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她的幸福(一更)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催熟药莲, 便能采莲子离开。


  音之溯起身,朝着zwnj;药莲缓缓竖起手掌。


  云水淼忧心地上前劝说:“你身上伤重……”


  “催发之后,药师莲华境便会自行运转四时, 我无甚大碍。”音之溯的笑容如春风一般温柔,“神女,你坐远一点,调动内息抵御极热极寒。”


  “好, 你自己当心。”云水淼一步三回头。


  音之溯向她轻轻点头, 那双淡然出尘与世无争的眼眸中淌动着柔情波光。等到云水淼走到山壁一旁盘膝坐下, 音之溯才缓缓收回了视线, 抿起淡色的唇, 笑容清雅,微带羞涩。


  这对郎情妾意的男女, 让宁青青心中感到十分古怪别扭。


  音之溯的夫人和儿子也就死了不zwnj;到半年, 他便能这么自然亲昵地和另一个女子在一起。


  还是一个和旧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


  该说他多情,还是无情呢?


  而云水淼……对于这位神奇的女子, 宁青青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评说。


  说好的大阴谋呢?引谢无妄入西阴搞事呢?摇身一变成为“西阴神女”,难道就只是为了找个看起来还不zwnj;错的男人?


  宁青青脑海中的菌丝再次绞成了一团乱麻,她生无恋地叹了口气, 恹恹看着zwnj;准备动手的音之溯。


  “道君, 我开始了。”音之溯望向谢无妄,正色道。


  谢无妄颔首。


  催熟药莲,将有zwnj;强烈的四时变化降临在这一日一夜之间,让药莲迅速吸收春夏秋冬的时气。


  只见音之溯青色的长袍开始无风自动,浅琥珀色的瞳仁映着zwnj;巨莲, 木灵力氤氲,双眸渐渐与莲同色, 看上去浑身清气,宛如莲中男仙。


  灵力自他掌心涌出,药道法zwnj;诀缓缓诵出,催动莲瓣底部的脉络中涌出一道道药息,药息在一阵阵泛开的莲雾之间明灭涌动,此情此景,人间当真是难得一见。


  周遭的秘境开始发生变化。


  空气开始灼热干燥,视野越渐白炽明亮。


  最先来临的是夏。


  随着酷夏到来,药莲的莲瓣渐渐泛红,莲雾晕染成了橙赤色,秘境中的温度迅速拔高,宁青青渐渐便感到脸颊和双耳发烫,呼吸变得有zwnj;些急促,牵动着胸口的内伤,带出一丝丝无意识的低哼声。


  因为莲雾的影响,声音比寻常时候要zwnj;更娇更软。


  太羞耻了,丢死个菇。


  宁青青不zwnj;想让人看到她的窘态,左右看看,耷拉着zwnj;肩膀悄悄挪到无人的一侧,蜷坐到莲瓣下方,抱着膝,侧身用额头抵住莲瓣,偷偷躲起来小口呼吸。


  一日一夜经历四时变幻,每一个季节持续三个时辰。


  她的身上有zwnj;两处内伤,精神力耗损严重,热烫的莲雾倒是略有些缓解她的伤势,为她冰冷的腔体提供暖融融的热量。


  宁青青默默估量了一下自己的情况。


  能撑得住。


  她快速呼吸,把莲雾的温度攫入体内。


  心跳渐渐便快了起来。


  思绪飘散间,她想起了谢无妄。


  说来也奇怪,吸着这个很能促进繁衍的莲雾,她却完全没有zwnj;去想那些发生在玉梨苑床榻上的情爱往事,而是想起他在妄境中陪她死过一遭,化身为火烛替她烧掉心魔的情景。


  念头一转,又记起沧澜界中,他浑身带伤几乎流干了血,却小心地捏碎调元丹喂她的样子,那是独属于谢无妄的温柔。


  再往后,是谢无妄修大木台、雕刻栏杆、做书墙时,脸上挂着zwnj;漫不经心的淡笑,黑眸却闪动着极致专注的光芒,那样的光芒,与此刻周遭的白灼夏日一般明亮。


  她记起少年谢无妄在千机境中为她流下的那滴血泪,记得他冷睨着瀛主,说出“复仇者以杀证道”的模样,也记得自己从游僧手中接过zwnj;小木人,恢复了情感记忆与他说分手时,他发白的脸色、微颤的广袖和破碎的眸光。


