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实乃良师(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zwnj;妄刚捂住宁青青的zwnj;耳朵, 灰莲发出的zwnj;声音便渐渐弱了下去,就像那朵大莲花扬起了脸,把心神一点点漫飘向高远的zwnj;天空。


  到了最高处, 悠然而止。


  谢无zwnj;妄轻啧一声,放开了手。


  宁蘑菇忧郁地挪到木亭角落,背着身,遥望远山, 摆出一副深沉思索的zwnj;模样。


  山风吹凉了脸颊的zwnj;热烫, 她zwnj;若无zwnj;其事地回过身, 发现色僧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木亭, 身后zwnj;只站着那道挺拔玉立的zwnj;身影。


  重玄衣袍衬得他更加冷白, 他敛着气势,像个zwnj;温润如玉的zwnj;佳公子。


  宁青青不解地蹙起了眉头:“玉瑶离开音之溯之后zwnj;, 不是和寄如雪在一起吗, 为zwnj;什么又回头去找音之溯?难道她zwnj;在临死之前,忽然发现自己放不下音之溯, 心中真正zwnj;爱的zwnj;是音之溯?”


  谢无zwnj;妄淡笑不语。


  宁蘑菇嫌弃地撇了撇唇角:“如此,玉瑶和音之溯可当真是天生一对,就该捆在一起才是, 又何苦祸害旁人?明明心中爱着对方, 偏要拉旁的zwnj;人来填补空白、治愈情伤,等到用不着了,再把旁人踢到一旁,这未免也太自私利己!”


  谢无zwnj;妄轻倚着廊柱,依旧笑笑地看着她zwnj;, 黑眸中懒洋洋地浮着些宽容。


  对上他的zwnj;视线,宁青青神色一滞, 惊觉自己偏题了――此刻关注的zwnj;重点应该是音之溯要让这个zwnj;世间“风波永远不停,劫数永远不尽”才对。


  她zwnj;有些赧然,却zwnj;把双眼睁得更大,理直气壮地道:“你可别小看这些情情爱爱,音之溯不就是为zwnj;了挽救将死的zwnj;玉瑶而干坏事吗?”


  虽然暂时没zwnj;有证据,但直觉已经告诉宁青青,魔蛊的zwnj;事必定与音之溯脱不了干系。


  “我zwnj;何曾小看情爱。”谢无zwnj;妄垂眸淡笑,“只是有一点,音之溯未必是‘挽救将死的zwnj;玉瑶’。”


  “嗯?”宁青青疑惑地偏歪了脑袋,“可是那女声不是说她zwnj;要死了?”


  方才她zwnj;听得清清楚楚,绝无zwnj;可能记错。


  他凉凉瞥她zwnj;:“说要死,未必是真的zwnj;要死。”


  宁青青菇躯一震,脑海中忽然回忆起某些纵情失控的zwnj;画面,不禁热血冲脸,羞得恨不得寻条地缝钻下去。


  每每她zwnj;说不行了、快死了,他总会轻哑地低笑出声,神色愉悦又恶劣。有时他还会衔住她zwnj;的zwnj;耳垂,将暗沉缱绻的zwnj;声音送入她zwnj;的zwnj;心底,问她zwnj;――“是爱死了我zwnj;么”。


  心尖一跳,她zwnj;的zwnj;手指不自觉地蜷了起来,指甲嵌入掌心。


  想起往事,她zwnj;还是会难过。他从前的zwnj;热烈,恰好也突显了他的zwnj;凉薄。


  正zwnj;当她zwnj;心头浮起些茫然无zwnj;措时,谢无zwnj;妄的zwnj;声音及时传来,打断了愁绪。


  “想哪里去了。”他走近了些,修长zwnj;的zwnj;食指隔着几重衣袍,轻轻挑了下她zwnj;的zwnj;手,“小伤小痛,总能把你疼死。一个zwnj;人闲着,总能把你无zwnj;聊死。夏天能热死冬天能冷死……”


  宁蘑菇恨不得原地种下去。谢无zwnj;妄说的zwnj;这些,她zwnj;自己都快要忘记了。


  其实zwnj;他们有过很多甜蜜的zwnj;时光。


  每次她zwnj;磕了碰了,弄出一点小伤口,总是要杵到他的zwnj;面前不依不饶地嚷着痛死了。有时候她zwnj;坐在屋顶等他回来,远远见他进zwnj;门,便赤脚奔过去,扑到他的zwnj;背上,要他背着她zwnj;在回廊转圈,嘀嘀咕咕在他耳旁不住地念叨,说自己无zwnj;聊死了。冬天她zwnj;总要赖在他的zwnj;身上叫冷,夏天虽然嫌热,但她zwnj;依旧要粘着他,一边搂着他这只火炉,一边抱怨热死了。


