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在港综成为传说 第四百五十一章 人是靠虚荣心支撑才能活下去的生物

书名:在港综成为传说 作者:凤嘲凰

  廖文杰从窨井盖跃下,身躯轻若无物落地,待陈家三女汉落下时,挥手扬起轻风帮她们卸掉冲势。


  “好大一处地宫……”


  廖文杰双目微眯,地下空间占地庞大,有荧光的岩石立柱支撑,远处灯笼烛火照明,映出一片古代建筑物的轮廓。


  再看脚下用于除湿的石灰碎石,可想而知,这片地宫有过系统化的设计和建造,绝非一人之力建成。


  老太监造不出这处地宫,即便可以,也避不开大众的耳目。


  可想而知,当年他落户港岛,绝非临时起意,肯定有人接应。


  至于这个人是谁……


  到也不难猜。


  四人快步朝地宫大门方向走去,距离百米左右,隐匿于巨大立柱之后。


  宫廷墙院,朱门紧闭,灯笼高悬。


  石板铺成的空地上,神兽石桩按九宫八卦排位,口衔长明灯,驱逐黑暗照得一片透亮。


  地宫大门前,两伙人正在对峙,看衣着打扮,左手边挡在大门前的习武中人气血旺盛;右手边,男男女女,有僧有道的大杂烩那伙是修行中人。


  港岛武术协会和港岛修行大协会,两伙人加起来,数量过百,在大门前摆开架势,不争不吵,不打不闹,各自秀着自己的肌肉。


  与其说是肌肉,倒不如说是枪械武器,跟打仗似的,步枪、冲锋枪样样都有,数量虽不多,但花样着实不少。


  最离谱的是,武术协会的某个逗比拉出了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得意洋洋十分自豪,一跃成了全场最靓的仔。


  时代变了!


  辛辛苦苦几十年,却被普通人动动手指撂倒,科技的日新月异,加快了末法时代的进程。


  “那群人在做什么,约架吗?怎么光说话不动手,快打呀,真急人!”陈七抱怨一句。


  “可能是在等人,又或者,等一个合适的契机……”


  陈冬看向廖文杰,眼中闪过一丝战意,认为他们四人就是契机。


  “等等,别急着上。”


  廖文杰抬手拦住跃跃欲试的陈冬:“让他们再唠十分钟,最好把老太监引出来,我们好去救婴儿。”


  说到这,他微微摇头,这次匹配的三个队友,姑且算队友吧,都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阿…sir,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们下来的窨井盖是地宫入口,被人施展了障眼法,还有几道敛息、静音、驱逐路人的法术,为的就是让无关人士靠边站。”


  廖文杰话锋一转:“人是靠虚荣心支撑才能活下去的生物,不论男女,装逼都是快乐的源泉。可如果一个人放着装逼的机会不要,还蒙头盖面,行事极力追求低调,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这个人有问题,图谋甚重!”


  “第二种,这个人有更高的精神追求,爱情、道德、梦想,诸如此类。”


  确实!


  陈七看了眼廖文杰,又瞄了瞄陈冬,太对了,都是蒙头盖面,这两人一个有问题,一个有精神追求。


  “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陈冬又问道。


  “拯救连续失踪案的婴儿,这种大善大义之举,换成我,绝对会敲锣打鼓让所有人都知道,然而并没有。”


  廖文杰撇撇嘴,他觉得这两伙人都不是善类,打起来挺好的。


  敢这么说,是因为他认识的几个熟人都不在,风叔、静圆、张丽华,其中以张丽华家学渊源,有请祖师爷法力上身的爆发模式,本领最为高强,大协会没理由在打BOSS的时候把她落下。


  再考虑到这三人品行极佳,风叔和静圆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在场的大协会成员肯定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


  “诸位施主,陈老怪绑架婴儿藏匿于地宫之中,你们也是知道的,此刻收手还来得及,切莫再助纣为虐了。”


  大协会的,走出一个老和尚做代表。


  和之前被里昂坑死的云素道长一样,老和尚作为港岛有名的修行高人,是顶梁柱一般的存在,极具威望。


  见他到来,港岛武术协会的一群人面露难色,站出几个身穿马褂的老者。


  这几人分别来自鹰爪、太极等港岛本地武林门派,武功如何先不管,门徒众多,辈分极高,加在一起,威信勉强可以和老和尚一拼。


  “长灯大师,道理我们都懂,你不用多说,可生死攸关,我们别无他选。”


  几个老头苦笑连连,他们也不想助纣为虐,他们也不想做走狗,可小命被陈公公捏在手里,实在是身不由己。


  “诸位施主的苦处,贫僧知道一二,不如暂退一旁,待我和陈施主相谈几句,如何?”


