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这膝盖我收下了! 161、161

书名:这膝盖我收下了! 作者:江山沧澜

    国王已经离开,江白奇还僵站在原地,听到宋雎窈的声音,才猛地回神,灰色的猫眼里茫然了一瞬,娇软地应了一声,大步绕到楼房前面,爬上四楼,拐进走廊,疯狂挠门。

    宋雎窈把门打开,一只丑萌的猫扑进来,她弯腰把它抱起来,用探究的目光盯着它灰色的大眼睛。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咪\咪\阅\读\a\p\p\\\i\\i\r\e\a\d\\c\o\】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是奇奇吗?”她产生了一个荒谬的想法,如果国王不是江白奇,那这只猫,会不会是江白奇?节目组大费周章找到一只流浪猫的照片,来给她增添现实中的细节,让她以为这确实是现实世界,实在是有点太大费周章了。给凌家元导演制作这个剧本的时间太短,他们不可能把时间放在一只猫身上。

    那么,很有可能这不是节目组设计的,而是自己冒出来的。自己冒出来的,除了江白奇,不会有别人了吧?虽然它是母猫这一点一直让她耿耿于怀,而且为什么江白奇会变成她现实中养过的猫的样子,她也还没有想到答案。

    然而猫像是没有听懂,只想往宋雎窈怀里钻,亲亲又舔舔。

    这就像是一种本能。它本能的想要靠近她,想要和她在一起,哪怕它忘了自己是谁。

    “是奇奇吗?”宋雎窈又问了它几次,可是猫都没有做出特别的反应。

    宋雎窈微微拧起眉头,所以,并不是吗?

    ……

    短暂的暑假很快过去了,宋雎窈重回学校,因为成绩过于惊人,因此成功转了一个专业,也换了一个导师,远离了夜兰。夜兰倒也没有说什么,她似乎还没有从木家这棵大树说倒就倒的恐怖里回过神来,她跟木海的母亲相熟,并且那是她的底气,底气没了,整个人就都没有之前那么神气了,没敢追究宋雎窈把她拉黑的事。

    与此同时,学校还有了一位新的风云人物,那就是向燕宁。

    “那向燕宁,以前也没见有什么出挑的地方,怎么眨眼就变了个人呢?”

    “可不是嘛,也没听说有什么创作才华……”

    “别酸了,说得好像你们很了解人家一样,人家就是高人深藏不露不行?”

    “之前不也出现抄袭传闻嘛……”

    “后来不是说误会一场?双方不仅和解了,而且还成了相见恨晚的知己好友?好多人站他们cp呢!”

    “但误会也没说是什么误会啊……”

    “……”

    跟向燕宁和宋雎窈同宿舍的殷纯学姐,自然更觉得不对劲,跟宋雎窈嘀嘀咕咕,甚至怀疑向燕宁鬼上身了,但是也没有什么证据。

    大概只有观众和宋雎窈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宋雎窈和国王走感情线的时候,另外两个直播间里的人,在兢兢业业走着事业线。努力依靠着自己脑子里“未来”的信息,争夺名利。

    还记得的会涨的股票都买了,但因为脑子里的知识不多,能记住的东西也不多,最后只剩下最浅显的东西,那就是那些爆火的综艺节目、电视剧、歌曲之流。于是两人抄着抄着,难免就撞上了,两人不想把事情闹大,最后自然只能化干戈为玉帛了。

    宋雎窈作为第三个重生者,对此并没有丝毫眼热,埋头做自己的事,神色平静。

    回到宿舍时,看到宿舍里外都格外热闹,里面塞满了人,她的床上都被人坐了,门口都还站着好几个,像是不好意思进去,就站在门口听的。

    “不好意思,让一下。”宋雎窈说。声音太温柔了,没有人听到。

    “喂,都让开,干什么呢?挡在别人的宿舍门口!”殷纯喊起来。挡路的人终于听到声音,连忙让路了。

    走进屋内,只见向燕宁被包围着,她一改以前规规矩矩的打扮风格,变得格外时髦和妖娆,看向宋雎窈时,眼睛里闪过别样的色彩,涂着鲜红色口红的嘴巴咧开,露出笑容来。

    “我们也就两个月没见而已,怎么有种好久没见的感觉呢?”她说。目光扫过宋雎窈的颈项,没有看到那枚刺目的契约之血。

    “可不是嘛,才那么点时间,有人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搞得我都差点儿认不得了。”殷纯说。

    向燕宁看了殷纯一眼,心道这就是个蠢货,懒得理会,又笑眯眯地看向宋雎窈。

    “雎窈啊,你外形那么好,想不想进娱乐圈啊?我认识很有名的娱乐圈公司老板,你想不想进去试试?”

