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画龙点睛(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敲开了zwnj;武霞绮的门。


  这位二师姐长相秀气婉约, 身材纤细窈窕,看着像个小家碧玉,其实脾气爆、嗓门大, 她一开口说话,总能吓到不认识的zwnj;人。


  多日未见,武霞绮更瘦了,她一手扶着门框, 一手抓着门, 紧张地看着宁青青。


  宁青青的zwnj;心头忽然便盛满了酸涩。


  面前的zwnj;武霞绮, 形容消瘦, 眉眼尽是郁色和防备, 活脱脱就像众人口中那个阴郁沉闷的怪胎黄小云。


  沉默半晌,武霞绮忽然扯了扯唇, 轻飘飘吐出一句话:“他们都不信我, 小青儿,你呢?”


  宁青青听得一怔。


  上次和武霞绮见面, 她的第一句话也是这一句。


  事实证明,武霞绮的确是看错了zwnj;人,音朝凤不是什么被冤枉的zwnj;好人, 他就是个禽兽畜生。


  没等宁青青说话, 武霞绮摇了zwnj;摇头,继续说道:“没人会信我。你走吧,不用管我。”


  她准备阖上门。


  宁青青抬手抵住门边:“你什么都没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


  武霞绮定定看了zwnj;她好一会儿,直勾勾空洞洞的zwnj;眼神, 让宁青青的zwnj;菌丝一根根竖了zwnj;起来。


  “进来吧。”终于,武霞绮侧身让开。


  宁青青回眸看了zwnj;看身后。不见人影, 但她能感觉到自己处于谢无妄的zwnj;保护之中。


  有他在,后顾无忧。


  她踏进了zwnj;武霞绮的屋子。武霞绮用黑布把窗户蒙了zwnj;起来,木屋中没有半点光亮,久不打扫,很乱,积着灰尘。


  空气浑浊,虽是女子闺阁,却也有了zwnj;腐朽般的淡淡怪味。


  “随便坐,”武霞绮道,“哪里都不干净。”


  宁青青:“……”瞬间感觉熟悉的zwnj;武霞绮又回来了。


  “音朝凤的卷宗我都看了zwnj;。”武霞绮说,“看到第二个受害者时,我便知道音朝凤是个男表子。”


  宁青青:“……”果然是熟悉的zwnj;二师姐。


  蘑菇不禁感到奇怪,聪明的武霞绮这不是已经想开了zwnj;吗?那为什么……


  她抬眸望去,却见武霞绮再一次直勾勾地盯住了zwnj;她。


  屋中昏暗,气氛诡异得要命。


  宁青青感觉到自己的zwnj;腮帮子上爬满了zwnj;细细的zwnj;小雷电,激起阵阵酥-麻,后脑滋滋直冒寒意,整只蘑菇都不好了。


  “笑啊,你怎么不笑?”武霞绮轻飘飘地问。


  宁青青毛菇悚然:“……俺为啥要笑?”


  生生给吓出了板鸭崽的腔。


  武霞绮又盯了她一会儿,自嘲一般扯了扯唇角,往木榻上“嘭”地一坐,激起了半屋子扬尘。


  这一切,和蘑菇预先的zwnj;设想完全不同。


  她本以为武霞绮是因为放不下zwnj;音朝凤而遭遇了zwnj;心魔入侵,可是看着眼下的zwnj;情形,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宁蘑菇谨慎地问:“既然你已经知道音朝凤是坏人,为什么还会觉得师兄师姐们要害你啊?”


  “你问我?”武霞绮指着自己的zwnj;鼻子,古怪地笑起来,“我还要问你呢?你们究竟想干什么啊?是不是非要逼死我才甘心?”


  宁青青:“……”


  她仔细打量着武霞绮,只见武二虽然神色略显疯癫,却找不出半点入魔的zwnj;痕迹。


  所以可怜的zwnj;武师姐是疯掉了zwnj;吗?


  蘑菇忧郁地垂下zwnj;了zwnj;眼角,恹恹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zwnj;嘛?”


  武霞绮又盯着她看了zwnj;一会儿,嘲讽地勾唇:“最初是老五。无人看见的zwnj;时候,他总是阴森森地朝我笑。我问他,他不承认。后来老八、老十六也和他一样,总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那样阴森森的笑。我告诉了zwnj;师父,结果他们一个个大呼冤枉,相互替对方辩解。最终谁也不信我。”


  宁青青眨了眨眼睛。


  今日回到青城山,这些位师兄师姐她都曾见过,半路开溜的zwnj;时候姿势一个赛一个娴熟,和“阴森森”实在是半点沾不上边。


  武霞绮歪倒在满是积灰的褥子堆上,继续说道:“再后来啊……人更多了zwnj;。小青儿,你能想象大家挤在广场上的zwnj;时候,一群人忽然齐刷刷扭头看着你,露出阴笑,是什么感觉吗?”


