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第3章 女扮男装太子(3)

书名: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作者:长乐思央

    【宿主是要对兰美人做些什么吗,系统商城可以提供相应道具,宿主可贷款分期,新手特惠,只需要支付一丁点的利息】

    “不用了,留着一点希望,到时候她哭起来才会好看。”

    在兰妃,不,现在应该说,被连降三级,然后打入冷宫的兰美人生下孩子以后,才是她噩梦的开始。

    毕竟没有了权势,还被皇帝盯着,兰美人想要再给自己肚子里的野种做手脚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陆戈并不喜欢借用外力,系统里唯一让她看的上眼的东西,就是能让身体健康的药物。

    她已经控制了毒的份量,但是太子的身体多年病痛缠身,底子实在太差,想要活的久一点,还是得慢慢调理好。

    分期是不可能分期的,先勉勉强强的用吧,反正言情小说里面经常会冒出一个神医配角,运气好说不定能赶得上神医入世。

    陆戈很安心的昏睡过去,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老皇帝一脸激动的看着她。

    见她苏醒过来,皇帝松了一口气,别别扭扭说:“兰妃谋害皇嗣,我已经夺去她的封号,命人打入冷宫,待到龙子降生……”

    他想到小美人那张脸,到底还有些于心不忍:“那个时候,再另行处置。”

    陆戈看着皇帝脑袋上无形的绿油油的帽子,并没有现在就提醒他的打算。

    虽然皇帝现在一副好爹的模样,还为了她费心弥补,可是如果不是皇帝的忽视和放纵,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不会死。

    “这这么朝气蓬勃的绿色,和这一身明黄颜色多么相配,让它多在头顶待一会儿挺好的,你说对吧。”

    【宿主说的对】

    你长得好看,说的都对。

    “父皇费心了。”

    陆戈神情淡淡,并没有很高兴的样子。

    她越是如此,瞧着便越让皇帝心生愧疚。

    “你现在年纪大了,你母亲当年留下了的那些东西,也是时候交到你手里了。”

    众人皆知皇帝对先皇后情深义重,皇后当年嫁进来的时候留的东西,按照律法来说应该是留给自己唯一的子嗣,但是这些东西都以睹物思人的名义让皇帝扣下来了。

    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给人赏赐东西,这就是皇帝对示软的方式。

    “父亲对母亲情深,那些东西就放在您那吧。”

    【为什么不要呀,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

    先皇后出身世家,那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

    太子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太子低垂眉眼,掩饰自己眼中讥诮:“因为要了他会不高兴,人类就是这种很虚伪的生物。”

    明明皇帝开口要给的,可这是皇帝霸占好多年的东西,早就是视作自己的所有物。若是她爽快应下,皇帝就会不高兴,一定要再三推搡,他才给的心甘情愿。

    果然,皇帝眉眼舒展许多:“你阿娘的那些势力,完全接起手来,也够让你费心的。你身子骨又不好,累出病来,你阿娘泉下有知,又要怪我。她当年留下的那些首饰你拿过去,正好留给你的太子妃。”

    父母关心子女好像最多的就是关心他们的婚事:“过请你舅母入宫,好好为你操持婚事,我儿好好选,看看丞相之女,还是兵马大元帅的嫡女,像你这个年纪,我已经和你母后成了亲。”

    罢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得多费些心思,选几个家世出众的做正妻,再纳两个侧妃平衡朝堂势力。

    之所以让姑母来选,是因为男人毕竟不方便,而身份最贵重的女眷又不合适。

    大启这两任太后运气不好,比皇帝死的还早,现在宫里坐着的太后非皇帝生母,在后宫弄了个小祠堂,整日吃斋念佛,根本不管事。

    贵妃是太子名义上的母亲,但和太子不够亲近。

    男人并不粗心,只看够不够上心,显然陆戈难得的示弱很有用,皇帝总算拾起了一腔爱子之心。

    他也不是没想过关爱这个孩子,可是这孩子就像是个刺猬似的,他每次说两句,这孩子便竖起一身的刺,他也是一国之君,哪能处处迁就太子。

    陆戈说:“父皇说的是,东宫是有些冷清了。”

    “说吧,你看上了哪家?”

