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在年代文中积极进取 088(“我最近弄的‘红星番薯’...)

书名:在年代文中积极进取 作者:素昧平生v

  上沟村的村民们是第一次看到苏叶。他们想见苏叶很久了, 全村人都知道苏叶这个人,大家等着下锅的米粮是她筹钱买的,村里盖小学也是她提议的, 她还从城里寄了书给村里的孩子。要是没有她,村里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怎么能不让人感激她?


  为了迎接苏叶的到来, 上沟村的村民准备了许久。包括盖了新的知青宿舍,会计干部商量拨钱买生活物品,以及今天一大早蒸馒头、熬茶水。


  书记背着一袋红薯到县里兑了许久才换来了三斤精细粮,只为了蒸顿馒头。虽然村里不缺粮食吃, 可是精细粮却是没有的。


  一大清早, 很多村民就蹲在村口翘着脖子等着苏叶的到来。村里很多干部都见过苏叶, 把她传得神乎其神。说什么她生得很和善, 虽然是高级知识分子却一点架子也没有。她是今年的高考状元, 为了来村里放弃了念全国顶顶好的大学的机会。


  只见汽车缓缓停下, 打头的一个年轻女人走了下来,她皮肤白净, 脸蛋圆圆的,一双黑眸精神奕奕, 漂亮得好像山里的葡萄。


  村里人确实生生吃了一惊, 没想到这位苏老师长得这么俊,俊得让人眼前一亮,俨然时髦的城市女郎。


  村民们热情地一拥而上,帮苏叶和她的学生拿行李。


  学生们来到上沟村第一顿饭便是一只白馒头,足足有两个成□□头大。这顿精细粮吃得大伙眼睛一闪一闪的, 一边喝茶一边啃馒头。


  马书记热情地请苏叶到家里吃饭, 苏叶婉拒了,跟着大伙一块吃馒头。


  吃完午饭后, 苏叶在马根生的带领下游览了小学、篮球场、茶园、大队支部办公室。马根生热情地跟苏叶介绍说:“孩子们听说苏老师来上课,今年秋天报名新入学的就有三十个,隔壁村子也来了十来个。”


  上沟小学坐落在半山腰,苏叶站在山腰俯视整个村子。村子的稻田已经收割完了谷子,一眼望下去就像田野就像一条褐色的纽带。


  苏叶看到村里辽阔的土地,问马根生:“村子里有闲余的土地吗?”


  马根生没料到苏叶会这么关心他们的粮食问题,他骄傲地挺起胸膛,十分积极地说:“眼下闹饥荒,粮食是有多少种多少,抢着种还来不及,我怎么会让地空着,那不是白白浪费掉吗?苏老师你放心,今年我保准让大伙卖劲干活,明年咱们村肯定不会再闹饥荒!”


  马队长着实误会苏叶了。苏叶想给阮儒良找一片试验田,没有大面积的试验田哪里来的研究?阮儒良上周写信告诉苏叶,他近来想研究红薯。


  虽然苏叶也很怀疑这个阮大佬是不是真的大佬,好像方向有些偏了,但是他想研究红薯苏叶当然是举双手赞同。苏叶得帮助他落实实验田的问题。


  马根生带他们参观完了小学,又带一伙人去果园摘果子。他在信里写的完全没错,上沟村确实是块宝地,茶水甜、水果也甜。村子里的耕地少山地多。适合种植茶叶、水果等经济作物。


  一行年轻人钻进果园跟鸟儿钻进森林里似的,快乐得不得了。


  左手摘一只李子、右手掏一枚桃子,吃得满嘴生津。村民们见了也不呵斥他们,客气得不得了。


  马根生请苏叶去摘水果吃,苏叶摇了摇头,笑吟吟地从兜里掏出了十块说:“他们吃的果子钱算在我账上。今天他们累得够呛,让他们吃点好的。”


  马根生哪里能要她的钱,且不说苏叶帮他们赚了六千多的茶叶钱,再说这些果子贱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他正跟苏叶生气,气她如此见外。


  有村民跑来通知苏叶,“苏老师,你爱人来了,正在村口等你咧!”