  她zwnj;悄悄抿起唇,不动声色地瞄他一下。


  “还只许你娇气了?”谢无zwnj;妄微眯着长zwnj;眸,冷白的zwnj;齿间吐出个zwnj;好听的zwnj;嗤声。


  “哦……”宁青青慢吞吞地把眼睛转到一旁,看着远处的zwnj;树,若无zwnj;其事转移了话题,“不管怎么说,玉瑶最终还是死了,尸体又回到寄如雪的zwnj;手里……”


  她zwnj;抽了抽唇角,心中纠结成了一团乱菌丝。


  她zwnj;低低地道:“我zwnj;很讨厌这种纠缠不清的zwnj;关系。我zwnj;们蘑菇只喜欢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我zwnj;知道。”谢无zwnj;妄的zwnj;声音轻而郑重。


  他知道她zwnj;心中有结。


  他也知道,其实zwnj;她zwnj;并zwnj;没zwnj;有做好准备重新接受他。她zwnj;愿意给他机会,是因为zwnj;她zwnj;很聪明、很敏锐,如今风暴将至,她zwnj;不希望因为zwnj;感zwnj;情的zwnj;事情对他造成任何不良的zwnj;影响,她zwnj;希望他心无zwnj;旁骛地斩妖除魔,还世间一个zwnj;清正zwnj;太平。


  她zwnj;的zwnj;心中装着苍生。


  她zwnj;的zwnj;善良和懂事,深刻地震撼着他那副冷硬的zwnj;心肝,如今方知,真正zwnj;的zwnj;爱怜,才叫做摧心断肠。


  谢无zwnj;妄轻吐一口气,垂眸浅笑。


  既然有幸遇上了世间最美好的zwnj;女子,那便用火,为zwnj;她zwnj;涤荡一个zwnj;朗朗乾坤。


  宁青青望向他:“如今情况未明,究竟有多少人身染魔蛊尚未可知。就算音之溯嫌疑很大,暂时也不宜打草惊蛇。”


  谢无zwnj;妄懒洋洋抬眸,缓声道:“你只需专注对付魔蛊即可,此事至为zwnj;要紧,其余的zwnj;我zwnj;自会处理,不必忧心。药王谷我zwnj;已着人暗查,有了消息,我zwnj;会一一说与你听。”


  他的zwnj;安排让蘑菇觉得十分舒服。


  她zwnj;最怕的zwnj;便是一团乱麻的zwnj;杂事,他替她zwnj;削干净左右旁枝,让她zwnj;专心处理魔蛊,正zwnj;合她zwnj;的zwnj;心意。


  “嗯!”她zwnj;愉快点头,“我zwnj;就喜欢只做一件事!”


  他笑着,极自然地抬手拍了下她zwnj;的zwnj;脑门:“蘑菇脑袋,一根筋。”


  宁青青:“?!”


  谢无zwnj;妄懒散地收手:“你就知道那是玉瑶应劫之前的zwnj;事情?”


  宁蘑菇不服气:“音之溯唤她zwnj;‘瑶瑶’,说他好不容易才等到她zwnj;回来。她zwnj;说她zwnj;要死了,于zwnj;是音之溯安慰她zwnj;说,他会搞个zwnj;大事,让她zwnj;无zwnj;需应劫而亡。这么简单的zwnj;事情,逻辑清晰条理分明,还需要动用两根菌丝去想吗?哦,除了‘她zwnj;要死了’这一点暂时存疑之外,其他的zwnj;不是一目了然吗?”


  谢无zwnj;妄闷闷笑了起来,笑罢,也不急着多说别的zwnj;,毕竟他从来不喜欢做无zwnj;意义的zwnj;揣测,而是拿到证据之后zwnj;,直接得出确定的zwnj;答案。


  “回宫吧,”他道,“青城山有魔灵胎看着,无zwnj;事。”


  踏出一步,他补充道:“放心,魔灵胎的zwnj;实zwnj;力,仅在我zwnj;一人之下。”


  宁青青微微睁大了眼睛:“哦……”


  看不出来啊,秃头这么厉害!


