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万物回春(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毫无保留地接受了谢无妄给她的温度。


  她的精神渐渐变得恍惚。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转暖, 而谢无妄则在一寸寸凉下去。


  他的身体从来都是烫的。


  在她的记忆中,他只凉过两次。


  一次是替她烤了识府中的蘑菇之后,他的脸色白得像雪, 身体凉得像玉。


  另一次是解除元契那一日,他的手冷得像冰……


  宁青青僵硬转动的思绪忽然凝滞。


  她想起一件事――解契伤身。他们结契几百年,你zwnj;中有我,我中有你zwnj;, 斩断那份羁绊, 对双方的元灵必定有伤。


  可是她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伤害。


  所以是谢无妄替她全部扛下了。


  她的心尖轻轻一颤, 双手下意识要推他。


  谢无妄不满, 坚铁一般的手臂和身躯将她锁得更紧, 薄唇一碾,含糊不清地训她:“别乱动!”


  她知道轻重, 心中悄悄叹息, 不再有任何动作。


  寒冬酷烈,他将自己的温度渡给她,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身体终于渐渐开始转暖。


  宁青青试着睁开眼睛,看见谢无妄的脸白到透明, 血色尽失。她的心头再次震了震, 眸光不禁泛起了暖意,温柔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侧颜。


  他的鼻梁极挺拔,眼睫长而黑。


  他感觉到她在睁眼看她,便掀开一丝眼缝,瞥她一下。


  触到她柔软的眸光, 他不禁瞳仁收紧,气息消失了一瞬。


  他微眯了黑眸, 似是在确认她的眼神。


  温柔似水。


  他沉沉喘一口气,薄唇辗转,开始了真正的吻吮。


  她一时未能回过神,本能地、懵懂地配合着他。


  莲雾氤氲,亲吻加深。


  她的心脏悬了起来,没着没落地开始在半空凌乱跳动。


  怦、怦怦怦、怦怦、怦……


  周身知觉越来越清晰。


  唇齿被他狠狠扫过。


  他的鼻尖微微有一点凉,唇舌是温的,与往日的感受全然不同。


  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过这zwnj;样的亲密。


  在草原时,她阖着牙关,防住了君子。


  恢复情感记忆之后,她根本没有想过会再与谢无妄呼吸相接、唇齿相依。


  而此时的谢无妄,也让她感觉陌生。


  初时,他的动作十分莽撞。


  方才她冻成了个冰人,呼吸中尽是冷冰冰的血雾,他给她渡息,就像是在处理一尊带着锈的铁塑像,自然没什么旖-旎-缱-绻。


  此刻她的身体已泛起丝丝暖意,柔软香甜。而他用元火守护她,耗费了太多心力,以致神魂虚弱冰冷,经莲雾一激,自是难耐心动,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


  他的呼吸乱,心跳也乱,动作介于试探和狂乱之间,更是乱上zwnj;加乱。


  全无章法。


  宁青青由衷地觉得,这zwnj;个男人像是在啃蘑菇。


  她有一点紧张,也有一点无措,双手不自觉地攥着他腰侧的中衣,脑海茫然空白。


  这zwnj;段日子,她看到了谢无妄藏在虚伪外壳之下的另外一面,她又一次喜欢上了这zwnj;样的他。这zwnj;样的他,此刻正在略显粗-暴地亲吻她,给了她陌生又新奇的感受。


  就好像……从前那些事情都不曾发生过,她认识的,只是眼前这zwnj;个男人。


  这zwnj;个男人拥有绝世的容颜和最好闻的味道。他行zwnj;事看似疯狂不羁,实则心中拥有沉稳算计。他身世悲惨,经历人世磨难,却能在得势之后坚守本心守护着苍生。他有他的冷酷大道,也有一腔只倾付在她身上的柔情。


  他像是随时准备孤注一掷地给她全部。


  她怎么可能不喜欢?