    “不了。”宋雎窈说。

    “不什么不啊,你宁愿给富贵人家当佣人,也不想多吃点苦头,凭努力赚钱吗?”向燕宁义正言辞。却把意思都表达清楚了,一是暗指宋雎窈居心不轨,想要通过这种工作攀上有钱人,二是想要炫耀自己的能力,这里围着她的都是艺术学院里的,都想要成为大明星。

    她不知道宋雎窈去王宫里当过女仆,但隐约又有听到某些人说,宋雎窈去当过女佣。

    女佣,那不就是个下人嘛?不是吧?在审判秀里那么牛逼的窈神,在现实世界里,只能去当个女佣?就为了躲避木家害她?想到现在众星捧月的自己,向燕宁就忍不住抬高了下巴。

    然而,向燕宁这话一说完,宿舍氛围便有了瞬间的怪异。

    “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向燕宁说。

    “嗤,你懂什么啊,向燕宁,你以为会写几首歌曲,几个故事,自己就很厉害,是个大咖了?”殷纯当下火力全开:“我们窈窈是去王宫里当女仆,可不是你说的,给哪个富贵人家工作。虽然现在辞职了,可不知道多少贵族,捧着钱追着窈窈给他们工作呢。”

    向燕宁脸色大变,一下子站起身:“王宫?”随即再变,“辞职了?”

    宋雎窈捡起衣柜里的两件衣服,跟殷纯说:“学姐,我走了。”

    向燕宁:“喂……”

    宋雎窈没有理会。

    向燕宁站在后面,盯着宋雎窈的背,眼神变化莫测。

    国王显然没有跟谁公布宋雎窈命定之人的事,因此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多,宋雎窈在王宫里短暂的工作时间里,却硬是积累下了几条很有价值的人脉,谁让她长得太好,情商太高,能力太强?

    甚至还有一位腼腆的贵族少爷,对她展开了追求。

    偶尔,学校门口会停下另外一辆低调奢华的车子,看起来不比贵族少爷那辆要闪耀,也并非市面上任何一辆名牌豪车,却比任何一台造价都要高昂。

    宋雎窈走到车前,车门打开,会露出威严俊美至极的国王陛下。

    宋雎窈始终没有松口愿意跟他回王宫,王宫里熟识的人却都已经知晓,轮流出来劝说,但都没有用。国王陛下不得不采取内务官的建议,主动一点,展开追求手段。

    “我觉得,陛下这套衣服很好看,但是有点儿太过尊贵了,不适合日常约会。”

    国王面无表情地换了一套。

    “这……还是有点不日常,有黄金配饰的地方太多了,会闪瞎人眼的吧……”

    国王又换了一套,然后用银眸威胁般瞪视着内务官。

    内务官:“……”他突然想起来,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找造型师进来呢?国王陛下难不成还用不起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造型师吗?但是自己都让国王换了那么多套了,最后说要找别人来,恐怕不太好吧。

    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这个料子在阳光下会发光,所以……”

    糟糕了,国王陛下很少去人类世界,基本上活动范围,不是自己的王宫,就是别人的王宫,服饰自然都是配得上他身份的档次,根本没有平凡的衣服!一件件的,都那么一看就贵不可言!

    “不过也还行!”怕被国王剐了,内务官说。

    “还行?”国王冷呵一声。

    “……”

    猫和国王,都在迷惑宋雎窈,等待许久,也没有再次等到第三位疑似江白奇的人出现,宋雎窈宛如步入迷雾森林,久久找不到方向。

    如果实在不行,就等这一期结束算了,算算时间,也就要结束了。

    ……

    现实世界。

    审判秀第五期,剧情相对平和,没有观众们一开始想象的宋雎窈失控、化身复仇女神,遇佛杀佛遇神杀神的黑化模样,却因此反而掀起了海啸。

    在恨和爱之间,宋雎窈选择了爱。一个人受到了那么大的委屈,换做其他人,可能已经在审判秀被折磨到崩溃,折磨到黑化扭曲,而她却仍然选择了爱,没有掺杂任何金钱权利的,最纯粹的爱。简直叫人听着描述都要掉下眼泪来。

    申冤票已经抵达九千七百万大关,只剩下最后四百万票就要达到一亿票,粉丝们发动了最后的助力请求,助力宋雎窈飚上热搜。

    帮助宋雎窈,就是选择正义,就是帮助每一个弱小的你

    每一个宋雎窈的粉丝,脑子里在此时都有一个信念:决不能让宋雎窈再参加任何一期审判秀,那是对一个纯洁高贵的灵魂的玷污,是黑暗妄想吞没太阳,他们要让她赢,猝死在屏幕前也要让她赢!

