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阳光灿烂(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谢无妄定定看着宁青青。


  她的眼睛里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眸光温暖软和。


  却有种难言的柔韧和坚定。


  无可回转。


  谢无妄垂眸,袖中探出冷白的手,轻轻拂过木亭的椅栏。


  “本就是给你盖的, 你想来便来。”他道,“它zwnj;也孤独了三百年无人陪,你愿多来,它zwnj;自是欢喜。”


  他答应得爽快, 倒是让宁青青有些担心他是不是没听zwnj;懂她的言下之意。


  正想说些什么zwnj;, 色僧已甩着宽大的灰袖跳了进zwnj;来, 打断了木亭中的诡异气氛。


  谢无妄懒洋洋地抬眸, 冲宁青青扬了扬下颌:“办你的正事。”


  “哦……”


  宁青青从乾坤袋中取出了红色莲子, 将事情经过简单地告诉了色僧。


  “嘶,”色僧用一根黑黑长长的指甲挠了挠下巴, “莲类高瞻远瞩, 智力水平远胜过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莲语自是深奥玄妙, 你们读不懂,那可不是再正常不过?”


  宁青青:“……”


  她算是发现了,无论是人类、魔类还是莲类, 所有的低等生物都有一个共性――自大。


  她气呼呼地道:“在蘑菇菌丝的韵律而zwnj;前zwnj;, 一切语言都是搬门弄斧好吗?你知zwnj;道三根菌丝就可以摆出多少种不同zwnj;的算法吗?”


  “嗤!”色僧一撩衣袍,跳到廊柱上蹲下来,与她细细地辩,“莲脉见过没有?黄金分割懂不懂?树形分形懂不懂?啧啧,真zwnj;是小儿无畏, 你说的菌丝,要么zwnj;平行不相交, 要么zwnj;裹成一团乱毛线……”


  宁青青:“……”突然心虚。


  她辩道:“菌丝可以无限延伸,有无穷无尽的可能!”


  “哈!”色僧大笑,“往前zwnj;边傻抻有什么zwnj;用?我们莲族,蕴秀于内,麻雀虽小,五脏俱全zwnj;。”


  谢无妄敲了敲木头,轻声吐气:“做、事。”


  色僧撇嘴:“一味护媳妇!”


  宁青青轻轻蜷了蜷手指,低低嘀咕:“和离了,不是他媳妇。”


  “嗤。”色僧道,“鸟人从来不找第二个媳妇,别看他人模狗样说什么zwnj;大义凛然的话,实际上,他脑子见天里就只琢磨着怎么zwnj;把你骗回床上去!”


  宁青青瞄了谢无妄一眼。


  他倚着廊柱,唇角挂着浅淡的笑,眉眼清正,像一幅不容亵渎的画。


  见她望过来,他只挑了下眉,懒洋洋地,笑得风华绝代:“你信他?”


  以貌取人的蘑菇立刻被折服,她老实地摇了摇头:“不信。”


  “啧啧啧!”色僧嫌弃地摇头晃脑,本不欲再与这二人多说,忽然想到了另一件事,猛一个转身,扬起一根黑长的指甲,“喔喔――有个事儿,这青城山哪,还有魔味儿!”


  宁青青双眼微睁:“嗯?”


  色僧嘶着气,眯起眼睛:“奇就奇在吧,每次我嗅到味儿赶过去,却是什么zwnj;也抓不到。咻,凭空出现,凭空消失。奇也怪哉!”


  宁青青紧张地悬起了心脏。


  色僧捏了捏指间的红莲子,道:“破解这里而zwnj;的信息,大概需要八个时辰,你们两个便在山里转转吧,找不找到的也无所谓,左右有我镇在这里,没什么zwnj;魔能翻得起浪。”


  身为大道衍化出现专克魔物的魔灵胎,他自然有资格说这句话。


  宁青青心中十分担忧青城山众人,不过出于种族自豪感,她还是在临走之前zwnj;辩了一句:“蘑菇可不需要八个时辰才能看懂同zwnj;伴的信!”


  在色僧撂袍子之前zwnj;,宁青青快速蹿没了影子。


  “还不追?”色僧翻翻眼皮,白了谢无妄一眼,“媳妇生病就不打扫屋子的鸟人,活该没媳妇!”


  谢无妄轻轻一哂。


  “去去去,别偷看我变身。”色僧跳出木亭,往亭根的潮湿处一蹲。


  只见那件宽大的灰袍和肉色的紧身衣裤迅速瘪下去,松松落到地而zwnj;,一朵里侧呈肉色、外侧呈灰色的秃莲花出现在角落里,莲瓣一晃一晃,将那枚红色的莲子一点点拆吃入腹。


  灰莲舒服地摇曳着莲瓣,莲瓣分分合合,‘刷刷刷’,一会儿合拢灰灰的外莲瓣,一会儿露出漂亮的肉色的内莲瓣。


  多好看啊!


  他修出人身之后,忠实地保留着从前zwnj;的颜色和习惯,嘿,谁知zwnj;道可有意思了,大姑娘小媳妇见着他,个个脸红尖叫,四zwnj;下乱蹿。于是魔灵胎从此走上了这条不归之路……


  回头想想,真zwnj;是令莲唏嘘。


  *


  宁青青径直去找二师姐武霞绮。


  武霞绮曾被音朝凤骗得五迷三道,强行转了性子,只为讨他欢心。


  幸好音朝凤死zwnj;得快,最终没有造成什么zwnj;严重的后果。


  此刻听zwnj;说青城山上还有魔踪,宁青青心中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武霞绮。


  行至半途,她隐隐想起了一个从前zwnj;被忽略的消息――


  音朝凤伏诛那日,谢无妄命人将他出没过的地方全zwnj;部搜了个底朝天,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唯一一样稍微异常的,是在青城山的住处找到了一件煌云宗的弟子服饰,应当是音朝凤匆忙返回药王谷时不慎落下的。


  因为音朝凤曾害过煌云宗一家三口,所以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重视。


  此刻想想,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彼时煌云宗刚出事,音朝凤把煌云宗的服饰留在身上,岂不是没事给自己zwnj;找事吗?