  顾向前来了?苏叶吃惊地抬头回望过去,摘了几只蜜桃便匆匆地去了村口。


  她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黑色小轿车安安静静地停在村口,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车旁边。


  村里人哪里见过这么气派的大家伙,一辆自行车都能让人艳羡不已,何况小轿车这么高级的东西。山沟沟里的人见到小轿车,跟见到火箭没啥差别。大伙看向苏叶的眼神俨然不一样了。


  没想到从城里来的苏老师家里那么阔绰。


  苏叶以为顾向前仍生她的气,没想到他却特意跑来了乡下。她高兴地打开车门钻进去一看,车上装满了东西,两床被子,她的衣服、鞋子,满满几袋的富强粉、大米,奶粉、麦乳精,一袋鼓胀胀的水果糖。


  “这么多东西?”苏叶吃惊地咋舌,这是把家里都搬空了吧?


  顾向前侧过脸说:“山里气温低入秋会变得很冷,早点盖冬被好保暖,我过几天就要出发去京城,以后不常在家,这次顺道把这些东西给你带来。”


  苏叶就是嫌麻烦才不带这么多行李上路的,粮食奶粉零嘴这些统统不带,被子等过冬再去县城里买。


  她没想到顾向前这么贴心,一时之间心窝子暖暖的。她用力地亲了他一口,“你真好,谢谢你,向前!”


  村里的路太泥泞、狭窄,车子开不到知青宿舍,顾向前帮着苏叶把东西一股脑地背到了宿舍。一床冬被一套床单,一袋衣物,一箱书籍,以及苏叶的收音机、热水壶。


  苏叶的东西多且重,但顾向前背着如履平地一般,步伐轻松。兼之人长得高挺,穿着一身松枝绿,衣服整齐熨帖,勾勒出一副完美的身材。整个人神采飞扬,英俊挺拔得犹如一株小白杨。


  村里的姑娘哪里接触过这样美好的男人,远远一看两颊飞上红霞。然而事后打听,村口的人都说那是苏老师的丈夫,芳心全都碎了一地。


  顾向前打量了一下她的住宿环境,还算不错,没有想象中的糟糕。他帮苏叶整理好房间后,从车上取出了两只饭盒。饭盒里盛着美味的菜肴,有杨师傅做的灌汤包子、糖醋排骨,还有一罐骨头汤。


  “特意让杨师傅做的,你吃点。”


  苏叶看到杨师傅做的饭菜,幸福简直攀上了顶点。她捧着饭盒卖劲地啃了起来,“太好吃了,杨师傅的饭菜估计以后想吃都难了。”


  顾向前凉凉地说:“这怪谁?”


  苏叶自知还是闭嘴为好,“怪我怪我。”


  顾向前从行李里掏出一条烟往村支部办公室走去,看那个架势是要去和村里的干部谈谈话。


  她有些哭笑不得,忙拉住他不让他去,“够啦向前,你也太小瞧我了!我带你去喝点这儿正宗的茶水。”


  只见苏叶从宿舍里掏出一饼茶,开水点了三次茶,缕缕雾气腾起,茶水清澈香甜至极,比在家里喝到的茶更香更甜。


  喝完茶后顾向前便要回去了。


  离开之前,他叮嘱道:“如果你吃不了苦头,不要勉强自己。等我到那边安顿好给你拍电报,上面会有我的新的联系方式,你每星期去一次县里给我打个电话。另外车我准备留给你,方便你出行。每个月给你汇特供的汽油券。”


  这么好?苏叶差点被顾向前感动得两眼泪汪汪,有辆车确实会方便很多。


  顾向前停顿片刻,问苏叶:“现在会开车了吗,我以前教过你怎么开车,你在村口的空地自己多练练。”


  那必须得会,苏叶可是有五年驾龄的人。这个年代的交通工具大多还是自行车、人力三轮车,街上根本见不着几辆汽车。驾驶证是汽车普及之后才诞生的,这回开汽车的人都是学会了直接上手开到马路。


  ……


  太阳落山,学生们吃得饱饱的、玩得筋疲力尽地回到知青点,心中疑惑越来越大。


  李明惬意地捂着圆滚滚的肚皮说:“这个村的人还挺客气的,刚来就给馒头吃,根本不像火车上那些知青说的那样。”


  这些话要是让隔壁住破茅屋的知青听了保准得气得半死,上沟村的人客气?怕不是没听说过穷山恶水多刁民这句话。


  这次跟着苏叶来的知青一共12名,其中只有刘刚一个曾经来过上沟村,刘刚便成了知青点炙手可热的人物。


  刘刚跟倒豆子似的说了情况,“人家的客气可不是对着你们的。你们是不知道,咱们苏老师对这个村子有恩。村子的买粮食的钱是她周转来的,人家是看在咱们是苏老师的面子上才这样,咱们不要给她丢脸抹黑!”