  “不好,你要是进去,我们老哥几个怕是要命丧当场。”


  几个老头齐齐摇头,陈公公有一手暗器功夫十分阴狠,飞针入体随血液游走全身,如果不按照他的命令行事,飞针便会钻入大脑,神仙难救。


  不止如此,飞针抹有特制毒药,毒素发作时,中毒者如坠冰窟,大夏天冻得穿棉袄,开空调都没用。


  每三个月,地宫会开门一次,陈公公派遣座下四大护法,挨个上门送解药。


  临时性的解药,只保证三个月内毒素不会发作,过了三个月……


  此处参考灵鹫宫、黑木崖、神龙岛等旅游胜地,考虑到没鸟的人设,建议直接参考东方不败。


  “十八个婴儿的性命,各位施主若是再拦,莫要怪贫僧硬……”


  “硬你个臭光头,少在这装好人!”


  港岛武术协会里,一个暴脾气的壮汉走了出来,指着长灯和尚的鼻子骂道:“陈公公当年来港岛,大家都说这是个祸害,就你和云素老鼻子摇头,非说他是来养老的,还帮他建造了这个‘茅庐’。”


  “现在陈公公撕掉面具不装了,你又开始装了,我呸,婴儿是受害人,我们就不是了?”


  壮汉话音落下,响应者众多,他们深受毒害,一心只为保命,结果长灯这个始作俑者却当着他们的面说些狗屁不通的道德大义。


  这么会甩锅,怎么不去当厨子呢!


  “施主错怪了贫僧和云素道长了,昔年大协会式微,武术协会也青黄不接,港岛急需拉拢强者高手,故而……”


  长灯和尚急忙解释起来,别问,问就是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情况需要。


  另外,鬼知道陈公公活到现在还没死,当时他可没说自己吃过不老药。


  “别废话了,我们练武的火气燥,比不得你们这些人心眼多,今天就把话撂在这,你想让我们死,我们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就是,想进门,先问问这杆马克沁答不答应!”


  “……”


  大门前,争吵之声越来越响,眼瞅着就要升级成械斗了。


  这时,不知是谁扣下扳机,一声枪响过后,所有人皆是一惊。


  惊→静→冷静!


  确认只是普通的走火,没人受伤,两伙人便从头开始,又一次语气温和讲起了道理。


  ……


  “一群怂货,也就看着带把,其实都没种。”陈七不屑出声。


  “这叫成熟,社会上的事,怎么能叫怂呢!”


  廖文杰摇摇头:“走吧,别耽误时间了,这边没看点,我们去救婴儿。”


  两只哈士奇隔着栏杆吵架,老图了,他看过很多遍,不想再看了。


  “你,前面开路。”


  廖文杰努努嘴让陈三前面带路,并警告陈七注意枪支,在找到孩子们之前,别发生走火的狗血的桥段。


  陈三点点头,而后迟疑道:“一起行动会不会人太多,不如你们在这里等我,我隐形之后把孩子们带出来,这样反倒稳妥一些。”


  “一次抱两个,十八个孩子要跑九趟,还是我们一起……”


  陈七提出质疑,说着说着,发现陈三目光平静直视自己,这才意识到,陈三担心的不是人多,而是担心她掉链子害大家行迹暴露。


  看不起谁呢!


  陈七大怒,既然这么看不起她,那她就不进去了。


  “五号、七号,你们两个留下,我和三号走一趟。”廖文杰拍板决定。


  “什么叫五号、七号,听起来怪怪的……嗯,你是几号?”陈七眯起眼睛,去掉‘可能’,很自信,廖文杰就是搞颜色。


  “入乡随俗,你们可以叫我陈九。”廖文杰摸了摸脸上的面具,穿马甲的时候,只要不是廖文杰,叫什么都行。


  “陈九已经有人了。”


  “那就让他改掉。”


  “陈九是个傻大个,从小就丑。”


  陈七一脸看笑话的模样:“你用这个名字,只会让我把你也代入成丑鬼。”


  “是不怎么英俊……”


  见廖文杰看来,陈三虽懒得搭话,还是老老实实道:“陈九是个没有感情的光头,和我、陈七同届,他被陈公公洗脑洗得很彻底,只知服从命令,是其得力干将。”


  说来也巧,陈九正在负责看守婴儿,廖文杰马上就能看到。


  “那算了,这名字留着他自己用吧。”


  廖文杰面露嫌弃,改口道:“入乡随俗,你们可以叫我陈……”


  “陈一!陈大?”陈七抢答道。


  “陈皮。”


  “……”x3


  留下两个无语的面孔,廖文杰拍拍陈三的肩膀,让她进入隐形状态,跟其飘着离去,一同消失在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