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莲言莲语(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怔怔看了云水淼一会儿, 然后将视线移到了大zwnj;莲花的身上。


  虽然大zwnj;莲花已zwnj;经向她传递过“不要担心”的信息,但此刻看它分娩得如此难受,宁青青还是不自觉地悬起了心脏。


  毕竟……


  咳!


  如果她的感觉没有出错的话, 大zwnj;莲花是在背着音之溯繁殖,并且对他zwnj;有浓浓的愧疚。


  这样的话……孩子zwnj;的父亲是谁啊。


  它总、总不能是偷偷汲取了她这只蘑菇的信息素吧?


  宁蘑菇悄悄吞口水,颇有一点心虚。


  虽然她曾经短暂地做过心魔和器灵的父亲,但她真zwnj;的没有做好准备, 成为一名真zwnj;正的父亲(?)。


  她抿住唇, 垂下了头。


  整个药师莲华境在颤动, 音之溯竭尽全zwnj;力给大zwnj;莲花助产, 时不时发出难以抑制的闷哼声zwnj;, 全zwnj;然不顾自己身上的伤。


  显然,这位全zwnj;身青绿青绿的谷主并不知道孩子zwnj;不是他zwnj;的。


  宁青青:“……”


  这个事情怎么zwnj;说呢?总觉得自己好像不太厚道的样子zwnj;。


  环视一圈, 她惊觉这莲华境中的人与非人, 两两都有故事。


  云水淼变着身份追求谢无妄无果,转投音之溯怀抱。音之溯只爱西阴神女玉瑶, 曾经目露痴迷地把宁蘑菇错认成玉瑶,如今又跟云水淼这个替身滚成了一堆――当着大zwnj;莲花的面。而大zwnj;莲花,正在背着音之溯, 分娩一个生父疑似宁蘑菇的孩子zwnj;……


  这个圈子zwnj;, 可真zwnj;是乱啊!


  剪不断,理还乱。


  宁青青的脑袋越垂越低,恨不得原地打个地洞钻进去。


  见她失魂落魄,更叫谢无妄心如刀绞。


  “阿青……”他zwnj;轻声zwnj;唤她。


  宁蘑菇正在做贼心虚,乍然听到有人叫她, 惊得浑身一颤。


  谢无妄眸光凝滞――她肩背一缩,周身战栗的模样, 像极了当初郁郁之时。


  他zwnj;轻扯薄唇,闭了闭眼,等她抬头。


  宁蘑菇悄悄吸了口气,调整了表情,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zwnj;,慢吞吞地扬起笑脸看他zwnj;:“叫我干嘛?”


  谢无妄定定望进了她的眸底。


  佯装平静的眸光之下,藏着不愿叫旁人看穿的心事,他zwnj;一眼就看出她在故作坚强。


  他zwnj;不知如何弥补那份伤害。


  如今他zwnj;已zwnj;不求其他zwnj;,只想她快乐起来。


  “阿青,”他zwnj;把声zwnj;音放低,“需要我帮你做什么zwnj;,只管开口。我都能做到。”


  宁青青呆滞地看了他zwnj;一会儿。


  很难得地在他zwnj;的黑眸中寻到了几分认真zwnj;。


  谢无妄这个人,从来都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zwnj;,难得摆出郑重zwnj;其事的模样。


  她有理由怀疑,他zwnj;已zwnj;经猜到了那个不幸的真zwnj;相。


  于是她吸了吸气,缓了缓心绪,吞了吞口水。


  她勇敢地抬起头,惊恐且敬佩地直视他zwnj;的眼睛:“你的意思是,想要养我和别人的孩子zwnj;对吗?”


  谢无妄:“???”


  谢无妄:“!!!”