  这么说来,色僧其实zwnj;根本不怕那些“追杀”他的zwnj;大和尚,他只是不愿伤人。


  宁青青弯起眉眼,偷偷笑了起来。


  “笑什么?”谢无zwnj;妄松松揽住她zwnj;,踏上云端。


  “就是,发现世上多了个zwnj;厉害的zwnj;好人,就很开心啊。”蘑菇傻乎乎地乐。


  谢无zwnj;妄也被zwnj;她zwnj;逗乐了,他不形于zwnj;色,只把视线悠然投向远处。


  “阿青。”


  片刻之后zwnj;,他压下了原本想说的zwnj;话,只道:“你的zwnj;莲花朋友有个zwnj;心愿。”


  “嗯?!”她zwnj;立刻仰起脑袋来看他。


  “它渴望自由。”谢无zwnj;妄淡淡道,“待此事毕,我zwnj;会想办法将它移至圣山。”


  他一向觉得她zwnj;与动、植物交流的zwnj;行为zwnj;很幼稚,直到方才莲语结束的zwnj;一霎,他也清楚地感zwnj;觉到了莲花的zwnj;心境。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zwnj;共鸣感zwnj;,超越了言语、种族。


  能够感zwnj;受到这些,是因为zwnj;他有了心。


  因为zwnj;她zwnj;,而有了心。


  宁青青并zwnj;没zwnj;有因为zwnj;谢无zwnj;妄的zwnj;决定而感zwnj;动,她zwnj;小心且狐疑地瞥了他一眼:“哦……”


  他是看上了大莲花吧?


  找个zwnj;借口强取豪夺?不愧是脸皮天下第一厚的zwnj;谢无zwnj;妄啊!


  *


  回到圣山,谢无zwnj;妄径直把宁青青带到了禁殿。


  这里是给重臣们关禁闭之处。


  谢无zwnj;妄广袖一挥,两扇黑石巨门缓缓分开,一道天光直直刺入殿中,如刀光一般,仿佛要将整座无zwnj;光的zwnj;禁殿一破为zwnj;二。


  踏过及膝的zwnj;巨槛,宁青青立刻感zwnj;觉呼吸不畅,又沉又冷的zwnj;空气从四面八方压过来,像是重水一般。


  谢无zwnj;妄拉住了她zwnj;的zwnj;手。


  他道:“此地都是压制封印,牵着我zwnj;可以免疫。”


  他的zwnj;大手握上来的zwnj;一瞬间,宁青青只觉胸间一畅,像是被zwnj;他团在了羽翼下。


  他并zwnj;没zwnj;有扣入她zwnj;的zwnj;手指,只是将她zwnj;的zwnj;手攥在滚烫的zwnj;掌心。


  他和她zwnj;的zwnj;衣袖擦在一起,在这寂静的zwnj;禁殿中,亲密的zwnj;沙沙声让人想忽略都难。


  宁青青不自在地蜷了蜷手指。


  谢无zwnj;妄扬袖一荡,只见左右殿柱旁的zwnj;火盆一一燃起,顷刻烈焰熊熊,照亮了整座无zwnj;光大殿。


  火光照进zwnj;禁殿四角,左前方的zwnj;角落里,一个zwnj;蹲成蘑菇形状的zwnj;人,可怜兮兮地回过头来。


  两撇小小的zwnj;八字胡须一颤一颤,两道弯弯的zwnj;长zwnj;眉苦哈哈地耷拉到了颧骨下面。


  正zwnj;是白云子。


  “君上――”白云子委屈地嚎道,“属下真不知道怎么就丢了一块空白手令啊!一定是文殿和律殿那几个zwnj;家伙陷害我zwnj;,他们老早便看我zwnj;不顺眼了君上啊!他们嫉妒我zwnj;!嫉妒!”


  小胡须委屈得一掀一掀。


  宁青青:“……”


  “滚过来。”谢无zwnj;妄淡声道。


  只见那白云子屁-股一撅,两只手掌拄着地,头一低,骨碌滚了一圈。两腿一蹬,头一低,继续骨碌一圈。


  就这么一圈一圈自角落滚了过来,滚到了谢无zwnj;妄面前,抬起一张谄媚的zwnj;笑脸,生生学到了浮屠子七八分精髓。


  宁青青:“……”长zwnj;见识了。


  谢无zwnj;妄抬手:“元脉。”


  白云子明显惊了下,脸色更见凄苦,可怜巴巴地伸出了手,一道本命灵元自心脉延伸至腕心,他扬起掌根,将命脉递到了谢无zwnj;妄面前。


  生杀予夺便是如此。


  谢无zwnj;妄随手将他封印,偏头示意宁青青:“放手施为zwnj;,生死不论。”


