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第2章 女扮男装太子(2)

书名: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作者:长乐思央

    “启禀陛下,太子求见。”

    “皇儿怎么突然来了?”平日里太子没什么事情,是不会找皇帝的。

    太子幼年时候还好,前些日子,他因为后宫嫔妃的事情,同太子闹了别扭,这次太子生病,皇帝都堵着一口气,至今没前去探望。

    也没有什么探望的,太子从小到大生的病太多了,这十六七年来,东宫药罐子里熬过的药草比三宫六院所有人加起来的还多。

    那尖声细气的小太监诚惶诚恐的猜测说:“许是有要事。”

    君心不可测,他们哪里敢妄议。

    “朕没问你。”皇帝只是和自己说话而已,哪里需要无关紧要的人来搭话。

    小太监便爽快利落的给了自己个巴掌。

    “奴才多嘴。”

    他打的挺轻,脸上都没有留印子,声音倒是听着响亮。在君主跟前伺候多年,这点手段是必须要学的。

    “行了,到一旁去,让皇儿进来。”

    在御书房软榻上躺着休息的皇帝原本没个正形,当爹的为了给独子做榜样,忙起身在御案前端坐,手里还执着朱笔,做出批改奏章的假象。

    “儿臣拜见父皇。”

    大概是因为皇权尚且不够集中,诸子百家百花齐放,这个叫大启的朝代没有太多虚礼,至少作为儿子和臣子,陆戈不需要动不动对着皇帝行什么三叩九拜的大礼。

    纵然如此,在看到陆戈的时候,皇帝还是被她吓了一大跳。

    “我儿的脸怎么红成这样,太医,太医呢?!”

    就这么一个继承人,还是个动不动风一吹就倒的病罐子,皇帝对太子的身体看得比自己的还重。

    事实上在原本的轨道中,他比太子还多活了七八年才死。

    陆戈虚弱的一笑:“孩儿只是在日头底下晒的久了些,身子骨没有大碍。”

    皇宫就是这点不好,宫殿和宫殿之间少说千米之距,东宫离皇帝住处离得有些远,她其实是一路坐轿子过来的,半路上换了没有遮掩的御撵。

    不晓得是不是吃压制性特征的要吃多了,这身体在太阳底下晒一会,脸就发红,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

    皇帝便忍不住训斥说:“你身子骨不好,就不要跑这么远的地方来了。”

    天气这么热,他心里烦着呢,连宫妃都不怎么愿意宠幸,更别说关心逐渐年长的太子。

    当年他是弱冠才登基,太子年纪不小了,尽管知道太子身体弱,可在夜里宫妃的枕边风吹一吹,他难免胡思乱想,有时候甚至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陆戈的神情便流露出几分哀伤之意:“儿臣知道自个身子不争气,怕不来,以后便没机会再见父皇一面了。”

    太子本就生得极好,五官简直是挑着皇帝和皇后的优点长的,只是平日里眉眼上的戾气让人看了就觉得不舒服,就算是当爹的,也不乐意见到他这个苦大仇深的样子。

    今儿个的太子却是颇为不一样的,他也没哭,脸上的表情甚至就比进来的时候多了一丁点的细微变化,皇帝一颗心就揪起来了。

    他想起了这个孩子初生的时候,小猫崽子一样,明明哭得很厉害,可哭声都是细细的,脸蛋憋的通红,当时他就还以为这个孩子养不活。

    这些时日,太子同他是生了些间隙,可这到底是他亲手养大的孩子,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哪里真舍得太子出什么岔子呢。

    皇帝中气十足的呵斥说:“呸,说什么丧气话,我比你大了二十五,你才多大,日子还有的磨,你就应该少胡思乱想,我看你这病就是瞎琢磨出来的!”

    陆戈没有出声,也没有反驳,一点戾气都没有,一脸乖巧的站着挨训。

    皇帝看着他的样子,原本心里憋着的气全消了。

    “行了,给太子上份茶,拿今年的银针白毫来。”

    皇帝极为爱茶,不过每年新茶就那么一点,他这样说,便是放软了身段,主动向太子示好。

    毕竟当爹妈的,就算是做错了,也绝对不会像孩子承认自己错了。

    “谢谢父皇……咳咳咳!”

