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新年快乐(二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还没回过神zwnj;, 身体已软软地落入一个坚硬滚烫的怀抱。


  自从和zwnj;离之后,谢无妄向zwnj;来注重分寸,与她保持着泾渭分明的距离。


  上次说起马尿酒的事情时, 她笑得摔下廊椅,他都没伸手扶她一下,叫她额头上碰了个包。方才她虚弱跌倒时,他也只是握拳抵住她的身躯, 将她揽到山石上安置, 丝毫不曾越矩。


  此刻, 他的神zwnj;色依旧冰冰冷冷, 仿佛下一刻就会陡然出手破境, 但zwnj;伸手揽她的动作却温柔得令她有些恍惚。


  直到倚在了他的胸前,宁青青才后知后觉回过神zwnj;来。


  她怔怔地看着他身上的衣袍。


  他的袍子每一件都华贵厚重, 隔着极厚的繁复布料和zwnj;纹饰, 她竟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谢无妄瘦了。


  瘦了很多。


  上次他前往小厨房给她做香酥小银鱼的时候, 她便察觉他瘦了,只不过他肩宽腰窄,骨架子大, 瘦了也能撑起衣裳, 并不显嶙峋。


  此刻倚在他的怀中,却发现他的身躯已瘦到让她感觉有些陌生。


  这些日子他受了很多伤,从未停下来调理。


  从前他便是这样的,总是有忙不zwnj;完的事,向zwnj;来不顾身上的伤, 非得她真正拉下脸来发脾气,他才会勉为其难地腾出些时间在玉梨苑将养。


  他静心疗伤的时候她从不zwnj;打扰他, 而是拎着他的乾坤袋躲到厢房去,把里zwnj;面的东西翻来覆去地倒饬得齐齐整整,再顺便打理一下他的灵宝和zwnj;法衣。


  等她做完,他也差不多调息完毕,又要zwnj;赶着去忙公事。


  如zwnj;今和zwnj;离了,再无人管他,他更是可以安安心心地坐在他的乾元殿,连衣裳都不用换。


  宁蘑菇幽幽叹一口气,眼珠动了动,看他。


  她发现他的手臂仍僵着,并没有往她身上落,他的胸腔一动也不zwnj;动,似是一直屏着息。


  她才想起自己还未答应,让他帮她渡过这四时变换。


  她闷闷“嗯”了一声。


  过了片刻,他才矜持地笑了下,道:“算你识相。”


  两只大手终于落到了她的身上,先是掌根,顿了片刻才落下掌心,又过了三两息之后,修长有力的手指终于彻底落定,覆住她娇小柔软的身躯。


  “全是骨头。”他嫌弃地往她的后心渡入火灵力。


  宁青青没吱声。


  方才担心他强行破境害死大莲花,她情急之下声音大了些,用光了气zwnj;力。此刻脑袋里zwnj;嘤嘤嗡嗡地发晕,双手双脚像是冻成了冰雕,莲雾进入胸腔,就像可怜的冬日暖阳照在大冰川上一样,对那万年寒冰起不zwnj;到多少作用。


  谢无妄的身体却不同,他炽热滚烫,还散发着好闻的冷香。


  他的温度源源不zwnj;断地传给她,舒服极了。


  她就算是用菌丝来思考,也不zwnj;会拒绝他的温暖――事实上,指尖那缕杨柳般的菌丝已经勾住了他的衣襟,试图往里zwnj;面钻。


  宁青青把菌丝拽了回来,低低冲它嘀咕:“这个不能吃!”


  谢无妄肯定想不到这条胆大包天的菌丝要zwnj;做什么,他笑着说道:“手冷可以放进去。不zwnj;必有任何顾虑,我不zwnj;会多心。”


  放进他怀里zwnj;……吗?


  从前,她倒是时常那样做。


  她最喜欢和他一起过冬。


  她五行均衡,身体会冷会热,不zwnj;像他,一年四季都是个火炉。


  他的身形高大挺拔,可以把她整个拢在怀里zwnj;,替她捂暖手足。


  其实他们之间拥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只是那些日常的点滴就像呼吸一样,很容易被忽略,不zwnj;被记起。


  宁青青晃了晃指尖的菌丝,慢悠悠抬起眼睛,瞥他一下。


  “它要zwnj;吃你。”她认真地说。


  谢无妄笑:“吃去。”


  她思忖了一会儿,没有造次,只是顺着他的封带把手藏到里外两层衣裳之间。


  “阿青,”他低低地道,“冬日不仅是没了莲雾热息,而是雪上加霜。”


  周遭温度、吸入体内的莲雾,都会变成彻骨严寒。


  她动了动睫毛:“没你都行。”


  言下之意便是,她自己一只蘑菇是有把握撑过去的,加上他若是不成,那便证明他成事不zwnj;足、败事有余。


  谢无妄是何等聪明的人,一听这话,当即气到失笑。


  薄唇动了动,本要凉凉地随口说上一两句嘲讽话,眉都挑起了低低的弧度,却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的发丝‘沙沙’地蹭着他的衣裳、她的身体整个像云朵一样团在身前、她的身体随着呼吸轻轻起伏时,温柔地贴向zwnj;他的胸肩腹臂。


