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当世第一(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把武霞绮送到大师兄的屋外。


  临别之前, 武霞绮忍不住再一次攥住她的手zwnj;:“小青儿,今后zwnj;再遇上冲我笑的人时,如zwnj;何应对为妙?”


  宁青青将另一只手zwnj;搭上去zwnj;, 厚重地握了握,一本正经道:“他笑,你也zwnj;笑。谁怕谁?”


  “嗯!”武霞绮狠狠点头。


  目送武霞绮爬上了大师兄席君儒的床榻,宁青青舒了一口zwnj;气, 轻踢着石阶间的小草, 走向自己从前的住处。


  上次回来时, 她便发现自己住过的草木屋和zwnj;庭前小院都已经被夷为平地, 当zwnj;时心绪低沉压抑, 没zwnj;敢开口zwnj;问zwnj;一问zwnj;究竟怎么回事。


  此刻重回旧地,心境已全然zwnj;不同。她相信别人不会无缘无故拆了她的院子, 一定是有zwnj;什么原因。


  很快, 她就在附近山壁上发现了崩塌过的痕迹。


  原来发生过山崩。


  她漫步在新长出的青草丛中,忽然zwnj;想起zwnj;从前宁老蛇总是念叨, 说这一面山体脆,早晚下个雨就把她的院子埋了。


  当zwnj;时年少,她半个字都听不进去zwnj;, 嫌弃宁老蛇嗦, 净说些危言耸听的。


  少年意气便是这样,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她走了几步,停在一盘老树根旁边。


  大槐树也zwnj;倒了,被砍成了光秃秃的木墩子。


  “从前你就是在这里教我练剑。”她低头看着老树,轻轻缓缓地说道。


  身旁有zwnj;脚步落下。


  一直没zwnj;有zwnj;现身的谢无妄出现在她的左侧, 有zwnj;山风吹来,微微扬起zwnj;他的宽袖, 触到了她的袖口zwnj;。


  “总也zwnj;教不会。”他淡声道。


  她总是不断地犯下小错,被罚一遍遍重来,她唉声叹气,一双弯弯的黑眼睛里却焕发着明亮的光。被罚也zwnj;能傻乐呵的,他当zwnj;真是再没zwnj;见过第二个。


  有zwnj;一回印象特别深,黄小泉爬到院外一株高树上偷看,见宁青青一次次阴沟翻船,急得直挠树皮,活脱脱演绎了什么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


  想着往事,谢无妄的唇角更柔和zwnj;了些。


  宁青青偏头看他,见他的黑眸中并无嘲讽,只有zwnj;一丝浅浅的缅怀。


  她看了他一会儿。


  “如zwnj;果将来天下太平,我会回到这里,等一个教我学剑的人,与他从头开始。”她睨着他,语气温柔轻盈,像是小小的轻烟一卷一卷环绕在两个人的身边。


  谢无妄的气息忽地一静,周遭连风都停了。


  他望向她,从来波澜不兴的黑眸中翻起zwnj;巨浪,一瞬之间,仿佛掠过千帆,看遍悲喜。


  薄唇微动,他吐出平静的声音:“谁都可以么。”


  “嗯!”她弯着眼睛,点了点头。


  “任何人?”他盯着她,喉结紧绷,声线沉哑。


  “任何人。”她微笑回视。


  谢无妄轻轻颔首,依旧是平日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漫不经心的模样。


  只有zwnj;眼尾和zwnj;耳尖泛起zwnj;了一层好看的薄红。


  空气中仿佛浮动着心跳的声音。


  既然zwnj;任何人都可,那自然zwnj;包括了他。她愿给他机会。


  “论剑术,”他垂眸,笑得风华绝代,“不才正是当zwnj;世第一。”


  宁青青负着手zwnj;,轻飘飘跳到了树墩后zwnj;面。


  “才不要!”她耸起zwnj;了小巧的鼻梁,瞪他,“连情话都偷的家伙,谁知道剑谱会不会也zwnj;是偷来的?脸皮之厚,倒真真当zwnj;世第一。”


  谢无妄:“……”


  他笑着踏前一步,目光灼灼,盯着她那张灿若芙渠的小脸。


  一番狂喜之后zwnj;,他迅速冷静下来。


  他向来敏锐,从她的欢快俏皮之中,他读出了一些深藏的东西。


  此情此景,无论如zwnj;何看,都不是谈情说爱的好时机。为何她会与他说这个?


