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分手前夜,她…… 艳色灼目

书名:分手前夜,她…… 作者:青花燃

  宁青青看着日头攀上檐角,一寸一寸挪到正当空。


  她迟疑地歪了脑袋,倚在温暖柔软的玉梨木廊柱上思忖,谢无妄那日说的是早上,还是晚上?她是不是记错了日子?


  他说话向来是算数的。


  她扶着廊柱站起来,赤脚走过回廊,打开了院门。


  开了门也没用,有结界阻挡,她还是出不去。


  顺着白玉山道往上望,能够看到乾元殿的黑色飞檐。那日被寄怀舟削下的殿角已经修复了,精致石雕完美如初,只不过缺少了风雨的洗礼,看上去终究是泾渭分明。


  山巅很安静,不像是出了状况。


  她轻轻吁一口气,默然返回院中。


  谢无妄不是出尔反尔的人,定是有什么急事绊住了。


  她坐回长廊下,望着碧蓝的天空,轻声说道:“我不着急,不必赶着回来。”


  话一出口,她不禁怔忡地抬起手指触了触唇。


  她想起了近日与他龃龉的源头——


  那一日因为受伤给他传音之后,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他为了她心神大乱,被人轮番偷袭,浑身都是血。她急火攻心,险些把半条命都扔在了梦里。


  挣扎着醒来时,第一件事便是去取传音镜,想要告诉他自己没事,不必着急。


  而眼下此情此景,心境仿佛昨日重现。


  她焦急地、下意识地害怕他因为担心她而出事。


  那一次,他并没有出事,而是在乾元殿大摆筵席,把她抛于脑后。那么这次呢?


  她怎就下意识地开始担心他的安危啊。


  怔了片刻之后,一种诡异的宿命感攫住了她的心神,她的心脏在胸腔中‘怦怦’地跳,一丝丝寒意顺着脊柱爬上后脑。


  奇怪的不祥预感令她手足冰冷。


  谢无妄这个人,极度自律,最是守时,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严苛。只要答应过,他就绝不会失约,她从未见过他失约。


  正当空的艳阳,冷冷地洒下炙热的光焰。


  “不会的。”她攥着手站起来,感觉双腿隐隐有一点发软。


  她对谢无妄有怨,有恨,但是她绝不会想他出事。


  哪怕二百年前,他收下云水淼,逼得她离家出走那一次,她也只是找个角落躲起来默默舔舐伤口,努力将他从心里面挖出去。她没有因爱生恨,没有盼着负心的男人去死。倘若他与旁人在一起过得很好,那么她一定会真正放下他的。


  与谢无妄相伴三百年,他已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他若出事,定比他负心更叫她疼痛百倍。


  她拼命绞着双手,咬得唇上火辣辣地疼。


  捱到了傍晚时,天空与山道依旧冷冷清清,不见谢无妄的身影。


  她拿定了主意,凝聚全部灵力开始攻击结界。瞄准的,便是那一日被魑龙爪击破的位置。


  一道道耀眼的灵力光芒荡出,循着魑龙爪飞来的轨迹,落向崭新的乾元殿檐角。


  一次、再一次……


  她的喘声越来越重。


  淡色的天幕向着西边拉扯,渐渐换上洒满了星点的暗色幕布。


  终于,一道灵力光芒击中了新修的魑龙。


  “砰——”


  魑龙高高扬起的前爪被灵力流斩断,砸中乾元殿殿顶,然后打着滚落向殿前。


  宁青青双手拄着腿,躬下腰去,大口喘起粗气。


  少时,果见一道圆胖的人影掠上了乾元殿顶。略微迟疑之后,蓝衣胖子的身影既轻盈又沉重地掠过山道,‘嘭’一声落在了玉梨苑门口。


  成功把人引来了!


  宁青青急奔到门前,隔着结界看向谢无妄身边这位‘大内总管’,右前使浮屠子。


  浮屠子面容最是亲切和善,不过在外的名声可不好听。世人都说这胖子是道君身边第一大奸佞,一只心黑手狠的笑面虎,欺下媚上,专门不干人事。外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屠公公’。


  其实明白人都清楚,浮屠子不过是出面做一些谢无妄不方便的事情,替他背黑锅罢了。


  一身大紫袍的浮屠子掂了掂手,恭恭敬敬作了个揖。


  头一扬,便是一张令人忍不住随他一起笑的胖脸。短眉弯弯,唇红齿白,生得一副喜气面相。


  他嘴唇在动,但隔了谢无妄特意设下的新结界,宁青青听不到外面丝毫声音。


  她问了几句,发现浮屠子和她一样,完全看不懂唇语。


  她下意识原地转了两个圈,心生一计,抬起一只手放在结界上,缓缓渡入灵力,凝出几个莹白光亮的字样——


  “道君在何处”