  他的亲吻野蛮狂乱,显得有几分笨拙。


  她的心脏因他而跳动,她闭上了眼睛,放松了紧绷的肩膀和脊背,更加依赖地依偎着他,唇瓣轻轻回吻。


  她的温柔回应让他的身躯明显地震了震,似是难以置信,又像是如梦初醒。


  酷寒的莲雾氤氲周遭,心跳交织,呼吸渐乱。


  谢无妄很快便找回了自己的沉稳和理智。


  回忆起方才的失态,他不禁轻嘶一声,深感丢脸。


  那样的吻技,当真是毫无体验感可言。


  他略退少许,重整旗鼓。


  将将分开时,他忽然辗转又吻了上zwnj;来。


  这zwnj;一次的谢无妄,动作温存强势,技巧极其精湛,轻易便再一次攻破她几乎不存在的小防线,霎那间便让她呼吸紊乱,手指不自觉地紧紧攥住他的衣裳。


  感受与方才全然不同。


  他游刃有余地掌控着一切,熟稔地惹动她的心跳。


  他扶住她的后颈,加深了这zwnj;个吻。


  她的心跳越来越乱,呼吸彻底失去了分寸。


  胸口有情愫翻涌,柔情蜜意泛出圈圈涟漪,荡到指尖。


  他发出了低低的闷笑,另一只手探到腰侧,将她攥住他衣裳的那只小手剥了下来,一根一根扣紧五指。


  一切,仿佛回到了当初……


  当初……


  就在这一霎,伴随着情-动,宁青青的心底忽有死灰翻腾而起!


  酸楚和疼痛奔涌而出,瞬间充盈心脏。


  他唤醒了她的本能记忆。


  胸腔丝丝抽悸,情与痛交织着涌上zwnj;脑海,她的唇齿狠狠一颤,蓦地僵硬冰凉。


  她睁开了眼睛。


  假象破碎,熟稔强势的谢无妄,正是从前的模样。


  一瞬间,她感到难以呼吸,战栗从心头扩散到周身,刚刚回暖的身躯忽然失去了温度。


  最后那一场情爱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在那一日,她的心痛到极致,化成了灰,身体却在不断上浮、狂欢。


  此刻身体再次因他而动-情,那一刻的绝望、悲哀、痛苦亦是随之涌入心头,激得她难以呼吸。


  胸腔之中,酸涩液体上zwnj;下蹿动,往昔种种终于化成两行泪,顺着眼角滚滚而下。


  谢无妄察觉不对,停下动作睁眼看她。


  触到她脸上的泪,他的瞳眸重重一震,下意识地将她颤抖的身躯揽得更紧,拍了拍她的肩背,动作微有一些凌乱。


  他已经许久不曾见过她伤心的模样。


  心脏狠狠悬起,似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猛地攥紧。


  她的脸色已惨白如纸,唯有眼角氤氲的一抹薄红还未褪去,她的呼吸异样地香甜,如此种种,都在告诉他,方才他的表现很好,她很喜欢。


  可是此刻她的模样却丝毫也不好。


  他的心悬了片刻,忽然看懂了她的眼神。


  ――他害她想起了最糟糕的回忆。


  思及此处,他的胸口似是压了一座山,闷痛、窒息。


  悔之晚矣。


  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呆怔的眼神,他只觉刺痛锥心,偏偏此刻身处寒冬,他不得不继续冒犯她,渡她热息。


  宁青青倒是很快就缓了过来。


  方才一时情绪上头,冲击太大,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泪水滚落、情-动退散之后,她已幽幽回复过来,只是胸中仍残留着些许余悸。


  此刻心绪倒已渐渐平息。


  谢无妄只敢轻轻触着她唇,为她渡息。他的气息和温度牵引着她胸中的隐痛,丝丝缕缕,像是一场连绵的细雨。


  其实也算不上zwnj;难受,只是酸酸的。


  豁达的蘑菇心中十分清楚,情绪只要发泄出来便好了。


  当然,这zwnj;件事也给她敲了一记警钟――她和谢无妄,不该走这zwnj;么近的。


  她动了下眼睛,正想有所表示,忽觉后脑一沉,竟是被他给点晕了。


  宁青青:“……”


  最后一滴泪珠沾在了她的眼睫上。


  晶莹的小泪珠悬在那里,就像一把zwnj;锥心的刀,反反复复地凌迟谢无妄的心。


  他微挑着眉,目光稍显僵滞,只倾注了全部心力,仔仔细细地护持着她。


  酷寒渐渐退去。


  冬日结束。


  第一缕春意袭来之时,宁青青体内那些恐怖、致密、整齐绝美的元火终于鸣金收兵。


  万物回春复苏。


  莲雾变成了淡青色,空气中丝丝缕缕尽是欢快和灵动,以及蠢蠢欲动的生机。


  只有谢无妄的心,留在了那个酷烈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