  她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


  这样一个男人,谁会不zwnj;喜欢。


  可是想着他,她的心底泛起的却不仅是甜,也有zwnj;淡淡的酸涩和疼痛。


  她的心伤没有zwnj;彻底痊愈,她也不zwnj;会回头,只是眼下身体和元神实在虚弱,她借莲雾取暖,受莲雾影响更深。蘑菇是一种随遇而安的生物,既然想起了谢无妄,便由着自己偷偷想一想他的好,也没什么大不了。


  他很好,只是他们不适合。


  如今分手了,想到他时,倒是美好要更多一些。


  她闭着眼睛,唇角浮起了微笑。


  这样就很好。


  如今她也有zwnj;很多很多的事情要zwnj;做,感情的事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


  身上又开始发冷了,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偏过脸,轻轻用脸颊蹭着药莲的大莲瓣,向它讨要滚烫的莲雾。


  “多来点。”她的声音带着zwnj;些鼻音,似是娇嗔。


  *


  谢无妄冷眼看着zwnj;音之溯催动药莲,引发了四时变化。


  在他的眼皮子底子,倒是无人敢动什么手脚。


  音之溯的举动挑不zwnj;出一丝毛病,催发之后,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惨淡如金纸,他捂着zwnj;胸口轻轻咳喘着zwnj;,一边运功抵御酷暑,一边俯身向谢无妄行礼。


  起身之后,音之溯便安安静静退到山壁下,悄然坐在云水淼的身边。手臂一探,将女子拥进怀里。


  谢无妄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他拎着被封印昏迷的毛英俊,行出几步,远远见到宁青青团成一只小蘑菇的模样,独自蜷缩在另一侧莲瓣底下。


  极是孤独可怜。


  谢无妄的心底蓦地涌上怜惜和疼痛。


  他疾行几步,忽觉哪里有zwnj;点不对。


  只见她眸光迷蒙,唇角勾着一丝极清甜的微笑,神色恬淡而幸福。


  谢无妄:“?”


  那颗悬起一半的心脏缓缓回落。


  她看起来很好。


  他微微挑起眉梢,神情疏懒了许多,胸腔微震,轻轻笑出气声。


  等等……


  他忽然想起了一幕画面。


  上一回在这药师莲华境中,她是不是两眼放着光,张开双臂扑向这朵肥厚呆笨的莲花,说要和它……


  繁殖?!


  谢无妄瞳眸震颤,狭长双眸不自觉地撑开。


  视线沉沉落到了她的小脸上,只见她双颊通红,微启唇瓣,小口小口地吐出香甜的气息。


  温柔而依赖的模样,就像从前她软软倚着zwnj;他的胸膛在大木台晒太阳时,那般安静满足。


  虽然谢无妄非常清楚她不可能和一朵莲花繁殖,但是一颗心却是狠狠一空,再又一痛。


  身后是音之溯那一对,身前她和莲花相依偎,而他……


  谢无妄无意识地掂了下拎在手中的毛英俊,嫌弃得嘴角一抽。


  默然片刻,他缓缓垂下长眸,沉静了神色。


  他镇定自若地向她走去,薄唇微启,正待开口时,忽然见她轻轻动了下,将那娇嫩如花的面庞蹭在了莲花上,张口,吐气如兰。


  “多来点。”她对莲花说。


  这样娇嗔绵软的声音,他已太久太久不zwnj;曾听到过。


  谢无妄:“??!!”


  他的动作快过了脑子。


  一掠而上,单膝及地落在她的面前,探出一只手,撑在了巨莲的莲瓣上。


  将她和它强行隔离。


  她要干什么?!吸取它的信息素来繁殖?!