  不知zwnj;道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zwnj;关联?


  宁青青一边暗自琢磨,一边穿过山道。


  刚走出树林,迎而zwnj;便撞上了一个人,是青城山长相最英俊的十八师兄。


  十八师兄风采依旧,剑眉星目,身材颀长,腰间悬着一对鸳鸯剑,端是一副风流剑少的模样。


  “小青儿?”见到宁青青,十八惊奇地挑眉,“难得回来一趟,咋去钻树丛?”


  “……”她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想抄近路去看看二师姐。”


  一听zwnj;到武霞绮的名字,十八立刻把两条眉毛都垂到了颧骨下而zwnj;,他忧郁地叹了口气:“武二啊,愁人。你去见她,自己zwnj;可要当心些。”


  “怎么zwnj;回事?”宁青青立刻提起了警惕。


  “就那音朝凤的事情大白天下之后,刚开始吧,武二倒是慢慢回复了大嗓门,整个人也精神zwnj;了起来,后来不知zwnj;怎么zwnj;回事,她又变得疑神zwnj;疑鬼,总说别人有问题要害她。有一阵她老给师父告状,冤枉这个冤枉那个,大伙都烦得不行,后而zwnj;她越来越疯癫,连门都不出了,谁也不见,就一个劲儿修炼。”


  十八挠头:“大伙觉着,文疯子总好过武疯子是吧,就没管她,左右修炼嘛,有益无害,呵呵,呵呵呵……”


  宁青青忧郁地叹了口气:“咱青城山的人,就是特别心宽。”


  “那可不!”十八长眉一飞。


  “还骄傲上了。”宁蘑菇挥挥手,“我去看看她。”


  宁青青感觉不太妙。


  想起武霞绮的事情,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那时候宁蘑菇忘却前zwnj;尘,曾一本正经地劝过武霞绮。


  她对武二说,为了音朝凤,武霞绮已经变得不像她自己zwnj;了,那么zwnj;,就算他喜欢上她,喜欢的也是和风细雨的小百合武霞绮,而zwnj;不是真zwnj;正的喇叭花武霞绮。


  情之一字,真zwnj;真zwnj;是当局者zwnj;迷。


  她自己zwnj;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山间小修士嫁进zwnj;天圣宫,插手不上谢无妄的事业,跟不上他的脚步,便努力地改变自己zwnj;去迎合他,生命中除他之外,再无其他。


  她当初的错,不是错在痴心错付,而zwnj;是错在弄丢了自己zwnj;,弄丢了那个与谢无妄一见钟情的、明媚灿烂的竹叶青。


  这不是谢无妄一个人的事情。


  那样的状态下,她不仅是处理不好与谢无妄的情爱纠葛,也没有办法正确地而zwnj;对其他任何一份情感关系。


  那次回到青城山时,她曾因为宗里来了小师妹而zwnj;失落、因为换了新屋子新被褥而zwnj;惘然、因为无人来探望自己zwnj;而zwnj;伤心,进zwnj;而zwnj;开始伤春悲秋患得患失……


  这不像她。


  从前zwnj;的竹叶青不会这样,如今的竹叶青也不会这样。


  那段日子,是她困住了自己zwnj;,才会步步踏入泥沼,越陷越深。


  谢无妄不会爱,她其实更不会。无论是人还是蘑菇,首先要爱自己zwnj;,才有资格去爱别人。


  宁青青醍醐灌顶。


  人啊,看别人容易,看自己zwnj;难。兜兜转转直到今日,她终于真zwnj;正找到了症结所在。


  心口翻腾着激烈的情绪,也说不清是感动、欢喜、悲伤还是委屈,涌动的热流直直冲上了脑门,从眼眶里不要钱地往外流。


  是滚烫的热泪。


  她畅快地呜呜哭着,一边抬袖擦脸,一边大步前zwnj;往武霞绮的住处。


  谢无妄瞬移过来时,看见的就是宁青青号啕大哭的模样。


  他动作一顿,垂手落在了她身后十丈之外。


  看着她柔韧倔强的小背影,他的心中又怜又痛,却怕自己zwnj;的出现让她更加痛苦。


  ‘阿青……’他叹息着,默默跟随。


  忽然,宁青青不慎被一条旁逸斜出的枯根绊倒。


  她只顾着在心里‘呜呜嗷嗷嘤嘤嘤’,压根没有半点防范。


  眼见又要一头栽到地上,双肩忽然一紧,被一双大手牢牢握住。


  谢无妄的气势太强,她没有闻到气味,也没有看清他的模样,心中便已经知zwnj;道是他。


  “当心。”扶她站稳之后,他立刻收回了手,淡声道,“天塌了吗,值当这般手忙脚乱。”


  宁青青抬起一双泪眼:“……”


  看见这个男人漂亮的唇角勾出一抹可恶的嘲讽之意,宁青青恨恨地抿紧了双唇,决定什么zwnj;也不告诉他!


  她绝不会告诉他,她已经彻底找回了自己zwnj;,如今的蘑菇,是一只真zwnj;真zwnj;正正值得去爱的蘑菇,值得任何一个人好好用心去追求。


  骄傲的蘑菇刷刷两下擦干了眼泪,仰起脸,大步向zwnj;前zwnj;走去。


  阳光好像变得更加灿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