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第1章 女扮男装太子(1)

书名:反派都为我痴狂(快穿) 作者:长乐思央

    “滋滋……”

    大暑刚过,连续旱了好几日,一只蝉叫,蝉鸣声便此起彼伏,爆炸一般的响应。

    但是没能够持续多久,这扰人的蝉鸣便没了声气,热得能融化人的酷夏,连知了都做了哑巴。

    和市井不一样,宫里的蝉是没机会打扰到主子们的,特别是那几位身份贵重的主子休息的时候,更是静谧的要命。

    太子东宫,偌大的宫殿,不要钱似的摆着冰盆,屋里凉爽,冰块化起来都要比别处更慢一些。

    “咚”

    层层叠叠的帷帐中摔出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来,大热的天,他愣是冒出来一背的冷汗。

    小太监两条麻杆细腿打着颤,一颗不大的心脏像是被塞在冰盆里,三伏天,冷得小米粒一般洁白的牙齿都克制不住咯吱作响。

    什么战乱、质子打仗之类的烦心事,不是他们操心的事情,要是太子死了,他们就都完了!

    帷帐本来就是用冰蚕丝织成的,看着一层又一层,握在手上却是空飘飘的轻盈。

    那手半截没在雪白的锦缎里,竟是显得凭空从锦缎里长出来的,肌肤通透,在光线下呈现半透明的样子。

    修长纤细的十指连着的地方是一条条青紫色的筋脉,这胳膊太细,血管都细的不得了,宫里的御医往上头扎针的时候,总是仔细了又仔细,怕一不小心就多戳出几个小洞来。

    太子没作声,但服侍惯了的人一眼就认出这是东宫之主的手。

    太……太子殿下这是诈尸了?不,太子殿下是福大命大,根本没死呢!

    那跌坐在地上的小童欣喜若狂,喊太医的喊太医,端水的端水,一时间寂静的东宫喧嚣起来,再次有了生气。

    在小童没有看到的地方,坐在床帏内的太子那张瓷白的脸面无表情,眼神更是毫无人类的温度,那双琉璃般通透的眼眸里飞速的闪动着一个个数字,那是庞大的数据流运行导致身体出现片刻卡顿的结果。

    【欢迎宿主进入任务世界,数据正在载入中,正在为宿主传输当前世界背景,当前剧本为《首辅大人心尖宠》】

    构成这个小世界的剧本是时下非常受追捧的甜宠文,男主庶子出身,是个爹不疼娘不爱,还要被当家主母坑害的小可怜。

    谁能想到,昔日任由人人欺凌的庶子摇身一变,成了朝堂一手遮天的权臣。

    这庶子是个心狠手辣的,一朝得势之后,便报复了昔日坑害他的所有人。

    书里的女主,便是当年庶子家中的三房嫡女,是个娇娇柔柔的姑娘。

    她为了让自己这辈子活得不要那么凄惨,便在小时候开始对着庶子好,然后不小心抱着抱着,这大腿便抱成了夫君。

    【这,就是当前世界原本的走向了,现在女主重生,已经和她那个俊美冷酷但是小时候备受欺凌的庶兄有了读者会嗷嗷叫好甜好刺激的初次对手戏】

    女主早年丧母,父亲又早早续弦,虽是正儿八经的嫡女,还有宠爱的祖母护着,可到底是个没娘的小可怜,在那偌大的宅院里,日子肯定过得不那么如意的。

    也正因为有着一样不那么完美的身世,她才能够和敏感多疑的男主走到一起,像是两只受伤的小兽,一起互相舔舐伤口,为彼此取暖。

    就着小太监的手饮下一口水,贴心的宫人往陆戈的身后塞了一个绸缎罩子,棉花内芯的圆形腰枕。

    太子因为身体不太好,性子十分古怪,甚至堪称的上暴戾,平日里不爱让人近身,这般金贵的太子,宫人平日里待他的态度,便是如同呵护一件传世的瓷器一般小心翼翼。

    可这一回,他们又觉得不太一样。

    慵懒躺在榻上的太子分明还是那般模样,久不见日,在阳光底下白到透明的肤色,眼窝深邃的桃花眼,高且挺俏的鼻梁和浅色的薄唇。

    太子本身容貌极盛,可他那令人畏惧的性子总回让人忽视他的貌美。

    对了,兴许是因为今日的太子,眼睛看起来比往日更通透清亮些,那随意垂在身侧的手,修长且交叉的腿。

    明明是很随意的姿势,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

    人的手就是该这么放的,脚也该那么摆。他们以往是畏惧居多,今儿个看了太子,却隐隐生出一个念头来:这可是太子,是国君唯一的子嗣,天下最好的东西就应该给这样金贵的人才是,即便太子的脾气坏了些,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仙人下凡这么辛苦,脾气坏点咋地了。

