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借花献佛(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坐在床沿, 心疼地望着武霞绮。


  魔物的手段,着实zwnj;是zwnj;太过zwnj;阴毒。


  “难怪二师姐方才冲我zwnj;拔剑。”宁蘑菇伸出手,轻轻牵住武霞绮的手指, “她以为我zwnj;会像小师妹那样,先给她希望,把她从壳里骗出去,再给她致命一击。所以一下子zwnj;就崩溃了啊……”


  她的声zwnj;音很轻, 语气平淡, 却有种难言的共情。


  谢无妄放在她肩膀上的大手, 忽然微微一紧。


  他不禁想起那一日zwnj;, 她在廊下坐了一整夜, 发丝上沾满了朝露,肩膀也是zwnj;半湿的, 见他回来, 她急急离开长廊奔向他,小脸憔悴, 看起来有些脆弱、有些伤心,但zwnj;眼睛里却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是zwnj;很像一只从壳中勇敢地探出触须的小动物。


  结果却全zwnj;不设防地承受了他给她的致命一击。


  此zwnj;时此zwnj;刻,谢无妄终于zwnj;真正意识到, 他那个随性的举动究竟给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为什zwnj;么要zwnj;把那个额上绣花的女人带回玉梨苑?也许是zwnj;想要zwnj;给她一点教训, 也许是zwnj;想要zwnj;嘲讽所谓的“天命”,也许是zwnj;想要zwnj;借机告诉她一些往事,让她知道他并不喜欢什zwnj;么西阴神女。


  如今想来,只觉痛彻心扉,悔不当初。


  他缓缓垂眸, 看向她笔直柔韧的身体。


  她从阴影中走出来了,她现zwnj;在很好, 但zwnj;是zwnj;那些伤痛并没有消失,它们会伴随着她,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让她变得更加坚强。她已zwnj;经可以勇敢地独自迎接黑暗世界袭来的风雨。


  风暴将至,他和她,都没有时间停在原地,细细舔舐伤口。他只能展开羽翼,带着她一起迎风翱翔。


  谢无妄唇角浮起淡笑,挺拔的身躯缓慢立直,下颌微扬,视线仿佛穿透了这间昏暗木屋,睥睨万里河山。


  再大的风暴又如何,他手中的剑尚需磨砺,麾下的势力也该正面迎接一场血火洗礼。


  他会给她拼下一个太平盛世。


  至于zwnj;他。


  什zwnj;么样的结果,都该他受着。


  *


  “谢无妄,我zwnj;想和二师姐单独……”宁青青抬头望去,看清谢无妄的神色,不禁微微一怔,一时失语。


  只见他微眯着那双漂亮的长眸,眼角眉梢竟是zwnj;孤绝凌厉的光芒,锋锐无双,一往无前。


  虽然唇角仍挂着假笑,但zwnj;此zwnj;刻的谢无妄莫名给了她一种触目惊心的毁灭感。


  他眉尾微动,低头看她:“好。”


  他也有许多事要zwnj;向下面交待。


  “安心,我zwnj;在。”说罢,他身形闪逝,消失在门外zwnj;。


  宁青青收回视线,落在武霞绮微微-颤动的眼睫上。


  妄境已zwnj;结束了好一会儿,武霞绮醒了,可是zwnj;不愿睁眼。


  “二师姐,”宁青青细声zwnj;细气地说,“其实zwnj;大家不是zwnj;故意的,小师妹和那些师兄师姐们,只是zwnj;被音朝凤留下来的坏东西影响了。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你做了什zwnj;么事情,所以都觉得十分冤枉。小师妹来找你的时候,是zwnj;真心想要zwnj;帮助你的。”


