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 第 197 章(裴凉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

书名: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 作者:银发死鱼眼

    裴凉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家伙。

    说实话三天前的那场交锋就让裴凉对这家伙有一定的了解, 这是个外表看着唬人,但内心还相当单纯容易被牵引的家伙。

    鉴于对方这么好骗,裴凉是打算在陵寝试炼期间找他交流一番的。

    可也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对方这么急吼吼的主动送菜, 都让裴凉这种人不好意思起来。

    这是她不花钱可以看到的东西吗?

    但她的欲言又止被姬非白误解成了看到棘手敌人的猝不及防。

    于是姬非白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三分。

    他缓步走过来, 看着裴凉道:“没什么好意外的吧?”

    “三日前那场交锋,是我毕生之耻, 只要一想起, 便让我彻夜难眠。”

    裴凉闻言, 忍不住道:“今后不用担心了。”

    姬非白眼睛一眯:“你说什么?”

    “今后你会发现, 三日前那场区区交锋, 在你人生之耻中尚且排不上号。”

    姬非白被气笑了:“那便拭目以待吧,合欢宗大师姐。”

    裴凉正要说话, 旁边便冲过来一个身影, 直直的撞向姬非白。

    竟是叶方舟,这么会儿的时间, 他已然强撑力气站了起来,并与姬非白缠斗到了一起。

    只是方才的伤明显不轻,他此时下盘不稳, 脚步踉跄,于姬非白来说就跟挠痒痒似的。

    叶方舟咬牙, 冲裴凉大喊道:“裴师姐快跑, 此时不能与这人待在一处了。”

    裴凉挑眉, 对于叶方舟反应过来这回事倒也不意外。

    裴凉以合欢宗秘法催动黑潭,开启了墓殿,相应的宗门心法的特性便被无限放大。

    黑潭入口周围便相当于是个极其霸道的合欢阵, 比方才喂那几个打劫不成的魔修的合欢香霸道百倍。

    如若吃了解药,或者不动用修为, 暂且还可以支撑片刻。

    但谁都没想到姬非白这货跟送菜一样,直直的就跳了下来啊。

    叶方舟担心裴凉的清白,怕这玩意儿不消片刻之后化身猛兽,对裴凉行不轨,因此拼命的想要给裴凉争取逃走的时间。

    但姬非白又不知道二人之间的哑谜。

    他只觉得好笑,叶方舟的实力便是全盛时期,都是被他吊起来锤的份,更不要说现在。

    只见叶方舟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只画笔,冲着上方将要合拢的黑潭水一挥。

    那黑潭水其中一缕便犹如活物一般被剥离出来,游龙一般受叶方舟的牵引,绕着他转了一圈,让后化作数条黑蛇急刺向姬非白。

    黑潭水的威力方才他们已经见识过,便是肉身修复能力如灵蛇都顷刻间灰飞烟灭。

    这攻击若是落实了,姬非白怕是不死也的半残。

    可姬非白却无比从容,他攻势猛烈霸道,看似根本没有防御的意图,可在裴凉看来,他的动作精炼而简单,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在金丹期内,不管是修为还是作战实力,对同级都是碾压的。

    裴凉能有这样的实力不稀奇,毕竟她修行前已经有过数百年的修炼经验,哪怕力量次元不同,但某种意义本就殊途同归。

    再加上论作战争斗经验,她在同级修士内几乎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因为数百年的时间,如果不能进一步的金丹修士,也已经死了。

    但姬非白却不同,他生理年龄只有二十出头,能有这么高的战斗天赋,甚至一定程度弥补了经验的不足,只能说是天生善战了。

    只见这姬非白抬手,游龙闪电一般乱斩数下,那些被叶方舟操控的黑水游蛇便断开了联系,在半空中恢复成一滩普通的水柱,急速坠地。

    可下一秒,将要砸在地上迸溅开来的黑水柱又停滞在将将离地数毫的地方,迅速汇集,然后化作根根黑刺冲叶方舟急刺过去。

    姬非白轻笑一声:“还给你。”

    叶方舟一惊,连忙避开,另外避之不及的地方,便匆忙的挥舞手中的笔,将其牵引过来。

    可明显他做得很吃力,强行从姬非白手里夺回控制权,单是一部分已经让他脸色苍白,冷汗直流。

    但因为数量太过庞大,叶方舟还是难免被刺中一二。

    他发出皮肉被腐蚀的惨叫,可下一秒,却发现疼痛仿佛不是那么明显。

    叶方舟低头一看――

    之间那些黑刺缓缓上流,汇集回上方的黑水潭中,包括刺中他身体的一部分,有什么力量在组织接触到他皮肉的黑刺腐蚀里扩散一般。

    姬非白和叶方舟猛的回头,发现裴凉一手伸出,手心往上,除食指中指以外,其余三只全屈,正对着这边的方向。

    姬非白脸上的笑意多了一丝扭曲的兴奋:“我的修为绝对高于你。”

    这点毋庸置疑,不管是柳无命的断言还是裴凉自己的判断,都是如此。

    据说这家伙曾今越级挑战过元婴期修士,还堪堪赢了。

    虽然赢得惊险,但元婴期与金丹期又是不同的次元,相较之金丹期与筑基期的差距又要长逾数倍乃是十数倍。

    天资优越加天材地宝的堆砌再加远超裴凉好几倍的修行时间,以及靠谱师长的经验传授。

    单论修为其实姬非白才是魔道元婴以下第一人的存在。

    “可便是如此,却被你耍弄于鼓掌间。”姬非白道:“这很好。”