  谢无妄:“……”


  半晌,他zwnj;弄明白了她的小脑袋瓜子zwnj;里在想什么zwnj;莫名其妙的东西。


  道君的目光有些缥缈,缓缓落到了那朵抽搐的巨莲之上,薄唇时不时诡异地轻轻一扯。


  终于,无奈叹道:“……阿青。”


  蘑菇单纯地眨了眨眼睛。


  那一边,药莲渐渐绽至莲心。


  莲蓬更是红得耀眼夺目,宁青青隐隐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波动正在向着莲心汇聚。


  音之溯提供的木灵力与药师咒加剧了这种波动,漫成一股奇异的红流,在莲蓬上不断晃动,就像水波一般。


  镌刻入莲心。


  忽有一霎,秘境之中风平浪静。


  再zwnj;一顿之后,莲蓬终于炸开,露出了莲子zwnj;。


  让宁青青十分欣慰的是,大zwnj;莲花没有当真zwnj;生出一个长得像蘑菇的娃。


  只是平平无奇的莲子zwnj;而已zwnj;。


  害她虚惊一场。说实话,蘑菇喷孢子zwnj;,追逐的是喷吐过程中的快那个感,并不是结果。


  要是没有享受到过程的快乐,却要承担养育的职责……嘶,实在是过于可怕。


  宁蘑菇把自己那颗完全zwnj;不想负责的心脏收回了胸腔里面,望向药莲。


  它的莲瓣很虚弱,一层层摊到了地上,唯有一顶莲蓬支棱在那里,里头盛着一粒奇异的红色莲子zwnj;。


  音之溯看起来比药莲还累,眼见药莲结籽,他zwnj;轻吁一口气,倒跌一步,险些坐在了地上。


  云水淼急急搀住了他zwnj;。


  “道君,”音之溯扬起双眸,望向谢无妄,“音某身上有伤,便不远送。望道君依律惩处凶徒,以慰无辜者之灵。”


  说罢,强撑着作了个揖,然后提气纵入莲心。


  将手探向那枚火红的莲子zwnj;之时,只见莲蓬猛地一弯,像蘑菇弹杆那样,将那枚莲子zwnj;“嗖”一下弹了出去,画过一道弧,直奔宁青青。


  谢无妄扬手便将莲子zwnj;抓入掌中,神念一探,墨般的长眉微微蹙起。


  “簌!”垂在地上的莲瓣支棱了一下,又瘫了回去。


  宁青青心领神会,从谢无妄手中取过红莲子zwnj;。


  柔软的指尖轻轻拂过他zwnj;的掌心。


  触到莲子zwnj;的霎那,宁青青忽然一怔,慢吞吞地抿住了唇。


  她感觉到了清晰的波动。


  这是……


  莲言莲语。


  大zwnj;莲花没办法说话,它用尽了全zwnj;部zwnj;力量,将它想要传递给她的信息镌刻到了这枚莲子zwnj;里面。


  可是蘑菇不懂莲语。


  宁青青不动声zwnj;色地握紧了这粒仍在发烫的红色莲子zwnj;。


  药莲莲子zwnj;虽然珍贵,但也不是什么zwnj;不可或缺的宝贝,音之溯茫然地望向宁青青,半晌,俊秀的面庞上浮出笑容,道:“既然药莲与道君夫人有缘,音某自是不敢夺爱。”


  云水淼为了维持西阴神女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并未表露任何异议。


  *


  离开药师莲华境的过程比想象中顺利得多。


  踏入莲心,眼前只微微一花,便站在了药王谷中。


  虞玉颜率着刑殿各部zwnj;众,将毛英俊在药王谷行凶的经过查得一清二楚,见到谢无妄,立刻递上了详尽的调查报告。


  谢无妄一目十行地翻过之后,把毛英俊交给虞玉颜,由刑殿来执刑。


  众人领命而去。


  谢无妄松松揽着宁青青,踏着风扶摇而上,预备返回天圣宫。


  好容易等到左右无人,她从乾坤袋中摸出莲子zwnj;,示意他zwnj;看。


  “里面有波动,是大zwnj;莲花留给我的信息,非常重zwnj;要。”


  谢无妄挑了下眉:“何以见得?”


  宁蘑菇忧郁地想了想:“……直觉?”


