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元希修真录 第444章 第444章 暗箭(二更)

书名:元希修真录 作者:溪之

    “还请两位道友祝我一臂之力。”陆元希最后还是用了最笨也最省力的那个办法, 找人把她拉上去。

    好在那被她带下来的绳子还没被她收走,正好让上面两个人把她拽上去。

    花费了一番功夫之后,可算是上来了。

    陆元希拿出两个小瓶子, 在木灵空间里装了瓶寒潭水, 然后把这两小瓶水递给蒲家兄妹两人。

    “这是……?”既然是井, 想必下面是有水的,蒲姓女修倒是不奇怪为什么陆元希会给他们两瓶水,只是好奇这是个什么水。

    她打开瓶塞想要倒一点在手上, 被陆元希给拦住了。“蒲道友且慢。”

    归墟水还是不要上手接触的为好。

    她先前敢进入水中是仗着有高阶避水珠护体,那可是六阶海兽身上产出的避水珠,相当于元婴期修士的元婴一样, 等阶非比寻常。

    蒲姓女修若是没有东西护体,接触到归墟水很容易被冻伤。

    “若我料想不错, 这应当是归墟之水,传闻东海尽头有仙山五座, 归墟就在东海尽头。岱舆山宗居于小岱舆之上,这口井水被如此珍而重之的保护起来,里面的水,应当便是传说中的归墟水。”所以这水还是不碰为妙。

    陆元希眨了眨眼,她并未将所有的都告诉这兄妹两人,但她如果什么也不说显然是不行的,这么被保护起来的一口井,要说里面什么都没有, 换了是她也不信啊。

    所以还是稍微坦诚一些。

    蒲家兄妹两人果然接受了她的这个说法, 感叹道。“原本以为归墟不过是个传说, 没想到岱舆山宗竟有归墟水储存在井中。”

    “不知井下是个怎样的世界?”蒲姓女修好奇的问道。

    陆元希想了想, 挑了可以说的跟她简单描绘了一下, 听到这兄妹两人连连称奇。

    两人倒没有嫌弃陆元希给的归墟水少,想也知道这种东西无比珍贵,就是水井之下也不一定有多少,他们二人基本没有出什么力,有得分就不错了。

    陆元希正是料准了这兄妹二人的秉性不差,才放心分给他们两瓶。

    反正她已经有了很多了。

    不知道寒潭水和她在归墟里接来的那些有没有什么差别,直觉告诉陆元希两者之间是有细微分别的,不过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既然钥匙已经拿到,虽然拿到的形式奇怪了点,但经过验证,还是能用的。

    陆元希伸手抚上了左耳的耳垂,白玉悬明塔在上面微微摇晃着,如果不说出来,任是水也看不出这是一件玄阶幻器,顶多认为是件外形奇特的装饰罢了。

    三人在建筑里转悠了一圈,发现除了那口水井之外并无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便从建筑里离开了。

    这里距离主殿的距离不算太远,考虑到洞府里层出不穷的阵法,大概再走上半个多时辰到一个时辰就能到了。

    路上,几人一边走着,一边闲聊着打发时间。

    蒲姓女修提起来之前陆元希突破屏障的那一幕,问道:“先前陆道友是怎么打开那屏障的?”这也是一路走过来,她发现陆元希不难相处,应该对她问问这些不介意才敢问出来。

    若是问题不合适,陆元希不回答就是,不会像有些修士那样直接对她生气。

    陆元希也确实不介意他们问道这个,坦然道:“不知道友进入这内门之前,可进去过云来阁?”她之所以能通过屏障便是因为在云来阁里她一口气用令牌接了许多任务,之前在屏障上五色丝络里飞出的白光,应当就是代表着其中一个任务。

    通过这些任务,很多内门的权限是直接对她开放的。

    而不完成这些任务也没有任何危害。

    陆元希挑选的时候是仔细看过的,选择的都是可完成也可不完成的那种。

    蒲姓女修闻言恍然,不过她不像陆元希一样所有任务都对她敞开,因此接取的任务有限,就算有心多接几个也接不了。

    陆元希之前在云来阁中的行为果真是未雨绸缪,接下来他们的经历足以说明,任何时候,做好准备是十分重要的。

    在经历了阵法和修士的多种障碍后,陆元希与蒲家兄妹二人联手,终于到了中心大殿之外。

    三人相视一笑,已经比一天前刚刚接触的时候有了些携手的默契。

    大殿的门是敞开的,三人正在往那边走去,然而……走到一半,陆元希忽然停下了脚步,也拦住了蒲家兄妹二人,说道。“等等。”

    蒲家兄妹不解其意,但出于对陆元希的信任,并未有异议,而是按照她所说,没有继续上前。

    陆元希眯起眼,看了看那敞开的门,意味深长道。“我们现在边上找个位置等一等。”

    “反正,现在肯定还没有很多人到这里。”她说的没错,距离大部分人进入岱舆山宗内门还有段时间,现在已经到了伏波天君洞府的人都不算很多。

    走到中心大殿的更是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是知道了钥匙和秘境第三重的人。

    陆元希同样认为,七把,不,另外六把钥匙在最先进入内门的人手中的可能性最大。

    但……她的神识朝着中心大殿扫去,堪比金丹期的神识在里面走了一圈,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陆元希再次眯了眯眼,唇角扬起了一点点弧度,似乎有些不明的意味。