  宁蘑菇战战兢兢地摇了zwnj;摇头。


  “还有时候,他们聊得好好的zwnj;,我一走过去,立刻鸦雀无声,然后他们一个个慢慢转过头来,就那样……看着我……”武霞绮似哭非哭地抽着嘴角,“看着我……笑。”


  听她这么一说,宁青青已经整只蘑菇都麻了zwnj;。


  “都、都有谁啊?”


  “有谁?”武霞绮掰着颤抖的zwnj;手指,一个个数,“五六七八、十二、十四、十八……数不完,根本数不完啊!”


  她的情绪接近崩溃。


  宁青青正是听英俊的zwnj;十八师兄说了武霞绮的事情。


  被她点名的zwnj;这些人,每一个看起来都比她正常得多。


  宁青青沉吟思zwnj;索的时候,武霞绮便直勾勾盯着她,一副紧张戒备的zwnj;样子。


  “小青儿,你说,我能出门么。”武霞绮幽幽地问。


  宁青青下zwnj;意识摇了zwnj;摇头。


  思zwnj;忖片刻,宁青青道:“我想亲眼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武师姐你能不能四下zwnj;走一圈,我悄悄跟着你。”


  一听这话,武霞绮的面色立刻变得更加古怪。


  正当宁青青以为她要拒绝时,武霞绮却咧开了zwnj;嘴唇,说:“好啊。你亲眼见到,就会信我了zwnj;,是吗?”


  “嗯。”宁青青点头,“我看看是什么情况。”


  若是癔症,便得赶紧吃药。若真有什么魔魅,那便尽早降妖除魔。


  “走吧。”武霞绮扬了扬下巴。


  在这间昏暗憋闷的房间中待久了zwnj;,宁青青浑身都不舒服,听到个“走”字立刻如蒙大赦,急急便去开门。


  “小青儿,”武霞绮忽然在身后出声,“你觉得小师妹怎么样?”


  宁青青纳闷回头:“挺好啊。”


  暗室之中,武霞绮的眼睛亮起了zwnj;光芒。


  疯狂的zwnj;光芒。


  “所以你和她是一丘之貉。”武霞绮呲牙笑了zwnj;起来。


  话音犹在,手已抓过桌上的zwnj;宝剑,利剑出鞘,“铮”一声直刺宁青青!


  宁青青:“???”


  心中浮起的第一个念头是――十八师兄误我!


  说好了zwnj;武二是文疯子,不是武疯子的zwnj;呢?


  雪亮的zwnj;剑光一晃而至。


  身后,屋门洞开,一道颀长挺拔的zwnj;身影掠入,快得超过了zwnj;光。


  宁青青被不容抗拒的zwnj;力道带入怀中,她扬起脸,正好看到阳光自谢无妄身后洒过来,给他镶上了zwnj;一圈金边。


  他用右臂揽着她,长臂结实,身躯坚硬,安全感伴着冷香袭来,令人不自觉地心神微荡。


  他扬手,本欲捏断武霞绮的剑,忽而意识到剑修的剑便是他们的命,便停了zwnj;手,任由那剑尖直直刺到了他的zwnj;胸腹之上。


  “叮。”


  不得寸进。


  他扬袖挥开了zwnj;剑,身形掠上,点晕了zwnj;武霞绮,单手拎起来,像丢一只小鸡崽一样丢到了床榻上。


  “嘭!”床榻上的zwnj;陈年老尘扬得满屋都是。


  谢无妄目露嫌弃,扬起广袖,掩住了zwnj;宁青青的zwnj;口鼻。


  她窝在他虚揽的怀抱中,感觉自己的zwnj;身躯被他衬得又小又软。


  他就像一座山,险峻又可靠。


  她轻轻地抿起唇,心绪微有一点点乱,像一团打了zwnj;小结结的zwnj;菌丝,虽然能扯得开,但她懒洋洋地不想动。


  耳朵微竖起来,等他说话。


  半晌,谢无妄凉凉地开口:“明知她有问题,还不长点心?教你的zwnj;时候总是神游天外zwnj;,如今可好,区区一个元婴,竟叫你束手无策!”


  蘑菇:“……”这不是她想要的zwnj;结果!


