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锦衣玉令 第386章 把她的心思看穿

书名:锦衣玉令 作者:姒锦

  时雍正在胡思乱想,闻言啊一声,与他对视片刻这才反应过来,摇头失笑。

  “除夕还往外跑,我娘会打断我的腿。”

  赵胤抿唇不语。

  沉默片刻,炭火噼啪一声。

  时雍理了理他的领口,又上下拍了拍,规整了,这才松口气。

  “大人坐下吧,我为你针灸完就得赶回去,我娘说让我回去包饺子。”

  赵胤低头看她片刻,眼神有些奇怪。

  片刻,等时雍坐下拿起了银针,他才懒洋洋坐在她面前,神情平静地道:“你和刘氏关系如何?”

  刘氏?

  时雍问:“你说刘大娘?”

  “嗯。”

  “算我半个师父吧。”

  赵胤又嗯一声,时雍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什么,或是知道了王氏要盘刘大娘家的店面。再一想,大都督位高权重,总不会对这等芝麻小的事情在意的。

  “大人问这个做什么?”

  赵胤迟疑,不答反问:“刘氏此人,你如何看?”

  时雍想了想,摇头:“实说,为人不怎么样。心眼小,爱计较,喜欢占人便宜……不过,她一大家子全靠她一个人撑起。妇道人家,也是无奈。”

  “嗯。”赵胤点点头。

  时雍诧异地望他,“大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难道她出事,不是意外?”

  赵胤道:“据我查实,刘氏出事前,突然得了一大笔银子。”

  时雍微微一怔,古怪地看着他,“大人为何要查刘大娘。”

  锦衣卫探子虽多,但也是有选择性的盯梢,要是像刘大娘这样的稳婆也要盯着,那就太浪费人力物力了,锦衣卫得需多么庞大的人员和机构才能消化那么多信息?

  时雍蹙眉,疑惑地看着他,摇头。

  赵胤盯着她的双眼,平静的脸上许久才生出一丝波澜,“魏州是刘氏的远房侄子。”

  这事时雍以前就听刘大娘说过,还知道她因此得了许久锦衣卫的差事。

  就连她刚重生归来那一夜,为什么会去诏狱为自己殓尸,也是因为魏州到顺天府衙门——找不到刘大娘,于是找了她的徒弟。

  认真说来,她踏上诏狱去殓尸,再碰到赵胤,以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是由那天开始。

  “大人怀疑刘大娘出事,与魏州有关?”

  赵胤没有说话,脸色有些复杂。在他的下属里,魏州与他是比较亲近的下属,还是他亲自提拔的北镇抚使,若是否定魏州,便是否定他自己,时雍知道他没有那么轻易说服自己。

  “不。”

  果然,赵胤目光暗了下来。

  “与魏州相关,不一定与魏州有关。”

  “有何区别?”

  看她双眼露出疑惑,满脸匪夷所思的样子,娇憨俏丽,绵软乖巧……赵胤冷不丁伸手,在她脸颊捏了一把,目光里闪过的一道幽芒。

  “刘氏赚的是什么钱,你比我清楚。近些时日,除了阮娇娇,本座没有查到旁人有小产落胎之事。”

  阮娇娇?

  时雍恍然大悟。

  早该想到的,哪有那么巧合,陈红玉轻轻踹她一下就血崩小产?

  肯定有诈!

  奈何刘大娘废了,按王氏的说法,就是个活死人,躺床上吃喝拉撒都要靠人伺候,哪里还能说得出来什么?

  越来越多的事情,指向了赵焕,时雍内心不免有些心浮气躁。

  她与赵焕认识的时候,为何从来没有发现他有如此狼子野心,歹毒心思?

  果然死得不冤!

  不过,这些只是他们的猜测,事关重大,涉及大晏王爷,没有确凿证据前,这些话也仅限于他二人之间说说,再不敢为外人道也。

  时雍道:“不知陈萧何时能吐口,也不知何时能还谢大哥一个清白。”

  过年了还蹲大狱,滋味想必不好受。即便诏狱里无人会对谢放无礼,但年关上,孤独寂寞也是熬人。

  而陈萧这人……

  打不得、骂不得,更不可能刑讯逼供。除非他自己愿意说,旁人拿他奈何?

  时雍开始为赵胤感觉到头痛了。

  “算了,不想那许多,大人好好过年,朝廷都休沐了,再如何也要等年过完再来处理。”

  “嗯。”

  赵胤的声音很低,或者说,有点低落,时雍拿着银针一抬头,便撞上了他深幽的双眼。

  他在看她,

  专注,认真,仿佛要把她整个人装入他眼中的深潭,又仿佛是要把她的心思看穿。

  “大人,我脸上有东西吗?”

