓烈、温度太具攻击性。被他碰过的东西,总是一眼便能认出来。


  木雕被游僧代代相传,辗转二百年仍是原本的模样,可是到了谢无妄手上,不过zwnj;那么短短一段日子,便被他的高温灼得颜色沉淀了许多,拿近一些,还能闻出他独特的冷香。


  想来也是时常拿在手上。


  当初她设了个小机巧,木雕中藏着他和zwnj;她的元血,是可以感应彼此的。谢无妄元血还曾吓退了攻击北临州的妖蜥,导致木雕被北地的牧民当作护身符。


  宁青青默默攥紧了小木雕。


  谢无妄的眉眼,雕得栩栩如生,带着笑。


  取出木雕,压在底下的婚书与和zwnj;离书动了动,掀起一角。


  宁青青目光一顿。


  手指蜷了下,想要把它们抚平,却不小心掀开更大一块。匆匆一眼间,她看到底下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式各样奇怪的东西,都是一些亲手制作的小玩意,像什么zwnj;去掉叶肉只余下密密脉网的漂亮透明大叶子、细蚕丝一根根编织的平安结、磨得圆圆润润的小石子、还有块咬了一口的圆饼子……


  每一样,都与她有关。


  从前她并没有把这些东西放在心上,送给他的时候,也就是图那一瞬间的快乐心意。后来她再没有见过zwnj;它们,也没有追究过zwnj;,毕竟都不是什么zwnj;要紧的东西。


  她从未想过,它们竟被他好好地收在身边,和zwnj;他最重要的印玺们放在一起。


  宁青青手指像被烫到一样,匆匆将zwnj;两封姻书压回去,盖住了这些零碎心事。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翻动的心绪。


  时间不等人。


  醉花蜂至多还能持续半刻钟。


  “左前使,”宁青青镇定地道,“劳烦给镇殿传个消息,辟邪洞凶兽恐有异动,请严神戒备。”


  若是当真出事,专司封印镇压的高阶修士亦可以应付一阵子,守到谢无妄归来。


  “是!”白云子立刻正色垂首。


  交待了“后事”,宁青青阖上谢无妄的暗木格,带着小木雕回到了玉梨苑。


  一对小木人已经只剩下一只。


  刻成她模样的那一只,在她心死入蘑的那一日破碎成屑,只余谢无妄孤零零一个。


  她的手指缓缓摩挲着暖融的木头,指尖划过zwnj;谢无妄的眉、眼、鼻、唇。


  毁掉这只木人,总觉得有些不祥。


  她沉默片刻,取出传音镜给谢无妄传音:“最快什么zwnj;时候能回来?”


  时间不断流逝,她等不了太久。


  心下倒是不见焦灼。


  她寻他是为了正事。他也知道她无事不会给他传音,只要他方便,必定会及时回复。若他没有回复,她亦不会多想,只会依照自己的计划继续行zwnj;事。


  心境与从前已经完全不同。


  她的手指无意识地划过zwnj;八角青铜镜坚硬的纹理,唇角缓缓浮起了笑容。


  如今的她,已经拥有自己完整的生命了。


  传音镜亮了起来。


  谢无妄道:“瀛方洲有发现,最快后日回。有事吗?”


  呼啸的海风中,他的声音平静沉稳。


  “无事。”宁青青拖长了调子,“谢无妄,我们修真之人,当坚守本心,不信怪力乱神。诅咒不祥之事,更是子虚乌有。”


  谢无妄:“……到底想说什么zwnj;?”


  没时间了。


  宁青青有一丢丢心虚,声气绵软了些:“你要平安回来啊。”


  说罢,不再耽搁,碎去木雕,取了谢无妄元血,急急去忙她的正事。


  许久之后,桌上的八角镜亮起了微光,却已无人来听。


  宁青青去了小厨房。


  从前搜罗食材的时候,浮屠子曾从西山那边寻来了一味奇酸的调味料,浑名“牙见倒”,宁青青曾试着往腌制咸菜的半人大缸子里面滴过zwnj;两滴,结果那些韧性十足的灵萝卜、灵青梗,竟然全化成了一堆云絮状的酸液。


  听闻此事后,浮屠子痛心疾首地掐着自己的小指指甲,跺脚不停:“一丝!说了只能一丝丝!”


  宁青青默默从某个看不见的角落里面翻出积满了陈年老灰尘的“牙见倒”,给自己鼓了鼓劲儿,然后义无反顾地将菌丝探了进去。


  “嘶!!!”


