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第7章 女扮男装太子(7)

书名: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作者:长乐思央

    陆戈第一时间并没有关注沈止,因为她自己的状态也算不得上大好。

    太子出去赴宴,按理来说应该吃过,但是这个时间还没有过平日晚膳的点,宫侍便按照规矩问了一遍:“殿下,可还要准备用膳?”

    她在相亲宴上几乎没有碰食物,只喝了几杯清茶,动了几块做的几位精致的糕点。

    那位公主的点心做得实在甜腻,对于陆戈这种喜欢清口的人来说吃不惯。

    陆戈点点头,宫人便鱼贯而入,把御膳房一直温热的各类茶点送上。

    说是太子的相亲宴,但宴会并不设在宫内,而是设在安国公主府上。

    这位安国公主是老皇帝姑姑的女儿,属皇室宗亲,有公主的名号,但并没有多少权柄,受宠程度也不算高。

    即便如此,公主毕竟是公主,她要举办赏花宴,邀请诸多女客,基本上有脑子的都会赴约。

    毕竟公主代表的是皇室的脸面,她们能瞧不上安国公主,却不能瞧不上她象征的皇室。

    更何况,这次安国公主还对我放出消息,说是要为平阳王世子相看世子妃。

    平阳王世子当然只是个幌子,在姑娘们相聚的时候,作为太子的陆戈便好在暗处相看,选出她觉得合适的人。

    兴许是觉得前些时候亏欠了太子,老皇帝在这方面对陆戈宽容许多,甚至言语暗示她可以选自己喜欢的,家世则不那么重要。

    以前老皇帝做皇子的时候,和几个人争抢,总要挖空心思为自己寻找助力。

    但现在太子不一样,他首先是他最心爱人的孩子。

    尽管皇帝老了,畏惧着太子羽翼渐丰,可他却也忘不了对皇后的承诺。

    其次,太子身体实在是过于羸弱了,太医也常说要太子放宽心,不要过于钻牛角尖。

    那位兰美人的肚子里的龙种还没出世呢,且不说这个孩子能不能顺利降生,小孩子太脆弱,就算是在皇家,这孩子也可能在幼年夭折。

    更重要的是,这个孩子还不知道是男是女,若是个女婴,他却把千辛万苦养到这么大的太子葬送了性命,皇帝觉得自己要无颜去面对列祖列宗。

    面对皇帝的“慈父心肠”,陆戈还能怎样,只能按照皇帝的心思敷衍过去。

    相亲宴避不开,但事后没看上那是另外一回事。

    而且在这宴会上,陆戈还看到了女主。

    对方虽然生母早逝,但毕竟是个正儿八经的嫡女,能够做这种权臣甜宠文的小姑娘,身世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她刚刚重生,如今不过十三岁,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可放在这个时代,十三四的女孩子也是可以议亲的大姑娘了。

    女主的容貌很明艳,眼睛水润润的,但不是那种会被人讨厌的狐狸精,而是大大方方的长相。

    她的脸颊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笑起来有两个酒窝,标准的甜系美人,是最讨长辈喜欢的有福气的相貌。

    小姑娘今天穿了嫩粉色的一身衣裳,粉色娇嫩,衬得人似桃花,年纪就更小。

    不过她长得好看,可可爱爱不华丽的打扮,在诸多窈窕淑女当中也是非常抓人眼球的。

    特别是旁的姑娘都含羞带怯,在猜到这宴会用意的时候,一个个打扮得花里胡哨。

    当时安城公主看陆戈多注意了小姑娘一眼,当即便暗示她是不是动了心。

    小姑娘身份低了些,做太子侧妃也是可以的

    甜宠文甜宠文,女主入宫了还怎么甜宠的起来。

    陆戈脑子又不是有问题,把女主招进宫里来。

    自然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只是看她觉得有些面善,同舅母有两分相似。”

    太子生母早逝,同舅家关系不错,陆戈口中的舅母指的是她的大舅舅之妻窦氏。

    安城公主看不出小姑娘和国舅夫人有什么相似之处,但太子觉得面善,她便觉得面善。

    她笑意盈盈的找了女主过来,搞得女主受宠若惊的时候,又是惊起一堆的莺莺燕燕。

    陆戈没打算让哪个世家女嫁入宫中,真要安排,她也绝对是安排自己的人。

    剧情是围着女主打转的,事情可能会跌宕起伏,颇有波折,但女主一定会转为为安。

    等着这群女人风云涌动,陆戈便寻了个借口,早早退场。

    她多的事情要处置,实在是没有那个闲心卷入八卦纷争当中。

    而且这安城公主也有私心,对这个宴会真正的用意透露了好几个人知道。

    已经有几个漂亮姑娘用各种方式来钓她这条鱼了,陆戈连个清静的躲不了。

    因为这宴会,她颇耗费了心力,肚子倒是遭了罪,回来之后吃的比往日还多了些。

    不过和往常一样,这些剩下的饭菜又端给了沈止。

    说是剩菜,但是陆戈用餐从来不会在一盘子菜里乱搅,除了份量少了些,这些精美菜肴盛在盘子里,看起来和新鲜菜没什么区别。

    沈止一向吃这些很欢乐,可今儿个对着一桌子菜,却是连筷子都没有动一下。

    陆戈看向宫人,立马有人向前:“可是饭菜不合胃口?”