    望太子仙姿,东宫伺候的宫人突然就集体拔高了觉悟。

    有宫人看着,便不自觉的学起太子的姿势,以至于忘了太子是躺着,他是站着,差点脚绊了脚,好在太子没发现,其他宫人目光都在太子身上,他们赶紧缩手缩脚,羞红着脸当鹌鹑。

    背着药箱的太医走进殿门,和寻常一样恭恭敬敬的告礼。

    “还请您伸出手来。”

    太医见过的美人多了,在医者眼里,红颜枯骨,不过是一具皮囊罢了。

    只是太子是贵人,他的健康像是一条绳索,另外一头系着的是这些医者的性命。

    国君就这么一个宝贝皇子,太子要是没了性命,他们便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他们仍是小心翼翼的搭在太子的手臂上把脉,太医可能没发觉,他比平日的动作放得更轻柔一些,往日里佝偻的身子板也不自觉挺直,好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

    把脉结束,太医松了口气:“殿下身体大好,只要好好休息,定然无碍。”

    众人眼里闭目养神的太子正在意识海里和系统对话。

    接受了这具身体记忆的陆戈轻易便适应了现在的身份:“你是想要孤去把他们拆散?”

    她的身份是当今太子,虽然是个女扮男装的,可其他人不知道啊。能够得贵人的青眼,那便是祖坟冒烟的好事。

    哪怕是没有得到孩子,那也只能说明是这女子没有福气。只要陆戈开口,皇帝一道圣旨下去,女主家定然欢天喜地的把自家送上门来。

    【不是,拆人婚姻,天打雷劈,甜宠文最重要的就是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线了,我们的目标不是他们,是反派!】

    每本书都有男女主,也都会有那么一两个反派。

    有的不坏,就是偶尔膈应人,有的则是作天作地,蹦跶个没完,气得读者恨不得冲进书中和烦人的配角大战三百回合。

    系统用被定义为迷人男中音的Ai配音毫无感情的朗诵着原著中的台词

    【沈止:男,出身卑贱,父亲不详,母亲是昆仑奴,奴籍,年少时他差点被人打死,因为女主曾经施舍过的一个馒头,侥幸活了下来,因此女主就映入他的心中,成了他的白月光,但沈止本人性格有很大的缺陷,后来经常给男女主添堵,是好几次英雄救美,让女主转危为安的重要角色,也是让男主吃醋让读者嗷嗷叫的工具人男配,最后沈止为了保护女主,受了很严重的伤,从朝堂上退出】

    “所以?”

    【这是沈止原本的命运,但是他气运太强,挣脱了世界意识赋予的命运线,他不仅没有爱上女主,最后还造反了,颠覆了一整个王朝,男主是个文臣,然后就在乱世中和女主一起死了。】

    沈止在设定中,就是个疯狗设定,本身就不是正常人,所以世界命运线给了他一条绳子,让女主拴着。

    但是觉醒后的反派可不是一个馒头就敷衍的人,娇娇弱弱的女主好心给他一个馒头,能被这疯狗当场咬断细嫩的脖子。

    乱世风雨飘摇,死人是很常见的事情,甭管以前是做皇帝的,还是做奴才的,在屠刀面前,人人平等,男女主也不例外

    没什么波动的机械音终于有了情绪,它异常悲愤的控诉:

    【反派他觉醒就觉醒了,还搞个这么大的窟窿,反派可以换人做,可男女主都死了还怎么甜宠,小世界当然就崩了。请宿主一定要教导沈止向善,让反派做个好人吧】

    陆戈的身份,是一个能从上到下打击的背景板。

    她是当今皇帝唯一的太子,虽然当今皇帝是个昏君,这个朝堂也是条破船,可有继承人这么牵着,朝堂还不至于这么乱。

    等唯一的“儿子”死后,老皇帝便从八竿子打不着的宗亲中接了几个孩子过来。

    不是亲生的,他当然就没有那么上心,为了那个储君之位,文武百官是勾心斗角,。原本的男主就是因为辅佐了未来的上位者,有从龙之功,才一跃成为天下炙手可热的权臣。

    “你刚刚说,他颠覆了一个王朝?”

    【是的,沈止天生大将之才,极其善战,他带领麾下将士,直接冲进了朝都,把当时谋逆的几位皇子脑袋都砍了】

    血腥、暴力,搁在小说里就是被封禁的人,基本上涉及到沈止人生精彩片段地方都要一笔略写,否则会被封禁的那种。

    男主纵使有一张舌灿莲花的嘴,但在不听话的疯狗面前,那根本不起作用。

    “有点意思。”

    陆戈从榻上起来,小国上贡的琉璃镜里映出太子威仪。

    高挑俊美,五官是跨越性别的美丽,却不失英气。

    “替孤更衣。”

    要训狗,当然得先找狗才行,顺便在这之前,还要给狗准备个不错的窝。

    她这个女扮男装的太子,当前的日子可不算太好过。

    看着是尊贵无双,实则如履薄冰,群狼环伺。

    否则的话,原本的太子,生下来虽然身子骨羸弱了一些,怎么能年纪轻轻的,就死在睡梦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