  浮屠子缓缓张大了他红润的嘴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几个字,瞪成了一双斗鸡眼。


  宁青青焦急地拍了拍结界,示意他回答。


  半晌,才见这胖子后知后觉地回神,抬起一双小眼睛,见鬼一样瞪着她。


  宁青青险些被他气死——这胖子有必要这么装傻充楞吗。


  浮屠子狠狠眨了好几下眼睛,终于回过了神。


  他摆了摆胖手,学着宁青青的模样把手放在结界上,试着用灵力凝出字样。


  他是合道期的大修士,灵力属水。只见凝实的水波灵力从他掌心涌出,落到结界上,‘噗’一下散开。


  他抽了抽嘴角,迫出更多的灵力,使着吃-奶的力气操纵它们,试图摆成字样。


  半晌,浮屠子抬起一张苦哈哈、渗满细密汗珠的胖脸,无辜地冲着宁青青摊了摊手。


  红润的厚唇动了动,宁青青这一回诡异地看懂了他在说什么——“属下做不到哇!”


  宁青青狐疑地盯着他,正在思忖这老狐狸是在玩花样还是真无法用灵力凝出字样,便见他灵机一动,扯下一截袍子,用指甲在上面划出痕迹。


  “江都”


  宁青青微怔。


  青城山,便是位于江都地界。谢无妄去了江都?


  略一思忖,她又写——“做甚”


  浮屠子回得极快——“接人”


  写完这二字,浮屠子垂下双手,规矩地立在一旁,似是不便再透露更多。


  宁青青心脏怦地一跳。原来,谢无妄还是担心安全问题,所以打算将师父他们接到圣山来见她吗?看来局势比她以为的还要更加紧张啊。


  倘若已危急到这样的地步……那她还因为吃醋与他闹,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两个人烦愁的事情,根本就没在同一个层面。


  她咬着唇,点点头谢过浮屠子,然后捉着衣袖折回院中。


  她并不知道,浮屠子盯着她的字迹残留之处愣了好一会儿神,然后微张着嘴,望着她纤细瘦削的背影,眸中交织起震撼与怜悯。


  世人都知道,道君谢无妄的妻子没有半点存在感,他留着她,只不过是因为她伴他多年,像他的剑、他的法宝,没有必要扔掉罢了。直到今日,浮屠子才发现,这位柔弱的夫人控制灵力的本事,可谓登峰造极!


  道君难道也没有发现,他的枕边人竟有这一手出神入化的控灵手段吗?


  浮屠子搓了搓眼角,想到道君去江都接的人……他垂下硕大的脑袋,幽幽叹了一口气。


  *


  宁青青并不知道她无意间露的这一手,给浮屠子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她经年累月替谢无妄打理灵宝,聚沙成塔,早已可以如臂使指地控制灵力。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宁青青回到院中,四下看看,将落在院子正中黑色软土层上面的桂叶与花瓣都清扫起来,埋到庭院一角,然后把她平日随手乱扔的小物件都整理归位——乱扔东西,肯定要被糟老头子念叨。


  东西各有三间厢房,平日都是空置着,她简单地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留下自己和谢无妄胡闹的痕迹。


  做完一切,她坐到了距离院门最近的廊椅上,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等待谢无妄带着师父他们归来。


  虽然……虽然她还没消气,但看在他千里迢迢替她接人的份上,她便稍微站在他的立场上,体谅少许吧。


  这一等,便等到了天明。


  太阳从东面远山蹦出来时,宁青青忽然心有灵犀,急急从廊椅上站起来,迎向院门。


  刚奔出两步,便见那道熟悉的身影踏了进来。


  她的心脏停跳了两拍,神色实在绷不住,下意识地扬起了唇角,双眼微微弯成了期待的月牙。


  谢无妄明显一怔。


  略显冷峻的唇线向下微抿。


  他看着她,深不可测的眸光微微一闪。


  宁青青迎到了面前,草草冲他笑了下,然后满怀期待地将目光投向他的身后——


  她眨了眨眼。


  是她眼花了吗?


  只见一个女子站在那里。


  她和她,生得像了五六分。乍一看,以为是结界上映出了她自己的影子。


  不同的是,这个女子的额心赫然映着一枚梅花胎记,红艳艳的,灼目得很,她的双手轻轻交叠在身前,肩端得极平,微微向后压,下颌微含,神色柔顺。


  宁青青退了一步,难以置信地望向谢无妄。


  触到他全无波澜的视线,她忽然感觉一道落雷劈进了脑海。


  那一日她在后殿,听到那个擅长搜罗美人的章多宝说起,无论什么样的美人都能为他觅来。


  ……他说,要西阴神女那样的。


  ……他说,江都灵山,好说。


  所以他去江都,是与章多宝交易。


  一手交钱,一手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