  “明天干活的时候得仔细点,卖点劲懂不?”


  ……


  次日。


  苏叶驱车驶向农业技术学校,车子呼啦地从村头开出去,看傻了一群农民。他们新奇地看着城里来的苏老师开着昂贵的小轿车怎么眨眼间消失不见的。


  农民们啧啧称奇,“这个苏老师是个大人物啊!”


  另一个说:“这么厉害的人咋的来了咱们村?”


  一小时后苏叶来到了学校,找到了阮儒良。此时的他刚刚下课,手上还带着泥巴,他看到苏叶来了之后高兴地招了招手。


  他兴致勃勃地端着一盘绿油油的苗递给苏叶。


  苏叶疑惑地接过来,盯着这盘绿苗问:“这是什么?”


  阮儒良兴致勃勃地说:“我最近弄的‘红星番薯’,预计实现亩产两万斤。”


  苏叶听了手一抖差点想摔盘而走,她端着盘子沉默地看向阮儒良,这个真的是她想找的大佬吗?这句话听起来活脱脱一个骗子。


  直到苏叶那个年代才实现了红薯亩产万斤,阮儒良的亩产两万斤听起来就像一个笑话。但杂交水稻的研究确实是从发现单性不育株开始,只有阮儒良注意到了这件事。


  苏叶试图再拯救拯救,“阮老师可以试一试水稻,红薯哪有大米饭好吃,大米才是我们的主食。水稻的产量如果能提高,人人都有大米饭吃,这不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吗?”


  阮儒良扶了扶眼镜,有些惭愧地接回盘子,“惭愧惭愧,我没有研究过水稻、不了解水稻。我上次可能误导苏老师了,水稻要实现提高产量很难很难,它很娇气,有很多遗传病。怎么……苏老师不相信我的红薯?”


  他生气地夺回了苏叶手里的那盘苗,固执地说:“年轻人不要这么不切实际。现在吃饱饭才是根本问题,目前红薯产量是最大的,天南海北都可以种,耐干旱耐盐碱,苏老师不要小瞧了它。”


  阮儒良毕竟还是指望着从苏叶那拿到一块试验田,撂下狠话也是轻飘飘的。生怕苏叶不信任他,阮儒良解释道:“万斤是长远的目标,去年我培育过‘红星番薯’,在三分的自留地种过,产量可以达到六千斤。但是今年春天再种下去,它的子代又不具备父代高产的特性。”


  “我想弄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如果试验顺利七、八千斤的产量不成问题。我始终认为番薯产量可以达到万斤……”


  苏叶哪里敢小瞧它,这可是亩产万斤的红薯。她已经在思考自己研究杂交水稻的可能性。


  阮儒良这么一解释,苏叶勉强相信阮儒良是靠谱的,凭直播间平时那抠门劲儿,批改一星期的作业只能换一斤大米,怎么会忽然大方地白送六百斤粮食?


  【直播间提示主播不要揣测关键信息,容易误导自己】直播间弹出了高亮的提醒信息。


  弹幕纷纷讨论起来:【对的主播,说不定打赏的机缘是你去乡下拯救了学生呢?】


  【我觉得打赏是赞成苏老师下乡的行为,不一定是对阮儒良研究水稻的肯定】


  【人家有在动脑筋的好吧,我赞同苏老师的想法,压阮儒良一票】


  【苏老师自己研究杂交水稻来得更快一点?毕竟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啊】


  苏叶看见阮儒良紧张的表情,笑眯眯地说道:“我现在已经插队在上沟村生产大队,正在和大队长沟通,给你提供两亩田做实验田,还给你找了十来个学生做助手。”


  阮儒良脸上恢复喜色,“现在正好是套种夏薯的时节,周末就可以去村里看试验田!十个助手太多啦,苏老师”


  他心里想的却是一共两亩田,十个学生也不嫌多!这些学生可以精心伺候这块土地,每天给他记录数据,刮大风就跑去田里看看、下了暴雨也记上一记,这回保准弄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