  时雍用肩膀蹭了蹭脸,赵胤的掌心便抚了过来,冰冷地贴在她的脸上,视线渐渐深邃,薄唇微动,声音低沉。

  “本座不喜过年。”

  呃!

  时雍道:“你爹不回京吗?”

  “不知。”赵胤眼皮慢慢垂下,仿佛流露的情绪仿佛被他收了回去,慵懒地躺下去,声音低低地叹。

  “……过年。”

  他声音太小,时雍就坐他面前,也只是依稀听到了这两个字,她察觉赵胤有点落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没有再说。

  针灸完离开无乩馆前,赵胤让人搬了许多年货到予安的车上,说是自己的心意,让时雍带回去。

  赵胤也将他送到了门口。

  于是,恰好碰上骑马而来的来桑。

  二皇子今日特意捯饬了一番,收拾得精神利索,无为先生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后面,一脸凝重。

  来桑热情得仿佛一团火,人还没有走近,就大大方方给了时雍和赵胤一个露齿的大笑,然后打马飞奔而来。

  “阿拾,我们何时出发?”

  赵胤皱眉看他,眼眸冰冷。

  时雍愣了愣,这才想起之前答应的,要让来桑到家里过年的事情。

  她家里人多,不在乎多双筷子,但看到赵胤这样的表情,心里头惊觉不妙,硬着头皮笑了笑,“马上就走。”

  说罢,他掉头看了赵胤一眼。

  “我娘包饺子,大人若是无事,明儿也来我家吃饺子吧?”

  哼!

  时雍听到他浅浅淡淡的哼声。

  “不必。”

  来桑似乎压根儿没有体会到他二人间的暗流涌动,哈哈大笑一声,又朝赵胤抱拳拱手。

  “小王提前祝大都督,欢多情未及,赏至莫停杯。大吉大利!”

  时雍差点笑出声。

  “二皇子诗词都会读了呢。”

  “我老会了。”来桑有点骄傲,摆了摆头,“走吧。”

  予安执鞭坐好,将马车调了过来,时雍撩开帘子,回头望一眼风雪下衣衫袂袂翻飞的赵胤,斗篷的帽子往头上一盖。

  “大人,年后见。”

  赵胤一只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随意摆了摆,转头入府。

  “驾!”

  “驾!”

  “驭————”

  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让无乩馆门口的画面定格了半晌。

  稍顷,一个修长的人影便冲了过来,拉着马缰绳在府门前停下。

  “阿胤哥——”

  来人穿着宫中侍卫装,声音十分熟悉,时雍琢磨一下这才发现是小丙。

  这些日子不见,他又长高了不少。

  时雍没有急着走,赵胤也从迈过的门槛退了回来。

  “何事如此慌张?”

  时雍心里也是一抖,“可是太子爷有什么事?”

  小丙喘着气,咽了咽唾沫,重重点头,“太子爷发热三日有余,这烧降不下来,人都糊涂了,一直嚷嚷着要见阿胤叔,还有……”

  他捕捉到时雍的身影。

  “还有阿拾。”

  小孩子是很容易生病的,尤其这个季节,赵云圳爱玩爱闹,练完功夫出得一身汗,又不肯好好穿衣服,冷风一吹,不生病才怪。

  时雍吩咐予安把东西带回宋家胡同,并向老娘说明真相,予安点头同意了,来桑却傻眼了。

  “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上哪儿过年去?”

  时雍有点头痛,瞧了予安一眼。

  “你把二皇子也捎上。”

  来桑张大嘴巴,轻轻啊一声,看了看赵胤,“我能随你们入宫吗?我和那个赵云圳……你们的太子爷,感情尚可,他生病,小王本该去探望……”

  感情尚可?

  大眼瞪小眼也叫尚可?

  更何况,大晏皇宫,一个异邦皇子怎能想去就去?

  赵胤的马车很快驶了出来,他上了马车,看时雍一眼。

  “上来!”

  时雍嗯了一声,抱歉地看向来桑,“二皇子快去,我娘做的饭菜,不会教你失望的。你多多送礼,她便会开心了,把你当亲儿子。”

  来桑:……

  他有亲娘,只想要新娘,不想要娘啊。

  ------题外话------

  大人想去阿拾家过年,还是想阿拾留下来过年,逗直说嘛,愣是恼火得很哦~~~

  PS:明天见,姐妹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