  刻在魂魄最深处的清淡甜香丝丝钻入肺腑。


  他笑:“有我更行。”


  宁青青抬眸,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凭她对谢无妄的了解,方才那一霎,他该是说句风凉话才对。


  他正好望了下来。


  这个人,依旧是那副疏懒不zwnj;在心的模样。


  宁青青觉得他一定是平日忙政事把脑子忙到抽筋,所以闲下来的时候总是打不zwnj;起精神zwnj;。


  四目相对,她忧伤地发现,瘦了些的谢无妄,好像更好看了。


  他是那种冰山孤寒的长相,平日总挂着假笑倒是不明显,此刻眉眼平静,瘦出精致轮廓,更显得寒冽冷峻。


  偏偏身体那么烫。


  反差鲜明浓烈,世zwnj;间再没有第二个像他这样的。


  她忽然想起了另一些方才不zwnj;曾回忆过的画面。


  在他最是情-动,略有那么几分失控的时候,总会敛去所有表情,神zwnj;态颇为冷硬,但zwnj;动作和zwnj;温度却是炽热到了极致。


  一下一下,将他的模样、温度和zwnj;存在沉重地烙进她的心底。


  莲雾涌入肺腑,激得她呼吸微乱,转头错开了目光。


  她没再说话,他也是。


  他并没有往她的身体中渡入太多火灵力,在她手脚略微回暖之后,他便停了下来,显然是要让她自己试着适应调节。


  夏的酷热持续了三个时辰。


  秋意微凉,秘境中的光线发生了变化,莲雾色泽渐淡,转成了青黄。


  宁青青一觉就睡过了秋天。


  寒冬来得迅猛,她陡然冻醒,发现自己的双手被谢无妄拢在身前,捏入掌心。


  她下意识往他怀里zwnj;缩了下,他也极自然地扬袖将她环得更紧。


  周遭的莲雾颜色大变,冰蓝晶莹,极其通透。


  宁青青扬起头,望向zwnj;巨莲。


  “哇~你太美了!”


  只见此刻的巨莲通体都变得透明,像一朵淡蓝色的冰雕之花。


  大的东西总是有一种特别的美感,巨莲既大、又无比精致,更是美得独一无二zwnj;。


  她忍不zwnj;住甩出菌丝去触碰它。


  要zwnj;不zwnj;是她此刻身体实在不支的话,她一定会飞扑上去,把它整个蹭过一遍。


  巨莲并没有回应她的喜悦,虽然被夸奖,但zwnj;它好像不那么开心。


  莲瓣轻轻一动,将菌丝推了回来。


  宁青青奇怪地偏头,正要再与它交流交流,忽见一道道更蓝的莲息顺着莲脉涌动,下一刻,空气中的莲雾尽数冻结,变成了极细碎的寒冰。


  铺天盖地的冰霜自莲上涌出来,巨莲微微收束莲瓣,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难过又愧疚。


  宁青青赶紧安慰它:“没事,我不zwnj;~了~嗯~”


  一个“冷”字愣是没能说囫囵。


  她冻僵了。


  整个世zwnj;界,只剩下一处热源。


  谢无妄摁住她的脑袋,将她的脸蛋摁入怀中。


  宁青青的思绪已冻得木然,什么也顾不得,只凭着本能,将鼻尖贴到了他的身上,呼吸那些被他的体温浸染过的空气。


  一只大手覆住她小半个背心,浑厚炽热的灵力自掌心涌出,渡入她的经脉。


  她的鼻尖轻轻拱着他的衣裳。


  华服厚重,隔离了许多温度,并且渐渐被周遭的冰霜莲息冻得冷硬。


  谢无妄似是有些犹豫。


  她的呼吸微弱又急促,进入肺腑的气zwnj;息就像冰刀一样,刮得她生疼。


  眼看着,她越来越难承受这些极寒的冰霜莲雾。


  “阿青,”他的胸腔闷闷一震,“冒犯了。”


  手一扬,衣襟敞开,将她裹了进去。


  中衣领口松散,她稍微一动,脸颊便碰到了他的身体。


  他确实瘦了许多,不zwnj;过身上依旧覆着一层好看的薄肌。中衣上都是他的气zwnj;息和温度,她微微发颤的冰冷鼻尖触到了他的皮肤,轻轻吸一口气,没有霜冻,只有独属于谢无妄的感觉和zwnj;味道。


  她把额头也蹭了上去。


  什么都好,就是他的心跳有些吵。


  后心不zwnj;断地渡入极火灵力,极寒与极热交织,烘得她有些脑子发晕。


  她喃喃出声:“谢无妄……我看话本里面那么写,女子快要冻死的时候,男子总是在山洞中与她做那种事情,救活她的命。”


  “呵,常识呢?”他低低一笑,语气轻嘲,“日后莫看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哦……明白!”她顿了顿,点头,“那算了。”


  谢无妄:“???”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