    原来是太子心里早就有人,那今日这事莫不是苦肉计,皇帝疑心病又犯起来。

    “父皇误会了,孩儿先前看了贵妃养的猫,心里想着,养些猫猫狗狗也不错。看着它们活泼好动的样子,孩儿兴许能快些好起来。母后当年在的时候,总是嫌弃那些东西脏,又说玩物丧志,不让孩儿养。”

    太子一脸孺慕的看着皇帝,漂亮的桃花眼里流露出渴望神色。

    这双眼睛看着人的时候,神仙也难硬着心肠说出拒绝的话。

    有谁抵得住,至少慈父心作怪的老皇帝抵不住。

    “养,你想养什么尽管养,多大年纪了还事事都要问。”

    话音刚落,太子的眼睛就亮起来,让皇帝心中莫名添了两分成就感。

    他都已经多久没有和这个孩子好好相处了,看到他这样的眼神,还是在太子幼年时期,先后还在的时候。

    “真的可以吗,孩儿想养的猫猫狗狗可能有点凶,怕就怕哪个宫里的宫妃养的小兔子蹿过来,被咬死了,又向父皇告状。”

    预防针要先打好,这样皇帝日后不爽,也只能自打嘴巴子,在心里憋着。

    “谁敢。”

    尽管太子没说,皇帝却脑补出另外一层意味来,太子年纪大了,看来下次可以让暗卫少汇报几句。

    “那儿臣在此谢过父皇。”

    有信得过的太医清理了太子体内的毒,加上陆戈科学增强运动量,她这个破身子骨比不得武将康健,但慢慢的,看起来至少不像纸片人,风一吹就倒。

    东宫说要养宠物,工匠立马就动起来,把太子还用不上的一处偏殿改成了珍兽阁。

    各类异兽流水般的送进来,听着汇报的皇帝眼皮子都一跳。

    爆发力极强的豹子,看起来慵懒但是一屁股能够把人坐扁的狮子,看起来可爱,脑袋上竖着两根天线的猞猁……都是没有拔掉牙齿的那一种。

    难怪先前太子说要宫妃注意自己的宠物,这东宫珍兽阁里闭着眼睛拎一只出来,都可以轻易的撕碎人的喉咙,更别说那些宫妃为了衬托自己可爱养的小白兔。

    给珍兽喂食的宫人每次都夹着腿抖得跟筛糠似的,太子管这些猛兽叫小猫猫?

    负责汇报的暗卫想到太子和那些野兽互动的样子。

    除了本身就非常可爱的猞猁,那些凶恶的狮子老虎,在太子跟前都温顺极了,乖乖的收起尖爪,要摸肉垫给摸肉垫,要顺毛给顺毛。

    脆弱的美人和凶恶的野兽,在阳光下却巧妙的融合在一起,画面美好的让人想要流泪。

    当时他躲在树上,太子似乎是察觉到什么,对着他的方向灿然一笑。

    太子笑起来,实在是太好看了。作为受过严格训练的暗卫,他当场抱住树的胳膊都被那一笑晃得松了。

    好在及时反应过来,他手脚并用爬回去,不然他肯定要从树上落下来,彻底暴露行踪。

    就算是生长在黑暗里的暗卫,在看到这样的太子的时候,黑暗的角落里也能隐秘的埋下一颗阳光的种子。

    暗无天日的角落里开出的花太珍贵,暗卫绷着一张脸,用毫无起伏的声调说:“那些野兽在太子殿下跟前都非常的乖顺,目前没有吃过任何人。太子殿下在养了珍兽之后,气色红润,身体明显好转。”