    审判秀大股东们已经放弃了挣扎,就像被蹂/躏了几百遍的样子,头发凌乱,衣衫不整,颓然地坐在椅子上。

    ……

    王宫内。

    虚拟世界里国王陛下尽管使劲浑身解数的追求手段都没有取得进步,宋雎窈那副坚持要江白奇的模样,让内阁长老们和内务官们,都操碎了心。

    “还没有找到心脏吗?”

    “他现在不是只是一只猫吗?怎么就找不到?!”

    “您消消气,那是国王陛下的心脏,他如果想要藏起来,哪有那么容易能被找到?”

    就算他现在的载体只是一只猫,要做到任何事情都很困难,但他到底是国王陛下身体的一部分,他在虚拟世界里,能做出另外一个虚拟世界,甚至是在虚拟世界里反杀现实世界的人,就证明他的智慧和国王陛下有得一拼,或许只是猫身限制了他,让他没有发挥的机会,所以才轮得到他们在这里大费周章的找,而且认为一定能在节目结束前找到。

    “必须要在这一期结束前找到那只猫。”国王内务官说。

    “确实。宋雎窈的票数马上就要满一亿了,就算不满,也绝对不能让她参加第六期。”

    “是的,一是国王陛下恐怕不会舍得了,二是王后已经对国王心有怨气了,再多一期,怕更是不妥。”

    “只能再次说,幸好陛下的心脏代替国王去做了该做的事,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

    “是啊。”

    他们想到这个,面面相觑,都露出了庆幸的表情。

    ……

    “这棵树好大,这么大的树干里,能藏三个人。”搜索途中短暂休息的骑士,一边抽烟一边看着那边的一棵大榕树说。两只警犬在脚边累得直吐舌头。

    那颗大榕树因为活的时间太久,被认为有灵,树干上贴上了一块大大的红纸,时常有人来祭拜。

    “哈哈哈哈,是啊,如果有人躲在里面,因为这里的香火味道太浓,警犬的鼻子也不会很灵敏,很可能就错过了。尤其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味道肯定很淡。被这些香火一遮,更闻不到了。”

    因为那只猫受过虐待,宋雎窈有带它去过宠物医院,因此有留下一张照片,但那照片是受伤严重时拍的,没多久猫就被宋雎窈接回去了,肯定不准。拿给军犬嗅闻的,也只是很不容易才找到的宋雎窈屋里的家具,但是已经放置近两年了,恐怕味道都散得差不多了,这几只警犬能知道他们要它们找的不是宋雎窈,而是猫,已经很厉害了。

    “要是把那张红纸掀开,里面有个树洞,树洞里面有只藏起来的猫,就好了。”

    “哈哈哈哈你倒是很会开脑洞,怎么不去写小说呢?”

    这位骑士脑洞向来很大,很会联想,同僚都习惯了,他自己也习惯了瞎说,没当回事。自然也没去干掀开那张纸看看后面有没有个洞的事,抽完烟就继续去干活了。

    他们哪里知道,那张贴在树干上的红纸后面,确实藏着一个树洞,大榕树里面空了一块,底下黑乎乎的洞,连接着一条狭窄的地下通道,通道连接着一个密封起来的地下室,一只猫正躺在里面。

    走远的骑士,脚步忽然一顿。转头看向那棵树,突发奇想。

    “我们,为什么不掀开看看呢?”

    “不好吧?”

    “这有什么?我们侍奉的是国王陛下,这棵树真有灵,敢跟我们陛下对抗不成?来都来了。”

    “……行吧行吧。”他们也是找得很累了,他们打开了任何一扇他们能找到的墙上的、地上的门,都没找到他们要找的目标,同僚估计是找疯了,急切想要完成陛下的命令,才会幻想也许树里藏着一扇门。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 m.w.com ,请牢记:,.,,