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五十二章 第五十几个

书名:在港综成为传说 作者:凤嘲凰

  “陈五,那两个家伙去了多久了?”


  陈七倚靠石柱,把玩着手里的折叠弯刀,无精打采问道。


  这次营救婴儿的行动,和她想象中天差地别,炸药和步枪都准备好了,到了地宫却告诉她,行动代号‘潜伏’。


  悄悄进去,放枪不要。


  不放枪就不放枪,连进去都不让她进去,太没劲儿了。


  “他们才进去两分钟,而且……”


  陈冬无语道:“我不叫陈五,那家伙信口胡诌,你也信?”


  “那我叫你什么,冬冬?”


  “……”


  “怎么了,这也不行?”


  “你还是叫我陈五吧。”


  两人正说着,一道黑影毫无征兆从身旁掠过,等她们反应过来,并拔出武器的时候,黑影已经冲到了宫门前的广场空地。


  “那不是陈皮的朋友吗,这么快就把婴儿送回医院了?”陈七好奇道。


  黑影全身笼罩在长袍下,不知练了什么诡谲的轻功,移动时脚不沾地,整个人的气质也阴森森的。


  “什么人?!”


  黑袍人踏入广场的一瞬间,守门的港岛武术协会成员便看到了他,见其冲势迅疾,似是打算一口气破门而入,当即上前阻拦。


  鹰爪门、太极门、白鹤派等几个门派的掌门人站出,联手迎上黑袍人。


  五人武学造诣不俗,各家武功千锤百炼几十年,并排铺开气势,顿时爆开砖石地面尘埃飞扬。


  黑袍人速度不减,身形一个闪烁,加速掠过脑门锃亮的长灯和尚,并掌成刀朝太极门掌门脖颈切去。


  只靠招式,这一击平平无奇,除了快准狠,并无特色可言,在场随便一人都能轻易施展。


  但只有迎击的太极门掌门才知道,压力有多夸张,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记手刀,而是一座横压而来的山脉。


  “来得好!”


  他大喝一声,双脚踏地,全身血液沸腾,苍老身躯一瞬拔高,筋骨肌肉颤动,爆发出一阵阵劲弓攒射的簇响。


  劲起于脚,发于脊,主于腰,形于手。


  只见他双手在半空划开气旋,内气自脚跟传至腿部,达于腰间,周身各大关节噼啪松开,节节贯穿,周身一气灌入双手,画圆接过手刀,向着身侧位置狠狠一拽。


  没拽动。


  砰一声脆响,太极门掌门双脚碾碎石板地面,深陷至脚踝位置。


  胸前郁气不散,还没等他调理气息,黑袍人的手刀便斩碎化劲气团,势如破竹般劈下。


  四两拨千斤,不敌万钧之力。


  太极门掌门肩颈位置挨了一手刀,在无可匹敌的巨力作用下,他整个人倾斜倒下,脖颈和肩膀形成的夹角,在旁观者看来,已然是颈骨肩骨齐齐粉碎。


  轰!!!


  地面炸裂,尘埃冲天而起,地面上多出一个炮弹坑,只留两条腿无力耷拉在外。


  “……”xN


  一片死寂,见太极门掌门被一招秒杀,周边观战者皆是下意识退后一步。


  “第一个。”


  黑袍人淡淡吐声,身形一闪冲至白鹤派掌门身前,在其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冲拳打爆空气,裹挟强劲气流狠狠轰击在其腹部。


  白鹤派掌门双目暴凸,背后衣衫嘶啦炸裂,口中狂喷鲜血的同时,整个身躯由腹部开始弯折,出膛炮弹般飞向远处。


  三秒钟后,黑暗中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


  “第二个。”


  黑袍人握拳看向剩下三位掌门,脚尖来回点地,身形晃动,兜帽遮面的掩盖下,一双红目于空中拉开残光诡影。


  “你是何人?”


  鹰爪门掌门化掌成爪,连续变招护住周身各大空门,然而冷汗浸湿的后背却表明他一点底气也没有。


  吱啦!!


  没有回答,在鹰爪门掌门瞠目结舌的注视下,黑袍人挥爪半空,以鹰爪功撕裂空气,爆发出鬼哭狼嚎一般的尖啸。


  “不,不可能……”


  嘭!!


  黑袍人原地消失留下践踏深坑,残影冲击风暴,一路犁开碎石飞溅,瞬间越过二十余米,杀至鹰爪门掌门身前。


  身影交错而过,黑袍人五指滴落鲜血,鹰爪门掌门无声倒下。


  没有技巧,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肉体力量,纯粹以势压人。


  “第三个。”


  高手!


  绝顶高手!


  剩下两位掌门神色骇然退后,此时再看黑袍人,只觉气势惊人,背后隐有巨兽咆哮,绝非人力可敌。


  高手过招最忌分心,两人错失跑路良机,在原地发呆之中,被掠过的残影侵袭,一个砸破宫廷墙院没了动静,一个原地倒栽葱步了太极门掌门的后尘。


  “第五个。”


  黑袍人挥手甩掉指尖鲜血,狰狞红目绽放光芒,杀气横扫看向剩余的港岛武术协会成员。


  “开,开……开……”


  一人哆哆嗦嗦开口,牙关打颤,开枪两个字怎么都说不出来。


  好在意思到了,持有武器的几人想都没想,扳机扣下,疯狂枪响大振。


  哒!哒!哒!哒———


  大协会那边的人溜得很快,在黑袍人连续放翻三个掌门后,便从心让开一段距离,以防无妄之灾从天而降。


  就目前的形式来看,黑袍人和他们是一边的,十有八九也是为了营救婴儿而来。


  可问题是,他们来此是讲道理,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劝陈公公回头是岸,如果陈公公不愿意,他们明晚再来。


  说白了,没有决定性的阵法和法宝,他们都没把握降住武力惊人的陈公公。


  陡然出现一个能打的,万一这人推平了宫廷大门,他们是跟进去还是不跟进去?