  宁青青感觉到武霞绮的眼皮和手指都动了动。


  这朵可怜的喇叭花实zwnj;在是zwnj;受了太多的刺激,仍然不愿面对外zwnj;界,只装出昏睡的样子zwnj;。


  “二师姐你这么想,除了冲着你傻笑之外zwnj;,他们其实zwnj;并没有做出其他伤害你的事情对不对?”宁青青语重心长。


  一听这话,武霞绮立刻就蹦了起来,“呼”一下带起满褥子zwnj;灰尘。


  “什zwnj;么傻笑,那能叫傻笑吗!那么恐怖的笑!”武霞绮一张口,又震起了屋中厚厚的积灰。


  一人一菇大眼瞪大眼。


  宁青青惊奇地发现zwnj;,武霞绮看起来状态好了很多。


  “你不怕啦?”蘑菇谨慎地问。


  武霞绮轻轻咳了一声zwnj;:“悖原先也就是zwnj;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重温一次有了防备,哪能再吓着。小师妹一说到她亲手杀了姓章的,我zwnj;便知道不对头了。”


  “啧!”宁青青不禁赞叹,“二师姐你明明长了脑子zwnj;的嘛!当初怎么就能被音朝凤骗成那个鬼样子zwnj;!”


  武霞绮恼羞成怒,抓起灰枕头扔她。


  一通鸡飞狗跳之后,姓武的一边被灰尘呛得咳嗽连连,一边对宁青青发起了无情的言语攻击:“嚯嚯,有人屁-股上破个大洞,还有闲心管别人帽子zwnj;上有个小洞!你不也长脑子zwnj;了吗?怎么就被道君迷得晕头转向?”


  “我zwnj;才没有!”宁青青皱起鼻子zwnj;,把大灰枕头扔了回去。


  “嘶……”武霞绮忽然定定坐住,“话说回来,道君确实zwnj;迷人不假,声zwnj;音又稳又好听,听着他念戒断经,我zwnj;见着鬼脸都不带怕的!”


  宁青青双眼微微睁大:“他还给你念经啦?”


  “别瞎吃醋!”武霞绮战术性后仰,竖起了一只手掌,“虽然他声zwnj;音好听,那也架不住经文各种断情绝欲啊?听完一遍,我zwnj;觉着我zwnj;都要zwnj;绝育了我zwnj;!”


  宁青青:“……”


  看着重新振作起来的武霞绮,蘑菇心中不禁十分感激谢无妄。


  他有心了。


  她的心底忽然涌起些酸酸甜甜的小暖流,暗暗地想,哪日zwnj;有空,也想听他给她念个经。


  他那嗓音,温柔凉薄又带着磁,一本正经地念起经来……嘶!


  胸中像是zwnj;揣了只小麻雀一样。


  麻雀蹦了几下,忽然想起眼前的境况,不禁忧伤地垂下了眼角。


  “不过zwnj;……”武霞绮又把身体缩了回去,心有余悸,“我zwnj;还是zwnj;怕啊小青儿……就怕猝不及防之间,谁又忽然朝我zwnj;笑。”


  “既然那么害怕,为什zwnj;么不下山?”


  武霞绮摇头:“外zwnj;头也有人冲我zwnj;笑。凡人、修士都有,还说……说我zwnj;逃不掉!”


  宁青青的心头猛然一跳。果然,情况已zwnj;经非常坏了。


  “哪都不安全zwnj;。”武霞绮颓丧地躺倒在乱褥堆里,腮帮浮满了鸡皮疙瘩,“我zwnj;管不了别人,只能躲起来拼命修炼……”


  宁青青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修炼引动八方灵力,积不了这么多灰!你就是zwnj;在等死!”


  武霞绮:“……那我zwnj;心慌嘛,心慌如何入定!你要zwnj;是zwnj;给我zwnj;寻个绝对安全zwnj;的地方,找出一个绝对不会冲我zwnj;阴笑的人,我zwnj;肯定能振作精神好好修炼的!”


  宁青青双眸一凝:“还真有。”


  武霞绮直摆手:“别提师父了,他在屋里待不住,又老zwnj;眼昏花,我zwnj;跟着他四zwnj;处走,那些人照旧冲我zwnj;笑!”


  “大师兄。”宁青青道,“大师兄不爱出门,见天关在屋子zwnj;里修行,你正好跟着他。而且他身上还有外zwnj;露的魔纹,那就证明魔蛊无法影响他的心智。”


  大师兄那里还有个魔灵胎镇着,安全zwnj;无虞。


  武霞绮立刻羞成了一张大红脸:“我zwnj;哪还有脸去见大师兄啊?当初他怎么劝我zwnj;都听不进zwnj;去,还脸红脖子zwnj;粗地跳脚和他辩,想想自己说过zwnj;的那些蠢话,我zwnj;都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zwnj;去!”