    茶还没喝,陆戈就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她拿了帕子遮挡,结果帕子上一松开,眼尖的皇帝便看到帕子上一抹鲜红。

    陆戈当没事人似的,把这帕子叠了要收入宽大的袖摆中。

    还是皇帝伸手,直接把帕子夺过来:“让朕看看是什么。”

    许是太子身边的宫人准备的帕子上绣的红梅。

    皇帝自欺欺人的想着,下意识忽略了太子只爱那清幽兰花,不爱红梅。

    “父皇别看!”

    她不说还好,这么说了,分明是激起别人的逆反心理。

    陆戈话音落下,皇帝避开太子伸过来的手,一抖帕子一看,眼睛有如针扎。

    那洁白帕子上的鲜血把兰花都染成了血兰,看着格外触目惊心。

    “不是病好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

    “父皇,我……”

    陆戈眼睛一闭,身体直直倒了下去。

    在她摔下去之前,有宫人在底下做了肉垫给挡住了。

    皇帝的心绪立马就被调动了,扯着嗓子喊:“太医,宣太医,要是太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的脑袋就别要了!”

    太医很快赶到,来的还是之前去东宫的那一位。

    他战战兢兢的诊断说:“太子,太子这是中毒了!”

    他想到什么,脸色一变,谨慎的组织措辞:“这个,之前臣在东宫为太子诊脉,他并未中毒。”

    “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难道是有人在他这个宫中下了毒,想要他的命,皇帝顿觉后怕。

    “许是太子醒来之后,接触了什么有毒之物。”

    “来人,把东宫围起来,审,给朕严审!”

    皇帝这手出的及时,搜刮了一顿之后,还真让人在东宫里搜出一些要命的东西来。

    “太子后花园的那株兰草,上头染了毒,这毒对寻常人无碍,对病弱者却是大伤之物,尤其是太子殿下的身体羸弱,这兰草更是能……”

    那个字太忌讳,太医不敢轻易说出口。

    皇帝呵斥说:“能什么,说个话支支吾吾的!”

    太医的话如一道惊雷般吓人:“怕是能要了太子的命。”

    太子为了活下来,那么苦的药都肯吃,肯定不会自寻死路的,皇帝顺着线索找下去,发现这美丽的兰草正是出自他最近非常宠爱的心肝小美人兰妃送的。

    他的心肝小美人前些日子查出喜脉,有了龙胎。

    太子十六岁了,宫里才出了这么个喜讯。

    当时太子便意有所指,说怕是有人秽乱后宫,两父子为了这事情大吵一架,太子直接病倒。

    皇帝的脸色青了又白,他的确是期待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因为那是他还很能行的象征。

    可兰妃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道是男是女呢,他当然是更看重除了身体不好其他毛病都不大的太子。

    再说了,他宠爱兰妃,是因为兰妃长得和太子的生母,早死的皇后很相似。

    死去的人是完美的,托孤的元后是皇帝一辈子也无法从心中磨灭的白月光。

    “来让,把兰妃宫里围了,将兰妃打入冷宫。”

    孩子要是生下来,就把兰妃处置了吧。

    而在病榻之上,弱小无助的系统瑟瑟发抖抱住了自己的虚拟膝盖。

    作为一只崇尚真善美的新生系统,它觉得自己和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格格不入,系统的智商都不太够用了。

    【宿主怎么知道太子是被人下了毒】

    “你说被查出来的毒?那是孤出来的时候顺手放的。”

    对太子动手的人,毋庸置疑就是那个胆大包天兰妃小美人。

    因为在系统传送的剧情当中,兰美人与人私通,最后被皇帝逮着,还查出来皇帝再无诞生子嗣的可能,不然后面他好端端的,怎么会收养别人生的孩子。

    可是兰美人也不是傻子,在动手之后,就把证据给销毁了。

    新鲜的证据是她新添的,特地拿了去给皇帝看。

    在宫里,证据不重要,重要的是皇帝的心。

    心歪了,就直接掰回来就好,不然她怕养条狗,不注意就被人家的粮给毒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