    姬非白眼神一厉:“若你是条仅凭运气让我难堪的杂鱼,那该多扫兴。”

    说着姬非白就要倾身上来,可中间又蹿出一个碍事的。

    叶方舟竟不顾伤势的撞过来死死拦住姬非白。

    若方才姬非白对此不屑一顾,此时却是动了真火。

    他一脚将叶方舟踩在脚下,眼神可怖道:“再敢妨碍就宰了你。”

    回应的却是叶方舟死不松手的执着。

    姬非白气笑了,看了眼对方身上的衣服:“你不是合欢宗的弟子。”

    说着又抬头看向裴凉:“我听说方才你在某处糟蹋男子。”

    “这蠢货该不会是――”

    裴凉不置可否,姬非白的表情瞬间一言难尽了。

    他终于肯施舍叶方舟一丝眼神,问道:“就这样你就死心塌地了?”

    “你是魔修还是闺阁大小姐?”

    叶方舟却怒了:“不准你侮辱裴师姐。”

    “裴师姐根本没有对我做不齿之事,方才也是师兄们自作自受。便是不需要种种手段,裴师姐也是很好的女人,她――”

    姬非白顿时就笑了,他不再理会明显脑子有问题的叶方舟。

    反倒是看着裴凉,嘴欠的嘲讽道:“真是感天动地,你一介丑女竟也有人倾心。若你今日死在我手里,也算是此生无憾了。”

    叶方舟见状趁着空隙再次提醒裴凉道:“裴师姐不要受他挑衅,快走啊。”

    裴凉抹了把脸,忍不住道:“叶师弟,你一片苦心师姐很感动。”

    “但我其实早想说了,为何你敢肯定,危险的一定是师姐我?”

    她指了指自己的脸:“师姐我此时看起来,比师弟安全得对吧?”

    叶方舟浑身一僵,想到自己还紧紧抱姬非白阻拦对方,顿时感觉手臂抱了烙铁似的。

    而姬非白也品出不对了,与此同时,一股鲜红的鼻血从他鼻端流了下来。

    他不可置信的抬手一抹,死死的看着眼前手上的赤红色。

    “你――”

    裴凉连忙道:“我不是故意的,但墓殿入口,怎么开启你不会不知道吧?”

    姬非白当然知道,四大宗本就是魔祖所创宗门分裂而来,几宗的功法核心其实殊途同归,都是可以开启墓殿的钥匙。

    只不过这等核心功法,非首徒或者下任传人不可传授。

    而墓殿前的阵法由哪一宗开启,便暂时具有强烈的该宗功法特性,比如如果是万毒宗开启的,那么此时入口和周围必定是层层毒障。

    然而裴凉是合欢宗的首徒。

    姬非白顿时就明白了,他呼吸开始急促:“这里,就是墓殿入口?”

    这特么跟他们找的地方不一样。

    可现在自己身上的反应又证实了裴凉的判断是正确的。

    姬非白耻辱与危机并存,终于明白方才二人的对话,还有那小子一直妨碍自己靠近裴凉几个意思。

    一时间杀了裴凉的心都有了,然后他也就这么做了。

    趁着功效还没有彻底发挥之前,强行压制,并将周围的危险清楚,这才是首要的。

    裴凉见袭过来的红色身影,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赢面而来的袭击。

    姬非白并没有惯用的武器,他的功法利于操控,因此对法器的要求反倒不高。

    但以他此时灵力紊乱的地步,裴凉要应付他并不需要太大的阵仗。

    她闪过攻击后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在他反应之前一股真气注入他体内,姬非白顿时觉得自己如火焰燎烤的经络好受了些许。

    “……!”他忍不住发出一丝哼声,但听着无端有几分媚意。

    姬非白眼尾一红,对自己的反应羞耻得头皮发麻。

    越发恼羞成怒,竟是将汹涌的修为全部释放,瞬时上面悬空的黑潭水翻涌卷动,看着摇摇欲坠。

    这块‘天花板’要是掉下来,下面三个人都得死。

    裴凉见这家伙发疯,连忙掷出好几枚石子,打在后方数块石板之上。

    果然,石板有些纹丝不动,有些应声翻转。

    裴凉还来不及选择,便挨了一击,她顺势抓住对方的手,二人跌落在同一块格子里。

    叶方舟一惊,连忙跟了上去,但黑暗狭长的空洞过后,落地时却没有看到二人。

    叶方舟脸色瞬间黑得狰狞,与他天生亲和乖巧的长相竟是格格不入。

    同一个入口仅仅是差了一瞬进去,连通的竟不是一个地方了。

    而此时,裴凉和姬非白落到了一座石棺之上,这石棺表面平整,数万年来竟丝毫没有污损,干净如新。

    还透着一股被太阳晒过的温暖舒适的气息,然而这地底下哪里来的太阳?

    就只有一个浑身发烫,衣襟不知是因为打斗还是无意识有些蹭开的美人。

    裴凉:“……”

    这是她不花钱能看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