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不干人事(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那句话, 宁青青一zwnj;时不知道该怎么接。


  她惊愕地看着他,发现他的神色极其平静,仿佛只是道出一个平平无奇的事实, 就像“昨日吃了什么”那样。


  她不愿示弱,想要表现得比他更加镇定自若,可是,她清晰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和耳朵都在一点点热了起来。


  她偷偷瞥了谢无妄一zwnj;眼。


  他看起来实在是过分冷静, 感觉像是还留着什么后手。


  毕竟, 谢无妄时常不干人事。


  宁蘑菇忧郁地转了转了眼珠之后, 决定找茬岔开话题:“为什么须弥芥子的器灵会说人话, 龙曜却不会?是不是你有什么问题啊谢无妄?”


  谢无妄默了片刻, 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着她:“你见过zwnj;哪个刚出生的婴儿会说话?”


  宁青青:“……”


  恼羞成怒的蘑菇指着床灰里面的武霞绮,跳脚道:“做正事!正事!”


  谢无妄垂眸, 笑得极好看。


  *


  在龙曜的帮助下, 宁青青成功闯进了武霞绮的记忆中。


  阴沉沉的浓云压在头顶,刚过zwnj;晌午, 山间已经一片昏暗,像是夜幕将至。


  宁青青变成了一zwnj;条漂亮的碧绿青蛇,盘在一株松树上。


  下zwnj;方的林间石道间, 两个女子一zwnj;前一zwnj;后自西而来。


  身负巨剑的小师妹蹦蹦跳跳走在前方, 时不时回过zwnj;头冲身后的武霞绮招手:“二师姐快点呀!有我zwnj;陪着你,怕什么?”


  宁青青能看出武霞绮十分难受――她的身躯绷得非常紧,每一步都迈得很艰难,牙关死死咬住,两腮线条异常僵硬。


  圆脸小师妹见武霞绮挪不动步, 像一只小鸟般飞向她,挽住了她的胳膊, 安慰道:“二师姐你放心,只要我zwnj;亲眼看见他们胆敢冲你怪笑,我zwnj;一zwnj;定陪你向师父告状,给你做证人!”


  武霞绮双眸中浮起了感动的光芒,微微哽咽着回道:“谢谢你,小师妹。谢谢你愿意信我。”


  “哎呀!”小师妹用力挥动胳膊,“这么客气就生分啦!上回我zwnj;带着青师姐夜潜煌云宗,她可不曾跟我zwnj;客套!青师姐身上,一zwnj;点儿都没有道君夫人的架子,我zwnj;喜欢她!”


  宁青青微微一zwnj;怔,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自己的名字。


  武霞绮强行打起了精神:“谁不喜欢小青儿呢。可惜嫁得太远了,还不如嫁给黄小狗呢……”


  说到一半惊觉失言,尴尬地笑了笑:“小师妹你别误会啊,小青儿和黄小狗什么都没有,我zwnj;就是顺嘴那么一zwnj;说。”


  “没事啊!”小师妹扬起了灿烂的笑脸,“我zwnj;早就已经不喜欢黄小狗啦!”


  武霞绮露出些迟疑的神色:“小师妹,有事可别憋着,那会儿树林闹鬼,说那鬼像黄小狗,旁人个个避之不及,你不是还老想去撞一zwnj;撞那个鬼吗。你……为了他连鬼都不怕,怎么突然说放下就真能放下?该不会把什么事憋心里了吧?千万别啊!”


  武霞绮倒是一惯快人快语。


  小师妹一头雾水地看着武霞绮:“什么啊?我zwnj;就只是一心想要替他报仇而已,报了仇,当然就放下啦!”


  黄小狗的仇家是音朝凤。


  一zwnj;提起这个,武霞绮惭愧得低下头:“对不起……是我识人不清。”


  “关你什么事啊?”小师妹莫名其妙,“算啦算啦,都过去啦,反正我已经亲手杀掉姓章的,替他报了仇。”


  武霞绮自身状态奇差,左耳进右耳出,也没再多问。


  宁青青倒是一听就发现不对了。亲手杀掉姓章的?


  宁青青感觉不太妙。


  说话时,武霞绮和小师妹已穿过了林地,来到东边的习剑堂外。


  小师妹得意地叉了叉腰:“我zwnj;特意把二师姐你提到的五个师兄都约到这里啦!你大胆进去,我zwnj;在窗纸上戳两个眼儿看着!放心,我zwnj;一zwnj;眼都不会看漏,他们若敢欺负你,我zwnj;定会如实向师父告状的!”