  在谢无zwnj;妄用元火替宁青青驱寒的zwnj;时候,她zwnj;曾将他的zwnj;手法一一记在了心中,与自己的zwnj;习惯相互对照印证,查缺补漏。酝酿了一段时间之后zwnj;,她zwnj;已成竹在胸。


  探出菌丝,落在白云子命脉之上。


  她zwnj;的zwnj;菌丝有个zwnj;很厉害的zwnj;本领,那就是得到被zwnj;她zwnj;吞噬掉的zwnj;猎物们身上的zwnj;能力。譬如吞噬了带倒刺的zwnj;孢子之后zwnj;,她zwnj;就可以让自己的zwnj;蘑菇长zwnj;出倒刺。


  毛英俊身上的zwnj;孢子与魔毒相融,她zwnj;成功将其吞噬之后zwnj;,菌丝便可以独自解决带魔毒的zwnj;孢子了。


  甫一接触,她zwnj;便发现自己已经脱胎换骨。


  菌丝既有她zwnj;自己的zwnj;轻盈狡诈,又添了谢无zwnj;妄的zwnj;沉稳霸气,一路势如破竹,风卷残云,顷刻便将白云子体内的zwnj;邪恶孢子扫荡一空。


  解决了魔蛊之后zwnj;,白云子与毛英俊一样,很快就清醒地回忆起了自己做过的zwnj;一切事情。


  只见白云子那两撇八字胡须惊恐地缠搅到了一起,不等谢无zwnj;妄开口,他已趴了个zwnj;五体投地:“君上――属下是被zwnj;合-欢宗的zwnj;老相好秦欢下毒迷了心窍哇――”


  冷汗涔涔而下,白云子根本不敢有一丝隐瞒,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被zwnj;控制之时做过的zwnj;事情招了个zwnj;一干二净。


  “就专盯着那些和我zwnj;一样有心结的zwnj;人下手,比如虞浩天、毛英俊,还有律殿的zwnj;殷林华、杀殿黄智……”


  这一点,便点了近二十名zwnj;高阶重臣。


  “属下当初出任右前使zwnj;一职,德不配位,听着旁人冷嘲热讽渐渐便郁结于zwnj;胸,在秦欢故意挑唆之下,泥足深陷迷了本心,在梦中……在梦中偷砸了前任右前使zwnj;张平阳的zwnj;灵牌,从此堕入心魔掌控。”


  “别的zwnj;人呢。”谢无zwnj;妄依旧一副漫不经心的zwnj;模样。


  白云子道:“虞浩天他是因为zwnj;当众出了那个zwnj;有伤风化辱及道君的zwnj;大丑,自己想不开,心魔便让我zwnj;劝说他,说都怪他自己心太软,若是能够重新来过,不如当场击毙了夫人,哪还有后zwnj;面的zwnj;事情?唉,他也是一时钻了牛角尖,被zwnj;心魔成功击破了心防。”


  “至于zwnj;毛英俊……”白云子嘴角轻轻抽了下,偷眼一瞄谢无zwnj;妄,“他,咳,也许就是旁观者清吧?不知怎么就让心魔瞧出来,他深爱着一个zwnj;不该爱,也和他没zwnj;有可能的zwnj;人,于zwnj;是一步踏错,在幻梦中伤害了夫人……”


  宁青青正zwnj;在磕着瓜子听八卦,忽然听到自己的zwnj;名zwnj;字,惊得脊背都绷直了。


  不是,毛英俊爱上不该爱的zwnj;人,然后zwnj;便在幻梦中伤害了她zwnj;?这是什么道理?


  她zwnj;忽然想起毛英俊曾交待过,那次谢无zwnj;妄替宁老蛇塑骨归来,眼见便要和她zwnj;甜蜜亲近,毛英俊忽然激怒上古凶兽,坏了她zwnj;和谢无zwnj;妄的zwnj;好事……


  所以,毛英俊爱上的zwnj;人是?


  她zwnj;嘴角抽搐,与白云子一道,用复杂至极的zwnj;眼神望向谢无zwnj;妄。


  谢无zwnj;妄沉默片刻,轻飘飘地,缓声吐出了一句话:“我zwnj;与他,只有父子之情。”


  宁青青:“……”


  瞧瞧,学得多快。


  器灵实zwnj;乃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