  说罢,她把莲子zwnj;收回了乾坤袋,恹恹垂下了眼睛。


  谢无妄失笑:“怎么zwnj;蔫了?”


  “我听不懂莲言莲语。”她那一对好看的眼角垂得更低,略显苍白的唇瓣微微撅了起来,“连我都听不懂,别人更是不可能破解其中的波动。”


  “谁说的。”谢无妄慢条斯理地眯起眼睛。


  “嗯?!”宁青青顿时来了精神,“难道你可以?”


  谢无妄淡笑着,带她又行了一段,卖足了关子zwnj;,这才悠然道:“我认得一人,与莲有些渊源。”


  宁青青弯起了眉眼:“可以去找他zwnj;吗?”


  “正好,他zwnj;亦粗通几分医术。”谢无妄沉吟片刻,旋身,向东北方zwnj;向瞬移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宁青青茫然地站在了一只熟悉的山头上。


  “为什么zwnj;是青城山?”她眨了眨眼,不解地看着谢无妄。


  他zwnj;眯着眼笑了笑,示意她跟上。


  她抬起头,缓缓环视石阶左右密密的绿树。


  她犹记得上次回来时的心境,那是她一生中最灰暗的时刻,此刻嗅到浓郁的老树香,心中一时涌起了万千感触。


  晃神的片刻,谢无妄已zwnj;走到了十余级台阶之上。


  她怔怔仰头望了上去,见他zwnj;背影修长挺拔,负着手,正回过头来,居高临下望向她,微挑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走不动路?”


  她的心脏轻轻一跳。


  忽然记起,他zwnj;向师父提亲那一日,正是这般光景。


  她平日天不怕地不怕,难得在这件事上有些退缩,磨磨蹭蹭不敢往前走。


  后来他zwnj;便把她直接抱到了师父和师兄师姐们面前。


  谢无妄的脸皮向来比城墙还厚。


  想起往事,她赶紧疾追几步跟上了他zwnj;。今日若被他zwnj;抱了上去,那像什么zwnj;样子zwnj;?


  “谢无妄,”她有气无力地问,“那个懂得莲语的奇人异士,怎么zwnj;会在青城山呢?我为何不知道?”


  谢无妄不理她,只负着手一直往前走,到了山门处,他zwnj;简单地施礼,请看门弟子zwnj;代为通传。


  消息立刻便传遍了整个青城剑派。


  毕竟是道君亲临,众人即刻便到齐了,在山门迎接天下共主。


  气氛肃穆得很,每个人都沉着脸,眸光忐忑,齐齐施礼。


  宁天玺连酒葫芦都没来得及摘,行礼时碰到了肘子zwnj;,赶紧将它拐到身后藏起来。


  宁青青看得眼皮直跳。


  谢无妄正色回礼,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便请宁天玺领路,往山中行去。


  有他zwnj;这尊大zwnj;佛在,众人噤若寒蝉,一路只听着脚步‘沙沙’作响。走几步,便有几个很没规矩的弟子zwnj;悄悄踮着脚退走,省得蹭在这位面前,连呼吸都不畅快。


  很快便来到了大zwnj;师兄席君儒的住处。


  宁青青:“?”


  谢无妄稍微侧身,偏头笑道:“小没良心,忘了你大zwnj;师兄还靠魔灵胎镇着毒么zwnj;。”


  宁青青:“!”


  是哦,她已zwnj;经是一只可以从活体中取出孢子zwnj;的成熟蘑菇了,自然应该先帮助大zwnj;师兄解毒,免得他zwnj;每过七日,便需要靠魔灵胎的排泄物来缓解一次魔毒发作。


  见她面露惭愧,谢无妄的手轻轻落在她肩上,拍了拍。


  “不必自责,你身体未愈,带你来此不是让你解毒,而是来见懂莲语之人,也就是……”谢无妄凑近了些,神秘道,“魔灵胎。”


  说话间,屋中已zwnj;有一个懒散不羁的人敞着怀迎了出来。


  宁青青看得一怔。


  这不是那个色僧么zwnj;。


  等等,魔灵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