    至少蒲家兄妹是没有太看懂的。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陆元希为何要拦下他们往里走的动作,且让他们再等一等了。

    陆元希与蒲家兄妹在一旁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角度又正好适合观察大殿和大殿的门口。

    而出于某种考虑,陆元希侧头问道:“你们手里可有隐身符?”如果没有的话,她手里还有不少存货。

    两兄妹连忙点头,知道陆元希问这话的意思,分别拿出几枚符箓,将符箓激发。

    瞬间,视野所见范围内,两人消失在了原地。

    陆元希用隐身符也是顺手的很,见两兄妹领悟了她的意思,便也取出隐身符,拍在了身上。

    中心大殿之外,三人的呼吸声微不可闻,就像是没有这三个人存在一样。

    陆元希并非是无的放矢,她的直觉一向准的惊人,在即将踏入那门之前,直觉开始疯狂预警,由不得她不警惕。

    但大殿中看上去没有别人存在……陆元希勾了勾唇,这并不意味着里面百分百没有人,隐匿自身存在的方法多了去了。

    让人的神识察觉不到自己也十分简单,很多灵器或者宝贝都有可能做到。

    就是用到的东西稍微珍贵了点。

    反正她觉得这里面怕是有什么猫腻等着他们呢。

    既如此,反倒是不如在殿外等上一等。

    三人换了三张隐身符了,再第四张隐身符快要失效的时候,终于有人踏足了这里。

    这是一个人。

    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筑基期男修,以陆元希的眼力不难看出此人是真的年轻,不是因为筑基早现在年纪很大的那种。

    她推测此人应当不超过三十岁,这样的年纪放在整个东洲都算得上少年天才了。

    这男修身穿一身浅银色长袍,身材偏瘦,走到了那中心大殿的门前。

    陆元希觉得,若她料想不错,此人的身上就有七枚钥匙之一。

    是打开秘境第三重的关键人物。

    那男修不知道有人在看着他,兀自往内殿走去,很快迈入大殿的门槛,往里探了探头。

    陆元希和一旁观察着的蒲姓兄妹都暗自摒住了呼吸,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他的动作。

    他刚刚迈过一只脚进入殿内,忽然身形一顿,猛地朝殿外也就是陆元希他们三人的方向看了过来。

    陆元希暗道不好,他们三人的目光太直白了,哪怕有隐身符的存在,这人的五感敏锐,还是察觉到了不对。

    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陆元希稍微收敛了一下目光,蒲姓兄妹两个亦是如此。

    那内殿莫非什么也没有?陆元希基本不会怀疑自己的直觉,毕竟她修练的是因果道,直觉比一般修士要准上许多。

    如果内殿没有问题的话,她危险的预感来自于哪里?出于对直觉的信任,陆元希按住边上的蒲家兄妹俩,继续等着那男修走出下一步。

    看了殿外似乎没有人的某处一眼,那男修瞬间收回了目光,另一只脚也朝着殿内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第三步的时候,异变突生。

    “刷”的一下,像是踏中了什么早就设好的机关陷阱,先是冷箭朝他射来,带着层层的寒意。

    那男修暗道不好,急急的躲开了。

    他虽然只有筑基期修为,但是见识不凡,闪避速度也不慢。

    立马躲开了暗处袭来的供给。

    陆元希在不远处用神识观察着,不由得感慨这男修的身法不凡,绝不是什么凡品。

    他的出身也定然不是散修出身。

    越是观察这男修的应对,陆元希越是如此肯定,甚至对方绝不是小家族小势力出身的人。

    这几种环境中生长出来的修士在应对危机的时候,反应速度,反应方式,下意识行为都是不一样的。

    就像是陆元希在斗法的时候也很难掩盖自己的宗门出身一样,每个人受到不同影响,斗法方式都是有着独特风格的。

    这男修究竟是谁?

    存着这个疑问,陆元希继续观察了下殿内。

    那冷箭之后,眼见着这攻击没成,暗处设下埋伏的人还有下一招。

    那男修也不是干站着挨打的人,自然也会反击。

    然而……陆元希神识俯视这这座大殿。

    忽然看到某处的几缕灵光。

    陆元希心头一动。

    论起来目前在大殿里的这两边,她与那男修的立场更为接近一些。

    要知道如果不是她察觉到不对,先跑到边上蹲住的话,这会儿被暗算的可就是她了。

    察觉到那男修不知不觉的被逼到了角落,陆元希暗道不好。

    那男修正在不自觉地被暗处之人算计着。

    到了角落之后,若那男修想要再一次反击,必定会往三点钟的方向跳。

    而那里......正是陆元希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

    那男修虽然也警惕着,但并没有防备到这点。

    只有陆元希因为是俯瞰的视角,才看得分明。

    若是在局中的话,便是陆元希也不确定自己躲得过去。

    这暗处之人手段好生阴险。

    不知道他是要一个个把所有在他之后踏入大殿的人都解决掉,还是要如何?

    陆元希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在此刻插手。

    或者......再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