  她明明给他递了zwnj;英雄救美的剧本,他偏偏要演成夫子训学。


  算了zwnj;算了zwnj;。


  不等他继续大放厥词,宁青青已从他手臂下zwnj;钻了出去,离他远远的zwnj;。


  她凑到了乌沉沉的zwnj;床榻边上,仔细端详武霞绮。


  宁青青曾经听说过类似的zwnj;病症。譬如有些女子生下zwnj;孩子之后,因zwnj;为爱儿心切,会以为周遭的人都要伤害或夺走她的孩子。还有一些受过伤害的zwnj;人,心中留下zwnj;了zwnj;严重创伤,会认为接近自己的zwnj;人个个都心怀不轨。


  “是因为受了太大的zwnj;刺激,所以误以为旁人都要害自己吗?”她问。


  “未必。”谢无妄缓步走近。


  他身上气势太盛,往床榻旁边一站,沉沉的zwnj;压迫力立刻便让昏迷的武霞绮不安地皱了皱眉头,身躯蜷缩起来。


  “龙曜即将成灵。”他道,“一旦成灵,便可助你进入她的zwnj;记忆画面,亲眼一观。”


  龙曜并不是神器。


  早些年,谢无妄身上杀伐之气太重,所用的剑不出几月便会卷刃。他将这些用坏的剑随手扔在乾坤袋中,得了zwnj;空,便废物利用,将它们重新铸成新剑。就这么来来去去折腾了几百年,忽一日便铸出了这把重钝剑,用起来颇觉称手。


  ――怎么糟蹋都造不坏。


  于是它成了zwnj;谢无妄的zwnj;本命仙剑。


  这么一把大杂烩般的剑,跟随谢无妄一步步走来,凝聚他的zwnj;剑意杀意,以及剑下zwnj;亡魂的zwnj;煞气戾气,到今日,终于要凝出剑灵。


  有了zwnj;剑灵的剑,便可称为神剑,跻身神器之列。


  谢无妄反手祭出龙曜,淡声道:“那日从你身上习得控灵手段之后,我用本命元火煅铸剑魂,今日正好大成。”


  长袖一旋,将重剑平托到宁青青面前。


  “只差最后一步,画龙点睛。”


  宁青青的zwnj;视线在嘤嗡作响的zwnj;剑身停留片刻,然后不解地望向谢无妄:“那就点啊?”


  等什么呢?


  谢无妄的zwnj;脸上难得地出现一两分少zwnj;年意气,他微撇着唇角,一字一顿,冷笑道:“它只要你点。”


  宁青青:“……”


  这个崽,没白疼啊!


  她也不嗦,当即探出那条有气无力的zwnj;菌丝,松松地搭在了剑鞘上。


  “铮――嘤――”


  那一道凶煞黑气果然已凝炼成了zwnj;龙形,幽幽盘桓于剑内。只是剑龙无睛,就像美玉蒙尘。


  宁青青深吸一口气,菌丝一旋、一勾。


  拨云见日。


  一声清越至极的zwnj;龙吟震撼识府,宁青青微微感到耳鸣,一种奇异的zwnj;新生喜悦冲刷过她的周身,心脏欢快地在胸腔中怦怦跳动起来。


  她收回菌丝,定睛一瞧――


  一条黑色的虚幻小龙卷在古朴的剑鞘上,仰着脑袋,发出凶戾的龙鸣。


  龙首微收,和宁青青看了zwnj;个对眼。


  只见这条幻影黑龙猛地一抻,身躯‘嗖’地蹿向她,只余尾巴尖尖仍缠在剑体上。


  宁青青:“……”


  “嘤嘤哦吼龙嘤嘤――”它裹在了她的五指之间,绕来绕去,一双小前爪爪很谨慎地向内钩着爪子,怕伤到她的zwnj;手指。


  漂亮的脑袋收着角角,没命地拱她。


  “龙曜!”宁蘑菇词汇贫瘠,便学着板鸭崽的语气夸它,“你就是那个最靓的zwnj;崽!”


  “嘤嗷!嗷哦龙!”


  嬉戏片刻,一菇一龙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谨慎偏头去看,只见谢无妄目光幽幽,冷笑连连。


  “嘤?”龙曜心虚地顺着剑柄游过去,试探着用龙角尖尖触了下zwnj;谢无妄的zwnj;手背。


  无情的zwnj;神剑主人曲起手指,将它弹回剑身,卷成了zwnj;一团收缩的zwnj;蚯蚓状物。


  “去做事。”他冷着声。


  “等等,”宁青青冷静下zwnj;来,望向谢无妄,“制造妄境不是会对神器造成严重伤害吗?”


  谢无妄勾唇:“无事,用须弥芥子器灵的力量即可,正好将其彻底抹杀。”


  龙曜小黑龙扬起一只前爪,指了zwnj;指它自己的zwnj;肚子。


  原来沧澜界一战之后,那只器灵被龙曜给吞了zwnj;。


  “哦……”宁青青怔怔点头,“那,多谢啦!”


  “不必言谢。”谢无妄淡声道,“没有你,龙曜不会成灵。”


  谦虚的zwnj;宁蘑菇有些不好意思:“哪里。”


  他微眯着眼睛看她,语气也听不出是随性还是认真:“遇上你之前,我和剑,都没有心。”


  宁青青:“!!”


  


  醋//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