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六十年代黑天鹅 第219章 处着难

书名:六十年代黑天鹅 作者:张大姑娘

    那房子呢, 伸伸其实自己本身没什么想法,因为很小,就一个单间,那时候条件不好呢, 也没怎么布置。

    就简单的添了点东西, 这东西最后也没带过去, 西爱家里那边都不缺。

    “还有你们单位啊, 分房子这次得有你的了吧。”

    “我年轻, 还分不到。”

    “你们单位的集资房,都是那基层的小楼房呢, 就在原来新华书店旧址那里,面积不大, 但是楼挺高的, 有六层呢,按着人头分的。”

    伸伸就笑了, 按着人头分,那他跟西爱吃亏,家里没小孩子, “那地方我知道, 就是家里嫂子之前在那工地上干来着,说是质量都很好了,单位一些人闲着没事就去盯着看呢。”

    单位建设自己职工的房子, 大家伙都上心呢, 名单都定下来差不多了,这房子排资论辈,该有的都有。

    伸伸觉得自己是排不上的,他才工作几年啊, 这孩子都还没有呢。

    刘江就顿了顿,“那房子后面啊,又建新房子了,我这边一直住的是宿舍,这次呢,能分一套,你看看跟西爱去住吧,不然有孩子了,你家里也住不开。”

    老住在娘家吧,不是那么一回儿事。

    怕人家亲家有意见。

    “不是的,住在那边方便,关起门来就是自己过日子的,家里爷爷奶奶也不管,大妈那边就只管着做饭洗衣服的,什么事情也不多说,西爱要是生小孩了,还得人照顾呢,我上班忙不过来。”

    就人家西爱家里那边没有什么意见,都挺好的。

    家里还有个阿姨。

    刘江就是说一嘴,“那房子啊,我到时候看看租出去看看吧。”

    “您就去住着,而且现在还早呢,真到了分的时候啊,再说呗,你这地方也小,还是宿舍,再说了单位分的房子不去住租出去也不好,给单位人知道了说闲话。”

    刘江呢,看着伸伸说的有条有理的,自己就在一边听着,就觉得呢,自己儿子,真的成人了,长大了。

    真好啊。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刘江疼儿子的心,就从来没有人说道什么,他喜欢儿子啊。

    伸伸看着家里收拾挺干净的,自己坐一会就走了,他每次来时间也不长,坐坐就走了,刘江身体还可以,一些事情还是自己办。

    “西爱说等着生完小孩了,带家里人都去体检去,主要是怕人年纪大了心血管不好,到时候再联系你吧。”

    “行。”

    伸伸走了,刘江就自己站在门口送出来,那些肉呢,他收拾起来,等着晚上给吃了。

    西爱就是说什么,说实话他都高兴,就没有不高兴的,能想着他,有这个心就够了。

    自己打电话问刘凤,“大姐啊,你家里的冰箱,什么牌子的啊,好用不好用?”

    “别提这个事情了,我说要日本的三洋的,人家那牌子好,结果你姐夫不要,他就非得不用,说是日本人做的他不能让,最后从香港那边买回来的,八百块钱呢。”

    全部是托人买回来的。

    八百。

    刘江想了想,刘凤就眼巴巴的问,“你要买啊,我给你买个吧。”

    她这人呢,心疼弟弟,早些年的时候因为刘江吃了不少苦,按理说是成仇人了,不咸不淡的。

    可是这后来不是平反了,不是也多亏了在口外那边藏着掖着的,才有有一份安稳日子过的呢,不然的话,就姑父那种脾气的,早晚得出事儿,他是领兵打仗的人,得罪了不少人。

    早早的下来也好,最起码有个齐全呢。

    “不是我买,我就问问,刚伸伸啊给送羊肉呢,一大盆,连汤带水的,还带了两瓶子好酒,惦记着我呢,我一顿吃不完,到明儿就坏了。”

    “这不就想着,给伸伸买个冰箱呢。”

    刘凤呲牙吸了口凉气,你说说这什么逻辑,你吃肉吃不完,给伸伸买什么冰箱啊?

    你钱多啊你?

    刘江工资一个月60。

    平反以后补了部分工资,一次性给齐了一千多块钱。

    这什么水平,在北京这地儿,六十块能养三口之家了。

    属于中等水平了。

    “你要有钱,多买几个苹果吃,那苹果才几三四毛一斤,你回回吃烂的,坑坑疤疤的。”

    挂了电话,刘凤就气,“你说大米一毛二一斤,舍不得吃,自己整天弄点玉米面子吃窝头,天天吃两份钱一斤的大白菜,那猪肉一次吃个够不也才一块钱,一个月能吃几斤啊?”

    她去看过刘江一次,也经常通话,刘江一个人,真的就是糊弄着过得,你说吃饭就是白菜豆腐的,然后配着窝头咸菜丝的。

    你工资也不低,你过那么节省干什么,“现在你节省,人家年轻人大鱼大肉的吃的多,自己赚工资,还得他补贴对不对?”