  “多谢小师妹了……”


  “悖毙∈γ貌荒头常“快去快去!”


  宁青青悄无声息顺着树梢攀到屋顶,从窗檐上方倒吊下zwnj;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习剑堂内外。


  只见武霞绮壮起胆子迈进习剑堂内,小师妹伏在窗边,沾着口水往窗纸上戳了两个洞,仔细盯着屋内。


  习剑堂中,五个弟子正盘膝坐在地上,拍着腿,聊得热火朝天。


  一zwnj;切看上去无比正常,武霞绮不禁稍微舒了口气,脚步迈得更大一zwnj;些,几步走到了三丈之内。


  五个人忽然齐齐一zwnj;怔,有的抬头,有的转身,望向武霞绮。


  随后,宁青青便看到了一zwnj;幕令她后背发寒的景象――


  这五个人的脸上瞬间失去了所有表情,五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颤抖的武霞绮,旋即,五人整整齐齐咧出了森寒的笑容。


  “呵……呵……呵……”


  武霞绮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惨白如纸。


  她猛然转身,跌跌撞撞就往外跑,冲下了习剑堂的台阶。


  “二师姐,二师姐!”小师妹用气音唤着她,急急追上去。


  武霞绮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拉住了小师妹的胳膊。


  她的上下zwnj;牙不停地碰撞,语无伦次道:“看、看见了是吧?看见了你也看见了是不是,信我是不是了?”


  “别急,你别急!”小师妹睁着圆溜溜的眼,“我zwnj;看见啦!我zwnj;给你作zwnj;证!我zwnj;们去告师父!”


  武霞绮的眼睛里一zwnj;下zwnj;子涌出了眼泪:“这么久了,谁也不信我……”


  小师妹掰着手指,声音很大:“五师兄、七师兄、十二……”


  “声音轻些!”武霞绮急道,“别把他们引出来了。”


  话音未落,她察觉不对,极慢地转回了身。


  只见那五个人齐刷刷就站在她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武霞绮的腮帮子浮满了鸡皮,她颤抖着倒退一zwnj;步,下zwnj;意识去推小师妹的手。


  “小、小师妹快、跑……”


  身后没有任何动静。


  武霞绮惊恐地回头,只见小师妹直勾勾望着她,咧出同样阴森的笑容。


  “你逃不掉的……去死吧……”小师妹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


  武霞绮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妄境结束。


  宁青青猛然睁眼,连打了两个冷颤。


  这间木屋不透气,本有些闷热,此刻宁青青却只觉遍体生寒。


  有问题的,不是武霞绮。


  一zwnj;只大手落在她的肩膀上。


  隔着衣裳也能感觉到谢无妄的温度。


  不像以前那么炽烫,却依旧能够令人心安。


  “无事,”他的声音极沉稳,“有我zwnj;。”


  他的目光清冷平静,唇角与往日一样,勾着漫不经心的淡笑。


  宁青青心中镇定了下zwnj;来,说话时,嘴唇却难以抑制地微微颤抖:“宗里,很多人中了魔蛊。”


  她飞快地整理清楚了思绪。


  “音朝凤对我zwnj;和大师兄下zwnj;蛊,两次都失败了。于是,他转为攻心。小师妹喜欢黄小狗,他便弄来煌云宗的服饰装神弄鬼,假扮黄小狗,成功攻破了小师妹的心防,引她在幻梦中杀死章天宝,变成心魔的奴隶。”


  “随后,再以小师妹为跳板,一zwnj;个接一zwnj;个将她熟悉的师兄师姐们攻破。”


  “至于为什么要针对二师姐,也许是因为她无意中发现了什么秘密,也许是音朝凤心思扭曲,想要这些他接触过zwnj;的女子为他殉葬……若是二师姐撑不住,崩溃自尽的话,恐怕也无人会怀疑她的死有问题吧!”


  她轻轻地吸着气,平复心绪。


  “谢无妄,”她缓缓抬起眼睛,郑重看向他,“我zwnj;觉得,这不仅仅是一个青城山的事儿。”


  她仿佛看见一zwnj;片铺天盖地的黑色暗潮,翻涌着,满怀恶意,席卷而来。


  谢无妄轻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