  他越过槐树墩,缓步走向她。


  果然zwnj;,只见那双弯弯的笑眼中,波光在微不可察地隐隐晃动,衣袖下,她的手zwnj;指蜷了起zwnj;来,无意识地掐着自己的指甲,漂亮圆润的指甲泛着白zwnj;。


  他了解她的一切细微表情和zwnj;动作。


  她不安。


  “阿青,”他沉吟片刻,问zwnj;道,“你在担心我?”


  闻言,宁青青的身躯轻轻一震,缓缓敛下了笑容。


  他猜对了。


  方才在武霞绮的木屋中时,有zwnj;那么一霎,他给了她一种不祥的毁灭感。就像一件绝世神zwnj;兵,准备舍弃自身,与这世间的魑魅魍魉同归于尽。


  她有zwnj;些不安。


  “我才没zwnj;有zwnj;。”她背过身去zwnj;,不愿承认。


  谢无妄轻笑出声:“没zwnj;有zwnj;最好。我有zwnj;什么可担心的,就这些玩意,我还未放在眼里。”


  忧郁的蘑菇回转过身,恹恹地看着他:“有zwnj;什么计划吗?”


  “不着急。”他走近了些,高大挺拔的身躯立在了上风口zwnj;,替她挡住山风,“你的直觉向来准,破了莲语必有zwnj;所获。然zwnj;后zwnj;回宫去zwnj;审白zwnj;云子,总能问zwnj;出东西。其他的事我已有zwnj;安排,不必忧心。”


  宁青青的心脏又回落了一些。


  她幽幽叹了一口zwnj;气:“谢无妄,有zwnj;你镇着,天真的塌不下来啊。”


  此言一出,两个人不禁齐齐怔了下。


  宁青青心中隐约有zwnj;灵光游来游去zwnj;。


  从前总会遇上天下大乱,每逢大乱,西阴神zwnj;女zwnj;便会逢劫而出,与天选之子并肩而战,荡平祸乱。


  祸乱平息之后zwnj;,神zwnj;女zwnj;便会应劫而亡,成为一段流传的佳话。


  而在谢无妄掌权之后zwnj;,他用铁血雷霆手zwnj;段牢牢镇住了江山,分毫不可撼动。谢无妄入主天圣宫千余年来,世间妖、魔为祸,总是没zwnj;成气候就被无情铲除,几次人祸亦是瞬间被铁腕荡平。


  虽然zwnj;不敢称为太平盛世,但确实未出过太大的乱子,仅有zwnj;些局部的小混乱,连祸都算不上。


  数百年来,就连西阴神zwnj;女zwnj;的存在感都减弱了许多。


  谢无妄就像擎天之柱,他不倒,江山不倒。


  所以那些针对他的阴谋,当zwnj;真只是为了争权夺利么。


  越往深想,宁青青越是觉得毛骨悚然zwnj;。


  在她微微缩起zwnj;肩膀、脊背隐隐战栗之时,谢无妄靠近了她,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件白zwnj;色大袍子,环在了她的身上。


  他俯身,直视她的眼睛:“阿青,陪我创一个太平盛世。我会用一生来弥补对你造成的伤害,等待你的原谅。”


  她怔怔抬眸,见谢无妄的黑眸中满是认真。


  君子一诺千金。


  她动了动唇,被他竖起zwnj;食指轻轻抵住。


  “我还没zwnj;说完,”他的语气散慢了些,“我还要教你学剑,为你独创一门剑术,只教你一人。”