    姑父就不爱听这样的话,“节俭跟你说的不是一回事儿,人也没饿着,吃窝头挺好的,我们家也不是吃窝头呢,谁家天天吃白面的,你要我吃白面,吃大鱼大肉的,我还不消化呢。”

    年纪大了,吃什么都不重要了,你吃点精细的,是真的消化不了的,年轻的时候什么肉没吃过啊?

    年纪大了更不图这一口了,所以别怪年轻人爱吃肉,爱吃东西,能吃就是福气。

    刘凤呢,说这么多,其实就是看不惯西爱,还是那样子的,看不惯西爱,那伸伸结婚了,她就再也没去过,有事情就是喊伸伸来。

    她病了或者家里有什么事情,就喊着伸伸来这边帮忙的,西爱一句话也不多说。

    想了想,她也想伸伸那孩子了,“你这周末来不来?我买了牛肉呢,卤牛肉给你吃,你不是也爱吃。”

    “我不一定,周末可能有事儿。”

    刘凤就不高兴了,“你愿意回来就回来,不愿意就不回来呗。”

    那语气就是拿着这里当消遣一样的,你说伸伸这火气大的,“我们单位主任跟我说了,这周末有可能开会,到时候我还得写会议纪要跟报道,我又不是有空不回去。”

    去的次数也不少,真的。

    一个月差不多一次,去了就是周末去。

    然后刘凤就有点叽歪,她年纪大了,一直脾气都很大,直爽是直爽,可是呢,太强势了,“你不就是这样,养大你这么多年,翅膀也硬了,小时候我抱着一口一口喂大的,不是吃空气大的。”

    就说这些话,她这脾气其实很讨人厌的,年轻叫直爽,年纪大了还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话,就特别的不招人喜欢,活儿你是干了,你也付出最多的,但是你话一说,大家彼此什么感情也淡淡的。

    尤其是近些年,她年纪大,大家都让她,又身体时不时的不舒服,都小心翼翼的跟她说话儿,儿子们都不敢吭声说话,来家里就是沉默,然后她一个人说,不然就吵架。

    人家儿媳妇回来,也是笑呵呵的,捧着说呗,一年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一次呢。

    姑父呢,是不在家,他天天饭点才回来,出去转圈呢,看蜜蜂看林场什么的,跟下面人说说话,心思也不在家里,就姑姑一个人操持着,包括跟一些人关系联系什么的,人情往来,都是姑姑的。

    姑姑就觉得自己做的倍儿棒。

    俩人就吵架,吵完挂电话。

    都挺来气的。

    刘凤是气不来。

    伸伸呢,是觉得不讲道理,说事情就说事情,扯七扯八的。

    一肚子气。

    西爱看着了,她不说话,自己吃橘子呢,夏天的第一筐橘子,一打开,那个味道就出来了,真的是好吃啊。

    剥完一个,然后张开嘴,直接就吃,恨不得嘴巴能跟那橘子一样大。

    “我姑姑又生气了——”

    刚开始说,还没说完,西爱就起来了,“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我就走了,不是很想听。”

    伸伸一下子就给气笑了,“不行,你必须得听。”

    他能找谁说啊?

    不就找西爱吐槽一下呢。

    西爱才不愿意搭理呢,她就发现这人呢,怎么就这么矫情呢,看够够的。

    听伸伸说完了,然后就翘着脚,“然后呢,不是我说,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大气性,背不住就过去了,所以啊,你得好好当你的孝子贤孙呗。”

    太了解了。

    就他这样脾气,还能怎么样?

    你能扔着那么大年纪的人不管,今天你不搭理她,明天她就能给气的住院,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的,非常积极。

    所以她就撂脸子了,“以后甭跟我说,跟我没关系,远远儿的,也告诉她了,我没吃她家里米,没喝她家里水,以后啊,甭挑我刺儿,不配。”

    惯得你。

    我要是靠着你,我还得哄着你。

    我又不靠着你过活,我还看你脸色,就因为我嫁给你侄子啊?

    你咋那么美呢?

    就觉得现在男的家里心态不好,“我越说越来气,你们这些男的怎么想的呢?”

    “觉得嫁给你们了,结婚了,就得供着公公婆婆家里长辈是不是?你们家是给人家女孩养大的呢还是怎么着?人家亲生爹妈不管,天天看你们脸色,敬奉你们啊?能不能有点脑子啊,是我脑子不好使,还是她脑子不好使?”

    不吐不快。

    赶紧滚,看一眼都生气。

    “你看你,又没要你做什么,你生气,我以后就不跟你说了,她也没说你这次,反正我也看出来了,你们就少接触,人家不是说了,自古以来就是婆媳不和。”

    然后叹口气,“大概女的就是事情多。”

    西爱这脾气啊,真够呛,人家就说这么一句,还不是针对她的,还是对着伸伸的,她就这样叽哩哇啦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她对刘凤也是意见不小,只不过不说罢了,还是没关系。 m.w.com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