  宁青青叹了口气:“二师姐,跟着师父修行这么多年,你怎就没能学到他处事精髓呢?”


  “哈?”武霞绮挑眉,“糟老zwnj;头子zwnj;还有精髓呢?”


  宁青青斩钉截铁:“只要zwnj;脸皮够厚,那么尴尬的就一定是zwnj;别人。”


  武霞绮只觉醍醐灌顶:“不错,糟老zwnj;头子zwnj;就是zwnj;这么无耻。”


  宁青青:“所以你就放放心心,只管往大师兄面前蹭,死皮赖脸跟着他,你信我zwnj;,保证能叫他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摆。他尴尬了,你自然也就不会尴尬。”


  武霞绮:“……”虽然感觉怪怪的,但zwnj;是zwnj;好有道理的样子zwnj;!


  宁青青老zwnj;神在在:“我zwnj;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大师兄和师父,如今都在抢人家脚丫子zwnj;酿的酒喝。这件事你自己心里知道就行,千万莫在他面前说,他们两个,喝得可高兴了!”


  武霞绮:“……”


  “所以,”宁青青望向她,“现zwnj;在有脸去见大师兄了吗?”


  武霞绮生无可恋地叹了一口长气:“有啦!”


  她窝着眼睛,看了宁青青一会儿,忽然笑起来,笑着笑着就掉了眼泪。


  “小青儿还是zwnj;和从前一样机灵又淘气啊!可是zwnj;不知道为什zwnj;么,就是zwnj;觉着你长大啦,我zwnj;这么瞅着,又觉得欣慰,又有些子zwnj;心疼……”


  她哽咽着,边哭边笑。


  宁青青心中也涌上些情绪,有酸有甜。


  “会好的。大家都会好的!”她说。


  一人一菇对视一会儿,执着手,双双笑了起来。


  片刻,武霞绮忽然睁了睁眼睛,摆出了认真严肃的表情,道:“对了小青儿,有个事情得告诉你,我zwnj;也不知道它重不重要zwnj;,但zwnj;是zwnj;从前看那些话本子zwnj;吧,总是zwnj;有那么一两条看起来不起眼的线索,主角疏忽大意漏了过zwnj;去,最终搞成了大-麻烦。”


  宁青青立刻打起了精神:“嗯?我zwnj;听着!”


  “就是zwnj;方才给我zwnj;造梦的时候吧,一开始总听见有个细细嫩嫩的声zwnj;音在那里叫嚷,说什zwnj;么――‘从前是zwnj;我zwnj;没有心,遇上你们之后,我zwnj;只想改邪归正做个好人’、‘龙爹,谢爹、求你们放孩儿一条生路’。”武霞绮面露困惑,“小青儿,没什zwnj;么大问题吧?”


  宁青青一听便知道是zwnj;怎么回事。


  谢无妄说过zwnj;,龙曜用须弥芥子zwnj;器灵的力量来制造妄境,顺便彻底消灭它。


  武霞绮听到的便是zwnj;器灵惊慌求饶的声zwnj;音,说话的语气也是zwnj;器灵儿子zwnj;无误。


  问题倒是zwnj;没有……嗯?仿佛哪里有点不对劲。


  宁青青缓缓眯起眼睛,仔细琢磨――遇上你?没有心?嘶,怎么听着好生耳熟的样子zwnj;?


  她的眼珠慢吞吞转过zwnj;一圈、再转过zwnj;一圈。


  眸光一凝。


  厉害了。


  好一个活学活用谢无妄。器灵向他求饶,他转手删删改改就拿出来借花献佛向她‘告白’,还骗红了她的耳朵?


  宁青青气得乐出了声zwnj;。


  好,很好,好得很!


  武霞绮紧张地看着她:“怎么样小青儿?”


  蘑菇抬起手,重重一拍武霞绮的肩膀:“二师姐,这个情报非常重要zwnj;,关系到天下共主的命运!你立大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