  还有zwnj;情话。亦是独一无二。


  在她感到不自在之前,他及时撤走了手zwnj;指,退离她两步。


  “现在先收心。”他又恢复了那副讨嫌的口zwnj;吻,“调息恢复,别指望我浪费元火替你处理魔蛊。”


  宁青青:“……”刚有zwnj;一点点泪意,立刻全盘收回。


  他替她挡着风,熟悉的冷香时不时便会飘到她的身上。


  风暴已然zwnj;来临,这一处方寸地,却有zwnj;些岁月静好的滋味。


  *


  八个时辰一晃即逝。


  调息之后zwnj;,宁青青精神zwnj;好了很多。


  她和zwnj;谢无妄回到“生气亭”,看见色僧已翘着腿等在那里。


  “小谢,小谢媳妇,快来快来!”色僧笑眯眯地招手zwnj;,“这个有zwnj;点意思啊!”


  谢无妄与宁青青对视一眼,掠入亭中。


  “大莲花说了什么?”宁青青惊奇地眨着眼睛。


  虽然zwnj;她一直把大莲花当zwnj;作朋友,但是从未想过有zwnj;朝一日这个朋友竟能用正常的语言和zwnj;她沟通。


  实在稀奇。


  色僧清了清嗓子,吊高了那双稀疏的眉:“那个……我只是原模原样给你们模仿出来哈,有zwnj;什么奇怪的后zwnj;果,我一概不负责!”


  宁青青:“?”


  奇怪的后zwnj;果是什么后zwnj;果?


  正纳闷时,只见色僧正色坐直了身躯,抻着颈,舌头伸出来,迎风一晃,变成了一朵内白zwnj;外灰的秃瓣莲。


  莲瓣颤动,莲瓣像是万千琴弦被齐齐拨动,发出了口zwnj;技般的模仿声。


  原来药莲并不能用人类的思维方式和zwnj;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于是它利用那数不尽的莲脉震动,模仿了一段自己听过的声源,交给宁青青。


  难怪要破解足足八个时辰。


  宁蘑菇略有zwnj;一点点心虚地蜷了蜷手zwnj;指。


  她的菌丝,还真干不出这事儿。


  色僧的表演开始了。


  只听他那朵莲上,惟妙惟肖地发出了一男一女zwnj;的声音。


  并着一听就非常不对劲的撞击声。


  声音环绕立体,叫人觉得身临其境。


  宁青青:“!!!”


  大莲花“重要的话”,难道就是关于繁殖的事情吗?!


  语声传出――


  “瑶……瑶……”音之溯大喘气的声音,“终于把你等来。”


  女zwnj;子的声音接近呓语,显然zwnj;已是神zwnj;魂颠倒:“我要死了……”


  “不,你不会死。”音之溯的声音在撞击之中显得有zwnj;些扭曲,“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啊。放心,不会的。只要这个世间,风波永远不停,劫数永远不尽,你,就不必应劫而死。我要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啊啊……”女zwnj;子欢愉的声音变得尖锐高亢,到了极限,然zwnj;后zwnj;陡然zwnj;而止。


  似是力竭昏迷。


  她昏迷之后zwnj;,音之溯并没zwnj;有zwnj;放过她,而是换成了柔情似水的方式继续与她亲密。


  这一段,更添万千旖-旎。


  宁青青的耳朵不知不觉红了个透。


  她裹在谢无妄的大外袍里面,总觉得这件衣裳在隐隐发烫,上面残留了太多谢无妄的味道。


  气氛实在是太过尴尬,就连音之溯那些明显有zwnj;问zwnj;题的话,都无法zwnj;驱散空气中氤氲的暧-昧薄雾。


  正当zwnj;她浑身不自在之时,一双大手zwnj;自身后zwnj;捂住了她的耳朵。


  谢无妄俯身,唇贴着他自己的手zwnj;背,低低道:“脏的不必听。”


  很有zwnj;质感的嗓音透过他的手zwnj;背传入耳中,更是震撼心弦。


  她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变得更热了些,脸颊也zwnj;‘呼呼’地蒸了起zwnj;来。


  都怪他的手zwnj;太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