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星光马厩 第108章 家乡的困境

书名:星光马厩 作者:醛石

  困扰宿山的事情解决了,其实也不是解决了,而是宿山总算是弄明白了。或者说是理解了自己脑海里东西简单的机制。


  甚至宿山还做了一个试验,那就是去赛场看了比赛,这一次他脑海中想的不再是冰啊火啊之类的类西方魔法,而是想的中式的刀枪剑戟,斧铖钩叉,果不其然,自己看到的马头上顶的东西就成了这些形像。


  这就验证了宿山的推测。


  不过可能是先入为主什么的,宿山看着这些马脑门上顶着一流的兵器觉得有点跳戏,于是又换了回来,看到这些马脑门上顶着风冰电土等等魔法状的东西,宿山的心中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理解这种机制,对于宿山自己来说算是一大进步。


  并且宿山这边也确立了下一步的小目标,那就是先把炉灵给升到满级再说别的。


  该赛的赛了,该买的没有买到,宿山的小日子还得继续,并且过的越来越有滋有味的。


  早上起来忙活了一圈,一家人再一次围坐在桌子旁边,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西南角的围栏坏了,等一会你跟我过去修一下”宿建国掰着手中的饼子,泡在了面前的热汤里,一边泡一边和儿子说道。


  宿山嗯了一声之后又问道:“怎么坏的,不是那边刚修过么?”


  “还不是被牛给顶的,咱们家的邻居还真是不讲究,这次又把牛放到了那边,那几头牛也真是怪了,什么不好顶,非要来顶我们家的围栏,上周刚刚修好的东西现在又坏了,遇到的时候我可真得和他们说一说”宿建国有点抱怨邻居的不懂规矩。


  宿四却是看的开:“这事情难免的,牛又不是人它们哪里懂得哪边可以顶那边不可以顶,咱们这边修修也就是算了,要不这样吧,等会我去市场上买点大料子过来,咱们把那边的围栏修的结实一点就好了”。


  作为一个农场主或者说是牧场主,宿山对于这种事情还在挺宽容的,并不是宿山怕事,而是这边哪家的人手都不会富裕到每天派人二十四小时看着牛羊的地步,你家的牛顶我家的围栏,或者干脆直接跑到我家的牧场来吃草,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


  “原本那边的围栏还不够粗?“宿建国问道。


  ”换个大一点的好了“宿山说道。


  听到儿子坚持,宿建国也就不说话了,低头吸溜着自己碗中的胡辣汤泡发面饼子。


  宿建国喜欢这么吃,他喜欢发面饼子里吸饱了汤汁,顺带着也给热汤降了一点温,这时候连饼子连汤全都吸溜到肚子里,那滋味对于宿建国来说才叫一个美。


  宿山的吃法和老爸不一样,宿山喜欢饼子归饼子,汤归汤,吃一口饼子并且咽下去之后,才会吸溜一口汤把饼子直接顺到胃里。


  而赵明霞那就是另外一个吃法了,她是把整个饼子撕成了条,用饼条子蘸着汤往嘴里送,一家三口三个吃法。


  至于唐娜,则是宿山是一个模样,一口饼子一口汤。


  “不是说贾胖子过来么?你等会要不要去接?”唐娜想起来一件事,怕宿山忘了,张口提了一下。


  宿忌摇了一下头:“他现在有人接,不用我去接”。


  “谁啊?”赵明霞这边立刻竖起了耳朵,胸口的八卦之火蹭的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宿山也没有替贾胖子掩饰的意思,直接张口调侃了一下自家的老娘:“您这干妈是怎么干的,干儿子这边跟发了情的小狗似的到处乱蹿都不知道。哎哟,您打我是个什么意思?”


  赵明霞缩回了刚拍完儿子的手,直接怼了回来:“干儿子还知道到处跑,我这亲儿子跟个傻狗子似的,只知道在家里呆着”。


  “行!算我没说”宿山一听立刻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然后便和母亲说了一下贾胖子现在的情况。


  还是上次机场遇到的那姑娘,贾胖子可真是上了心,现在还不知道得没有得手,但是反正贾胖子只要一有空就往这边跑,以前是看宿山和骚包,现在那连他最爱的干娘都看的少了,除了看那姑娘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挺好,挺好,这事早点成,宜诚也能有个安定的家”。


  说这话的时候,赵明霞的目光直往宿山的身上瞟。宿山这哪里能不明白,母亲这是指桑骂槐呢,透过贾胖子这事来点自己。


  除了装傻宿山能怎么办?咱们中国的女人,到了四十岁往上,只要是有儿子的这生活中似乎就只剩下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抱孙子。


  这点不用细说,很多人都有体会,就算是没体会的估计也快了。


  饭刚吃完,宿山正准和父母说自己吃好了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发现是张红桃发来的微信视频,于是拿着走到了屋外接了起来。


  “你们这那边是几点,你这不是夜猫子么?”宿山等着视频一通,便笑呵呵的说道。


  张红桃笑了:“也没有几点,这段时间正好上了新岗位,忙的很。对了,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那个搞马的克林特是不是你?”