  眉歪眼斜的宁青青舍出一部分最英勇的菌丝,将zwnj;整瓶“牙见倒”饱饱地吸收到体内。


  牙齿是真的快要倒掉了。


  万事俱备,宁青青出发前往辟邪洞。


  这一回十分谨慎,她小心地探进了肉眼不见的一丝菌线,留神观察洞中景象。


  只见板鸭崽裹在薄薄的焰雾中,醉醺醺地在洞中扭来扭去。


  菌丝延展,像蚊虫叮人一般,叮住了它的耳朵尖。


  “呜呜呜竹叶青你不要恨俺,日后俺会记得给你烧多多的纸钱!呜呜,俺没有办法,只能杀掉你这个朋友,俺、俺从此就是一只断情绝爱的万妖王!俺必须这样做,没有时间了,来不及了,所有的崽崽们都要死掉了……呜呜……对不起竹叶青,俺对不起你……为了救大家只能牺牲你一个……”


  它以为竹叶青已经被它干掉了。


  宁青青知道它不是装醉。


  板鸭崽并不知道谢无妄什么zwnj;时候会回来,它若是清醒,必定会第一时间利用谢无妄的元血脱困而出,绝不会在这里装模作样耽误功夫。


  所以它说的是真话――来不及了?所有的妖兽都要死掉了?它攻击她,是为了救它们?


  宁青青一边琢磨着,一边准备了一份足量的醉花蜂,再混上了诚意满满的牙见倒,辣手无情地注入板鸭崽的肥肉中。


  蘑菇是记仇的生物。


  “嗷嘶――嗷嘶――嗷嘶嘶嘶!”凶兽酸得在地上打摆子。


  菌丝掠到封印边上,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悠然卷着尖尖,欣赏板鸭崽被酸倒牙的倒霉样子。


  在千机妄境中,它曾感受过zwnj;被一千份酸野莓支配的恐惧,如今重温旧梦,回味无穷。


  等到这只凶兽被折腾成一滩酸水趴在地上一动也动不得,菌丝这才zwnj;慢吞吞地掠过zwnj;去,贴住它的耳尖。


  “舒服吗?”


  “嗷嘶――俺见鬼咧!”一身肥肉瑟瑟发抖。


  “呵,”蘑菇高傲地告诉它,“本蘑神岂是你区区一只板鸭能杀得了?念你初犯,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若有下次……”


  未说尽的威胁最是恐怖。


  板鸭崽一瞬间就投降了:“俺再也不敢咧!嘶、嘶、嘶!”


  “说,为什么zwnj;要咬我?”蘑菇冷冷审讯。


  板鸭崽抽泣道:“俺感觉到,所有的崽崽准备丢掉性命去攻击大封印,俺肯定不答应啊,就向它们发动了血脉压制,不许它们这么zwnj;做。”


  宁青青心头微微一凛。大封印,便是封住广袤万妖坑的那个镇妖印,一旦大印被攻破,剩余的妖兽倾巢而zwnj;出,那必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恐怖浩劫。


  “然后呢?”她问。


  板鸭崽可怜兮兮地说:“它们不服气,一致决定开始兽族最高级的荣誉挑战――瓦拉玛!最终站在骨山顶的那一只兽,将zwnj;会接受万兽的血脉奉养,成为新的万兽之王!有了新的万妖王,俺的血脉……就再没有用处咧!”


  “哦――”蘑菇恍然大悟,“原来你对最好的朋友下毒手,是为了赶回去保住自己的王位。好,很好。干得漂亮。”


  新一波牙见倒无情地灌入凶兽胖胖的身躯。


  “嗷!俺不嘶!俺只嘶为了救崽崽们的嘶命――”


  在它翻滚扑腾的时候,宁青青习惯地凝成一只蘑菇,静静蹲在角落里思索。


  魔蛊是孢子。


  控制妖兽的也是孢子。


  这件事,必须得管。


  倘若决出了新的万妖王,被封印的妖兽在它的统御之下当真疯狂冲击大封印……


  待封印破碎那一日,浴血的疯狂妖兽倾巢而zwnj;出,那这世间,便只剩下血色末日的景象了。


  宁青青缓缓收回菌丝,站定在梨香氤氲的庭院中。


  她取过传音镜,发现谢无妄方才给她传了信――“信我。”


  平平静静的语气,藏了独属于他的清冷温柔。


  她默立片刻,回他:“你也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