    在太子身边养了这么些时日,沈止脸颊上总算是养出了一些肉。

    他之前吃的太差,身子虚空,实在是过分纤瘦,现在稍微好了一些,已经展露出属于异域美人的貌美,原本嫌弃小奴隶的人,私下里又在说,是殿下慧眼识人。

    陆戈的生母本就是个混血的奴隶,才会生得那么明艳动人,而沈止的皮相更为出色,不然也不会在瘦巴巴好似干柴的时候,仅凭借着一双眼睛就能勾动人心。

    当然,这也和他那个便宜哥哥是个变态有关,变态嘛,口味不奇特些好像都对不起这个名头。

    这样漂亮的奴隶,便是不自己用,好好养了,兴许可以用做美人计。

    太子殿下当真是英明神武,脑残粉宫人们如是想到。

    见陆戈看过来,十一都要着急的嘴上冒泡,他是侍候沈止的人,沈止要是饿坏了,他也落不到好。

    他想了想,凑过去,小声说:“太子殿下喜欢长得好看的,你要是不吃东西,饿得瘦巴巴的,不好看。”

    明明平日里沈止就很喜欢吃,能让这么个爱吃的家伙连对吃都不感兴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一双脚落到笼子跟前,还打开了笼门。

    陆戈站在外头,看着坐在地毯上的沈止:“为什么不吃饭,可是有人欺辱了你?”

    十一立马说:“奴才一直跟着他,并没有见小郎君被什么人欺负。”

    他说的是实话,并不是想要去包庇谁。

    这孩子凶悍的很,而且听不大懂人话。

    尽管沈止学东西很快,可那些人情世故,还有污言秽语,不是书本里会描写的东西。

    他根本听不懂那些指桑骂槐的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人,倒是能把那阴阳怪气的自己憋死。

    加上太子殿下的善待,可以说,在这个东宫,没有谁能够欺负沈止,只除了太子。

    沈止见陆戈过来,立马拿起筷子,但是比起平日,他的动作显然有了很大的改变。

    小孩小心翼翼的,动作的幅度很小,看起来就像是出身良好的世家,而且还是那种细嚼慢咽的小姑娘。

    这动作发生在女主身上很正常,发生在沈止身上,就充满着违和感。

    “不愿吃便不要勉强自己吃。”

    “东西,很好吃。”沈止抬起头来看她,他的嘴巴因为沾了油渍,看起来亮晶晶的,很是鲜红漂亮。

    “那今日你怎么迟迟不动筷?”

    大概是因为饿得很了,尽管学会了用碗筷勺子,沈止平日里吃东西的动作还是跟恶鬼投胎似的,速度相当快。

    事出反常必有妖,陆戈并不希望在她的东宫还有人敢违抗命令,阳奉阴违。

    沈止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皱着眉头说:“衣服,会弄脏。”

    陆戈愣了一下,她是东宫之主,一件衣服破了就破了,无人敢为这种琐碎小事责问她,但沈止不一样。

    宫人许是对他说了些什么,限制了沈止的行动。

    但他们只是为了维护宫里的规矩,维护她这个太子的尊严,她不能也不会为这种小事责罚宫人。

    陆戈说:“本身也是旧衣,值不得几个钱,尚衣局那边应有不少宫人的成年旧衣,你让人改一改便是。”

    十一立马举手:“我,我会裁剪衣服的。”

    只是做个喂饭劝饭的太简单,他得找点事情做,尽量少给东宫老人添麻烦。

    他毕竟不比沈止心大,总要让自己在这个东宫过得舒服一点。

    “那他的衣服便由你来负责了。”

    这些话沈止都听懂了,他眼巴巴的看着陆戈,紧紧抓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很喜欢。”

    太喜欢了,所以不敢动。

    这样的话就写在小孩的眼睛里,清清白白,一览无余。

    “那就给你打个箱子,装这些小东西。”

    沈止立马就笑了,笑容特别开心纯粹,在陆戈看来,还有点傻不愣登的。

    “这个真的是反派?”

    系统斩钉截铁:【当真如此,货真价实】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正以为事情解决,皆大欢喜的时候,太子捡来这小奴隶却突然语出惊人。

    他靠近了太子,脸上的笑意却没了,还捏住了鼻子,瓮声瓮气的说:“身上,臭。”

    此话一出,东宫哗然,十一更是恨不得自己当场厥过去。

    沈止的脑袋瓜子,肯定是出了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