  宿山听了一愣,脑子里一转这才明白这个克林特是自己的英文名字,于是笑问道:“这我不能确定,因为美国重名的人很多,不过你要说在美国这边养马的叫克林特的中国人,估计除了我之外,那就没什么别人了。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张红桃道:“前两天吴世涛过来我说想找我凑点钱大家一起借着国内即将开赛的空档斯进场玩一票……”。


  “国内已经这么疯了么?”


  宿山有点吃惊,连吴世涛和张红桃都想进场玩了,那得多少人入坑啊,一想到泡泡最后被吹暴了,无数人血本无归,跳楼的跳楼离婚的离婚,朋友反目成仇的画面,宿山就有点不寒而栗。


  “我劝你还是别搞,这原本是什么性质你又不是不知道,还用我多说?每个进去的心态都是抱着我一定能赚钱的态度,但是真能挣钱?你要是知道的话,你就不会听人说这事能挣钱了,吵马这东西太不靠谱了,而且这一行也不是你有个千八百万就玩的起的”宿山劝道。


  张红桃那头说道:“我也没有意思下场玩,只是吴世涛想拉着我,来我们家好几次了……”。


  宿山直接说道:“他你应付着就行了,他什么人你还用我说?”


  以前的小伙伴,现在分道扬镳在这世界上又不仅是宿山和吴世涛,所以宿山也谈不上什么失落伤心之类的,因为有些人注定了只会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像是吴世涛就属于这种。


  “他是缠我缠的不行,我估计这根子还在你那边……”张红桃解释了一下。


  现在宿山明白为什么张红桃会打这电话过来了,吴世涛上次在宿山回去的时候给了宿山一个冷屁股,现在见宿山这边行情又起来了,于是便想着再回来。


  这事也属平常,跟红顶白那也是人之常情,但是放宿山这边宿山自然就不乐意搭理了,说的简单一点,宿山并不是个合格的生意人,不会在社会上活的游刃有余,那是贾胖子这种人的活法。


  宿山这种上就是每天按时干活,攒钱买房子买车养活一家老小的这种人,他干不了什么大领导,真的让他自己管十来号人,这十来号人能把摊都给掀了。


  但宿山这种人有一点好,那就是活的自在随心,活的舒心。


  “你替我劝他让他别玩这个”。


  宿山就这一句话,就这一句话宿山都觉得自己够意思了。


  “好了,聊完了这事,我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再回来?”张红桃这边也就是这么一问,其实是属于通知性质的,本质上他也不可能和吴世涛去干这个事情。宿山和吴世涛离这么远,都看清了他的为人,张红桃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这哪里说的准,怎么样,新工作那在还适应么?”宿山笑问道。


  张红桃道:“适应,无非就是管的摊子大了一些,压力大了一些,不过拿的钱也多了……”。


  说了一大通之后,张红桃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谢谢你啊”


  “谢我做什么”宿山笑了笑没有多问。


  在宿山看来可能是张红桃谢自己给的酒,宿山不明白张红桃通过这事情,像是突然间开了窍似的,知道自己以前光是埋头苦干根本出不了头,在社会上混你既要会干事,还要会回来,更要懂事!


  和张红桃聊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宿山这头挂了电话,同时摇了摇头。


  宿建国正好吃完走了出来,看到儿子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宿山把事情说了一下。


  宿建国道:“你是在家里住的时间短,不知道就是咱们那点小县城,搞这些的多了去了。上次我在街上还有人给我发了单子呢,说是地听课不要钱,还送鸡蛋,说是养生其实就是为了勾你去,听了几堂课领了十来个鸡蛋之后,开始给你洗脑卖东西,一张养生床号称什么病都能治两万……”。


  “这么疯了么?”宿山听了大惊。


  宿建国道:“可不是么,现在人想发财都想疯了,专门往亲戚乡里乡亲的身上招呼,全都丧了良心”。


  听父亲说这个事情,宿山不知道怎么说好了,以前宿山的老家还是有点工业的,或者说是纺织业,但是现在纺织业不景气,而且小县城的厂子设备老化技术落后,现在除了餐饮和卖房子的房地产,几乎没几个像样的厂子了。


  没了像样的厂子,想活下来,并且想发财的人就开始走歪路。


  以前是高利贷,现在是你骗我我骗你,骗子还专门捡那些退休的有工资的老头老太太骗,因为中坚的三十岁四十来岁大多去外地工作了,只剩下这些空巢老人,而且这些老人还有稳定的收入,便被这些人给盯上了。


  “你要是回去投钱,那你得特别注意,现在老家不是你离开时候的老家模样了,现在人连亲爹都能骗光血汗钱,就别提别人了”宿建国感慨的说道。


  宿山道:“我没指望那边开始的时候赚钱”。


  宿山回去投资马场的事情,现在还是个计划,而且有了贾胖子从中谋划,宿山相信自己这边可以更具有操作性。


  反正宿山乐意回老家投资,至于带动什么那就扯了,无非是落个心里踏实,没有多高的精神境界。


  “你们爷俩站门口干什么?大早上的晒太阳啊,赶紧的把你们的活干了,中午的时候过来帮我点小青菜”。


  就在这个时候赵明霞的声音传到了父子俩的耳朵里,爷俩相视一笑,原本有点沉重的话题一下子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