    他隐瞒了猛兽只在太子跟前温顺的事实,它们虽然目前没吃人,可平常吃的也都是新鲜的猪肉或者活鸡活鸭,非常的凶恶。

    老皇帝松了口气,那应该是特地驯养过的猛兽。

    他摆摆手示意暗卫告退:“行了,太子以后要是养什么阿猫阿狗就不用和我说了。”

    老虎说一次,狮子说一次,烦不烦人。

    “是。”暗卫奉命退了下去。

    他监视太子好些年了,从来都没有出过错,皇帝对他相当信任,完全不知道这是暗卫对他隐瞒事实的开始。

    “殿下,这是您要的笼子。”

    工匠恭恭敬敬的献上金子打造成的牢笼,笼子被固定在珍兽阁的一个石台上,栏杆上还绑了大拇指粗细的金链条和一把沉甸甸的铜锁。

    陆戈用扇柄敲了敲结实的金笼子,金玉相击,声音很是清脆:“做的不错。”

    陆戈从来不吝惜对下属的夸赞,恩威并施,没有恩只有威,就算是低贱如草芥的平民也会生怨的。

    “谢谢太子殿下。”

    得了精神鼓励和口头赏赐的工匠奉命下去,整个人就和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抖擞,他继续按照太子的要求去研发一些特别的工具,除了一些小玩意,还有对弓箭的改良。

    不过因为珍兽阁的动静闹得太大,旁人只觉太子是玩物丧志,并没有把这些不起眼的小东西放在心上。

    陆戈吩咐仆从:“备车,出宫。”

    她这段时间一直以搜罗猛兽,外出打猎的借口频繁出宫,每次出去,都会带一点猎物回来。

    或许是因为她病了一道,又中了毒,皇帝只在太子第一次出去之后派了人监视,然后人越派越少,后头更是彻底放下心来。

    “公子里头请。”

    烫金的请柬被侍卫递到看门人的手里,后者客客气气地堆出笑来,又给陆戈双手奉上一副能遮住大半边脸的面具。

    陆戈换了身富贵公子的装束,带了两个侍卫进了京都暗地里最大的拍卖场。

    这个地方卖什么都有,除了番邦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各类奇珍异兽,珠宝玉石,珍稀药材,最重要的,就是奴隶。

    这里头有走正规手续的奴隶,但更多的,是那些权贵谋私弄来的奴仆。

    “公子可有什么喜欢的?”

    陆戈的扇子合上,薄薄的红唇向上翘起:“看上了一只小狗。”

    尽管遮住了大半张脸,他露出的那下巴弧度也过于优越,再加上那双眼睛,明明遮住了脸,却比没遮更吸引人。

    一直注视着“他”视线的一个富商立马一拍胸脯,豪气冲天的说:“这些狗我都要了。”

    稍微有点眼力见,也知道这公子哥出身定然不凡。

    只是先前他身边那一左一右的护卫带着凶煞之气,而公子本身也是清冷疏离,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感。

    方才公子一笑,便如同春风破冰。既然他喜欢狗,那把狗买下来再相送,借此机会交个朋友。

    不知道喜欢的哪一只没关系,他有钱,可以都买。

    “我在他价钱上多出一成。”“我多出两成!”“我翻一倍!”

    聪明人可不止这富商一个,明明只是正常交易的小摊子硬生生的被搞成了一个小型拍卖会,狗贩子笑得见眉不见眼。

    陆戈可不知道她凭借着一己之力就抬高了狗价,今天来这里,是因为那个颠覆王朝,害得男女主双双完蛋的未来将军就在这里拍卖。

    沈止是奴隶出生,生母也是个奴隶,但他的父亲毕竟是官员,勉勉强强的还算个良籍。

    可惜美人薄命,沈止生母早早死在后宅斗争当中,他没爹养没娘管,容貌长开之后,便被心生邪念,色/欲熏心的长兄想法子送到了地下拍卖会,将会在这里刻上奴印,成为彻底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