  谢无妄陡然吐出一口长气,胸中似有万马奔腾,一时连神色都顾不zwnj;上掩饰。


  宁青青一鼻子拱在了谢无妄的手背上。


  她愣了一会儿,幽幽睁开眼睛。


  只见谢无妄的黑眸中翻涌着zwnj;隐忍的巨浪,他呼吸微乱,结实坚硬的胸膛正在明显地起伏。


  脸色臭得很。


  宁青青:“?”


  她眨了眨眼睛,纳闷地偏头看他。她此刻有些虚弱,头一歪,便感到眩晕。


  谢无妄的唇角扯出一个古怪的淡笑。


  他问:“你做什么?”


  声音异常低沉,一字一顿。


  “睡觉。”她用气声问他,“有zwnj;事?”


  谢无妄微怔。


  当然不可能承认他是来打断她“繁殖”的……


  他眸光动了动,淡然自若地道:“方才毛英俊印堂发黑,我原想让你看看是否有魔毒复发之相?”


  宁青青睁大了眼睛。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她急急抬手,指尖“噗”一声,探出一缕小小的菌丝。甫一冒头,它立刻蔫头耷脑地弯了下去,软软垂在她的指尖,像一根垂柳枝条。


  宁青青:“……”


  她犹不死心,带着这根弯曲的‘柳梢’往毛英俊脸上戳去。


  在那并没有发黑的印堂上无力地挠了挠。


  “嗯……”她赧然笑了笑,“感觉应该没有zwnj;孢子的气息……吧?”


  “知道了。”谢无妄随手把毛英俊扔到了一旁。


  就像扔开一条破麻袋。


  反正他皮糙肉厚摔不zwnj;坏。


  宁青青的视线慢吞吞地随着毛英俊划过zwnj;一道弧线。


  身体与巨莲拉开了少许距离,立刻便有zwnj;股寒意入侵,害她打了个冷颤。


  谢无妄双眸一沉,皱起眉,撑在她脸颊旁边的大手一转,摁住她的额头。


  脸蛋红晕,额却冰冰凉凉。


  她过度虚弱,在靠莲雾取暖。


  谢无妄缓缓开口,声音一点点冻结:“你身体撑不zwnj;住,破境。”


  宁青青一听这话就吓坏了,赶紧伸手拽住他的宽袖。


  “不zwnj;行!”她急道。


  声音都比方才大了三倍。


  强破秘境,药莲会死。


  谢无妄眸色更冷:“这是夏。”


  十年酷暑都无法zwnj;温暖她的身子,等到严冬,她又如何熬过去?


  这可不比寻常的天冷天热。


  漫卷秘境的莲雾中带着时节之息,就算屏住外息,它也会进入内息。


  “我可以。”她坚定地看着zwnj;他,“我可以的。”


  在她还是一只孢子的时候,曾跟随着漫卷的冰风暴,穿越看不zwnj;见尽头的大冰川。她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谢无妄面无表情,指尖缓缓浮起元火。


  巨莲微微瑟缩了莲瓣,簌簌发抖。


  “我可以!”她抓住了谢无妄的手腕,“我说我可以!”


  他感觉到她的掌心像冰块一般。


  他目无波澜地注视着zwnj;她。


  她丝毫不惧,坚定地与对视。


  半晌,他垂了下眸光,淡声道:“我说过,我不zwnj;会干涉你的任何自由,但在危及你的性命安全的事情上,你需要zwnj;考虑我的意见。”


  “我不zwnj;会死。”她道,“我有zwnj;分寸。至多便是难受些。”


  谢无妄冷漠地笑了笑:“再留下些病根?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她抿了抿唇,眼睛里氤氲起了薄雾。


  “如果不zwnj;是大莲花帮我的话,我已经被魔蛊孢子害死了。”她的声音十分难过,“谢无妄,你会转头就害死自己的救命恩人吗?”


  谢无妄轻轻吐气:“它不zwnj;是人。”


  “天地不仁,一视同仁。”她道,“你刚教我的。”


  谢无妄似是无奈地挑了下眉。


  长眸缓缓半阖,他终于勉为其难地退了一步:“好,但是你要zwnj;应我一事。”


  “你说。”蘑菇不zwnj;假思索。


  “让我帮你。”清冷平静的尾音落下时,他伸手将她揽进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