  不说心思纠结的大协会这边,那边枪声大振之间,金属弹雨肆虐宣泄,黑袍人如同电光般闪烁跳动,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冲到了火蛇吞吐最剧烈的马克沁重机枪前。


  黑影遮挡视线,扣动扳机的大汉汗如雨下,精神极度紧张之下,扣着扳机的手死死不放。


  诡异的是,明明火蛇不断吞吐,子弹飓风般呼啸,但前方的黑袍人就是不动,就像子弹出膛后便射进了异空间,没法落在他身上。


  咔嚓。


  一声卡壳,过热的枪管停止工作。


  在大汉呆若木鸡的注视下,黑袍人双手张开,两个铁锭咣咣坠地。


  由一颗颗变形的弹头共同组成,被暴力捏合在了一处。


  “……”


  大汉丧失了语言能力,去TM的功夫梦,现在只想做个朝五晚九的社畜。


  黑袍人没让他多等,右脚前移一步。


  下一秒,劲力从脚尖传至地面,崩碎大片砖石,呼啸暴风高卷,碎石尘埃组成的巨大帷幕冲天。


  伸手不见五指,整个宫廷大门前灰蒙蒙一片。


  滚滚烟尘灰土之中,惨叫连续,尖叫不止,一道道劲风炮弹般轰开尘幕,疾速冲杀至远处。


  大约是二十秒,也可能是一辈子那么漫长,在大协会成员麻木的注视下,漫天飞尘被一道飓风掀去,露出宫廷门前的惨状。


  坑坑洼洼,遍地狼藉,黑袍人独立朱红色大门前,周边再无站立者。


  “第五十几个。”


  黑袍人扫过全场,静待不动,似是在确认自己没有数错一样。


  “咕嘟!”


  只此一人,便可团灭整个港岛武术协会,哪来的怪物?


  长灯和尚摸了摸头上的冷汗,重机枪连续扫射亦不能伤,那他的拳头和法器估计也奈何不了对方。


  又是一个陈公公式的武道高手,看来修行是真的没落了,十年后,二十年后,武者恐是主流,余者皆要为其让路。


  唰!


  正想着,他眼前一暗,冷不丁对上了一对血红双目。


  退后两步,这才看清楚,黑袍人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这位大师,我见诸位同为正义而来,有恶徒挡门不便进入,便略施手段将他们清除。”


  黑袍人邀请道:“此刻障碍尽除,我等应当同心戮敌,斩下老太监的首级,重塑这朗朗乾坤才对。”


  “谁,谁说不是呢!”


  长灯和尚晃了晃头,心头默念一声阿弥陀佛,招招手朝其他大协会成员……


  没了,转头才发现,这些人溜号跑路,只剩下了背影。


  这么现实的吗?


  见此一幕,长灯和尚哭笑不得,心累之下再无他想,双手合十道:“施主相邀,贫僧不敢拒,便一同去见见那陈公公吧。”


  “如此甚好,劳驾大师拖延片刻,我先去救婴儿。”黑袍人点点头,脚尖轻轻点地,倒退着滑入宫廷朱门之中。


  长灯见状又是摇了摇头,一整身上僧袍,面色凝重朝宫廷大门走去。


  ……


  “???”


  远处石柱,陈冬和陈七脑门飘过一串问号。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她们在哪?


  “我没看错吧,送婴儿回医院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


  陈七眨眨眼,发现问法不对,改道:“我没看错吧,那也能叫人类?”


  陈冬沉默无语,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或许,可能,大概是有这样的人类。


  就在两人茫然对视的时候,之前被判定死亡的港岛武术协会成员,此刻哀嚎着爬起,哼哼唧唧,俱都是半死不活的模样。


  “好痛,我要裂开了!”


  “我已经裂开……等等,我体内的毒被解开了!飞针没了!!”


  “真没了,被打碎了。”


  “竟有此事,刚刚那人是谁,恩人呐!”


  “实不相瞒,是我们鹰爪门的前辈。”


  “呸,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吔屎啦你!”


  “……”


  广场乱糟糟一团,陈冬一把抓住陈七的手,带着哭丧脸的后者朝广场跑去。


  浑水摸鱼,此刻正是进入宫廷大门的最好时机。


  “真要去啊?你别误会,我不是怕了,就是觉得……再看看比较妥当。”


  嘭!


  两人还没跑一会儿,就看到一个黑影倒飞而出,落地后滑行十来米才堪堪停下。


  长灯和尚。


  对面,一个全身白色的身影脚尖离地飘出。


  “长灯,是你帮他们解的毒?”


  “???”


  长灯一脸懵逼,怎么回事,这些人不是死了吗?


  “长灯,你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